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向邪惡低頭

【明慧網2001年3月24日】 我因為修煉大法,2000年8月1日,單位把我開除了。以後對我的迫害從未間斷過。

2000年12月13日晚上9點多鐘,我和家人已經入睡,忽然有人敲門,原來是居委會的人來問我煉沒煉法輪功,我回答他們說煉了,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他們將我帶到派出所關了一夜,逼我寫保證書,我不寫,又把我關在居委會裏,三天之後我被送進了區辦的轉化學習班,同時進來的十幾名大法弟子有幾位是中學教師,還正在上課,是校方以談話為由把他們騙來的,讓我們每人交3千元,再「學習」一個月,直到寫保證書為止,在這裏每個大法弟子都專門有一個人看管,吃飯、上廁所都寸步不離,晚上睡覺也在身邊看著。我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因為這是非法拘禁,我們就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他們怕我帶頭就把我轉到了豐潤縣轉化學校。豐潤縣小八里轉化學校邪惡得出了名,進校第一天,這裏的工作人員就把我叫到辦公室,幾個人對我連踢帶打。

2001年2月20日下午,我被叫到幫教室,他們警告我以後不許背經文,我沒有答應,幫教周秋生就把我兩隻胳膊擰到背後,拿了一根繩子捆了起來,又把我推倒在地,使我仰面躺在地上,然後就拽捆胳膊的繩子,繩子越拽越緊,生生地把我從地上提了起來,吊在椅子背上,幫教王利華又把我的雙腳捆住提起來,把我身子向右側擰成了90度角,然後脫掉我的鞋子,拿著木板狠勁地打我的雙腳,一邊打一邊問:「今天不許你背經文,答不答應?」他們見我不答應,就繼續抽打雙腳。這時,校長石艾成進來了,他叫囂著:「打,使勁打,不打死就行,再不答應就拿工具撬她的嘴,用爐鉤子烙。」說著就走過來,雙手用力往下按我的肩頭,所有的重量只靠兩隻胳膊支撐著,時間一長這兩隻胳膊就像掉了一樣。我強忍著劇痛對他們說:「難道你們真的就沒有一點正念了嗎?用這樣殘忍的手段對付一個弱女子,難道我們做一個好人還有罪嗎?暴力能改變人心嗎?」「看你還嘴硬」王利華用木板啪啪地開始打我的兩頰,此時我心裏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向邪惡低頭。」我閉著眼睛也不知他打了有多少下……。

我的左胳膊10多天不敢動一動,直到現在,稍一用力,就開始酸痛。在我之後,又有幾名大法弟子受到了邪惡的迫害,有的被折磨得昏死過去。邪惡在瘋狂掙扎,表現得越來越邪惡,但真修弟子們的心卻越來越堅定。邪惡必定滅亡!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