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31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3月31日】 四川武警自白:「那場面真象過去電影裏演的侵華日軍進村……」

四川省某縣,公安出動去某鄉抓捕大法弟子,同時動用了武警甚至縣武裝部。在抓捕過程中,數百名鄉親趕來圍住公安武警,憤怒地告訴他們這些大法弟子們都是好人,憑甚麼抓人,如果要抓,我們全村都是學法輪功的,今天若抓走一個人,我們全村幾百號人都跟著一起去坐牢。此時警車在人群中緩緩開動,數百鄉親圍著警車,不顧公安武警的威脅恫嚇,跟著警車前行,有鄉親背著鋪蓋捲,有上年紀的白髮老人,也有懷抱嬰孩的年輕母親和兒童。此場面相持很久,公安武警最終未能帶走一人。事後參加此事的人(公安武警)對親戚說,「當時真是害怕,那麼多群眾,只覺得自己是在幹缺德事,那場面真象過去電影裏演的侵華日軍進村……」一親戚(大法弟子)告訴他,今後可千萬別再幹這種喪盡天良的事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早已深入民心,善惡終將有報的。



重慶學員顧志毅近況

重慶學員顧志毅,自從法庭審訊後被保釋在家。其二女婿因去北京上訪而被判三年勞教,在獄中非常堅定;二女兒因不堪公安監視迫害而離家出走,下落不明;老伴因病癱瘓在家;大女兒因腦神經有問題也在家養病,二女的小孩也留在她家。家庭的一切事情都需要她一人照顧,而且單位領導及公安還經常來騷擾,施加壓力。自她從看守所出來後,女兒及大法弟子與她多次交流,指出她在關押期間由於壓力和威脅迫害所說的一些話是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為和心性標準的。通過學法,顧志毅早已完全認識自己在壓力下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是完全錯誤的,非常痛心自己的行為給師父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黑龍江省《晨報》的頭版消息:法輪功學員不准參加高考

2001年3月23日黑龍江省《晨報》的頭版刊登新聞,明文道出法輪功學員不准參加高考。

此文大意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等3種情況的高中畢業生被列為思想品德考核不合格,不得報名參加高考。筆者估計,「三種情況」中肯定包括在反法輪功條幅上不簽名者,這樣的不簽名的學生很多,其中不少學生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但他們知曉真相,不願隨波逐流。

如果江澤民政府這樣搞下去,真不知道中國的高等教育將會變成一個甚麼樣子?如果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僅僅因為不願在反法輪功條幅上簽字就被禁止參加高考,斷送其一生的前途,這樣的政府難道不可怕嗎?人們在江氏黑政的「關照」下會是甚麼樣子呢,難道還會有甚麼幸福的生活可言嗎?



三河新集鎮派出所所長王鎮東的違法犯罪行為

1 2000年12月26日凌晨1點,王把關在會議室的大法學員闞玉仿叫出來暴打,打完後讓她跪下,闞玉仿被打得渾身發抖眼前黑呼呼地,甚麼也看不見,頭起一大包,臉腫,她絕食抗議。

2 2000年12月,王鎮東將去天安門上訪被接回的大法弟子張慧敏,用條帚猛打並問她:「你們的大法能正過來嗎?」張說:「能,一定能!」王氣急敗壞:「我讓你正,我把臉給你打歪!」張的臉當時就腫了起來。

3 對進京上訪拉回後已絕食四天的大法弟子李青增實施暴行,指著條帚說:「這個是甚麼?你把他給我拿來。」然後掄起來就打,打得他鼻子流了許多血,頭部腫痛,當天上午出去時昏倒在地,送回家後幾天不能起床、吃飯。

4 用流氓手段虐待大法弟子,潘鎮芳、孟兆民因堅持修煉並進京上訪,被王鎮東非法打罵,王讓手下把潘鎮芳脫光衣服,只剩一個褲頭,銬在街面電線桿上,引來二,三十名群眾圍觀,把孟兆民以同樣方式銬在院內柱子上,孟被凍得放開後當即倒在地上。

5 此外,王還打罵過大法弟子王淑蘭等人。

王鎮東不僅虐待大法弟子,對普通百姓也是土匪習氣。他曾雇用一個姓張的地痞做它的司機。從這樣一個流氓、法盲加文盲的人身上,人們不難看出死心塌地為江澤民集團服務的人都是甚麼貨色。

