揭露瀋陽馬三家教養院的邪惡

【明慧網2001年2月14日】

一、以莫須有的理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關押

1、2000年7月20日前後,一些學員(大部份是曾進京上訪被拘留過的)接到派出所電話,讓他們到派出所去一趟,到派出所後,問"還煉不煉",只要說"煉",就被送進看守所,然後送到馬三家,理由是:"有進京可能。"未經任何手續,也不通知家屬。

大連的劉美君家裏正裝修房子,只差幾天就完工了,派出所打電話讓她去一趟,說時間不會長,半小時就行了。到派出所後,問她是否還修煉,她說"煉",就被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拘留一段時間後被送馬三家勞教一年。說是"有進京可能"。

有的學員正在家做飯,被以"問話"為名騙到派出所,只要說"煉"就被送到馬三家,有的學員從未進過京,只是被派出所問及時說"煉",也被送到馬三家勞教一年。還有的學員正在地裏幹活,派出所要扣留其身份證,因學員不同意,就被送到馬三家。還有的學員到同修家串門就被送到馬三家,理由是"可能密謀進京"。

2、警察:「死刑犯可以上訴,但你們法輪功不可以上訴。」

這些被關押的學員,由於臨走時不通知家屬,也不讓家屬探望,身無分文,也沒有換洗衣物,在看守所和勞教所裏沒有錢買日常用品,連手紙也沒有,上完廁所只能用水沖,因一般白天都停水,用水也很緊張,有時連水也不能用,生活條件非常惡劣。如果女學員來了例假,只能用自己的衣服,情況就更可想而知了。

這些學員被送到馬三家之前,教養票上明明寫著可以上訴,但警察們說:"雖然寫著可以上訴,死刑犯可以上訴,但你們法輪功不可以上訴。"

邪惡之徒執法犯法,剝奪了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信仰自由和上訪、上訴權利,把我中華神州變成了人間地獄。

二、邪惡轉化

法輪功學員有的是在大連戒毒所拒絕轉化被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然後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的。在戒毒所裏,惡警莊永貴因為個子小,打人臉搆不著,就用木板打臉,並且滿嘴污言穢語,窮凶極惡。

有的在姚家看守所被刑拘一個月左右,如果不轉化就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

為達到轉化目的,馬三家教養院制定了一套轉化程序。

1、放鬆學員的警惕,先給點「溫暖」

一進馬三家,首先看到的是所謂被轉化者的"熱情周到"。他們把喝的水省下來給學員先洗個澡。由於學員先前在刑拘時與刑事犯關在一起,甚至有的學員被單獨與刑事犯關在一起,缺少與其他學員的交流,一看到這麼多人體貼又和善,就好像回到家似的。後來才知道這是為了達到轉化學員的目的而採取的第一步,利用所謂被轉化了的人做轉化,使學員放鬆警惕。

2、採取"包夾"手段

打飯不用自己去,有人幫忙,甚至連上廁所也有人陪著去,剛去的學員會誤以為在這裏受到了無微不至的關懷,時間長了就會知道,這是為了避免轉化不"紮實"的學員之間互相溝通而影響"轉化"所採取的手段。

所謂被轉化紮實的是一些能隨口喊出師父的名字,甚至罵師父、罵大法的。管教會隨時讓她們罵師父、罵大法作為誘餌。

用兩、三個被轉化的"包夾"一個不轉化的學員是馬三家強行轉化的另一手段。有一些學員在與所謂被轉化者的相處中逐漸發現一些被迷惑的人在幹著破壞大法的事,正如師父在"除惡"中所說的"關於所謂被轉化者的言論,表面上是不反對師父,骨子裏是叫大家不要煉了、不要學了。"當這些人逐漸清醒之後,就會"反彈",即要求要回自己被洗腦後寫的保證書或聲明保證書作廢,但惡警們是不會輕易退回他們用以向江氏邪惡勢力請功領賞的轉化保證書的,而交上去的作廢聲明也往往被他們撕掉。這種"反彈"的人將被重新列入不轉化或轉化不紮實的名單,再次被強迫轉化,有的"反彈"的人經受不住折磨又寫了轉化保證書,有些人已經"反彈"多次。那些所謂徹底轉化的敗類與教養院的管教們勾結在一起形成一股邪惡勢力,使身處馬三家的學員處境非常艱難。

3、強制洗腦

對大法斷章取義,再把公安部為迫害法輪功違反憲法制定的六不准所謂規定拿出來,編一些邪惡的理論,強迫反覆看政府新聞中歪曲事實的造謠宣傳和一些根據他們轉化需要剪輯的所謂被轉化者的現身說法強行洗腦。如果三、四天內仍不轉化,他們就揭掉了溫情的面紗,露出了凶殘的本質,開始進行慘無人道的暴力轉化。

