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死刑犯心理

【明慧網2001年2月6日】 這幾天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對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報導,以及隨後他們播出的所謂「廣大群眾」對此事的看法,再加上省市電視台附和報導,在群眾中起到了極壞的作用。但不在迷中的我似乎很快看出江澤民導演這齣戲的目的是:為他自己的瘋狂尋找殉葬品。

先從我的一個朋友說起,他自1996年得法以來,蒙李洪志老師的洪恩,治癒了現代醫學視為頑症的肌肉萎縮症,原來相差一半的腿現在幾乎一樣粗細,1999年7月以後,他像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被抓進看守所「轉化」,進去時,負責他的證保股公安人員說:「最多一星期都讓他寫保證書了!」

原來他們的「轉化」辦法是讓這裏的死刑犯毒打,他們專門把他關進有判決書剛剛下來有兩個是死刑犯的監號裏,大家知道,死刑犯人的想法:打死一個算一個,打死倆賺一雙,他們隨時都有被拉出去槍斃的可能,對其他人的毒打是可想而知的,結果這位學員遭到他們非人的毒打,他被打得不能吃飯,不能睡覺,耳朵多長時間聽不見東西,並且這些死刑犯想甚麼時間打就甚麼時間打。(但後來出乎公安人員想像,我的這位朋友非但沒有被這種毒打「轉化」,反而向犯人洪法,使犯人對法輪大法產生了好感。在給這兩個犯人執行槍決時,邪惡的公安已經定好讓大法弟子陪綁,後不知甚麼原因竟被取消。)

其實,現在江澤民的想法和那兩個死刑犯人沒有甚麼區別,不說他的壞死絕症使他活不長了,即便能活下來,單單在明慧網上曝光的130多名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就足以令其惶恐不安,從常人的角度講,「打死人不償命」只不過是「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沒有任何希望了的生命會無惡不作。」江澤民就是這種「沒有任何希望的生命」,他極度恐懼的想法使他無惡不作,他現在做的最大惡事就是瘋狂尋找殉葬品,自己不得好,也不讓別人得好。正月初八一上班,我市的各個單位首先開會要求每人必須對此事表態,據說學生開學後還讓每個學生表態,江澤民就是用這種辦法扼殺了人們最後得救的機會!使那麼多人失去最後的機緣!

前一段,我們克服各方面的困難,在我們地區廣泛傳播法輪功真相,在黑色恐怖中打出法輪大法的橫幅,有效的改變了一些不明真相的善良人對法輪大法的認識,我們大法弟子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沒有一點是站在自己的利益上做的,我們冒著自己被抓,被拘,被勞教的危險,用自己節省的錢去複印大法真相資料,完全是為了別人著想,這就是「善」。而江澤民製造天安門自焚事件嫁禍法輪功,把那麼多不明真相的群眾推向生命的絕路,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和陰暗心理,這真是大惡,害人不淺!

從我自己的眼光看中央電視台報導的「天安門自焚」:小人污衊大法,糊塗人隨聲附和,衝擊我們這一段時間做大法資料工作的效果;使又一批民眾成為江氏的陪葬;邪惡小人們在電視裏拙劣地表演,如同幾隻螞蟻在對一座它們根本看不見的摩天大樓在評頭論足,不值得為之一論。

我們將一如既往地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挽救世人。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