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4.25事件兩週年看中國的希望所在


【明慧網2001年4月25日】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國務院信訪辦向中共領導和平請願,隨後不久便發生了一場歷史性的大規模殘酷迫害法輪功群眾的鎮壓運動。

4.25事件本是一起由天津警察抓捕毆打法輪功學員引起的「官擾民」事件,作為受害的一方,法輪功學員並無任何過失,在投訴無門的情形之下,紛紛按照公安的提示,到北京向中央一級的領導反映情況。這本屬於在法律允許範圍之內的上訪行為,當時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也是將其納為民間糾紛,作為人民內部矛盾來處理。

此時的江澤民雖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卻並不具備中共前兩任領袖的權威,國家重大決策尚須中央高層集體決定,出身低微而又毫無建樹的江並不安與此,一直在尋找機會企圖凌駕於黨中央之上,使以江為核心的中共第三代集體領導變為江獨裁,於是,4.25事件便成了在幾十年政治權力鬥爭中滾爬出一身老繭的江澤民認準的突破口。

從一開始,江澤民就4.25事件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人寫信,火燒眉毛似地驚呼亂咋,危言聳聽,在中央尚未作出明確決定之前,公然違反黨政紀律和國家法律,直接調動政法和宣傳等部門,滋擾法輪功學員、為大規模鎮壓造勢,一直到七月二十日公開鎮壓,所採用的完全是搞政治運動慣用的手法,期間並未得到其他中央領導人的支持,在造成既成事實之後,再迫使個別國家領導人公開表態。

至此,一場牽動上億民眾的全國性鎮壓運動竟在江澤民一意孤行之下展開了,其凌駕於黨中央集體領導之上的陰謀已然得逞,從那以後,江澤民儼然一副九五之尊的作派,而其他中央領導人雖各有主張,但卻未能制止江違反黨紀國法、殘害無辜百姓的暴行,從而造成至今已有近兩百位法輪功學員被害致死,成千上萬的法輪功群眾遭受酷刑毒打、凌辱迫害、關押勞教、妻離子散、失學失業、流離失所,一時間,中華大地黑雲壓城、群魔亂舞,到處瀰漫著濃烈的血腥暴虐、天怒人怨。

六四事件之後,中共政權原本一直經歷著巨大的信任危機,民眾需要的是撫慰遭受創傷的心靈,加上社會道德敗壞、貪污腐敗嚴重,此時的中共當局在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同時,最需要的就是重塑政府的道德形像和信任機制。其間,中國人大致可分為三類,一類是中共政權的既得利益者,佔少數;另一類是對當局和現實不滿者,包括絕大部份下崗工人和農民等,佔多數;第三類是不問政治,安於現狀、與世無爭的群體,此類是社會穩定的中堅力量。

修煉法輪功的群眾正是屬於這第三類的一大群體,4.25事件雖然參加的人數眾多,但與六四事件性質完全不同,法輪功學員從未有過任何政治訴求或主張,他們多為退休年老體弱或追求獨善其身精神境界的人士,法輪功以真善忍原則為本,重在修身養性。法輪功本身也與政治無關,而且,法輪功自傳出以來帶給人們身心健康所產生的社會積極效應,也得到過一些政府部門和國家領導人的肯定和讚賞,然而,正是這個中國社會最本分最安定的群體卻被江澤民作為政府的對立面而刀槍相向。

這場迫害法輪功群眾的整人運動已持續近兩年之久,上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仍是請願上訪無門。他們其中不乏曾為中共政權歷經槍林彈雨、立過汗馬功勞的功臣和在中共教育下成長對黨懷有感情的愛國人士。江澤民眼見鎮壓成功無望,挑起「百萬簽名」、「揭批法輪功」的群眾運動,對非法輪功但持同情態度的民眾也進行威脅、壓制、甚至迫害,將打擊面擴展到全國有良知的民眾,至此,江澤民徹底斷送了中共政權在廣大民眾心目中的信任和希望。

正如法輪功創始人在當局公開鎮壓之時發表的「我的一點聲明」一文中所指出的:「我希望中國政府及領導人不要把法輪功群眾當成敵人。無論怎麼說,全國人民都對法輪功有很深的理解,由此而產生的後果會使人民對政府及領導失去信任,對中國政府失望。」

有消息指在今年初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有領導人稱對法輪功的鎮壓造成民族的內部份裂,其程度不亞於美國的越戰爭議和種族歧視民族創傷,這種比喻顯然一點也不過份,而且有甚於此。如今,中美撞機危機、六四真相文件、逮捕大陸和海外知識分子、以及江西小學樓大爆炸、石家莊大爆炸未散的硝煙,還有貪污腐敗、金融黑洞、貧富分化、官匪黑政、社會治安等各種日益激化的社會矛盾和危機,隨時都可能一觸即發,從而導致已然失去民心的獨裁政權徹底崩潰,這一切不能不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所產生的惡果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六四事件之後中共政權仍然維持了十多年,而鎮壓法輪功不到兩年的時間內江家政權已然敗象盡顯,這也該值得中共領導人反省了:為維護江澤民的核心地位中共付出的代價是否太大了?因此導致政權垮台難道還稱不上是中共有史以來最大的決策失誤嗎?當前,江澤民為挽救其滅亡的命運已然瘋狂,但畢竟中國不是江澤民一人的天下,難道現在還不是制止江澤民濫施暴政、殘害百姓的倒行逆施之時嗎?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歷史的教訓應該讓中共領導人們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