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江澤民自白與《臥虎藏龍》現象

──評江澤民對華盛頓郵報專訪的自白


【明慧網2001年3月29日】 歷史註定要選擇江澤民來埋葬中共是很有意味的事,中共挑選幹部歷來講求根正苗紅,而恰恰工人血統出身的李瑞環被「八大老」所篩去,單單相中了根不正苗不紅但擅用上海灘流氓手段對付「經濟導報」的江澤民。老八路們想不到他們在延安欣賞「黃河怨」,震驚於南京大屠殺的時候,江澤民也許在欣賞日帝之花李香蘭的「支那之夜」。中華民國國統區大學生每晨背誦「孫中山國父遺囑」時,南京日倭統治下的中央大學的學生正在背誦四個「我們要」:

我們要完成神聖大東亞戰爭!
我們要肅清共匪,肅正思想!
我們要開展運動第五次強化社會治安!
我們要中日親善,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和今天日本要修改教科書一樣,當年日寇也要讓南京學生忘掉幾年前的南京大屠殺,對於日寇在華北、華中、華南各地清鄉運動中的殺光、燒光、搶光的三光暴行,更是嚴密封鎖,不讓世人知情,反而宣傳正在建立王道樂土,打倒英美帝國主義,爭取亞洲民族獨立共存共榮。讓學生普遍學唱:「寶刀如電氣如虹,為爭一盛榮,亞洲民族齊努力,殲英滅美竟全功」。

江澤民倒不一定認同當亡國奴,但對東條英機、崗村寧次等日本浪人式政治家騙人到家的政治宣傳及日本憲兵隊的地下駭人暴行會有刻骨銘心的深刻印象。外電評論他有「斯大林主義」靈魂,殊不知崗村寧次主義,東條英機主義的偽善與殘暴更先入為主地浸染主宰了他的靈魂。

斯大林在肅反運動中共槍斃1200萬人:俄共前兩屆政治局委員,除列寧已死及斯大林本人外,全部被處死或自殺;中央委員中有139人,候補中委中有83人被槍斃,當時五名元帥中斃了三個,五名集團軍司令中也斃了三個,全部二級集團軍司令十個人全部槍斃,85個軍長中斃了57個,195名師長中斃了110個;僅1937與1938兩年共槍決紅軍軍官三萬五千個;各部部長(人民委員)副部長多數被槍斃替換過。絕大多數下層人民都毫不知情。為消滅肅反知情者,僅1937年就槍決了3000名執行肅反的內務部人員,各州內務部份局的領導人全部槍斃。1937年為絕後患斯大林、葉若夫還下令將全國父母被槍決的青少年全部槍斃。

為平息人民不滿,斯大林將副手雅哥達、葉若夫當替罪羊,先後以「毫無根據地鎮壓蘇聯人民」的罪名而處決。妙就妙在承認「毫無根據地鎮壓人民」而斯大林是公正的鎮壓者。

1929年強行集體化,餓死700萬,那時蘇聯沒有法輪功,斯大林巧妙嫁禍於農業部長及白俄羅斯黨中央書記,說他們:「故意的搗毀收割機,弄死馬匹三萬頭,往牛奶中扔玻璃渣子和釘子,以割斷俄國人民的喉管和腸胃。」高爾基要講真話,斯大林令克格勃趕快叫他「自然死亡」。孫中山顧問鮑羅亭也不明不白地獄斃。烏克蘭政治局委員們反對大俄羅斯主義,斯大林致電邀請「磋商」騙這些人來莫斯科,全部槍斃。

1939年居住在蘇波邊界蘇方一側有數十萬波蘭人,男人全部殺光,婦女和兒童被遷到哈薩克斯坦定居。二次大戰以後斯大林把莫斯科和列寧格勒的猶太人全部殺光。

這才是全部的斯大林主義。

江澤民到蘇聯留學,正值赫魯曉夫揭發斯大林全部罪行時期,對於斯大林的「厚黑學」不能不留下深刻印象:對人民欺騙宣傳臉皮要厚;鎮壓人民和同志手段要辣、要黑!「把一切不穩定的因素,全部扼殺在萌芽狀態」這一統治密訣很可能此時已在江澤民意識中孕育,滋生。

