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2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3月22日】
1. 浩然正氣 抑制邪惡
2. 大慶教育培訓中心及其所屬學校的邪惡嘴臉
3. 青島市李滄區逼迫大法弟子流離失所並株連家人
4. 青島大麥島派出所不斷騷擾當地大法弟子
5. 山東平度公安採用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6. 湖北省廣水市迫害大法弟子醜惡行徑
7. 湖北省武穴市關押大法學員大約70-80人
8. 四川江油市古稀老人遭勞教
9. 四川江油市公安局逼人離婚 破壞家庭
10. 江家黑政現世錄(河北辛集篇):
11. 3月6日、7日兩天合肥統一抓捕大法弟子
12. 合肥近日被勞教名單補充
13. 安徽省話劇團編排攻擊大法的劇目
14. 廣東消息
15. 浙江發現神奇地下火 燃燒有清香 澆滅又復燃


浩然正氣 抑制邪惡

某省某部門召開黨員揭批法輪功會議,會前安排了幾位處長發言,該部門大法弟子用慈悲之心分別在會前找到幾位發言人,向他們再次講明大法真相,且鄭重告訴他們誹謗「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人是可悲的,得不到好的結果。當時有的發言人就把準備好的發言稿撕毀,有的發言也是繞著圈子講,有的批判「真、善、美」。

有兩發言者不聽好言相勸,言辭激烈地攻擊大法,該部門大法弟子正氣凜然地駁斥了他們的謊言。部門領導在參與辯駁時,無意中說出了他從省公安部門了解的自焚真相:是政府事先安排的這一切,要不就治不了法輪功。該同修以前向同志們講真相,大夥都不相信,領導證實了這一切。

那兩位攻擊大法的,會後一個住院,一個家中總出麻煩事。同志們得知這一情況,也都各有所悟。


大慶教育培訓中心及其所屬學校的邪惡嘴臉

自邪惡製造天安門自焚事件以來,反對、打擊、誣蔑法輪大法的高潮席捲中華大地的每一個角落,大慶教育培訓中心的領導更是一呼百應,甘願做江澤民的陪葬品。在寒假過後剛一開學,他們就開始搞揭批會,糾集無知的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代表、所屬各學校的領導及所謂轉化好的「前法輪功學員」,觀看錄像、採用文革式的批判發言,語言之惡毒難以入耳,其行為則令人髮指。他們還召集各學校搞所謂萬人簽名活動,逼迫每個學生、教職工在反法輪功的條幅上簽名。

大慶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訓中心所屬中、小學及其它學校多達117所,他們採用分片集中地進行反法輪功簽字。學生如有不簽者,輕者讓老師惡狠狠地咒罵然後強行逼迫簽字,重者停課並開除學籍;對於不簽字的教師,先是強行辦轉化學習班,如還不簽字,一律下崗處理。

這就是江澤民之流所搞的「百萬人簽名」的真相,這就是所謂的「人權最好的時期」下的真正的強姦民意!在此我們懇切的希望日內瓦人權組織,能夠本著人道主義精神,主張正義,伸冤昭雪,對中國目前所發生的嚴重侵犯人權的最大冤案進行實事求是的調查取證,嚴懲主兇江澤民。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洪志老師清白,讓真相早日大白於天下,讓那些善良的中國人民不再受邪惡的矇蔽,讓法輪大法學員自由地選擇他們的信仰和回歸平靜祥和的生活。

據悉,山東省濟南市將開始搜捕大法弟子,請濟南的大法弟子多保重。


青島市李滄區逼迫大法弟子流離失所並株連家人

2001年1月20日早晨大約7點鐘,青島市李滄區虎山派出所孫指導員、片警李輝及其他公安人員,來到大法弟子姜平做生意的攤點前,告訴姜平領導要找她談話,很快就會回來,希望她配合。姜平不知其中有詐,就隨其前往。沒想車一直開到了李滄區迎賓館,原來這裏已經關押了十多名大法弟子,並且李滄區政法委、各街道辦事處、派出所及大法弟子所在單位領導都在此,他們是想以強制的手段來轉化大法弟子。

