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4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3月24日】 心懷純真持正見無邊大法顯神威

我今年五十多歲,曾多年患嚴重的坐骨神經痛。走路很費勁。每走一段路都要停下歇息一會兒才能扶牆再走。曾多次求醫討藥,手術開刀也沒治癒。甚麼活也不能幹。

可就在今年正月二十那天,兒子攙我出去遛彎,見到大法條幅落在地上,上寫「法輪大法好」。我對兒子說:「多好的條幅啊!可別叫別人踩髒了,還是讓它高高掛在樹上叫大家看吧!」於是,我和兒子就撿起來往樹上扔。因為我的身體動作不靈活,費了好幾次周折才扔到樹上。「法輪大法好」又展現在大路行人的眼前。沒想到此時奇蹟出現了,我頓時感到一身輕鬆,不用兒子攙扶就自己走回家去了。第二天,全身疼的感覺沒有了。現在我能開拖拉機,能下地幹活了。和我同病的一位老鄉,我倆曾多次一起去看病,去動手術,他至今還躺在床上。

我不煉功,但我相信法輪功的奇效。這使我主動去敲響了法輪大法弟子的大門,我也要修煉

本人口述 (大法弟子整理)


鎮壓大法不得民心

前幾天,某市召開獎勵迫害大法弟子的兇手大會,要求全市黨政機關幹部參加。通知時,沒有告訴會議內容,各單位的幹部都來了。到會一看,又是法輪功,大家不約而同轉身就走,邊走邊說:"吃飽了撐的,天天整法輪功,天天整景兒,還不如回家睡一覺。"眼看人就要走光,會議將無法進行。到是領導有招兒,竟把禮堂的門鎖上了,有些動作慢的,大呼上當,反應遲鈍,想出也出不去了,只得硬靠到會議結束。

會後,一個沒出來的見到我說:"你怎麼沒叫我一聲,自己跑的那麼快,我被鎖裏面受罪"。


百萬簽名運動真相

我問我的小外孫女(小學三年級):你們學校讓學生簽名了嗎?她說:簽了,是我班老師按照名單寫下來交上去的,不用我們自己簽,事後我才聽同學說的。

我問我大哥的孫子(小學四年級):你們學校讓學生簽名了嗎?他說:簽了。我說:你為甚麼要簽?他說:不簽不行啊!我是班幹部,不簽老師能罵死我。

我的外孫女(小學一年級,6歲),我問她:你們學校讓學生簽名了嗎?她說沒叫簽,開學典禮那天校長在會上攻擊法輪功,校長講完話,俺班同學鼓掌,我沒鼓掌。


逐漸清醒的人們

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放「自焚」的第二天晚上,我外甥女婿下班回家對我外孫女說:我們廠的工友都說中央電視台播放的「自焚」那出戲沒演好。外孫女說:怎麼知道是演戲?他說:你沒看見廣場沒有圍觀群眾,要是真的能沒有圍觀的人嗎,再說怎麼那麼巧,電視台的記者拿著攝像機在場,那不是事先就在那等著,另外警察手裏的滅火器怎麼那麼快就拿來了,那不是事先準備好的,再說那個王進東燒成那樣還能「打坐」,誰知他裏面穿的是甚麼?



兩會期間,大連地區瘋狂抓人

在中國兩會召開前夕,大連警方瘋狂抓人,它們明知理虧,竟不惜以欺騙手段,先是到學員家裏以嘮家常兒的形式消除學員的戒備,而後謊稱到所裏了解點兒情況,將學員騙至派出所,除非罵師父、罵大法,否則一律扣上「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強行拘留十五天。

在拘留所裏,有的六、七十歲的老人仍未被它們放過,有些學員甚至是夜間強行由睡夢中在未穿外衣的情況下由家中強行押走,有的竟未經過任何審訊過程,未有任何手續就被帶進拘留所,更有甚者,竟將一名家有一歲多孩子的年輕母親強行拘留。

把學員關進拘留所的同時,公安部門還威脅家屬說十五天後若不轉化,立即送往馬三家,希望通過家屬給學員施加壓力,搞得家屬心神不寧。

當有學員問及為何在自己家中被扣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時,公安警察竟大言不慚地說:「怕你們擾亂」。試想所有可能有嫌疑的人是否均應非法關押呢?如此荒謬的邏輯不知是代表了一個人,還是代表了一個群體。記得前段時間中央新聞剛剛表態:中國未有一例單純因為在家裏煉法輪功而被抓的,難道這就是江澤民提出的「依法治國、以德治國」嗎?

