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3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

  • 邪黨人民日報,撒謊不打草稿

  • 南陽法輪功學員肖家勇被公安活活打死

  • 山東省東營市懸賞緝拿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 吉林省農安縣強迫全體學生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和「簽名」活動

  • 長春黑咀子勞教所關押法輪功學員2500-3000人

  • 江家黑政現世錄:破碎的家庭孤苦伶仃的幼童

  • 河北省三河市教委非法舉辦邪惡「轉化班」

  • 蘭州市城關區桃樹坪拘留所「轉化班」異常邪惡

  • 王文朋上訪 單位同事被株連

  • 邪惡的廣州白雲區

  • 燕郊公安分局楊福文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

  • 法輪功學員孫玉淑的遭遇

  • 法輪功學員張家林的遭遇

  • 安徽更多弟子被抓

  • 襄樊二汽基地法輪功學員劉戈武因散發大法真相資料不幸被捕,被判勞教二年。

  • 吉林省農安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

  • 暴政下的街談巷論

  • 邪黨人民日報,撒謊不打草稿

    2001年3月21日的《人民日報》「民主與法制」一欄上赫然登了一幅圖片,圖片中人物姓名為朱晉明,北京市通州區警察,獲得「全國優秀人民警察」稱號,號稱此人十二年前就關注法輪功的活動,暗中調查法輪功和學員的各種情況。李洪志老師92年才開始傳法,不知道此人如何於大法弘傳的四年之前就得知此事的?

    中共一直宣傳說鎮壓法輪功是由於「4.25」法輪功學員上訪中南海造成的,看來遠遠沒有那麼簡單。官方造謠造得太多了難免走嘴,把事實真相都捎帶出來了。


    南陽法輪功學員肖家勇被公安活活打死

    南陽法輪功學員肖家勇於2000年12月去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抓後被分流到一個地方派出所,被四個警察毆打。回南陽後腹部腫脹迅速惡化,經搶救無效去世,留下妻子和6歲的兒子。屍體於3月17日火化。


    山東省東營市懸賞緝拿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山東省東營市廣饒縣大王鎮法輪功學員李連軍為躲避邪惡的迫害,離家出走。據善良人士透露,自2000年10月至今,李連軍所在的市、縣、鎮各級政府已多次開會部署緝捕,並下令給舉報該弟子行蹤者5000元獎勵,邪惡之徒妄圖用金錢誘惑不明真相及貪圖小利的人幹天底下最壞之事,並將其引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希望社會各界人士守住你可貴的正念,不要被一時的蠅頭小利所迷惑而助紂為虐,以免日後淪為江澤民的陪葬。

    另外,自2000年10月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的大規模鎮壓以來,山東省東營市廣饒縣江澤民的追隨者和幫兇們先後抓捕法輪功學員30人左右,其中先後有16名學員被勞教,男的被送到山東王村勞教所,女的被送到濟南歷下區女子勞教所,據說該勞教所已關有大法女弟子500多人。還有十幾名學員被變相長期關押(關押地點:看守所--拘留所--黨校,三個地點不斷變換),直到現在仍有三名學員被關在黨校。負責人為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劉新生,該邪惡之徒以喝酒後打法輪功學員為樂事。除此之外,他們還利用學員家屬希望學員早日回家的心理,勒索弟子家人錢財每人800元到2000元不等。

    針對廣饒縣邪惡之徒殘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希望社會各界有正義感的人士予以關注並提供有關更詳細的情況,包括邪惡之徒和個人資料。


    吉林省農安縣強迫全體學生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和「簽名」活動

    吉林省農安縣農安十中全校兩千多名學生,被迫都得簽保證不煉功的保證書,不簽者就開除,其中有兩名煉功學生,因上北京上訪又不簽名,被當場開除。同時還搞了兩次批判大會簽名活動。


    長春黑咀子勞教所關押法輪功學員2500-3000人

    據可靠消息,長春黑咀子勞教所現關押法輪功學員2500-3000人,長春(男)勞教所也關不下了,現在被勞教的送九台市去。

    凡是長春地區的勞教所,都是最邪惡的,沒有一點點人性的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們吃盡了苦頭,法輪功學員不寫決裂書,惡警就搞高壓政策,大打出手,搞車輪戰術,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用電棍打等等。

