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17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3月17日】注意:共產黨又要醞釀新的自焚事件

據悉,大陸公安正在一些地區醞釀新的自焚事件,企圖繼續嫁禍於人,製造社會效應,為江澤民的政治目的服務。希望大家充份警惕。



石家莊一起欲嫁禍法輪大法的構陷沒有得逞

地處裕華路東段的省農研所一名職工,弟兄幾人輪流照顧母親,這名職工對母親很孝順。可是,不知何故,老人剛從外地來到石家莊的第二天就吊死在兒子的地下室。裕東派出所來人問:「她煉法輪功嗎?」答說:「不煉。」又問:「她與煉法輪功的接觸嗎?」答說:「確實與法輪功沒任何關係。」幸虧世人有正念良知,這樣,一起欲嫁禍法輪大法的構陷才沒有得逞。一位老人的自殺定要與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佛法聯繫在一起,居心何在呢?



十二歲小弟子拒絕簽名,向校長洪法四十分鐘

北方某市十二歲小弟子拒絕簽名,班長逼著他,非讓他簽。小弟子拿起筆就在上面寫上「法輪大法好」。班主任知道後,把小弟子帶到校長室。校長問他為甚麼不簽名?

小弟子說:「這就是生死簿,我不能簽。」於是小弟子就開始給一屋子人洪起法來,他由自己的媽媽修煉法輪大法後的受益情況談起,一直講到我們師父教我們「真、善、忍」如何做一個好人,他是如何在「真、善、忍」的指導下成為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洪法40多分鐘,校長和屋裏的老師們一直聚精會神地聽著。「我們師父就是佛,你們平時對假佛都能那麼虔誠,可是對真佛卻去罵他,誹謗他。你想我簽了名,不就是簽了生死簿嗎?」

「你-你-師父-是-佛?」校長聽完小弟子的洪法,不敢對師父直呼其名了。
「我們師父就是佛。」
「那你們師父怎麼跑美國去了?」
「我師父沒有到美國,他就在我們身邊。你沒看到警察打大法弟子時,大法弟子也不疼,那都是我們師父替我們弟子承受呢!」小弟子就把平時他如何和師父法身溝通的故事講給了他們。

最後,校長對小弟子說:「這些話只能和我們說,再不能和別人說了,回去吧!」

那個簽滿了名字的橫幅也因為小弟子在上面寫上「法輪大法好」,而作廢了。



「李貞,我們支持你!」

XX小學五年級12歲的大法弟子李貞(化名)被班主任叫去談話。

問:「你還煉法輪功嗎?」
答:「煉,我覺得大法太好啦,我一直都在煉。」
問:「電視上那麼多自焚的,你看過了嗎?」
答:「看過了,那是假的。上面有許多疑點,老師您沒看出來嗎?」
班主任不語,一會兒又說:
「你小小年紀就迷上了法輪功,你可不要去自焚。」
「老師您放心,我不會那樣做,我要聽我師父的話,師父不讓殺生,也不能自殺,自殺是有罪的,您看看書就知道了。」

班主任不再說甚麼,就讓她回去了。回到教室,兩位同學突然站起來大聲說:「李貞,我們支持你!」



安徽弟子分發真相材料 隨即進京上訪

安徽省阜陽市臨泉縣於2001年3月2日一夜之間大法弟子將幾千份真相材料發送到大街小巷、單位及住戶。第二天九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在天安門金水橋上將「法輪大法好」旗幟打開,七名弟子當場被抓,送回阜陽市關押,2名下落不明。

此事發生後,阜陽市及臨泉縣受到上級通報批評。臨泉縣立即下令全縣戒嚴,24小時對在家的法輪功學員實行監控,出門就盤問,限制人身自由。在長途公共汽車上,邪惡公安幹警在車上大罵法輪功創始人,並要求乘客跟著罵,不罵就視為可疑者。當有乘客問及為甚麼這樣做,他們說:「是上面叫這樣做的。」該縣看守所一直長期非法關押50名大法弟子,有的長達十五個月。



西北某市大法弟子大量發放真相材料

西北某市大法弟子在警察嚴密監視下,近期向西安市大專院校、機關、公司、公安局郵寄不同的相關真象材料,這些材料在組織時,儘量做到精心挑選、內容全面,從不同的角度全方位的讓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真象情況及國外不同國家對大法的褒獎;向世人散發了上萬份揭露邪惡、講清自焚真象等內容的大法資料,有效的抑制了邪惡,喚醒世人正念良知,助師正法。