在所謂的「轉化」期間,姜平一直堅持煉功,那些所謂的轉化者們叫囂著,揚言要將其掛起來或送看守所。1月31日,他們說是要放人,姜平的愛人帶著兩個孩子去接其回家,沒想下午2點,他們又說不能放人,並要帶姜平去體檢,姜平的愛人不同意,擋住看守姜平的人,讓姜平帶著孩子回家。之後,他們就逼迫其愛人將姜平找回來,其愛人(不修煉)因找不到姜平,於2月6日被拘留15天,實在讓人難以理解。自從姜平從轉化班脫身之後,他們將姜平的相片放大並動用了大量警力來抓她,她家樓下、親屬家等都派上了便衣,跟蹤其家人的行動,嚴重干擾了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姜平現也下落不明。

姜平家中有兩個孩子,一個13歲,一個3歲,本是一個和睦美滿的家庭,現在卻是妻離子散、流離失所。敢問善良的人們:是姜平不想要孩子,不想擁有這個家嗎?顯然不是。只因她堅修大法,只因她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而江澤民及其幫兇們卻剝奪了她所擁有的美好的一切。

古人有句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今天的大法弟子,師父和大法給予他們的又何止是滴水之恩哪,那浩蕩的師恩,是每一個大法弟子永無回報的。所以在師父和大法遭到迫害時,他們捨棄了自己的家庭,在壓力中困難中做著講清真相的事,為的是喚起善良人們的先天純真的本性。在此,我們再次呼籲善良的人們,不要被惡毒的謊言和欺世的謠言所矇蔽,伸出你們正義之手援助大法弟子,為自己美好生命的未來奠定基礎。同時,我們也正告那些被邪惡勢力所操縱的人,不要再助紂為虐,不要再為了一己私利而迫害大法弟子,那將給你們的生命造成深深地永遠無法彌補的痛悔。


青島大麥島派出所不斷騷擾當地大法弟子

1.自今年春節之後,青島市大麥島派出所的警察對所在管區的大法弟子家實行24小時監控,並調用了武警人員,寸步不離地在大法弟子家進行騷擾,嚴重干擾了大法弟子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一位大法弟子正月初一早上回家,看到警察在自己家中24小時監控其母親和舅媽,很不理解,就嚴厲指出對此行為的嚴重抗議。此學員本想通過正面洪法,讓他們了解大法真相,但片警曹建勇根本聽不進去,還想以強制手段把這位大法弟子也監控起來,幸虧這位大法弟子憑著正信和師父的慈悲,及時擺脫了邪惡的控制,但至今卻杳無音信。據說政法委配合公安一直在抓這位大法弟子,並揚言要勞教這位大法弟子,現也不知這位大法弟子身在何處?

2.大麥島派出所片警曹建勇和一辦公人員,春節前夕到一名大法學員家,因敲門聲音太大,學員未開門,沒想到曹建勇竟土匪般翻牆而過進入學員家,說是查戶口,世上哪有這種查戶口的?

3.另據可靠消息,有幾位大法學員是因為居住地規劃拆遷,而搬遷在大麥島租房居住,大麥島派出所不知接到哪一級指示,強行讓大法學員及其家屬在春節過後即刻搬出大麥島,他們還卑鄙地給房東施加壓力,如果學員不搬家,就給房東辦「學習班」,房東無奈,只好違心逼迫學員搬家。無奈之際,幾位學員及其家屬只好搬家,在搬家當天,派出所的警察還不罷休,他們換了便衣到學員家,拿起東西隨意地就往外扔,此事給一些大法弟子的家屬帶來疑惑:只因是練功人的家屬,就要把我的居住權都要剝奪嗎?


山東平度公安採用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山東平度大法弟子堅修大法,揭露邪惡,散發了大量真象材料救度世人。平度公安氣急敗壞,將許多出家在外的大法弟子秘密通緝,目前平度已有10多人被迫流離失所,十餘人被勞教、判刑,自2000年7月以來,被秘密通緝的大法弟子有:姜明耀、徐增良、綦書傑、徐愛芳(其中姜為原輔導站副站長;徐增良為中醫院醫師,98年畢業於山東中醫藥大學;綦為鎮武裝部部長;徐愛芳為原輔導站北區負責人)。邪惡之徒將這四人的彩色照片分發給各單位、各鄉鎮、各村莊,甚至分發給很多學員和常人 ,並懸賞舉報、抓住其中一人賞洋1000──10000元。為找到被通緝的大法弟子和印刷材料的機器,平度惡警經常無理騷擾大法弟子家屬,並監聽所有學員電話,經常半夜三更竄至學員家抓人,有的學員連衣服未穿就被抓走,並毆打、刑訊逼供大法弟子,許多學員被打傷打殘,家中也被洗劫一空,連鍋、盆都被打碎,牛、羊被牽走。