    長春有:黑嘴子,奮進,葦子溝,朝陽等勞教所,這都是關法輪功學員的地方。


    江家黑政現世錄:破碎的家庭孤苦伶仃的幼童

    瀋陽法輪功學員高玉蘭(一中學人民教師)、李永登(瀋陽東北建築設計院高級工程師)夫婦被公安於3月15日非法抓捕。據說高玉蘭現在被關押在龍山女子教養院,李永登現在被關押在張士教養院,詳情不得而知。他們的兒子李上榮(法輪功學員)已於去年被抓,兒媳何欣(法輪功學員)帶著幾個月的孩子流離失所,現不知在何處?好好的一個家庭被整得妻離子散。

    焦陽(女),延偉(男),夫妻二人都修煉。延偉於2000年10月進京上訪被抓回當地拘留所,後被勞教,關押在長春市奮進勞教所。

    焦陽於2000年10月進京上訪被抓回,關押在吉林省樺甸市拘留所。因為焦陽是哺乳期,在關押了近1個月左右的時候,家人一再要求並交了5000元左右的罰款後將焦陽保釋了出來。7天之後,公安又找藉口將她抓了回去,關押了28天。當時焦陽和公安說,「我現在是哺乳期,你們非法關押我是不對的(孩子才9個月),」這樣才被放出來了。出來後流離失所在外,留下一女孩由她母親照管。2001年2月再次被抓。邵慧(男)穆萍(女)夫妻於2000年10月同時被捕,當時公安人員懷疑他們是組織者(發大法真相),目前仍被關押。留下一個5歲的孩子邵林遙,目前由邵慧的父母照看。當時逮捕他們的是吉林省紅石林業局政保科。

    陳廣余(男)田會萍(女)夫妻於2000年11月進京打橫幅被抓回勞教,家中只剩兩個女兒無人照管。大女兒14歲,小女兒才7歲,生活沒有經濟來源。

    魏起山(男)於淑榮(女)夫妻都修煉。於淑榮在2000年7月進京回家後被勞教(兩年),魏起山在2000年12月9號因做真相資料被北京通縣公安抓住,關押在看守所至今未放。家中兩個兒子無人照管。大兒子16歲,小兒子12歲。家中早已失去了經濟來源。儘管這樣公安還在追捕大兒子魏忠良。

    請善良的人們都來關心這些被迫害的人們和可憐的孩子們。


    河北省三河市教委非法舉辦邪惡「轉化班」

    2001年2月27日左右,在教委主任張寶富等人指使下,法輪功學員尚超(三河進校教師)、王佔清(埝頭中學教師)、劉鳳玲(第三小學教師)、馮玉蘭(高樓小學教師)4人被強行從學校或家中帶到第五小學非法關押(也有其他學員因故未抓到),一人一屋,以限制人身自由方式迫使學員放棄修煉,時間初定為兩個月,威脅說不轉化就勞教,每天強迫學員看誹謗、誣蔑大法的錄像、報刊等材料。吃飯、睡覺、上廁所都有人「陪同」,強制學員每天跑步,妄圖以此拖垮學員意志,製造「轉化」典型,向邪惡勢力邀功請賞。

    教委主任:張寶富辦公電話:3212457教委辦公室:3212428


    蘭州市城關區桃樹坪拘留所「轉化班」異常邪惡

    蘭州市城關區桃樹坪拘留所「轉化班」非法關押的弟子仍有45名左右,已兩個月。這裏非常邪惡:簡單的寫「保證」都不行,大量的放誹謗的錄像,動輒搜查資料,不能正常休息,有2人被發現有經文而轉走,聲稱「必須強制轉化,三個月不轉化,再辦三個月班,再不轉化勞教」,這裏的弟子很多是春節前被帶走,給本人及其家人經濟和精神上造成很大傷害。三月初「兩會」期間,省市宗教局開始參與此事,一個姓吳的局長決定是否「過關」。