北方某市窒息邪惡小故事

北方某市,政府準備召開為期兩天的揭批法輪功的放像會。弟子知道這一消息後,早晨在俱樂部四週掛滿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等大小橫幅,還在四周用噴漆噴滿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貼滿了師父的《做人》、《分明》等詩句。下午有的弟子看到,噴在俱樂部正門牆上的「法輪大法好」依然醒目耀眼。因為下午一、兩點鐘揭批會就要召開了,那裏的工作人員只好找來一塊黑板把「法輪大法好」遮擋上。可黑板只能遮上一半,令在場的大法弟子忍俊不禁。

前兩天,還發生了這麼一件事:某居民樓的樓道外掛了幾個上書「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其中一個掛在五樓。第二天,居委會和派出所找來一個長長的桿子往下夠,怎麼也夠不到,越夠圍觀的人越多,可是這些人好像被抑制了似的,誰也想不起來上到五樓去摘下這個條幅。



石家莊法輪功轉化「學習班」在可恥中收場

石家莊彭後街辦事處從今年1月20日起對大法弟子強制辦轉化學習班,用盡威脅、哄騙、敲詐等手段無法奏效後,終於在3月15日開始收場,把大法弟子無條件釋放,但最後還不忘對家屬們敲詐一把,讓其付擔賓館住宿飲食全部費用,高達1200至1900元。其追在家屬身後哀求乞要、討價還價的可憐可憎的形像,讓家屬們更加認清了其醜惡的一面,一些家屬厭惡地說:就當是被打槓子的劫持了一回。



成都戒毒所給大法弟子注射大劑量不明藥物

成都有幾位功友2001年元旦到北京上訪(其中有幾位已是65歲、70歲的老人),在到北京途中因不配合邪惡辱罵大法,被強行搜身掠去財物。因為拒說姓名,後被遣送到成都某戒毒所。在戒毒所被強行在手背注射大劑量不明藥物,注射後人感覺昏昏沉沉,身上忽冷忽熱,持續十幾天晝夜咳嗽不止,不能入睡,說話困難,對身心摧殘極大。

事後,當地公安怕事情曝光,春節期間派專人駐守功友家門以隔絕功友對外聯繫。



重慶迫害大法弟子暴行

關在重慶第二監獄的大法弟子有杜漢文(營級轉業幹部)、王榮(原重慶鋼鐵公司公安分局幹部),他們均承受了巨大的魔難,人被折磨得瘦得只剩一張皮。

重慶勞教所江北女子監獄關押的大法弟子有劉春書、廖錫瓊等,她們經常被折磨打罵,不許親人接見。

重慶江津看守所關押的大法弟子梁光偉,女,36歲,因講真相被抓,邪惡幹警對她採用逼供,將梁光偉吊著受刑,使她全身都發腫,又被強行戴上手銬、腳鐐,對她進行非人折磨。



四川省井研縣非法公判八名大法弟子

2001年2月21日(春節前夕),四川省井研縣公安局在井研縣鬧市區公判八名大法弟子,八名大法弟子分別被判勞教1~2年。原因僅僅是依法進京上訪或發放大法真相資料。其中最年輕的一名女弟子僅21歲。

近日在成都機關黨員內部傳達:要求學校、單位、家庭不能有練法輪功的。



保定師專五四路派出所兩會期間再次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牛登峰在住所被抓。他住在租住的樓房內,另一名被關注的大法弟子到他的住處時被跟蹤,兩人均被抓。提醒所有在明處的大法弟子,到學員租住地時注意後邊有沒有尾巴。

保定師專五四路派出所兩會期間再次迫害大法弟子:三月五日,師專教工王金波、芮坤改、田福勇在家被抓,關拘留所,邵貴省拒絕開門,警察撤離後設法離家,現流離失所。王金波、芮坤改絕食抗議,現芮坤改在二五二醫院搶救。三月八日,師專教工家屬劉貴庭(大法弟子)被五四路派出所在五一九附近被抓。保定老幹部局職工李金虎、愛人李春枝(剛被放回),三月十二日被五四路派出所包圍住所,要抓人,二人共同抵制邪惡,拒絕開門,現已三天,情況不明。



河北東光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

自2001年2月14日起,東光縣公安局先後抓捕法輪功學員9人。其中一名大法弟子成功地帶著手銬逃走。有兩名學員在單位被欺騙到公安局,強行拘留,後派人非法搜查住宅和所在單位辦公室。有兩名學員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110抓住;還有兩名學員在家中被強行帶走。在惡警審問大法弟子的過程中,由於學員們嚴守心性,遭到公安人員不同程度的迫害。公安局副政委王希傑帶頭毆打學員。在寒冷的冬夜凍學員;吊起來毒打;整天把學員銬在大柱子上;用電棍電擊學員。其中一名散發真相資料的女學員受迫害最嚴重。據看守所的人透露,該大法弟子身上多處受傷。

