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肅寧縣公安局暴徒李臣祥、張進宅對大法弟子高靈芝的野蠻摧殘


【明慧網2001年7月25日】我叫高靈芝,今年51歲,是肅寧縣尚村鄉西青口村一名女大法弟子,因遭人栽贓陷害,於2001年6月3日晚9點鐘被肅寧縣公安局從家中綁架。

在公安局裏,李臣祥、張進宅等惡警對我嚴刑逼供,百般折磨,並用極為下流的污言穢語對我進行人格侮辱。它們打得我遍體鱗傷,渾身青紫,頭昏眼花,行走困難。張進宅用力揪我的頭髮,用鞋底子狠打我的嘴,並用粗布猛擦,致使我嘴唇破裂、紅腫、張不開口,兩天不能吃東西。它們開始對我用的刑罰是背銬,緊勒我一個多小時,使我的雙手血液不能流通,紫紅腫脹,手腕被勒出血痕,此時我疼得汗水淋淋,衣衫濕透。鬆開之後,緊接著就在我襠下插上直徑為一寸半有餘、一米多長的木槓,把我上下挑動,翻倒在地數次。「挑槓」之後,它隨即又用了更狠毒的「軋槓」折磨我,讓我坐在地上,兩腿彎曲,用戴著手銬的雙手,抱住雙腿,木槓從胳膊上面膝蓋窩下面插入,然後張進宅坐在椅子上,用兩腳踩住木槓兩端,上下交替軋動,同時用魔爪揪住我的頭髮,使我仰面向上,用煙頭連薰帶燒我的鼻子,當時的痛苦真是無法形容,難以承受。此後,又用兩腳踩我雙腮,用力來回狠搓幾次。接下來,要我蹲馬步,由於邪惡之徒對我的毒打摧殘,使我身體已難以支撐。它嫌我蹲不到位,就用腳猛踢我的小腿和踝部,當時腿腳就腫起來,肌肉痙攣,渾身顫抖,頭部左右搖擺,不能自控。邪惡之徒見我這樣,不但未收斂,還罵我裝蒜,說我耍花招,又叫來幫兇揪住我的頭髮,它用電棒電我的臉部、胳膊、雙腿,用針刺我的胳膊,並用煙頭在我身上隨意燒灼。我再也不能站立,全身劇烈抖動。張進宅仍然不罷休,對我用此刑兩次,強行要我招供,逼我說出甚麼「幕後指使人」,我回答「說明真相,揭露邪惡,是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自覺行動,沒有任何人指使我。」它就狗急跳牆,揪住我的頭髮,左右開弓打我耳光,使我連續昏迷兩次。我剛剛甦醒過來,它又氣急敗壞地掄圓了木槓狠打我臀部,直到把木槓打折才罷手。它們根本不顧我的死活,把我拖到另一房間,銬在暖氣片上。

張進宅對我如此行兇已折騰得精疲力盡,換上了第二個暴徒李臣祥。它更狠毒、更殘忍,用針扎我手指和指尖,還不解氣,又緊緊揪住我的頭髮往牆上猛撞五次,當時我頭昏目眩,睜不開眼,後來恍恍惚惚地覺著有個暴徒用皮帶狠抽我胳膊一陣子,把我折磨的死去活來,直至失去了知覺......我昏迷了一天一夜,水米未進。承受了極度痛苦的煎熬,由於我對大法的信念堅如磐石,時刻用正念面對邪惡,終於在魔窟的三天三夜裏闖過了生死關。

李臣祥、張進宅這幫警察敗類,凶殘至極,為了達到其卑鄙、陰險的目的,用酷刑折磨我一個農村婦女,真是喪盡天良。它們逼供不成,無可奈何,最後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這一切絲毫動搖不了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願世人通過這一切分清正與邪、善與惡。

只有修煉的人才知道大法的珍貴和師尊的洪大慈悲。此時慘遭陷害的我,只有一顆無私無我的心,以萬死不辭之志來洗刷李洪志師父與法輪大法所蒙受的不白之冤,以報答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善良的人們,我以「真、善、忍」的光明之心向你們呼籲!我以生命來呼喚世人的良知!

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邪惡勢力正在歌舞生平的掩飾下欺壓良善,傷害無辜,它們剝奪公民的信仰自由,侵犯公民的人格尊嚴,瘋狂踐踏人權,妄圖吞噬掉人們心中的善念,阻斷世人與大法之緣。清醒吧,同胞們!不要被惡毒的謠言、欺世的謊言所矇騙,請用你的理性去明辨是非,不要被邪惡勢力「製造」出來的形勢所嚇倒。善惡必報,天理昭昭。我奉勸每位世人,要正確對待法輪大法,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每個人對大法的一念就會定下自己生命永遠的未來,要自重自愛,不要以為事不關己,身在其外。否則,真相一顯,悔之晚矣!

截止發稿之日,在肅寧縣看守所被非法超期關押的有:

何秀娟(開庭判五年,後罪名不成立,現仍被關押)
馮秀凡(自去年10月28日被關,送唐山勞教不合格,現仍無罪關押)
張桂亭
侯人嫻
高靈芝等

河北省肅寧縣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惡人錄:(河北滄州市肅寧縣 郵編:062300)

肅寧縣公安局局長 李志遠 電話:0317-5021552
肅寧縣公安局副局長 於金標 電話:0317-5021552
肅寧縣政法委書記 吳愛軍 電話:0317-5021853
肅寧縣委書記 鮑鐵莊 電話:0317-5021292
610辦公室負責人 劉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