4、肉體折磨

馬三家教養院為了達到轉化目的不擇手段,關小號、蹲方塊、蹲牆角、撅著、罰站、電棍過等等,這裏略舉幾例。

所謂"蹲小號",就是一個人被單獨關在一間小號裏,屋裏有一個臉盆和一副手銬,洗臉和解大小便同用一個盆。手銬的一頭銬在手腕上,另一頭銬在門欄上。吊銬的高度有三種,最高時胳膊必須高舉伸直,中間的齊腰高,最低的高度被銬的人可以坐下。

賈乃芝,一個四十多歲的女學員,因為不轉化被關小號十九晝夜。她的腿腫得有碗口那樣粗,因腿腫得不能彎曲,只能直著腿趴在地上排便。看管的人不忍心看下去,說寧可自己被加期也要把吊銬的高度降下來,後來聽說是管教堅持要這樣做的,沒敢違背,又把手銬調至最高。就這樣,賈乃芝被銬在最高檔銬了六晝夜,直到身體出現高燒也沒有停止折磨,只是降低了吊銬的高度。十月中旬瀋陽的天氣很冷,小號的門窗卻大開,還說是為了放味。因為發燒口渴,賈乃芝要喝水卻被拒絕,說是怕上廁所麻煩,她說冷要加件衣服也被拒絕。後來,管教才把衣服親自送過去,人面獸心的管教還說她不知道,讓人誤以為她很關心學員,以達到感化學員使其轉化的目的,其實一開始就是她不讓送衣服的。這是馬三家的一貫伎倆,讓被轉化的人唱黑臉,管教唱白臉,以矇蔽和感化學員,達到轉化目的。賈乃芝一直被關了十九晝夜的小號,使得本來身體健康的她嚴重高燒,心臟出現嚴重反應,腿腫得不能彎曲,身體虛弱。因為她不放棄自己的信仰,馬三家教養院準備對她進行進一步的肉體折磨--上電刑。在上電刑之前,教養院因為怕出現生命危險,對她進行身體檢查,衛生所的大夫發現她的心臟出現嚴重問題,暗示警察讓她多喝水、多休息。馬三家教養院怕出人命才停止了這次暴行。

所謂撅著,是指保持頭朝下90度的姿勢,一天中除了吃飯、睡覺和大小便的時間,其他時間一直保持這一姿勢,長達每天17-18個小時。

與賈乃芝同時被關進馬三家的沈若林,因為不放棄信仰,被強迫撅著十九晝夜,倒控得兩眼充血,眼球外突,全身浮腫,腳腫得像個大饅頭。在她被撅著的痛苦煎熬中,邪惡之徒還嘲笑她說:"看,你是甚麼形像,好人能像這樣嗎?"即使這樣,她也沒有被轉化。馬三家也準備對她進行下一個轉化程序--上電刑。在上電刑前衛生所檢查身體時,也發現心臟出現嚴重問題,才取消了電刑折磨。因為她堅決不轉化,被送到三樓,和真正的勞改犯關在一起,強制勞動,從早上7:00一直幹到晚上21:00,有時加班到深夜。

教養院的邪惡之徒們並沒有因為把健康的不願放棄信仰的人折磨成這樣而愧疚,反而說他們"心不正,心壞了",仿佛當年日本侵略者們向老百姓們逼問八路軍下落時,沒問出來就大叫:"你地,良心地大大地壞了。"可悲的是這一幕時隔五六十年竟發生在同胞之間,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還有個學員李淑珍,因為經歷種種酷刑如蹲方塊,暈倒在地,臉被惡警們打腫了仍堅決不轉化,被送到三樓強制勞動。林素麗、苗麗敏,因為不轉化,也被送到三樓強制勞動。

李小燕、趙雪、劉霞等都曾被罰蹲牆角、用電棍打。所謂蹲牆角,就是用幾個桌子將學員堵在牆角的狹小空間裏,只容一個人蹲在裏頭,全身動彈不得。要蹲很長時間,直到身體出現嚴重反應才會停止。最初惡警用電棍過學員,不但高壓電對學員不起作用,惡警反而被電倒,電棍被甩了出去,之後,她們改用電棍打學員。

所謂"罰站",就是面牆而站,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之外一直面牆站著,直到下半夜1:00-2:00才讓休息,早上5:00起床後繼續站。連續很多天。有的支持不住,暈倒,她們便強行灌藥。如果這樣折磨還不能轉化,便進入下一轉化程序。

所謂"電刑",就是用高壓電棍電學員,學員被拖到走廊被電擊時,惡警們總是先命令每個監室將電視的聲音放至最大,以免被電擊的學員承受不住發出的慘叫聲被其他學員聽到,來掩蓋他們的罪行。在今年的馬三家教養院兌現會上,中央電視台新聞攝製組人員親眼目睹了馬三家歪曲事實、粉飾太平的一幕。在馬三家拍攝現場當有學員站起來痛斥教養院在說謊欺騙電視觀眾時,他們馬上用掌聲蓋過了學員正義的聲音並將他按倒在地,大打出手。電視台的攝製組慌忙將鏡頭移開,在播放時將這部份剪掉。中央電視台記者的工作到底是揭露真相還是掩蓋真相?他們為甚麼不敢將真相讓觀眾看到?