    希望知情者提供詳情。望弟子憑正信正念走過來,望家屬和親人不要認可這種迫害,望國際社會相關組織關注「轉化班」侵犯人權的邪惡行為,望正直善良的人幫助調查此事。


    王文朋上訪 單位同事被株連

    吉林省舒蘭市工商銀行職工法輪功學員王文朋於12月下旬,因到北京和平上訪,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濟世度人的真象,被非法押回舒蘭看守所強行拘留。吉林省工商銀行領導以舒蘭市工商銀行沒教育好職工為由,提出將要取消該行全體職工2000年每人約1千多元,全行10萬多元的崗位目標獎金,據說還可能影響到全吉林地區工商銀行職工的獎金。試問:王文朋在向世人講明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真實感受及真象,與單位職工的獎金得失究竟有甚麼幹繫呢?一個人有美好善良的願望和信仰而遭壓制,憲法賦予公民正當合法的上訪權利被剝奪,卻還要讓其背上影響全系統職工生濟的黑鍋,無非想藉此挑起人們對王文朋的怨恨,對法輪功的憎恨。


    邪惡的廣州白雲區

    春節後,白雲區「行知」中專一中學生進京上訪被遣送回來後,白雲區所有中學以上學生被迫寫1000字以上揭批大法的材料,小學生寫300字以上,並施行班主任責任制,如有一人拒絕寫則班級被扣分,班的黑板報,校書報欄貼滿謾罵的材料,據聞連幼兒園的小朋友都難以倖免,被要求跟阿姨讀謾罵大法的口號。白雲區已建四層樓房並撥款100萬用於轉化學員,不肯寫「三書」的學員皆被強行抓去轉化,白雲區一名女學員於大年三十被當地派出所公安、鎮政府幹部、單位領導、婦聯幹部等不少於二十人一起強行從工作崗位「抬」上警車,送往「白雲區戒毒所」轉化,至今未放,全然不故家裏年老外婆和行動不方便的老爸爸無人照顧,可笑的是,單位仍算她照常上班,照付她基本工資,白雲區的戒毒所被用於轉化學員,從2000年7月開始,當時共關押20多人,這期從2000年12月開始,至今仍陸續有學員被強行送去,除2月底有二名學員從四樓機智地逃脫外,所有不寫「三書」的學員都被告知,無限期關押,直至被轉化或被勞教,而且,每位被關押在學習班的學員,由所在單位或居委會派兩名人員寸步不離地陪同轉化,勞民傷財,他們的支出全部公款支付,為防止那兩名逃脫的學員在天安門請願,白雲區已下達命令派出公安駐紮北京,不把他倆帶回,不許回廣州。


    燕郊公安分局楊福文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

    我是河北省三河市燕郊人。我於2000年12月21日去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抓,後被送到石景山分局。22日中午被燕郊鎮政府派人接回。

    在鎮政府的信訪辦公室裏,開始的氣氛很緊張,幾乎見到我的每一個人都對我態度惡劣,我也不理睬他們,心裏默念「除惡」。後來氣氛有所緩和,他們也不那麼兇了,就開始給我作思想轉化工作,我只當是充耳不聞。最後有一個說:「有一個男大學生,讓田隊長(田曙光)打了三個小時,最後不也給轉化了嗎?就你……」於是我就被送到了燕郊分局。

    在燕郊分局裏,有人先給我作了口供筆錄,過了不長時間開始提審。提審我的人叫楊福文,人稱「楊隊長」。開始他問我叫甚麼,為甚麼去北京,我說是為去正法。他又問:「你是不是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裏?是不是共產黨執政?」我回答說:「是」,然後他把我叫到跟前,「啪啪啪啪」四個大耳光,當時打得我眼前直冒金花,腦袋「嗡嗡」作響。他叫我跪在地上,讓我脫下大衣,叫來兩個幫兇,把我的兩隻手背過來,平行放在一起,用繩子捆好,然後楊抓住繩子向上使勁提,直到手與肩平齊為止,又把我摁倒在地,揪住我的頭髮,用電棒電我的臉和後背,每電一個我都激靈一下。楊在我的臉的右半部連續電了好幾下,我感覺我的五官都扭曲、錯位了,當時我的臉和嘴唇就腫了起來,嘴唇腫起老高。楊電累了,就讓我在外屋的牆根跪著。當時我頭髮散亂著,臉被電得很難看,有一個在一旁觀看的說我要是這副模樣晚上出去非得嚇死人不可。過了一會兒,楊叫我的名字,我閉著眼睛,不想睜開,也不想理他,他就用棍子試探我的手,看我是否抽筋了。他沒再打我,把我單獨銬在值班室的暖氣旁。第二天他又叫人把我銬在外面,第三天又接著銬在外面,我在分局被關押了三天後又被送回了鎮政府。

