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是禁止法輪功信眾說話的運動

【明慧網2001年5月5日】這裏不討論大陸很多政府部門中的不法分子對法輪功信眾五花八門的迫害,也不論及官方媒體諸多不實之詞,以及為了防止法輪功信眾上訪強迫行人在長途汽車站、火車站罵人等惡劣的做法,單從人之常情的角度談談人說話的權利。

中國大陸以往的政治運動都是清一色的一言堂,鬥爭對像沒有任何說話或者申辯的機會與權利,雖然批鬥的時候從政府到媒體都振振有辭,最後證明還是一起冤假錯案。這樣的教訓還不深刻嗎?

據說現在是民主法制時代,它與「文革」那個時代最大的區別就是遵循最基本的程序處理社會矛盾,而不是搞甚麼單方面的階級鬥爭了,允許人說話是達致公平的最低條件。但是,在法輪功問題上當權者並沒有走法制的路子,依然是官方媒體單方面的口誅筆伐,法輪功哪裏有甚麼說話的權利?

法輪功信眾上訪是被禁止的,凡是上訪的都要被拘留;判處勞教也不必聽取當事人的申辯;官方文件限制甚至禁止律師接受遭受刑事指控的法輪功信眾的委託,法輪功信眾在刑事訴訟程序中無法得到辯護。即使是一個殺人犯,法律也給予其充份申辯的權利;如果他無法聘請律師,法院必須依法代為指定辯護律師。為甚麼少數當權者對法輪功信眾就如此不擇手段呢?

江澤民和他的追隨者指責法輪功如何不好,可人們從來沒有機會聽聽法輪功信眾說了甚麼,卻見到那麼多人心裏不服不斷上訪。為甚麼不允許法輪功信眾說話呢?實在想不出甚麼可以說得出口的理由。

過去政治運動中的一言堂,可不是政府工作方法上的疏忽,而是少數當權者的一種故意的不擇手段行為,不然就無法整垮那些鬥爭對像了。今天針對法輪功的運動是否有這樣的嫌疑?

不允許法輪功信眾說話,大陸公眾接收的有關法輪功的資訊無論如何聳人聽聞,都只不過是一面之詞。大陸群眾在按照當權者的要求揭批法輪功時,他們真的了解法輪功嗎?

當然,對法輪功的批判也是「生動」的,有血淋淋的圖象,有「前法輪功練習者」的控訴等等。但是,這些都沒有脫離強權的操控,都屬於一面之詞的範疇。過去,父母一旦被批鬥,子女馬上宣布與其劃清界限甚至進行揭發的也不在少數,「生動」的個案不一定反映事件的真實情況。兼聽則明,一些理智、清醒的人還是要追問:法輪功信眾的看法是甚麼?

兩年來,法輪功信眾所做的只不過是平和的上訪以及要求與政府對話,而當權者藉著政府名義所做的主要是強迫人們放棄煉功和不讓法輪功信眾說話。你看信訪部門門口密密麻麻的警察,當權者在不讓人們說話方面的確是不遺餘力。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在很大程度上是禁止法輪功信眾說話的運動。

不允許人說話,使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在正當性、合法性上面臨的最大問題,其中潛伏著對真相的掩蓋、對民眾的矇蔽和個別人卑劣的動機。

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