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小善而失大節 ── 致獄中妻子的信

【明慧網2001年6月6日】妻:

你好!自從探視你回來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你跟我說了很多,我有許多話想說給你,可是拙口笨舌,插不上話,表達不充份,現在寫出來留給你出來後閱看。

法輪功迫害前,你學法、煉功、參加小組學習,都是在我的身邊度過的,我十分了解你的一步步路程,你淡泊了名利,融洽了同志關係,修好了婆媳矛盾,了解你的人不得不對你敬佩,還有更重要的是我們夫妻更恩愛了,成為朋友眼中的模範夫妻。同時你的身體變好了,有了充沛的精力、體力,三年沒有吃藥,我知道你不是有病不吃藥,而是沒有病不用吃藥,單醫藥費每年我們家就節省了上千元開支。還有,你是個教師,法輪功的法理拓開了你的視野,使你在學術上、在教學上對人類的學問能融會貫通,你是用俯視的角度來學習一切知識的,一目了然。還有更多,總之,你受益了,這是法輪功給你的,是大法給你的。

還有很多,你不能不承認你幾年的修煉歷程沒有錯。

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開始迫害誹謗大法後,我看到了,就像一塊巨石壓在你的心頭,你表情凝重了,很少見到了笑容,我知道你的心在流血,你逐漸地從沉重中走出來,開始向身邊的人澄清真象,從你的身體、到你的思想,從法輪功是甚麼、到為甚麼遭到迫害,一遍遍地向家人、朋友、同事、學生闡述,不厭其煩。這時我又看到了你的笑容,因為有人明白了,因為有人開始同情法輪功,因為有人接受了你的講清真象,你看到了希望,你知道他們有救了。

後來,隨著邪惡鎮壓的升級,法輪功學員上訪、發傳單的現象也多了起來,不斷有人被抓、被打死的消息傳出,但這些並沒有嚇倒你,反而像一塊金子一樣,越擦越亮。你走過來了,你畢竟突破壓力做到了,所以我覺得你很了不起,對你的佩服昇華成了敬仰!

突然一天,你被抓了,家被抄了,我們的家仿佛一下子跌到了萬丈深淵,孩子沒有了媽媽、丈夫失去了妻子,母親看不到女兒,學生沒有了老師。你走時給我留下的唯一一句話是「照顧好孩子」,說的是那樣平靜。你先是被關在看守所,幾個月的關押監禁沒能改變你,我多方奔波,都說你沒寫保證,不可能放出來。忽然有一天,你被判了勞教,送到了教養院,又過了幾天,聽說你轉化了,可以探視了,我當時真的懷疑我的耳朵,我急急地去看你,發現你確實變了,變得好像很輕鬆,不知是長時間沒有見面還是你轉化的原因,我覺得你陌生了。你給我詳細地講了你的轉化過程,思想變化,我不能都聽懂,你強調說這裏寬鬆,從來沒有挨過打,和外面傳說的完全不一樣,是不是這些使你否定了你以前的一切?

我再一遍遍地回憶你的修煉道路,我覺得你以前沒有錯呀!

的確,你煉法輪功,當權的壞人不讓煉後,單位領導有壓力,受到了批評,單位評先進受到了影響,但這是你的錯嗎?

的確,鎮壓法輪功後,你家人、朋友常常苦口婆心勸你,多少次談話是在淚水中進行的,你不願放棄修煉,你這是自私嗎?是你傷害了他們嗎?

你們上訪、發傳單,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動用國家機器鎮壓,花費了大量經費、人力、物力,影響了社會穩定,難道這也是你們造成的嗎?

做為一個了解你的人,我認為不是,都不是你們的錯。就像岳飛被抓、被害,一家300多口都受牽連,這不是岳飛的錯,道理是一樣的。只是歷史看起來更清楚,現實更迷亂。

回想起我們相識以來的生活,我始終是尊重你的,我們都是很理智的人,也是很重感情的人,我從未要求你改變你的思想順應我。在法輪功遭受鎮壓後,我們的家庭、工作受到了傷害,我也沒有要求你改變你的思想,不像有些家庭鬧得雞飛蛋打、分居反目,我認為對你最大的愛就是「尊重你的選擇」,哪怕物質上受到再大的損失,哪怕我們只剩下一包方便麵,哪怕你錯了,我也會陪你走下去。有朋友說我們生活在精神世界裏,但我覺得很充實,沒有精神的物質世界只能是行屍走肉。

你還記得嗎?我幫你買錄音機煉功,買錄像機放錄像,把家裏變成了學法小組;到省委上訪,我也支持你;後來,印傳單、資料,我幫你摺疊,陪你派發,你掛橫幅,我為你放風,這些難道僅僅是因為我愛你嗎?因為你做的是最對的事,最正的事,所以明白的人會支持你。你顧慮有那麼多人反對你洪法,其實沒有必要,人做事不一定都要別人明白,你覺得對堅持做就行了,以後人們會明白的,

在你洪法、講清真象、派發傳單的過程中,的確你有許多執著,有過怕心,也怕被抓,也怕被打,也有過衝動,可是這些並不影響整體,我覺得總體方向你沒有錯,你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別人在做事,是真真正正在為別人(自私的人這時都跑光了)。你不能因為細枝末節上的不完美而否定全局,而這些執著你慢慢會改好的。

現在你轉化了,我不理解,但我不會強迫你,就像不會如同江澤民集團把你抓起來轉化一樣。

但我總覺得,你否定了以前,你否定了法輪功的一切,是完全錯誤的。

你轉化後,「人權惡棍」江澤民高興了、單位高興了,你年邁的母親高興了,因為你能放出來、自由了,可是他們也搖頭遺憾,因為你轉化了,你妥協了,你失敗了。

你靜下心想一想,你認為正確的事,你做了,別人用棍棒威脅你,你還堅持做,別人用工作、金錢要脅你,你還堅持做,你了不起,可是如果換成甜言蜜語來哄騙你,你就不堅持了,這對嗎?如果秦檜不用迫害來對待岳飛而改以高官厚祿,岳飛就能不抗金了嗎?

我不會說更複雜的道理,也不是要改變你,只是想把話說給你,我也希望你早日回到身邊,但我不想用「轉化」這樣的事來交換,畢竟我是一個關心你的人,是一個不單單從物質上關心你,而是真正了解你,為你操心的人。

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勿以小善而失大節。

出來後,再詳談。我還是盼你早日出獄。

夫:XX
2001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