像許多青年時代入黨的人一樣,江澤民對記者說「年輕時我認為共產主義很快會實現。」但又說「但現在看來不是了。」

江澤民和多數共產黨員一樣,都不是聾子,瞎子,眼見蘇聯、東歐共產黨的一朝覆滅和中共的腐敗不治,誰都會有自己的結論。已被槍斃的人大高官成克傑臨死前都說中共必亡。高幹子女90%以上懷揣出國護照,入港證。高官一片末日心態。

江澤民對記者說:「自從我到中央後」(當然不敢提如何到的中央)。那時,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和1992蘇聯解體給江澤民的教訓更刻骨銘心:共產黨搞公開性,搞透明度,人民知道真相,馬上要垮台。反之就要往死裏騙老百姓,那就比皇帝還自在,全國財產對他就像無限公司,可以讓兒子隨便就當科學界領導人同時當商界致富領頭人。老實講受到崗村寧次主義、斯大林主義雙重洗禮的他,對共產黨和老百姓實在沒有甚麼「階級感情」就像斯大林對待軍長、師長、集團軍司令、猶太人、波蘭人和蘇聯百姓一樣。對「同志」和人民毫無人性,該扼殺、該滅口時絕不猶豫。他在根據自己的統治利益和需要改造一切。正如他講,「以德治國」那樣,先從道德、良知上徹底顛覆了五千年文明的中國,大展上海灘租界地流氓手段,大和民族的政治宣傳,斯大林的保密厚黑學。正如魯迅形容上海流氓所說「和尚吃酒他來捉,用的是宗教法,鄉下人進城他欺辱,用的是租界法,總之無一定思路可循,都可稱之為流氓。」江澤民學到日本帝國以亞洲民族主義欺騙中、韓、東南亞等殖民地人民伎倆,他高舉民族主義、大中華、愛國、團結旗幟的同時,卻可以「保密」為手段恣意幹著出賣國土、主權的秘密勾當:

1999年《中俄邊界新約》秘密簽定是一項密約,人民日報只有簡短報導,一反常態不讓全國知曉條約全文。國防部長遲浩田詢問參與談判的軍官,一聲「對不起」電話掛斷,第二天接到警告:打開秘函,內裝一張幾年前的人民日報!連中國總理也不許知情。

黑龍江最西部被出賣39個地區,黑龍江和吉林北部交界處被出賣61個地區,烏蘇裏江、圖門江出海口北部被出賣50多個地區,遠遠大於珍寶島面積的150多個地區,換回珍寶島只因珍寶島中蘇之戰,國人記憶猶新。江澤民為對付國防軍人不滿,把北方國防軍全部調往福建。

唐努烏梁海,自古為中國版圖1953年聯合國裁決為中國領土,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執政期多次拒絕俄方無理要求,卻被江澤民全部奉送。

江澤民還奉送了未劃的中俄之間1/3邊界。

向俄單方面開放領海、領空,俄海空軍可以在中國領域訓練、航行。

命令國防軍從新劃邊界線後撤一百公里不設防,為緩衝地帶,為俄繼續蠶食,大行方便。

打開圖門江出海口,關係吉林及東北地區經濟騰飛,談判代表據理力爭,不想被江背後出賣,三軍將士日夜操練,只為固守邊防,江澤民為對付美日保台,不惜相當於幾十個台灣的國土慷慨奉送。所以膽大包天,幹秦檜、袁世凱都不敢幹的事、因為「保密」,徹底杜絕公開性、透明度,全球華人不知內情,國內無人敢問。

他學來斯大林「黑心保密」治國術,日帝欺騙宣傳,把中共變成歷史上、全世界最下流無恥的謠言公司,這一手最要共產黨的命,民無信不立,給中共埋下多少定時炸彈,江澤民也在所不惜,哪怕他死後洪水滔天,中共灰飛煙滅。