所謂蹲方塊,就是人被限制在大約30釐米見方的地磚內長時間蹲著,頭要抬起,腳不能越線,否則就被拳打腳踢,揪頭髮,打嘴巴。一般人蹲上兩三分鐘就會滿頭大汗,可他們竟讓學員一連蹲上十六七個小時,殘暴行為令人髮指。

有一個學員因要求煉功,被邪惡之徒在屋裏打完後拖到走廊上,惡警連續搧嘴巴,直到打累了為止。然後命令學員在走廊上90度撅著。

折磨學員的刑罰很多,而且往往這一種不能達到目的再換另一種,如果肉體折磨不能達到目的,還有精神折磨。

5、精神摧殘

1)加期:有的學員因沒寫保證書,一年期滿又被加刑3個月,並說:如果不轉化,就不放,無限加期,直到死為止,折磨死了可以說是正常死亡。

2)將學員家屬叫到教養院,不轉化就不見。

有一次管教打電話叫一個學員的丈夫和女兒(不滿10歲)到馬三家教養院探望,孩子聽說要見媽媽,高興得一宿沒睡覺,可當家屬到了之後卻不讓見,並說寫了轉化保證書才能見,該學員拒絕寫保證書,最後也沒有讓這一家人見面。後來孩子哭著走了,丈夫也哭了。因為管教沒達到轉化目的,就搧學員嘴巴,倒打一耙地罵學員沒有人性。

3)篡改師父新經文,誘導學員走向邪悟。

由於學員不能讀到師父的指導修煉的新經文,馬三家教養院將李洪志師父的經文根據他們的需要篡改和歪曲後,讀給學員聽,並加上斷章取義的解釋,誤導學員走向邪悟,背離師門。

4)馬三家那些所謂被轉化的人(特務),已公開作為迫害者的幫兇。

他們聲稱是管教的一隻眼睛、一隻耳朵、一條腿,他們為轉化學員幫惡警出謀劃策,隨時隨地向管教彙報學員轉化情況,提出轉化方案,他們與管教串通一氣,很多事情他們可以全權做主,如學員不服從要找隊長時,他們就說是隊長讓他們這樣幹的。同時因為一些人缺乏正念,忘記了修煉,在邪惡面前不敢伸張正義,也起到了縱容邪惡的作用,加大了不轉化學員的苦難。

那些特務還自己唱黑臉,讓管教唱白臉,公開恭維不擇手段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據悉,惡警們有時也給學員送病號飯,有時將自己吃剩的飯送給學員說是從家裏帶的,希望以表現其「體貼入微」,達到轉化目的。他們的"善"只是一張惡鬼的畫皮而已。

三、從法輪功學員身上謀取生財之道

聽說國家為教養院撥款,管教們的獎金從人間敗類江澤民誹謗迫害法輪功後明顯增加。但學員在教養院的伙食卻很差。學員早晚是玉米麵稀飯和玉米麵餅子加鹹菜,中午是米飯和熟菜,量很少。有時土豆皮和茄子皮也能用來做湯,飯經常做不熟,從飯中發現蒼蠅、蟲子是經常的事。本來是每天六點以前吃飯,有一天突然將吃飯時間拖到六點半,後來才知道有領導來檢查伙食情況,當打完飯從食堂向外走時,有幾個領導模樣的人上前察看我們的飯菜,警察解釋說:他們吃得可好了,粥是玉米麵和白麵做的,還有冬瓜湯。其實早晨從來沒有吃過湯,只是為了應付檢查,將鹹菜改成了湯,這就是為甚麼早飯拖後了一個小時的原因。從2000年10月1日以後伙食質量才有所改善。

據悉,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前,管教們的工資很低,現在管教們的工資明顯增加。

到馬三家探望學員的家屬被要求吃接見餐(每次最低標準100元,飯錢另付),否則只能見十分鐘。都是比較便宜的飯菜,如大頭菜炒乾辣椒,炒雞蛋,炸魚(窄刀魚一小盤),嵧肥肉等。

馬三家不讓家屬送日用品,只能從教養院的小賣店買。那裏賣得大都是質量低劣的日用品,價錢卻很貴。用那裏的洗髮精洗頭,頭髮掉得很厲害。

最近,江澤民的邪惡宣傳機構又在用馬三家製造的所謂"轉化成果"欺騙不明真相的群眾。不知又有多少生命因為它們的矇蔽而失去萬古難逢的修煉機緣。

李洪志師父在"再論迷信"的經文中說:"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

(曾被馬三家殘酷迫害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