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還歷史以本來面貌──談談辯證法和詭辯證法


【明慧網2001年3月26日】政治運動是共產黨邪惡的必然表現,江澤民通過鎮壓法輪功,把這種邪惡表演到淋漓盡致和赤裸裸的程度。

在共產黨的基礎理論中便注入‘左’傾思想。共產黨的辯證法把右傾視為形而上學,把與其對稱的‘左’傾的形而上學觀點隱藏起來,用詭辯論把它打扮成辯證法,形成一種特殊的意識形態──詭辯式的辯證法,簡稱「詭辯證法’ (下同)。詭辯證法就是把醜惡的政治目的與共產主義理想結合起來的詭辯術。詭辯術自古有之,但是能把共產主義理想與詭辯術完美地結合起來,假借保護人民的利益之名坑害廣大群眾,這只有共產黨才幹得出來。

幾十年來共產黨推動的各種政治運動表明,詭辯證法已經代替了辯證法,成為共產黨的哲學思想基礎。詭辯證法是共產黨政治運動的思想武庫。

通過政治運動來操縱社會是共產黨國家的重要特點。通常的社會生活通過行政機構和法律就可以實現有效的管理。在共產黨國家則不然,它要搞政治運動,通過政治運動達到權力爭鬥的特殊目的。共產主義洪流中吸進大批仁人志士,為之拋頭顱洒熱血,不惜獻出生命這些人是幹活的。共產主義運動中同時擠滿了大批野心家。他們是收穫的一方,是逐漸佔優勢和最後取勝的一方。政治運動主要是滿足各種野心家的政治需要。

政治運動,個別的如愛國衛生運動一類者除外,都是與共產黨手中的權力爭鬥有直接關係的,都是邪惡的,都是黑白顛倒的。在共產黨的理論基礎中,權力爭鬥是合法的日常工作內容。翻開歷史可知,奪取權力、鞏固權力的方法多種多樣,而在共產主義運動中,最流行、運用最熟練的權力爭鬥形式是政治運動。

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罩在被打擊對象頭上的都是不白之冤,都是莫須有的罪名。在運動結束後審視這些「指控」都很容易看出其荒謬無恥,但在運動中,這些口實在國家輿論宣傳機器的發揮下總是顯得所向披靡。那麼為甚麼當權者要用荒謬做指導思想呢?為甚麼那麼多「廣大群眾」又會緊跟荒謬前進呢?從當權者來說,這樣做的成功率最高,因為它可以把邪惡的目的與純真的共產主義理想結合在一起,振振有詞、冠冕堂皇。這樣做可直接陷權勢的對手於死地,誣之為反對共產主義偉大事業的敵人,便可任意宰割。一次做成功了,摸索出經驗來,下次再來。為了達到邪惡的目的,不用暗殺,不用起義,只要到詭辯證法武庫中翻一翻,花樣翻新,樂此不疲。從被運動的群眾來說,也不是心裏不清楚,相反,很多人非常清楚,在政權的脅迫下,不跟著走就不得生存。

實現政治運動的政權機制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體,它涵蓋了社會的方方面面。當權者為了達到某種邪惡目的,從詭辯證法中找到一個口實,加以推行。由於黨的各個層次中同樣存在的和當權者具有同等道德水平、同樣慾望的敗壞份子,他們就會利用同樣的口實在社會的不同層次中,假借「緊跟核心領導」,「認真貫徹」、「堅決執行」之名,以實現自身貪婪的目的,結果把邪惡展現得淋漓盡致。

有人說:「既然知道了辯證法搞偏了,那麼我們以後多注意,不要再搞片面性總行了吧?!」在事物運動中,系統特性決定制度和體制性質。根子上的問題只有從根子上解決。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都在進行機構的組織更新。組織路線取決於根本理論基礎,決定於詭辯證法的根本使命。在各次運動中,幹部更新選擇的是兩部份人。第一部份是幹活的人。社會要延續下去,否則掌權就失去意義了,得有人支持社會生活;第二部份人是運動中堅份子,是一批能瞪著眼說瞎話不臉紅的人,是能夠「創造性」地運用詭辯證法、把邪惡與所謂共產主義偉大理想有機地編製在一起的人,是能夠教唆大家說假話的人,是把別人整得痛不欲生而從中能得到樂趣的人。經過連綿不斷的政治運動,這類人已經充斥各層機構。他們就是以此為生,你用外力讓他不幹壞事,那能行得通嗎?!換一個善良的當權者,他能改變日積月累而邪變了的國家機構的性質嗎?