我們保留起訴違法犯罪分子王鎮東的權利。

新集鎮派出所電話;3552434
燕郊開發區派出所電話;3312796
洵陽鎮派出所電話;3119257



河北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虐待老人的犯罪行為

2000年12月15日、16日,該局將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郝正芳、李淑蘭接回分局後,強行關押在屋頂漏天、陰暗潮濕、不見陽光、滿屋臊臭的一個房間的大鐵籠子裏,時間長達6天6宿,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洗漱。在北方三九天的日子裏睡在又臊又臭的水泥地上,又吃不上喝不上,可想而知是甚麼滋味,尤其李淑蘭已是六十歲的老人,它們竟也不放過,可見江澤民犯罪集團是怎樣的「團結教育轉化大多數的」。



三河市燕郊開發區王雲霞等的犯罪行為

12月21日,燕郊市開發區強行給九名大法弟子辦‘轉化學習班’。12月30日,一名大法學員去看望他們,開發區管委會的王雲霞不讓這個學員走,揚言要抓住她,並叫來城管大隊的陳副隊長和二,三十個城管人員,把大法弟子團團圍住,叫出二男一女到另一房間裏非法拷打。



請關注成都市大法弟子劉莉的遭遇

成都市大法弟子劉莉(女,27歲,原成都市和平街小學教師),去年因表態「堅持在家修煉」,被單位無理停職。校方動用大量人力進行強迫的所謂「轉化工作」,對她集中輪番轟炸近半個月。在單位緊逼的巨大壓力下,她於2000年6月26日到北京上訪講清法輪功真相,在中辦、國辦信訪局被抓,非法關押在成都駐北京辦事處,押送回成都後又被非法羈押,並且被非法拘留15天。剛從拘留所出來一天,就被成都雙橋派出所戶籍民警謝某以辦「學習班」為名騙至雙橋派出所,再次被連續非法拘留15天。在派出所關押期間,劉莉因手中有學校公款要轉交她所在的和平街小學馬校長,誤將自己的工資存摺夾在其中一併交給了馬校長。派出所無理要求對她罰款2000多元,她拒絕這種土匪式的訛詐,派出所便勾結校方,非法提取了她存摺上的全部錢款。今年2月28日晚,她因為拒絕保證,不向邪惡勢力低頭,被派出所強行綁架非法關押,並於次日送入在溫江卉圃農莊舉辦的強制「轉化學習班」。她因抗議邪惡勢力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進行絕食鬥爭。有關人員大為恐慌,為了掩蓋罪行,把劉莉押送到寧夏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現在又實行逮捕,據說要對她判刑。她年邁的父母由於對她的迫害憂心忡忡,生了重病,妹妹流著淚到處找人打聽進一步的消息。

我們強烈呼籲聯合國人權機構、國際人權組織、各國政府和人民關注在中國發生的踐踏信仰自由、剝奪公民基本人權的罪行,關心劉莉和她的家庭的不幸遭遇。呼籲國際人權組織來中國調查了解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無辜受迫害的事實。

成都市雙橋派出所電話: 0086-28-4507772 4507110
成都市雙橋派出所所長 張安軍;副所長 劉志強 馬林



哈爾濱看守所摧殘大法弟子的事實

哈爾濱看守所(鴨子圈)的管教部公開宣布:只要寫了「三書」(即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的大法弟子就釋放回家,不寫「三書」的嚴管、嚴碼。嚴管即是沒有任何言行權利,不准說話,7、8個小時才讓去一次廁所。堅定的大法弟子在無奈的情況下,只好一天到晚滴水不進,免生麻煩。嚴碼即是人挨人、人擠人靠在一起,以中間不能插進一根掃帚為標準。同時,所裏大搞精神摧殘術,用震耳欲聾的大喇叭播放污七八糟的轉化故事,天天談,不停的播放。在這種精神與肉體雙重折磨下,有一位大法弟子實在挺不住了,寫了「三書」,誰知左等右等仍無回家消息,後來醒悟到自己受騙了不該這樣對師父、對大法,遂痛心疾首,後悔不已。