    楊福文不知打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幾乎進京後落在他手裏的法輪功學員都得挨打,不管男女老少,我這還算是輕的。


    法輪功學員孫玉淑的遭遇

    法輪功學員孫玉淑(音)修煉前身患十幾種疾病,修煉後不藥而癒,親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為證實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去省政府上訪,被關押七個小時。十二月,因公出差去了北京,被當成上訪再次被抓,被遣送回當地後,在看守所關了近九個月,受盡種種折磨,其愛人為她取保才得以離開看守所。人剛離開看守所,又被迫進了轉化學習班。在她被關押期間,公司因她的無故被抓造成經濟損失近貳拾萬元人民幣,她的愛人、孩子、親朋好友也為她到處奔波。試問:煉功有罪嗎?難道法輪功學員不能到北京出差嗎?!任何高壓都不能從根本上改變人對真理的信仰。孫玉淑表示,不管遭受多大損失、多少磨難,她都要「堅修大法緊隨師」!


    法輪功學員張家林的遭遇

    我曾於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我個人修煉法輪大法的實際情況。北京市公安分局卻把我強行送到了大興縣看守所,8天後,當地公安局把我帶回當地,審了我兩天兩夜,甚麼也沒問出來,他們就打我、罵我,第二天就把我送到當地看守所,強行關押我7個多月。 在這七個多月內,我受盡了折磨。打罵不算,還不讓我睡覺,叫犯人看著我,一睡覺就打,還帶上手銬……總之,一言難盡。最後家裏多方找人,派出所才同意我辦理取保候審,但逼我寫保證書。不僅如此,他們令我天天去派出所報到,甚至深夜還闖入我家搜查。一次深夜一點多鐘,市公安局、派出所還有聯防隊員一共十多人闖入我家搜查,甚麼也沒查到,竟還叫我們夫妻去派出所。當時我們不去,他們就強行把我愛人和我抬到派出所。當天晚上,我逃離了那個魔窟。直到今天我還在外流浪,有家不能歸。


    安徽更多弟子被抓

    安徽弟子徐松,男,30歲左右,中國科大碩士,某軟件公司職員,因散發真相材料被抓,勞教一年。

    安徽弟子何超,男,30歲左右,因被懷疑散發真相材料,在一個多月前被抓,現已被刑拘。

    安徽弟子沈華軍,男,27歲,在99年7月20日上訪後被遣返,2001年1月上訪被遣返送至合肥雙崗派出所,沈華軍為躲避迫害,從三樓跳下,回家後又被單位及公安抓走,拘留十五天。近期又因被懷疑散發材料被抓。


    襄樊二汽基地法輪功學員劉戈武因散發大法真相資料不幸被捕,被判勞教二年。


    吉林省農安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自99年7.20以來農安縣勞教了近150多名法輪功學員,以下是部份名單。

    劉成軍,男,99年8月在家洗衣服,公安說找他去縣政保科談談,就沒回來,過了好幾個月後聽說送奮進勞所了,說判一年至今未回來,也不讓家屬見。在長春奮進勞教所,後被轉移。

    鄒彥明,男,2000年初,他正在上班被派出所找去送縣政保科判勞教二年,他走後,家被抄,拉的淨光,至今不讓家屬接見。在長春奮進勞教所。

    姜泉德,男,99年因要進京上訪,被政保抓,判勞教一年至今沒放,早就過期了。在長春奮進勞所。

    張遠明
    張遠明

    張遠明,男,99年上訪被縣政保科抓回後他身上有24500元錢被政保科科長劉尚寬搜去到現在不給,在2000年初又在家中把他抓走判勞教二年,他被活活折磨死在獄中。原在奮進勞教所。