因為是基礎理論上的錯誤,是根子上的問題,所以它滲透到共產黨基礎的方方面面。比如說: 「在革命的烈火中,無產階級失去的只有鎖鏈。」這一非常有蠱惑性的戰鬥口號就是典型的這種詭辯證法的產物。它與‘右’的觀點截然相反,是從‘極左’的方面出現,但是卻打著辯證法的旗號。失去「鎖鏈」是甚麼意思呢?就是 「無產階級」,丟掉‘鎖鏈」了,就要「打天下,坐天下」,從此「當家做主人」,不要別人監督了,就要找另外一些人替自己勞動,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實際上‘打天下’的人民用一塊紀念碑就已經交代了,他們沒有‘坐天下’,否則就不會下崗了。‘坐天下’的是領導無產階級去革命的黨。於是按照詭辯證法就論證出‘一黨專政’的‘真理性’,就會告訴你:「你說對了,我們就是要獨裁!」按照詭辯證法的功能,誰來獨裁呢?當然是由這個黨的中央、政治局來獨裁,由黨的當權者來獨裁。至於‘憲法’啦,選舉啦,那不過是裝飾品而已。

長期的政治運動已經造就了整代共產黨結構,有官職、有利益。這些現實利害關係都是詭辯證法的衍生物,它們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地聯繫。這還是個認識問題嗎?還是通過思想上注意避免片面性能解決的了的問題嗎?

因為是用邪惡指導實踐,是違背事物客觀運動法則的,所以每次運動的後果都是慘重的。所以,一般的政治運動都是三部曲:第一是「敵情嚴重啦!」;第二是把權力拿過來;第三是「算啦!算啦!不是給你平反了嗎?!」所謂「七八年一次」,那只是個大概估計,總得讓經濟恢復一下。就像毒品用多了身體受不了一樣,得恢復一下再來。

千年之交的鎮壓法輪功惡浪,是江澤民發起和推動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政治運動。這不是普通的政治運動,可以最後平平反了事。因為它是反對神聖的偉大佛法,所以它是人類歷史的大事。這次政治運動的真實歷史作用是通過江澤民展示共產黨的邪惡,了結共產黨一黨專政的邪惡統治。

歷史選擇江澤民來充當這個反面教員不是偶然的。在共產主義運動中出現過理智的、善良的領導人,但是,那不是制度的保障。出現英明的領導人的機會,似乎和出現邪惡十足的當權者的機會一樣多。如果當今執政的是一位仁慈的、正派的共產黨人,因而共產黨專政的邪惡本質反倒會被掩蓋起來,則不利於歷史的揭露。江澤民這個人根基很淺,智慧有限。只有在龍座上趴著一個這樣的無賴,才能把共產黨的邪惡展示得淋漓盡致。

首先他向全國人民和廣大黨員展示,共產黨的政治運動是高層權力爭鬥的產物,為此運動群眾,根本不管群眾死活。當時江澤民的權勢對手攻擊江澤民「在經濟上為800塊錢奮鬥,在思想戰線上宣揚封建迷信,如法輪功……」這股勢力為達到奪權的目的,利用手中的權力封殺了法輪大法合法的出版權。掌握最高權力的江澤民出於他的本性,不是去為法輪功恢復名譽,他不顧國家體委對法輪功所做的科學調查,採取了「你叫的響,我比你叫得還響「的流氓戰法。他不僅接過對手的「封建迷信說」,而且莫須有地在法輪功頭上加上「外國敵對勢力操縱」的罪名,哪管7000萬到1億按照這個大法在修煉的民眾的死活。

和所有的共產黨的政治運動一樣,說你錯,你就錯,根據詭辯證法就可以給你編織出華麗的罪名。江澤民與歷屆共產黨當權者的一個重要區別在於他赤裸裸地展示了共產黨專政的無恥。人們還會記得,文革初期的「反四舊」、爾後的「反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等,那真正體現了高超的詭辯證法藝術。不但整人的人相信這些論斷的‘真理性’,就是後來被整的人也對之深信不疑。江澤民信奉「謊言可以置對手與死地」,到了飢不擇食,已經到了來不及包裝的地步了。打你法輪功為「非法組織」,可是法輪功根本就沒有組織。你不服,打你為「X教」。可是法輪功教學員做好人,心性不提高,功都長不上來,哪裏來的邪?你還不服,那麼就給你定為「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就這樣,靠潑婦罵街,靠嗓門大,靠重複頻率高。只要能扔向對方,他撿起甚麼扔甚麼。他生動地展示,共產黨是這樣把謊言變成真理的。

其次,江澤民赤裸裸地展現了,在共產黨的政治運動中,國家的各種權力機構都可以變成鎮壓人民的屠刀,充份反映了法律的遮羞布作用。

江澤民為了其權勢的醜惡目的,首先宣布法輪功是X教。判定甚麼罪、定甚麼性是法律機構的事,國家主席沒有這個權力,共產黨的總書記更沒有這個權力。把上億的群眾打為X教徒是嚴重地違反了憲法。因為這個國家是以共產黨一黨專政為基礎,如此嚴重的犯罪卻得到國家機器的全力支持。人大趕緊步江澤民後塵,通過所謂的「反邪教法」,為專政機構大打出手鋪平道路。

宣傳機器挖空心思編造謊言,論證對法輪功的誣陷是正確的。甚麼「更改出生日期」啦、甚麼「斂財」啦、甚麼「香山集體自殺」啦、甚麼「天安門自焚」啦。如此等等。鎮壓法輪功的二十個月,共產黨的宣傳機構沒有說過一句真話。