謊言終究是謊言,無論怎樣去加以粉飾,通過此次事件使更多學員的親屬、朋友更加認清了江澤民一夥的醜陋嘴臉,而學員們也逐漸覺醒,不再被動承受而是主動揭露邪惡,有的學員在去派出所的途中不斷大聲地質問、聲討警察,引得路人駐足觀看。

如果說江澤民提出的「以德治國」的方針也許能拉攏一點人心,那麼此次公安部門的集體行動無疑再次將人們心中的幻夢擊碎。


銅陵消息──如此「以德治國」,又如此邪惡

兩會期間,江氏的「以德治國」被媒體傳向了眾百姓,百姓聽了,當然是好事啊!可是他會說,那會不會做呢?暫不說別的地方,先從我們這邊來看。

就在兩會期間,邪惡在銅陵可是逞兇一時。去北京上訪的五人被抓回後,關至現在未放,時間將近一月;有七位寫了聲明的弟子五人被關,另兩人有家不能回已十日有餘;其中有一對夫妻,妻子上北京被關,丈夫在外有家不能回,家中還有一個六歲的女兒需要人照料。另一對夫妻雙雙被關。公安局因為抓不到跑掉的這兩個人,竟然無故將原來的五位站長關押起來,不知這是甚麼邏輯。難道這就是以德治國嗎?治得善良的人有家都難得安穩!治得好人還要被關押!其實這已經違反了天理,違天理者必遭天譴!


黑龍江省呼蘭縣無故非法抓捕70多名大法弟子

黑龍江省呼蘭縣委610辦公室伙同縣公安局在2001年春節前先後無故非法抓捕70多名大法弟子長期關押,原因是為了防止春節和中央兩會期間大法弟子進京上訪,為達到剝奪大法弟子的信仰為目的,採取了最無恥、最下流、最流氓的轉化辦法,「株連擔保法」大搞株連政策,凡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必須寫保證書,與法輪功決裂。保證不練功、不上訪、不講真相。凡有單位的學員必須由其單位的領導以職務和工職擔保,如果沒有單位的必須得由其有工職的親屬以工職擔保,如果繼續練功或上訪擔保人將被撤職、開除工職下崗,在此前提下還得交2000──3000元不等的所謂保證金,否則決不放人、長期關押,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大法弟子以被非法關押近三個月。據悉,因為正規的教養所因關押大法弟子人數太多目前已無力接收了,為達到長期非法關押和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縣610辦公室正在西井鄉建立一所類似勞教所的轉化學習班,近期將再一次人人過關,把大批學員關押到那裏去。


河北滿城縣公安局、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

之一:有一男法輪功學員,因上北京上訪,被抓進看守所,在裏面遭到了非人的折磨。經常換監號挨打(讓犯人打法輪功練習者)由於大法修煉者的心是慈悲的、善良的,他還把饅頭讓別人吃,把被子讓給人蓋,感化了監號裏的犯人。後又被換到別的監號,再次受到輪番非人折磨,肩上被打得露出了骨頭……至今還在看守所裏帶大鐐、插胃管…………

之二:有一女法輪功學員,年近76歲,是一個熱忠於自己本職工作的老教師,由於去北京上訪,被關進看守所,所裏的賈所長(女)在巡視監所時只問了句「練沒練」,老太太說「煉了」就扇了老太太幾個大嘴巴。過後老太太還說:「我沒做好,有點恨賈所長,沒有慈悲心,還得找自己。(修自己)」現在已被放回,罰款五千元。

之三:有一女法輪功學員,由於家是農村,經濟來源非常困難,住的是破爛不堪的房屋。近萬元也沒能把病治好,喜得大法後使她重獲新生,這麼好的大法在人間遭到空前的迫害,就去北京正法,後被抓進看守所,遭到了非人的折磨。被政保科科長趙玉霞(大霞、經常打大法弟子)毒打,還遭到了李所長、杜所長毒打。有一次政法委書記袁振江問了一句上北京幹甚麼去了?,回答「去正法」。袁走後又被趙局長再次毒打,並帶了大鐐。絕食九天被放回,罰款七千元。家境如此困難的她連身上穿的毛褲用的線都是別人一節一節送給的,穿的背心都是老公公從垃圾堆撿來洗乾淨穿的,能承受這麼重的罰款麼?

以上是列舉幾個例子,大批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裏仍在遭受非人待遇,邪惡者們,你們這樣如此的做下去會遭報應的,當你們拿到罰法輪功學員百分之幾的回扣款時,心裏好受麼?


