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的黑暗

【明慧網2001年5月28日】我是一名大陸法輪大法弟子,一年來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為了完成所謂「轉化」指標,獄卒們從身體上折磨摧殘大法弟子,強迫我們跑步,從早上一直跑到中午,累得精疲力盡,圍觀的管教看了哈哈笑,說:「寫決裂書吧,寫了就不讓你們跑了。」可我們誰也沒聽他的,都堅信大法。

獄卒們又採取另一種體罰辦法:強迫我們背沙土袋,一背就是半天,晚上連上床的力氣都沒有了。他們還嫌不夠,不給我們吃飽飯,餓得頭暈目眩,就是這樣,他們還不罷休,強制我們扛土豆。我們實在餓得難以支撐,趁扛土豆之際撿白菜幫吃,被管教看見了就是一頓毒打。

一次新被抓進來的功友帶進來經文,大家看。管教發現後,像瘋了一樣,用電棍電我們。有弟子上前制止,被他們拉到背地裏用刑,回來時,臉、脖子都被燒焦,生命垂危。

還有一次,獄卒們找我們開會,還來了很多檢查的人。會上,一個自稱學過法輪功的人誹謗誣蔑大法,幾個大法弟子要和他講理,被一個叫劉群的科長攔住,說:「一會兒給你們說話的時間。」等檢查人員一走,劉群兇相畢露,說:「你們沒有說話的權利,你們以為想說甚麼就可以說嗎?」回到隊裏,吃飯的時候,他把其中一個講真相的大法學員叫走。回來時,這個大法學員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大小便不知,言語含糊不清。

最近一段時間,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邪惡。獄卒們採取給刑事犯減刑的辦法,讓刑事犯毒打逼迫大法學員寫決裂書。他們讓我們長時間一個壓一個腳地坐著,不能動,連眼睛都不能動一下,一動,刑事犯就把大法學員的衣服扒光,不管老少都往死裏打。我們提出抗議,韓隊長卻說:「打得輕,往死裏打!」

一個姓陳的隊長更卑鄙,不讓人睡覺,把很多人關在一個屋子裏,沒法入睡。這還不算,他們還把超高音喇叭掛在門口,關上門,沒黑沒白地放。有一個大法學員,拒不決裂,他們就把他關在小號裏,扣在床上,讓刑事犯看著,不讓他睡覺。

韓隊長還讓刑事犯編罵大法罵老師的歌,強迫大法學員唱,不唱就遭毒打和酷刑

請問我們犯了甚麼罪,竟遭到如此殘酷的迫害?江澤民犯罪集團比法西斯還惡毒殘忍。我們信仰「真善忍」有甚麼錯?我們向政府反映事實有甚麼錯?難道可以如此踐踏人權、摧殘正義嗎?呼籲世間上有良知的人們堅決地站在正義一邊,揭露邪惡,懲治罪惡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