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死如歸說真話

我在看守所耳聞目睹的一件事

【明慧網2001年8月17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當正法進程進入全面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時候,我給大家講一個我在義縣看守所裏被非法關押期間耳聞目睹的一件事情。

那是2000年10月份,一天當夜深人靜大家都在沉睡時,突然被鐵門的開門聲驚醒,只見幾個警察抬進來一個昏迷不醒的中年婦女,只見她所有裸露的部份全是黑紫色,而且腫起老高,真是面目皆非,眼睛都腫沒了,雙手雙腳腫的像大包子一樣,耳朵眼裏竟是煙灰黑糊糊的,顯然是用煙頭燙過的,大家看到此情此景都不寒而慄。她昏迷了好久,才哼了一聲,說:「我醒了,我醒了……」大家圍過去問她話,她才慢慢地清醒過來,說她上北京來的,我們明白她也是煉法輪功的。

她告訴我們說:「我是個農村人,沒有甚麼文化,一生很苦,又有多種疾病,由於生活困難沒錢醫治,只能在痛苦中掙扎著。後來煉了法輪功,我所有的病全部消失了,而且甚麼農活重活都能幹了。以前因小事經常與愛人吵架,學法後心性提高了,也不與他吵架了,我愛人說法輪功真好。可是不知為甚麼法輪功被當官的誣蔑。我雖然沒文化,可心裏明白,法輪功重德修心性,做好人沒有錯,我身體所有的病,師父沒要我一分錢全給我淨化了。

後來法輪功受到迫害,我在家呆不住了,去北京證實法,師父是清白,大法是正的。被抓回後,大隊書記逼我要4~5千元錢,由於這幾年大旱連吃飯都困難,我連幾十元都沒有。大隊書記就逼我去親戚朋友家借,半夜三更書記跟著我一家一家的借,親友都是農村人,生活都一個水平,結果沒借到。回來後把我關在一個屋裏,一邊打一邊問我為甚麼去北京,我說去說真話。他(大隊書記)就從頭到腳下,沒有打不到的地方,木棒打斷了兩根。臉、眼睛全部都變成黑紫色,渾身上下連雞蛋大的好地方都沒有。我被打昏過去了,後來他看一看發現我的腳沒變色,就穿著皮鞋在我的腳上使勁地踩,直到兩隻腳全青了而且腫得像饅頭一樣。現在我站不起來了,只能爬,就這樣他們還不放過我,用煙頭往我耳朵裏塞。當我再次昏過去的時候,又把我送進了這裏(看守所)。」

以上所述的事實告訴我們,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有冤不能申,有理無處講。貪污腐敗、男盜女娼都可以橫行,只有做好人不行,講真話不行,做好人講真話就要付出如此巨大得代價甚至生命!!這就是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 的江澤民所說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

(只可惜,打人的兇手的名字沒有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