附:平度惡警頭子(政保科長):石維兵;政保科惡警:孫全海、於濱、周錫斌。政保科電話:0532──8319300


湖北省廣水市迫害大法弟子醜惡行徑

湖北省廣水市屬邊遠山區小城市,在偉大的師父正法期間,廣水大法弟子無端受到公安機關迫害,其手段極其惡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來,廣水大法弟子一直被邪惡籠罩著。一年來儘管邪惡不擇手段鎮壓,但始終泯滅不了大法弟子緊隨師走的心,堅持"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先後有三十八人進京上訪。對此公安機關大打出手將上訪弟子採取關押、勞教、罰款、沒收財物等手段。一九九九年十月第一批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中有五人判勞教、九人行政拘留,勞教最長的達三年,七十多歲的大法弟子判勞教一年半。二零零零年接連不斷的有弟子進京上訪,也陸續被判刑、勞教。十一月又有十八名弟子進京上訪,公安機關更加肆無忌憚,將十八名弟子關押二個月,有的繼續在押,有的判勞教(具體勞教時間不明),在此公安部門還採取卑鄙手段對大法弟子家人進行恐嚇、威逼、進行每人罰款人民幣一萬元,對二次進京上訪的罰款一萬五千元,一位醫院護士被雙開除,現在看守所關押。其餘上訪弟子全部實行雙停,即停工資,停工作。有的被保釋出來的大法弟子還需要向單位交罰款三千元的所謂保證金。在護法洪法期間大法弟子自籌資金購買一台複印機、打印機用於複印大法資料,也被公安機關非法沒收。沒到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被6.10辦公室強迫住學習班、進行所謂的轉化。

公安機關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無疑暴露了他們的醜惡行徑。他們為了從大法弟子身上榨取油水,所有的罰款都是兩無,即無發票,又無手續。它們的醜惡行徑給大法弟子及家人造成了無端的痛苦,有的大法弟子家裏被罰得連吃米、燒煤都靠其他大法弟子接濟,其境況慘不忍睹。

廣水市公安局總機:+86-712-6232334


湖北省武穴市關押大法學員大約70-80人

湖北省武穴市牢房裏關押大法學員大約70-80人左右。判刑7人(其中女學員2人)。武穴市公安局及下屬各派出所橫行鄉里,邪惡至極,過去是在學員家裏把學員抓走。最近警察在大街上用手拍拍大法學員的肩頭,說聲「跟我走到派出所走一趟,有話對你說」,強行帶走學員到派出所,並立即送往牢房。根本不講理,想抓誰就抓誰,已經瘋狂到如此無法無天的地步。抓學員進牢房,就得罰款,少則2000元至5000元,多則6000元至1萬元(當地普通工人的年均收入約在3000元左右)。如今,公安警察利用抓人發黑財,這一筆一筆的錢都流到公安警察的口袋裏去了。為了錢,他們就無故抓人,關人,以此為樂。如今牢房就是所謂的法教班,每個被無理關押學員收人民幣1000元,不放風,不准親人會見,而且無限期關押。百姓們都說:人民警察抓人民,人民警察罵人民,人民警察打人民,人民警察害人民,人民警察四處橫行,如今警察不像人。

武穴市公安局總機:+86-713-6222524


四川江油市古稀老人遭勞教

據看守所出來的大法弟子講,關在一起的70歲的老太太,他的老伴被秘密勞教,70多歲的人啊,犯了甚麼法?

又悉:一女同修58歲被判勞教2年。

現在僅僅知道的同修被勞教的有:
江益榮 一年 王紹春 一年半 張啟中 一年 唐萬芝 兩年 吳啟惠 一年 蔣麗君 一年 何德麗 小周(名字不詳)等等人。


四川江油市公安局逼人離婚 破壞家庭

四川江油市一大法弟子,99年開始練功,僅僅是在中壩劇場義務教老年人練功和提前打掃場地,就被當地公安局硬定為是「輔導站長」。該弟子先後被抄家,刑事拘留。後弟子的愛人將她取保出來,監視居住,罰保釋金5000元。公安迫使弟子的愛人將其鎖在家中長達半年之久。期間因為該弟子在「人大會上訪信」公開簽名的事又被拘留15天。

公安時時威脅該弟子的愛人,叫他和弟子離婚,並常常闖入弟子家中。該弟子無法忍受他們無人性的對待,去上訪,一直在外流浪,又遭通緝。請問公安局,大法弟子何罪之有?為甚麼逼迫他人離婚?


