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淶水縣不法之徒夏雪松、羅玢倫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明慧網2001年5月25日】2000年12月有幾十名大法弟子因進京和平上訪、講清真象、揭露邪惡被抓進拘留所或看守所,被抓之後受到了一次次毒打與折磨。大法學員為了維護自己堅定的信念、維護自己的基本人權,以絕食來抵制邪惡的迫害。縣委副書記孫貴傑伙同劉躍華等帶人給學員強行灌食、強行輸液,並在其中加入破壞人體神經系統的藥液,他們的惡行被識破致使藥力失效。2001年4月5日,為欺瞞世人,孫貴傑指揮公安人員押解28名絕食學員到黨校,進行強行灌食,不讓灌就遭毒打,黨校變成了實施迫害集中營。

石亭鎮政法委書記夏雪松,副鎮長羅玢倫對不讓灌食的學員大打出手。70歲的老人閆宗芹被夏雪松一陣重拳,打得面目紅腫,門牙也被打掉一顆;羅玢倫揪著梁建中的頭髮一陣毒打之後,還往其口中塞砂石灰強逼梁建中下咽,真是邪惡之極。

2000年8月份也曾在黨校關押了60多名大法學員。公、檢、法聯合施暴。24小時不間斷地毒打學員,除拳打腳踢之外,還有電擊、木棒、膠棒打、鐵絲鞭抽打等酷刑。棍棒打折了再換,打昏了就用涼水澆,進行所謂的強行轉化。

2001年4月7日有5名大法弟子被押解到了石亭鎮政府,夏雪松等人強迫學員勞動,稍有不從就拳腳相加,當邪惡之徒被質問的理屈詞窮時更加瘋狂,閆宗芹被打得臥床不起,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殷玉蘭)被揪著頭髮轉來轉去,慘遭拳打腳踢並長時間被銬在樹上;常振英的婆母病危已奄奄一息,多次要求回家看望而不准;有的已有釋放證明書的學員仍被轉押在鎮政府。在法律遭到踐踏、人權無保障的情況下,梁建中、常振英、古昊芹三人被迫離家出走,而閆宗芹。殷玉蘭仍在承受著一次次的毒打與折磨。在夜深人靜時,夏雪松經常帶二、三十人到大法學員家中搜查騷擾。

在這個鎮上從99年9月開始對大法學員公開迫害以來至今仍沒有停止過。以上只是近期石亭鎮部份大法弟子的遭遇。

99年9月15日石亭鎮派出所非法抓了24位晨煉的大法學員,孫貴傑帶公安局政保股的人來毒打,由派出所轉到鎮政府,24位學員承受了一次次的毒打。鎮長帶頭,幹警隨後,法警參加一陣亂打:毛巾蘸水抽打臉,皮鞋打頭,棍棒身上打,電棍滿身亂擊。被打的學員有閆宗芹、楊喜芳、常紹軍、常紹義等人。

2000年4月石亭鎮派出所又抓了十多名大法學員,翟海生被扒光衣服用棍棒毒打,棍棒被打折數段,渾身青紫;邱月蘭、方永蓮被用鐵棍打得面目腫大青紫慘不忍睹,宋香蕊被打昏過去,關押一個多月後逼交罰款才准許回家。

2000年12月以來先後被抄家的學員有:於振剛、梁建中、古昊芹、金萬久等。所到之處被邪惡之徒用打、砸、搶的手段洗劫一空。

2000年3月鎮派出所在路上無故抓了大法學員金萬久,長時間的毒打後送交縣公安局再遭毒打。

鎮政府還對大法學員家進行24小時非法監視,為防再次被邪惡抓走,許多學員有家不能回。無數家庭被邪惡江澤民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以上只是淶水縣的一個鎮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情況。距首都北京百公里的地方,竟邪惡到了如此地步。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力被剝奪,法律遭踐踏,人權毫無保障。請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來了解法輪功真相,給我們法律上的支持,道德上的聲援,以此制止邪惡的繼續,同時給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大陸大法學員供稿 2001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