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歷史 捫心自問 實事求是 道理自順


【明慧網2001年6月14日】1999年「7.20」以來,江羅一夥對法輪功的暴力打壓一再失敗,終於按捺不住地把他們早就定好的一大堆罪名逐一拋了出來。現在最新的說法據說叫甚麼「反動政治組織」。不知道他們如何在骯髒的政治中分出了個「正動政治」和「反動政治」。政治都是賣身求榮的把戲,還分出派別來,看來他們可能真的不知道,修煉的人對政治上那些骯髒的玩意兒是根本不屑一顧的。打個粗略的比方,那烏鴉好食腐肉,它怕夏蟬和它搶死屍吃,可再怕那也是烏鴉自尋煩惱的事,夏蟬根本就是食素的。

關於法輪功經歷的坎坷,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歷史。據知情者記載,1996年6月17日,國務院的喉舌《光明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批判法輪功。1996年7月24日,中國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地發出通知,全面禁止法輪功出版物的發行。

1997年初,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搜集罪證欲定法輪功為「邪教」。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份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調查就此停止。

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的採訪中批判法輪功如何有害,之後北京電視台在播放對法輪功一煉功點的採訪時點名法輪功是「封建迷信」。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通知》中認定李洪志先生傳播謠言邪說及一些骨幹利用法輪功進行違法犯罪活動,但通知中緊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利用法輪功違法犯罪的證據,各地公安政保部門要深入開展調查。《通知》採取了先定罪、後調查的程序。《通知》引發了全國許多地區基層公安部門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非法取締法輪功煉功點、強行驅散煉功群眾、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等行動。

98年下半年,以喬石同志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在此之前,國家體育總局也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了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10月20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 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1999年4月11日,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再次發表反法輪功文章。何在文章中再次引述了其在1998年北京電視台發表的例子批判法輪功。由於該例子在北京電視台事件中已經被充份澄清,何的這篇文章也已受到北京市宣傳系統的嚴格抵制,此次天津發表該文章,天津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認為有必要向天津有關方面澄清事實真相,並期望通過與雜誌編輯部的交涉來消除該文章的惡劣影響。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

4月23、24兩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抓捕45人。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群眾不會得到釋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輪功學員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幾年的種種輿論攻擊突然發展到此次在天津動用公安警察使用暴力,迫害的嚴重升級震驚了學員,「天津事件」的消息因此在全國法輪功學員中迅速傳開。隨著天津使用暴力抓人以及放人需要北京授權的消息在全國傳開,從4月24日晚開始,各地法輪功學員懷著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紛紛自發通過上訪國務院信訪辦的途徑來尋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決。

1999年4月25日,朱鎔基總理親自接見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並於當晚使這一因暴力事件而起得和平上訪事件得到了合理解決。

4月25日當夜,江澤民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澤民煞有介事地指控「4.25上訪事件」有「幕後」高手在「策劃指揮。

不久軍隊各單位下達了所謂「三不一嚴禁」的密令,規定不許信法輪功、不許煉法輪功,不許參加法輪功的活動,以及嚴禁在軍隊營院和企事業單位內部設立法輪功煉功點。5月下旬開始,全國許多地區法輪功學員的日常煉功活動受到城管、公安部門的驅散。一些地區公安用高壓水龍頭驅趕煉功人群,並用高音喇叭干擾煉功。各地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被單位和公安找去談話、盤查,受到監視、跟蹤和電話監聽,並被規定不得離開當地。

7月19日江澤民在高層會議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締法輪功。20日羅幹、李嵐清一夥少數別有用心的政治流氓追隨江澤民在全國展開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搜捕行動。

99年7月22日之後,中國所有的地方信訪辦和政府機構都把依照憲法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推向北京,而北京的信訪辦則早就由警察、便衣接管了。以至於法輪功學員中流傳著一句話:「進了信訪辦就等於直接進了拘留所」。在無處投訴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們來到首都北京的天安門,希望能在那裏讓國家領導和全國人民聽到法輪功的冤情和事實真相。然而,愈加之罪,何患無辭?完全不顧事實、不考慮民眾利益的江羅一夥,執意按照個人意志打壓法輪功,索性給法輪功學員為了制止無理鎮壓所做的一切努力扣上一頂頂大帽子,然後變本加厲地進行迫害。

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報導,自1999年7月至2001年6月,法輪功在中國已有222人被折磨致死,數百人被判最長為18年的監禁徒刑,被關押在拘留所、勞教所和精神病院等場所的人數達5萬人以上。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執意鎮壓,使中國在國際社會上正在遭到越來越多的人權和道德譴責。

如此同時,江羅一夥花費巨資,動用一切國家宣傳機器在海內外進行謊言宣傳。他們在海外華人中散布謠言,說甚麼法輪功到聯合國請願、在中國駐外使領館前煉功請願是因為「拿了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錢」;還一再偷梁換柱地製造甚麼「法輪功反華、賣國」之類的言論蠱惑人心。更有甚者,法輪功創始人因著書而得到稿費也成了不可饒恕的「罪狀」。

經歷了中國「十年浩劫」的人們不會忘記那些造謠機器是如何擅長和敢於無事生非、顛倒黑白、愚弄人民的。那些惡意造謠、肆意鎮壓的人已經作惡多端、無可藥救了,等待他們的只有歷史的公正審判和天理的無情懲罰。我關心的是那些聽信謠言的華人同胞,那些自以為通過中共官方的宣傳機器知道了法輪功而無意中助長鎮壓的人們。我希望你們能夠捫心自問,在心裏誠實地回答我三個簡單的問題。

1)如果法輪功學員親口告訴你,在普遍崇尚金錢的社會環境中,他們無論參加甚麼樣的洪法、請願活動都是出於真心自願而自掏腰包,你是否還會對法輪功那樣漠視和鄙夷呢?

2)如果法輪功學員親口告訴你,在世風日下、道德遭遺棄的今天,他們拋棄自己的既得利益、身家性命,站出來為法輪功說真話、要求停止非法鎮壓,僅僅是為了維護真理,為了更多人的美好未來,而且其中包括你可能得到的美好未來,你還會認為他們被怎樣打壓都於你無關、甚至因認為他們妨害了你的現實利益而對他們惡語相向嗎?

3)如果我提醒你,很久以來,許多演藝界人士、作家、企業新星一直在賺取天文數字的高額收入,你是否還會繼續在潛意識中覺得,法輪功創始人的合法收入數量大概很可觀,所以他傳出來讓億萬民眾得到身心健康的法輪功被取締和鎮壓就是「活該」、值得你幸災樂禍呢?

如果你真能誠實地面對事實和良心,我相信,不管你以前有多少誤解和疑問,都可以在法輪功書籍或者法輪功學員的無私幫助下得到澄清和令你感到意外之喜的滿意答案。中國的老祖宗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對於享有「善良、和平」之名聲的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如果你沒有真正了解他們的情況,請不要對他們妄加評論,更不要對他們所學的法輪功草率套用中共宣傳機器宣傳的罪名,否則你自己對自己的將來造成的傷害可能也是令你痛心疾首、追悔莫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