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大法弟子遭受酷刑迫害片斷

【明慧網2001年7月13日】......在精神病院內,暴徒們對李洪英進行灌藥、打針、坐電椅等手段迫害。坐電椅是把學員綁在一個專門的椅子上,電擊學員的兩側太陽穴,而且暴徒們所用電壓很高。李洪英在被電擊時有2塊電表出現故障,精神病院的一位護士見了說,"這法輪功真厲害,弄壞了兩塊電表。」後來李洪英於2001年1月份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送去體檢因身體有病,被保外就醫。

第二批大法學員在獄中均未寫保證書,大部份比較堅定,在2000年10月份,山東省公安批給濟南市公安局200個非法勞教大法學員的名單,歷城公安局約得到50多個名額,在10月份邪惡之徒將50餘名他們認為對其威脅最大的大法學員非法勞教後,還有很多弟子很堅定,而且因當時名額不夠用而無法勞教,於是他們將其運至會仙山洗腦班迫害。(11月2日)這時,姚濤、楊自國、霞玉(因將書帶入洗腦班而被發現),趙桂桔(堅持煉功)剛剛被重新運入歷城看守所刑拘30天。當天晚上,歷程洪樓鎮祝甸村張維忠,又堅持晚上煉功,他對我說:剛來時我心裏怕,不太敢煉功,但楊自國大哥和姚濤他們兩個與我同關在10號房間時,常鼓勵我不要怕,去掉怕心,主動清除邪惡的迫害。凌晨2:00多鐘,張維忠打坐時被巡警發現,立即被帶到走廊對面,由紀局長和兩名巡警用粗麻繩劈頭蓋臉一頓毒打。劈啪地抽打聲幾乎每個學員都聽得很清楚。打在小張的身上就像打在每個學員的身上一樣,每個人都在想:我們應該怎麼辦啊?他們在走廊外將小張毒打約一刻鐘,又將其拖到屋外綁在一棵樹上,一名巡警用麻繩將其緊緊勒住,然後冷不防猛踢小張的小腹部,小張忍不住慘叫一聲,石化二廠學員張娟聽到了小張的慘叫聲,她勇敢地走出來,對站在門口的紀局長說:不能打法輪功學員,我們煉功無罪,請他讓小張回來。張娟因此被命令穿著一件薄毛衣站在室外,不讓回來,當時還下著小雪,到了早晨7點鐘,張娟仍未被放回來,大家怕張娟遭遇毒手。決定集體向局長要求放人,李玉萍、高殿風等學員走到走廊門口,對警員說:"請局長讓張娟回來,她已經在外面站立了4個多小時了。"但警察卻大聲呵斥:"都給我趕快回去,誰讓你們出屋的!?喊報告了嗎!再不回去就不客氣了!」這時學員們都勇敢地站了出來,站在走廊門口,一起高喊:"不准打人!放張娟!煉功無罪!"惡警大罵。這時有人帶頭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聲音越來越響亮,這聲音震撼著每一位大法弟子的心靈,淚水控制不住湧出了我的眼睛,一、二班30多名大法弟子終於喊出了埋藏在心底的呼聲,此時的我真切地感到了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沒有了一絲一毫的膽怯,心中只有為大法、為真理獻出一切的純潔念頭。

警察們個個驚慌失措,有的幫教人員後來對我們說:"當時的情景就像《紅岩》中的渣滓洞集中營的情景一模一樣。" "法輪大法好!"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響徹了金仙山。當天下午,李玉萍(濟南鐵廠職工)、鄭經美、范奎芬(濟鋼退休職工)等8名學員被以"呼喊反動口號"罪名重又投入歷城看守所,刑拘50天。張馬屯學員曾繁美被勞教三年。8名學員被重新投入歷城看守所刑拘後,受到鑽籠子,吊人等的殘酷折磨。那2米高,0.5米寬的鐵籠子是立起來關押一個犯人的,現在暴徒們將鄭經美、張春節、范奎芬、李玉萍等4人塞進一個平放的鐵籠子。人在籠裏只能蹲著,就這樣關了兩天。暴徒將李廣琴(女,約50歲,濟南石化二廠工人)吊起來,就這樣吊了2天。但他們非常堅定,背經文,背法,監室內的學員也大聲集體背法,鼓勵他們,最後看守所沒有辦法,只好允許他們煉功。李玉萍等於12月3日被非法關押30天後,又由看守所押回洗腦班。邪惡之徒狂言:"就要這樣來回折磨。"沒過多久,李玉萍、劉英因煉功又被毒打,第二天被投入歷城精神病院。暴徒強迫他們吃藥、打針。李玉萍被綁在電椅上,被電擊五次,致使李玉萍當場被電休克。10天後暴徒又將李玉萍押往濟南劉長山看守所刑拘,最後於2001年正月二十八與其他十幾位學員一同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濟南漿水泉山東女子勞教所二分所。歷城韓倉學員張福珍,60歲,得法前身體多病,得法後身體一直很好。被關進洗腦班後,一直堅持煉功,一天半夜被惡警拖至室外灌了半瓶白酒。曲澤平,女,38歲,濟南二毛廠工人,99年2月得法。她因患良性腦垂體瘤在淄博萬傑醫院作伽馬刀手術,伽馬射線損傷視神經,造成其視野缺損。她多方求醫無效,非常痛苦,曾產生輕生的念頭。99年2月在學法4天後,雙眼視力即神奇般恢復正常,並且看到法輪、法身等另外空間的超常現象,她於2000年10月1日進京上訪,押回濟南後,在歷城看守所刑拘。一個月後又被投入洗腦班轉化。她非常樂觀,總是樂呵呵的,她堅信有法正人間的一天,常鼓勵我,幫助我,與我交流她的切身感受,幫我堅定對大法、對師父的正信。曲揚平因堅持煉功於2001年正月二十八被勞教三年,現被非法關押在濟南水泉山東女子勞教所二分隊。

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的4個月中,我們沒有任何人權可言,沒有休息日,沒有節假日,連春節也被關在會仙山上。因為我不背叛大法,在裏面曾被毒打一回,但這反而堅定了我對大法的正信。因為打我的警察是武警出身,練過硬氣功,下手很重,而我並未被打傷,只是臉上破了點皮,脖子疼了幾天。被打時雖然很疼,但我能忍得住,我悟到這是老師在幫助我、保護我,否則我肯定會被打成重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