瀋陽兩名弟子因發真象資料被抓

於淑敏:女,2001年2月28日,白天貼真象資料被瀋陽市大東分局小東門派出所抓捕,現下落不明。

丁桂花:女,45歲,大東區八王寺街人。於2001年2月20日左右,被皇姑分局抓走,關押在蘇北教養院,原因是散發大法真象資料。


用心險惡誘騙學生

前幾天太原各高校校園內倒處張貼著"海報","海報"通知說3月20日下午各高校將舉行"反法輪功示威遊行",鼓動學生屆時到指定地點參加。可那天沒有一個人去。組織遊行失敗後,政府又用強制手段,給各高校硬性分配名額,讓法輪功學員填寫"法輪功揭批表"、"法輪功家庭受害表"等,並貼照片,如不填,就強送"學習班"或"勞教"。真修弟子都拒絕填寫。政府要求高校無論採取甚麼方式都要完成任務,上交政府。以便政府拿到國際人權會議上當"活材料"。

中國政府在光天化日之下顛倒黑白、強姦民意,並將其醜惡表演搬上了世界舞台,這種摧毀人性的惡行,終將受到天理的懲罰。


請關注大連大法弟子劉家珍的遭遇

大連大法弟子劉家珍,為了公司職工不被邪惡之魔江澤民等人在春節那天自導自演的慘劇「自焚」事件所矇蔽,給公司職工發真象傳單,講清真象,被充當江氏幫兇的管理人員報警。大連市開發區黃海路派出所立即驅動四五個惡警到公司去抓人。劉家珍不肯被惡警帶走,被一個惡警揪著頭髮從公司會議室拖至警車內。在黃海路派出所遭至嚴刑逼供資料來源。劉家珍還在哺乳期間,為此她母親抱著九個月大的孩子去黃海路派出所要求放人,照顧孩子,都不予理會。

現已被關押一個多月,至今情況不明。在此,正告還在利用各種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還自以為是人民警察的「警察」,不要再充當邪惡江氏的幫兇,泯著良心做事,當惡魔江氏集團的陪葬品。請你們善待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必有昭雪平反的那一天。


請關注大連市大法弟子王林的遭遇

大連市大連紈鎮宋家村大法弟子王林,男,於2001年1月21日因有人舉報被邊防公安抓走,晚上放回後,整個臉上都能看出被打的樣子。半夜後,公安又從牆頭跳進王林家,又把王林無辜抓走,一直關押至今(現地點不詳)。他自己一人蹲小號,受盡折磨,其狀慘不忍睹,據說可能要判勞教,不許家人見面。希望大法弟子的家人關心自己的親人正在遭受的迫害,前往邊防要人。我們緊急呼籲社會各界善良正義的人士,請關注大連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和人身安全。

人身自由是公民最基礎的權利,失去了人身自由,其他任何權利都失去了意義。我國憲法因此將人身自由列為公民的基本權利加以嚴密保護。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檢查公民的身體。大連灣邊防公安執法犯法,嚴重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基本權益。我們強烈呼籲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大法弟子最基本的權利,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


甘肅省榆中縣殘酷鎮壓法輪功修煉者惡行紀錄

2000年3月,榆中縣金崖鎮法輪大法修煉者金吉林、王應河、胡月梅三人因去北京上訪,榆中縣公安局、金崖派出所對在家的法輪功修煉群眾也進行瘋狂鎮壓,逐個逼問、筆錄、登記、按手印,用髒話辱罵,侵害人權,還對胡月梅的丈夫帶手銬、毆打、罰款。之後,強迫修煉者每天早上到派出所報到、登記,清理派出所廁所、掃院子及他們的房間。

四月份,上訪的三人從北京被押回,在榆中縣公安局拘留15天後,放回家,但繼續對三人進行監視,要他們每天到派出所報到、登記,強迫他們打掃金崖十字街道的垃圾,這種懲罰達數月之久。

10月5日,榆中縣公安局刑警隊又突然到金崖鎮對煉功群眾挨家進行瘋狂抄家、搜查,當天並抓走金吉林等四人,在榆中縣公安局刑事拘留,莫名其妙地關押,其中金吉林被判勞教一年(現在甘肅省第一勞教所),一個月後,其餘三人每人罰款200元、釋放,但至今一直被監視。

最近,第一勞教所強行給學員們播放天安門「自焚」事件的電視錄像,金吉林的念頭很正,看後第一個發言:這是假的,我不相信真修弟子會做出這等事情;接著,談話的學員心態都很正,都不相信這是真的,並指出許多疑點。邪惡企圖轉化的陰謀失敗了,便加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把金吉林單獨關押三天後,又增加刑期80天。師父講「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學員們悟到:對邪惡也是一樣,不承認它、不符合它,把它表面那一層黑色物質砸碎,不讓它成塊、成片,那麼它賴以存在的黑色精神支柱也就瓦解了。而正的力量則連成片,從而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榆中縣公安局等採取這種卑劣的手段,對這些煉功群眾進行突然襲擊,抄家、打罵、判刑,嚴重進犯人權,搞得全鎮人心惶惶,廣大群眾敢怒不敢言,造成極壞的影響。因為法輪功在金崖鎮早就家喻戶曉,深入民心,知道煉功的人都是好人,做好事的、雷鋒式的好人,對政府的做法都不理解、不信任。善良的人們都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理。自古以來,失民心者不得好報,望行惡著三思。