管教幹部沒有放過她,在繼續威逼利誘無效的情況下,將其送至萬家勞教所進行勞動改造。可憐65歲老人這般年齡本該在家享受天倫之樂,卻僅僅因為爭取信仰自由落得如此虐待。關押在9號監獄的一位77歲老人因煉法輪功後一身頑疾消失,為感謝師恩進京去講公道話了被關押了數月。像這般年齡的老人在哈爾濱看守所監獄有6、7人之多。

大法弟子李某勞教刑滿釋放後,因不參與揭批法輪功,警察又要抓回他下獄。大法弟子聞訊後離家出走,街道派出所公安在抓不到李的情況下,軟禁其愛人一天一夜,致使其愛人憋氣窩火舊病復發,險些喪命。

江澤民集團通過這種高壓威逼,或許會令一些意志薄弱的曲膝,但這決不是他們出自本心的行為,因為強制是改變不了任何人的心的。

據了解目前由於哈爾濱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人滿為患,關押大法弟子的場所已由顧鄉看守所、萬家勞教所,延伸至江北的精神病院、道外收容所、港務局、哈爾濱戒毒所、香坊鐵路監獄等。



淄川當局對當地大法弟子的新一輪迫害

目前江澤民犯罪集團開始了對大法弟子新的迫害,凡是去過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目前已被各地區軟禁起來。許多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各級領導用盡各種手段勸其寫保證書,保證不去北京上訪,並逼迫其罵老師。不寫保證的就被送往看守所,有的家屬要人,鎮上的領導就讓他們交上罰金。凡是不寫保證的就讓其參加幫教團,並讓所謂「被轉化」過來的猶大用一些鬼話來騙弟子。



惡徒曝光

混入大法弟子中的北京農業部張魁林自露出本性後,充當了鎮壓大法的先鋒,現任農業部轉化辦公室主任,糾集杜孝明(已「被轉化」的猶大)等人,到處亂竄,登報紙、上電視,在所謂慶功會上無恥地粉墨登場,向主子邀功請賞,惡毒地攻擊師父、攻擊大法。這些當代的猶大們以他們過去掌握的情況加害大法弟子。在「轉化班」上,開始他們偽裝成「善」的模樣進行「勸說」,如不奏效便露出邪惡的本來面目,甚至效仿警察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這幾個惡徒現已成為該地區610辦公室、派出所等迫害、「轉化」大法弟子的急先鋒。

讓我們共同窒息邪惡。

張魁林:(010)64311106(宅)64191633(辦)
62321133呼16220(漢顯) 劉小平(其妻)
杜孝明:(010)64191766



哈爾濱市公安局南崗分局警察劉康的犯罪行為

黑龍江省公安廳哈爾濱市公安局南崗分局警察劉康指使看守人員令刑犯肆意毆打虐待大法弟子,妄圖借鎮壓之機升官發財,並四處炫耀因鎮壓「得力」而拿的獎狀。邪惡終將被滅盡,請好自為之。



肇東市公安局惡警范小光迫害大法弟子,禍及自己家人

范小光是肇東市公安局警察,在2001年春節前「主抓」法輪功問題,在這期間對法輪功學員長期關押迫害並撈取錢財。對違心地寫了所謂的「悔過書」的人也不放,還得讓罵大法,還必須拿錢,多達幾萬元,少達三、五千然後才能放人。數名大法弟子已被超期關押一年多至今未放(多次報勞教不批),關押期間還不許給拘留所女大法弟子發衛生紙,並不讓外面送,還驅使刑事犯打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內誰煉功給誰砸上腳鐐。范小光曾發誓說就是做牛做馬也不說大法好。

今年春節他妻子遭遇車禍,車平地而起翻到公路下面,並正好壓在他妻子的身上,他就近找人幫忙但無人去幫他,他就鳴槍但更無人管。後過來一輛大客車,車裏面算司機和乘務員才三人,其中那名乘客就是大法弟子,他對司機和乘務員說咱們去幫忙把車抬起來,救人要緊,而司機、乘務員二人說:「抬完車咱們就走,不幫拉車,幫拉車他們也不給錢」。

想一想百姓為甚麼對他(還是人民公安呢)那樣,不難理解,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能不遭報嗎?這就是常言所說的‘現世現報’。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