江家黑政現世錄(河北辛集篇):

2000年末,前營鄉副鄉長李摻合領人闖入學員周超(已被非法勞教)家,搶走了電視機、摩托、錄音機、電磨、古瓷(銅獅子),現金380元,學員張紹煊家也被搶走了電視、錄音機。周營一位付姓大法學員無端被關入看守所,其子找到前營鄉幹部楊鐵鋼據理要求放人,楊竟讓付姓學員的兒子為其找三陪小姐以做交換。


3月6日、7日兩天合肥統一抓捕大法弟子

2001年3月6日夜10時,合肥包河派出所及街道辦事處一行七人先後闖入管轄區一大法弟子家責問「煉不煉功了」。該弟子拒不回答,後又到一大法弟子家中,搶走了法輪掛圖,該弟子奮力抗爭,家中只有她和孩子,丈夫因煉功被勞教,七人將圖片傳遞到門外的人手中,拿了就跑。該弟子追去已無蹤影,派出所的人還無恥地說:「沒拿你東西」。這種連搶帶騙的行徑,比土匪還不如。

合肥大法弟子李玉玲家於2001年3月8日上午被非法抄家後,一直有人在她家樓下監視她的行蹤。李玉玲下午下樓準備外出時,被強行帶走,現已被刑事拘留,關押於合肥市第一看守所38號(被關押的學員還有陸必英和合肥工業大學的張老師)。被抓時,其愛人劉公理因講了幾句公道話,被問及是否也煉功,劉說是,也被強行帶走,被治安拘留,現非法關押於合肥市第二看守所。

後據悉,6日、7日兩天是全市公安、街道統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新一輪迫害行動的時間,許多學員被抄家,或被抓走。

另:合肥大法弟子張傑,女,曾於99年12月和家人一起上訪,現關押於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已被批准逮捕,將被邪惡提起公訴。合肥大法弟子鄭德明(音)被判刑四年。


合肥近日被勞教名單補充

朱明,男,合肥探礦廠職工
彭玉娟,女,中國科技大學樓管科
夏紀珍,女


安徽省話劇團編排攻擊大法的劇目

安徽省話劇團近日正在彩排攻擊大法的劇目《人間正道》,惡毒攻擊大法。我們善意地奉勸本劇的編導及有關人員:趕快去了解大法的真相吧,不要被欺世的謠言所矇蔽,不要對大法存有惡念,不要再為邪惡幹這樣的事了,否則真相大顯,後悔也來不及呀!請用清醒的頭腦和良知想一想:究竟甚麼才是人間正道?!


廣東消息

據悉,不日廣東省委將舉辦為期三個月的法輪功轉化班,轉化對像為曾到過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期滿不轉 化者將被直接勞教。望有關大法學員認清這種邪惡轉化的本質,堅決抵制,不給邪惡以任何可乘之機。


浙江發現神奇地下火 燃燒有清香 澆滅又復燃

  杭州訊 日前,浙江塘棲鎮發現神奇地下火,熊熊火燄從早燒到晚,燃燒了整整一個半月仍不知疲倦。

  地表的著火面積僅一平方米,火光外圍呈現出金黃色,接近地表,火漸漸轉化為淡藍色,頗像煤氣灶上發出的火光。火苗躥得不高,約50釐米,火勢較為溫和。站在火燄的下風向,可聞到淡淡的清香,而不是煤氣灶燃燒煤氣時發出的嗆人味。令人頗感驚訝的是,趴在著火的地表附近,清晰可聞極像水燒開時「咕咕」的聲音。可能怕火勢擴大,著火的地表上被人蓋上了許多大塊的石頭,但火勢依然不減。當記者把整桶水澆到火燄上時,火瞬間即滅了,但時隔一兩分鐘,火勢如舊。

  在採訪附近的西界河村村民和築路工人時,他們說,這團火從春節後一直燃燒至今,風雨無阻。當問到是不是沼氣或者天然氣發出的火光時,他們表示尚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管道煤氣,因這一帶沒有鋪設供氣管道,這團神秘的地下火的來歷仍不清楚。

摘自2001年3月18日 《揚子晚報》國內新聞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