    劉忠奎,男,趙祥,男,2000年初在家抓的,被判一年送奮進勞所,到現在未回來,都一年多了。

    刁顯彥,男,鄭甲武,男,顧忠軍,男,因進京上訪,被判勞教一年,至今不放。在長春奮進勞教所。

    李民,男,2000年8月在家被派出所幹警抓走,同時翻家把他帶到政保科問他資料那來的,他不說就打,有政保科的,拘留所的和犯人輪流打了一天一夜後送縣第一看守所,現在長春葦子溝勞教所被判三年。

    沙永軍,男,王友,男,張啟光,男,張傑,男,2000年10-11月因進京上訪被天安門警察抓走後押回縣,判勞教二年,其中一個一年送葦子溝勞教所。

    鄒彥傑夫妻倆,2000年因進京上訪,人走後被哈拉海公社和當地派出所反門鎖砸開,把屋裏的東西拉得一乾二淨連炕席都拉走了,後判勞教至今未回來。

    潘剛,男,2000年元旦那天派出所去他家問:「你昨天晚幹啥了」他說:「啥也沒幹」。後翻一年有書,把大法書全部拿走,把他也帶走送拘留所押2個月後,判勞教送九台市勞教所,因長春的勞教所放不下了。

    馬維才,男,2000年12月進京上訪,後被抓,被拘近3個月後送九台市勞教所。

    徐青豔 女,姜亞芝姐倆 女,劉露 女,程桂玲 女,陳美玲 女,張麗英 女,霍運芝 女,潘利 女,韓立華 女,陳桂香 女,竇玉華 女,李淑清 女,徐亞芬 女,張東梅 女,苑桂平 女,王靜 女,李淑秀 女,鄒彥輝 女,他們都是2000年10-12月進京上訪,被天安門警察抓後押回本縣拘留所,被政保科判勞教一至三年,送長春黑咀子勞教所。

    王忠玲 女,韓淑芹 女,他倆是在家抓走的,現在黑咀子勞教所。

    另:
    張彥龍 男 2000年12月因進京上訪在天安門被警察抓走至今沒有下落。
    孫梅 女 2000年10上訪被天安門警察抓走至今沒有下落。

    農安縣拘留所還關有20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上訪,發資料,聲明等被抓,其中絕食的法輪功學員,被管教用棒子猛打,直至棒子打折。希望各界善良的人們關注。

    吉林省農安縣公安局局長:林小光 曹玉昆
    政保科科長:劉尚寬
    局長室電話:0431--3223364 3225811
     3224945 3224920
     3222186
    德彪派出所電話:0431--3228742
    寶塔派出所電話:0431--3227115
    城郊派出所電話:0431--3227972
    古城派出所電話:0431--3213900


    暴政下的街談巷論

    1、「現在也就法輪功這一片淨土了,法輪功是中國的基石,中國的希望。××黨完蛋了,沒希望了,××黨的幹部沒有幾個不貪污腐敗的。反正我沒聽說過有一個煉法輪功的是貪污腐敗的。你們向老百姓宣傳,不用說別的,就這一點:煉法輪功的沒有貪污腐敗的,沒有吃喝嫖賭的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2、「別的煉法輪功的我不了解,我就知道在我周圍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他們工作都挺好,沒看出有甚麼政治目的。」

    3、「我對一個問題不理解,世界上有那麼多國家有煉法輪功的,怎麼沒有人自殺?取締前也沒聽說有人自殺,怎麼取締後就說有人自殺了?」

    4、「現在我明白了,電視上說轉化了的那些人是怎麼回事了,那都是逼出來的。我就知道一個煉法輪功的,是清華大學的,把人家兩口子都關起來了,公職也沒了,家裏有一個十多歲的男孩沒人管,又沒錢。最後這孩子的媽媽寫了保證書給放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