邪惡的長安派出所長安街道辦事處

瀋陽市大東區長安街道辦事處, 長安派出所自從1999年7月22日之後陸續抓人
近百餘人,據悉,該區分局主管所長是市公安局長楊加林的親弟弟,
此單位書記劉某某 ,李某某,教導員殷某某,所長麼某某
長安辦事處024-24317236
長安派出所024-24830645, 024-88297123
該街道派出所曾經因迫害大法弟子而多次受過上級表彰。


哈爾濱公安收集大法弟子照片 以進一步迫害

現在各地區派出所正在收集各管轄區大法學員的照片,一個目的是把所有大法弟子的照片直接上交給北京天安門派出所,讓所有的警察和便衣警察每天都細看並記住大法弟子照片的樣子,他們好在北京沒等大法弟子打開橫幅就直接逮捕大法弟子。

另一個目的是準備辦罪惡的轉化班,對於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將直接抓走,現在黑龍江省賓縣已經開始,對於堅持不寫三書的堅定大法弟子立即抓走。提醒各位功友注意:不要主動被邪惡抓走,機智靈活,主動用正念窒息邪惡、鏟除邪惡!


山東青州大法弟子被抓

為了躲避邪惡的迫害,不被邪惡帶走,青州許多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在外。即便這樣,邪惡之徒仍不放鬆對些善良百姓的迫害。

2001年2月10日,大法弟子賈洪海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青州瓜市派出所一夥惡警拖走,隨後被公安局政保科強行送至濰坊轉化,賈拒絕配合,帶回後一直銬在拘留所鐵椅子上近半月,在此期間賈絕食抗議,被強迫插管灌食。後又被送至安丘轉化,至今下落不明。

2001年2月20上午,大法弟子徐保華、韓妹玲、閆希玲、李順琴在青州普通鎮散發資料時被普通鎮派出所抓走,並遭毒打。據悉,當時派出所惡警居然開了槍。

2001年2月20日,大法弟子張玉梅,袁析(音),楠XX(袁析之母),盧振堯,霰春偉,李明,宮海燕,張偉在一起交流時,被公安局政保科、車站派出所帶領一夥惡警抓走,房內大多物品被抄。同時印刷資料處被抄,大法弟子張守祥、井光鳳被抓,計算機、打印機、油印機、製版機等被抄。

在車站派出所內,宮海燕拒不配合邪惡,惡警祝廣超用警棍瘋狂打其小腿、腿彎、大腿,宋國林(音)狠命抽其耳光,另一個外號叫忽忽、湯姆的將宮海燕鼻子打破,並用警棍、拳亂打。不僅如此,他還用鞋底抽打張守祥的臉,用警棍毒打其腿、後背。

現李明被送至濟南勞教;霰春偉被送至昌樂勞教;張偉被刑拘1月;張守祥拘留半月,張玉梅、徐保華被送回單位關押。其它弟子情況不詳。

相關責任人(單位):
  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長:  王建堂,宅電:0536-3228368
  青州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 左恆發,宅電:0536-3229982
  青州市公安局政保科:  楊XX
  青州市公安局政保科: 祈清海
  青州市公安局偵察隊隊長: 王孔齡
  青州市610辦公室主任: 高XX
  青州市車站派出所所長: 田百光,0536-3282139(辦),05366-3235098
(宅)
  青州市車站派出所惡警: 祝廣超,宋國林(音),忽忽、湯姆(外號)
  青州市瓜市派出所所長: 王成民
  青州市瓜市派出所: 孫浩,主管法輪功工作
  青州市東關派出所所長: 王煥太,0536-3234178(宅)
  青州市普通派出所所長: 閔忠,3801015(辦),3221188(宅)
  
  青州市車站派出所電話: 0536-3281344
  青州市瓜市派出所電話: 0536-3220909
  青州市東關派出所電話: 0536-3222858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電話

史所長電話: 0451--4101454
七中隊電話: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
十二中隊電話: 0451--4103474,4103476


近期,邪惡勢力為了動搖大法弟子們的信念,頻繁編造出師父的經文及發言人簡鴻章、張而平的發言文章。為了取信於大法弟子,他們還將文章編排成明慧網下載的形式。有鑑於此,請同修們加強學法,以法為師。接到所謂的網上信息之類的文章,加強從法上的甄別,不讓邪惡鑽了空子。


更正

3月21日綜合消息:大慶擁軍二小五年級三班張淼兩次未在條幅上簽字,學校說給開除,還未執行。苗新已被開除。特此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