在人欲橫流的大陸,把不逐名、利,最善良最道德的法輪功群體九千萬人,中國唯一一片最純潔的淨土,及提倡做好人,淨化社會道德的李洪志先生,誣為應該消滅的邪惡教徒。通過羅幹等人操縱公安部把移植的捏造的一千幾百例及天安門廣場遍布便衣絕不允許發生的自焚案可以騙得全國相信,而私下虐待殺無辜法輪功民眾卻密不透風,不讓全國知曉,把斯大林手段學得青出蘭,更黑更毒更偽善更無恥!

江澤民腐蝕了軍隊、腐蝕了全黨、矇騙了全國,把中共安置在火山口上。還妄想把統戰輸出國外,並拉來揭他老底的美國最大報紙:華盛頓郵報記者,甚麼老朋友吉辛格啦,美國有許多老熟人啦,老布什可以影響小布什啦,言為心聲,處處一套拉關係,走後門腐蝕、全黨全國的市儈哲學,至於共產主義烏托邦,早扔到腦後,一會兒三講、三代表,一會兒又要德治,都是俄日兩國法西斯串秧的廣告包裝,血腥的偽善伎倆。

難怪《臥虎藏龍》作為中國文化載體,創西方票房記錄,獲得奧斯卡四項大獎皆非出於好奇,在大陸卻反而不叫座,嫌太悶,不刺激,打鬥拼殺不夠血腥。這是一種有趣的東西方文化對流現象:西方物質主義消費文化、金錢拜物教,狂瘋歌舞流進中國來,東方精神文明,修煉文化,宇宙關懷,大生命主義流進西方去。江澤民已把十五種氣功,來不及栽贓甚麼自焚事件,甚麼害人一千幾百例,急匆匆都打成邪教,通緝、逮捕各創始人及信眾張宏堡、沈昌等卻密不聲張。中國人將來要學氣功只有到西方。

自從尼採宣布上帝已死,無神論讓人們為所欲為了整個一個世紀,兩次世界戰爭大屠殺及無神論對歐亞十四億人民的統治,上億人喪生,十幾億人喪失自由和做人基本權利。如今西方漸向生命關懷、宇宙關懷、道德純潔、自由信仰、信仰及大生命主義復歸,中國卻反其道而行被江澤民引向腐化墮落、人欲橫流。

2000年11月23日日本法輪功負責人被主流社會的文化振興會授予文化功勞獎。

全世界迄今已有500多州市對法輪功予以表彰。美國全國多數州市宣布法輪大法週與法輪大法日。

2001年3月19日,在美國國會頒獎典禮上,李洪志先生又被授予具有很高聲望的人權獎。而且西方表現出了對東方修煉文化的恰當的理解。正如蒙特利爾大學歷史學家大衛.歐比所說:「氣功和法輪功為回歸基於中國古老價值觀、永恆自豪的文化提供了機會,沒有任何政治企圖,但它們對中國傳統不同角度的召喚,和其時代價值對中共構成了威脅。」

江澤民把中共徹底變成了邪教,正如李洪志先生所說:「為達其目的而不擇手段,是邪惡的集團,人們在其中互相傾軋。法輪功嚴重地威脅到這個政黨邪惡的本質,善良挑戰了邪惡的本性」(譯文)

傳說江澤民一看到真善忍三字就嚇得混身發抖。他妄想慣用擅長的騙術把中共統戰套在小布什和美國媒體頭上,為他所利用,這對東西方古今文化對流現象是一種反動。酷愛自由的西方人士對秘密屠殺人民的斯大林、江澤民深惡痛絕,對二位「民主先生」與「人權衛士」的偽善面孔與漫天謠言、彌天大謊早已司空見慣。1956年蘇聯人民大反斯大林,一切黑幕真相大白,江澤民所以不擇手段,瘋狂造謠,殺人,最怕的就是這一天。(原載大紀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