專政機構在打殺法輪功學員充份展示了其鎮壓人民群眾的劊子手真面目。他們對具有人類最高尚道德、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學員使出人類歷史上最殘酷的刑罰和手段。正像其基層工作人員道出的那樣:「可以殺人放火、可以強姦婦女,就是不准煉法輪功」。這比「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餓死幾千萬,概括地更深刻。

江澤民置幾千萬下崗職工生死不顧,花30億購買豪華的「空軍一號」兜風;人們記得,在50年代挪用幾百元就是犯罪,就是批林批孔時還檢舉林彪私自動用國庫資金500美元到國外購買竊聽設備(錄音機)。而在江澤民領導下,隨便一個貪污案件就涉款幾百個億。朱鎔基1998年9月在全國走私工作會議上講:「近年來每年走私逾八千億,而軍方是全國走私大戶,至少五千億。」根據人大代表揭露,每年全國貪污總額達1500億美元(12000億人民幣),佔國民經濟總產值的13~16%。簡直是天文數字。江澤民蟾子江綿恆一揮手就從國庫中提走25億美元,十年撈錢不帶還的,等等。這些罪惡的依據是甚麼?為甚麼執政黨的頭子可以如此肆無忌憚,而不受制裁?難道這就是無數先烈犧牲換來的江山?難道這就是百萬民工抬傷員、送公糧為之奮鬥的光輝理想?難怪一位老志願軍說:「在朝鮮我要是衝得再快一點,就撂在那裏了。給這幫王XX打了天下!」在一個社會裏,沒有了是非,沒有了法律,請問,這等社會是甚麼性質?江澤民的行徑真實地解說了,只有邪惡力量才會這樣本能地仇恨崇尚真善忍的法輪功。

再者,江澤民通過鎮壓法輪功,赤裸裸地向全社會展示,共產黨的政治運動是社會倫理敗壞的策源地,江澤民就是最大的教唆犯。

被運動的群眾在政治運動中是屬於精神被強暴者。政權的機制教唆人們泯滅天良、習慣於說假話。教你跟著說,跟著喊,「你說:你願意,你說:挺好!你說:堅決擁護!」否則讓你沒有生存條件。可以抓起來,可以開除,可以判刑,可以殺了你。如果你肯順從,給你以「自由」,你可以「幸福地生活」。

由於政治運動連綿不斷,久經政治運動獄煉的人民群眾已經很大程度地被變成一種思想變異、道德低下的社會群體了。比如大家都知道,在運動中「別充好漢」,要「隨大流」,要「跟著說」。就這樣一次次地,被強行變異了趨是去非、扶正祛邪、揚善抑惡的良心和道德標準。

由於廣大群眾長期受政治運動毒害,很多人的心靈處於麻痺狀態,更有一些人認為自己政治上懂得多,抱著僅有的一點變異思想不放。通過江澤民,把共產黨的政治運動的醜惡本質赤裸裸地展現在眼前,把人們從禁錮中解脫出來,使他們能用自己的正念重新觀察問題和思考問題。破除對政治運動的迷信是江澤民無恥鎮壓法輪功從反面所起的作用。

江澤民的瘋狂向人們提示,共產黨已經腐爛到何等地步,它是無能的,沒有自癒能力的,連江澤民這塊爛瘡都處理不了的腐朽組織。追求高尚道德和思想境界者與願為人民大眾謀福利者都在另尋別徑,免得成為江澤民的陪葬品。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已經持續了20個月了。直至今日邪惡還在不斷地升級。這麼偉大的佛法怎麼還能容忍這種邪惡胡作非為呢?佛法中有一句名言:「偶然是不存在的」。當今法正乾坤正在進行。法正乾坤在人間要鏟除一切邪惡。在這一過程中善惡、正邪都會充份地展現。法輪功學員堅持真理,修煉真善忍,坦然面對邪惡,慈悲救度世人,所言所行光明磊落,驚天動地,泣鬼神,醒世人,通過弘法和說清真相展示大法;江澤民通過無惡不作的政治運動鎮壓法輪功展示邪惡。人們通過善惡選擇,擺放自己未來的位置。法正乾坤是宇宙的大事,由不得甚麼人承認或不承認。每個人都要作出自己的選擇。這就是慈悲,這就是為每個人提供的被救度的機會。機會不可多得。正像偉大的師父李洪志所說:「善與惡的表現中都充份體現了各自將要得到的結果。眾生,將來的位置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李洪志大師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中指出:「大法弟子雖然不參與政治、不看重常人的權力,但是邪惡在中國這樣不計後果的迫害,將導致人民對執政黨及政權的完全不信任、對政府的不服從,造謠的宣傳工具將再也蠱惑不了人心,因為邪惡對大法迫害的同時也安排了運動中利用其黨當今的頭子自己從黨內毀掉該黨與其政權。」

任何事物都有其運動規律。當事物進入滅亡時期,任何垂死的反抗是徒勞的。這就是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