現東光看守所關押去年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9名(三男六女)。
據公安局內部消息,將有三名學員被逮捕。其餘將在兩會結束後處理。
請善良的人們關注此事或打電話制止其暴行。

公安局副政委:王希傑 宅電:0317──7721284
政保股股長:姜萬治 宅電:0317──7722799
惡警:張福旺
政法委辦公室: 0317──7721559

東光縣自99年7月20日後,已有三名大法弟子被勞教。其中一名在石家莊勞教所(現保外就醫接回家中)另兩名弟子被送至唐山某勞教所。



北京消息

北京市石景山區法輪大法弟子李麗被政府拘留數月後由其兒子(現在北京市第九中學讀高中)擔保監外候審。現在李麗不知下落。警察說在網絡上看到了李麗發表的文章,所以經常到學校(第九中學)找李麗的兒子,逼迫、威脅他交出他媽媽,否則就讓他負法律責任。

北京首鋼計財部的職員吳華只因修煉法輪功,於2月初被公安部抓走,現判一年勞教。在中國這樣抓、判法輪功修煉者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不公審、不允許申辯、不允許請律師,真是烏雲密布、無法無天、草菅人命,這就是中國當政的法律,人權最好時期的表現。



請善良的人制止邪惡院長的暴行

東光縣中醫院院長趙劍濤,原在東光縣人民醫院工作,因生活作風問題嚴重被開除。以後靠投機鑽營混到中醫院任出納,後升為院長。7.20後,他多次組織醫院職工揭批法輪功,美其名曰:響應黨的號召。該院三名大法弟子多次向其解釋,介紹法輪功的問題及其真相,該院長不顧客觀事實,依然作惡。99年10月該院一名女弟子上訪,院長怕受牽連,極力推脫責任,致使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三年。2000年12月中醫院另兩名大法弟子(一男一女)因堅決修煉大法被其扣發三個月工資,並受到了院長的謾罵,男弟子被毆打。春節後,醫院大法女弟子因不遵守其限制自由的非法規定,被送進了公安局,至今仍關押在看守所。另一男弟子,也面臨被調離工作的威脅。在迫害過程中,辦公室主任曹少華也積極參與,舉報和搜集材料,撈取政治資本。

下面是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時間表:

1997年7 月去北京回來後,行政拘留15天,公安局強迫交2000元保證金(無收據)。後
在單位 待崗一個月,只發生活費。
1999年10月被衛生局強迫交保證金1000元,24小時監控一個月(吃住在醫院)。扣發三
個月工資及生活費。
2000年7月,沒有任何理由監控10天(吃住在醫院,專人監控}



兩個軍人的對話(關於自焚)

軍人甲:萬壽路又出了個自焚的,說是修法輪功的。
軍人乙:法輪功人心向善,祛病健身,有目共睹。(中央)說他們師父讓他自焚的,純粹栽贓陷害胡說八道。
甲:那他為甚麼自焚呢?
乙:那你為甚麼不自焚呢?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人家樂意。老江吃飽了撐的,專整法輪功的。



簡單電話號碼加密法

看到報導有學員的通訊錄被惡人拿到用來抓捕其他學員,感到很痛心。這裏有一種簡單的加密方法:即將電話號碼與一串特殊的數字作運算(+-×÷等),得到的結果就是加密後的電話號碼,如你有一個7位的電話號碼:3456789,那麼你取一個容易記憶又不易被猜中的密鑰,如:你朋友的生日:1960.2.16,兩者相加得:5417005,這便是新的電話號碼,當然你覺得不夠安全的話還可以採用交換數字順序、二次加密等許多辦法,大家最好自由定義,不拘一格,免得方便警察、國安找出規律。



對手機聯繫的一點建議

近段,不少北京大法弟子被抓後,公安放線監控傳呼,電話,手機,造成了全國部份大法弟子聯繫中斷,致使各地區大法弟子臨時改變手機、傳呼號,以至大面積失去聯繫。

為此提出幾點建議:
用手機打傳呼。因現在公用電話多被監控,回電話時很有可能暴露地點。而手機若及時關機則不會帶來損失。

一個手機備兩個卡(一卡專回同修傳呼,平時不開機,且通話不宜過長,在通話中儘量避免提及姓名、時間、地點。此卡不易與其它卡混用,以減少暴露後對整體的損失。另一卡平時開機。)

原傳呼回電時,最好用手機回電話(打完後立即去掉電池)。
新增一傳呼以備留下新的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