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9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打擊「真、善、忍」的代價

近日,某單位領導在一次動員大會上對單位職工說:「從省市委各級機構發來的文件來看,目前社會上的治安情況日益嚴峻。羅X在一次會議上感嘆,中國的治安情況一天不如一天。在全國各地相繼出現了建國以來首次出現的特大刑事案件。希望大家都能夠注意安全,不要讓家人出現甚麼意外從而影響工作……」。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前些天我姐打給我的一個電話,我想就能夠很好的說明這一點。她在電話裏說:大白天裏她從銀行裏取完錢,剛走出不遠就被人把錢包搶了。這是她以前從沒有想到的。等她到派出所報案,派出所的民警告訴她,像她這樣的案子有很多,但是他們沒有警力去管,因為警力都被調去監控法輪功了。所以,她立了案也沒有用。我姐還感慨,自從江澤民政府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的治安狀況卻是大不如前了。

當江澤民對信仰「真、善、忍」的民眾大肆打壓時就已經同時在縱容假惡暴了。江澤民本身的邪惡程度可想而知。



「百萬簽名」真相:不擇手段騙眾生(看守所篇)

前幾天中國送到聯合國的反大法的簽字橫幅其實是怎麼炮製出來的呢?幾位剛從武進看守所放出來的功友道出了天機。在看守所裏,幹警們拿來一塊橫幅說:只要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回家了。功友們沒有多想就簽上了名字。經過後期加工就成了中國送到聯合國的橫幅之一(其中一塊是武進送的)。



"巡迴"演講"座無虛席"的真相

今晚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播出了一則消息說:"全國同X教鬥爭先進事蹟報告團在湖南長沙和吉林省的長春巡迴演講,長春市3000人參加了大會……" 3000人是怎麼去的呢?經當事人反映,都是攤派去的。省委給一些單位強行攤派指標,發入場券,攤派對像除各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外,還指定了一些人去"湊數",美其名曰"受教育",並對每個"不幸"被指派到的人說"必須去",否則如何如何(不管去的人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這還不放心,並且要求每張發出去的入場券"必須"交回。就是在這樣高壓下才"座無虛席"。會場情景如何呢?正如李洪志師父所說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會場上看報的,看外語書的,聊天的大有人在,即使坐那貌似"全神貫注"的,也是"人在曹營心在漢",思想早飛到爪哇國去了。



哈爾濱「萬人簽名」活動有名無實、弄虛作假

在「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的今天,被江獨裁用作迫害法輪功的萬人簽名活動,以掃蕩的方式布置到所有有人的地方。而應付這種無聊運動,基層單位各有辦法。黑龍江農墾哈爾濱管理局系統由黨政部門層層下達指令。讓所有的人都要簽,誰不簽就用「上派出所講個清楚」來威逼,害的人們無可奈何,很多人極不情願的簽了字,有的簽了假名。一些了解法輪功實情的人為了躲避簽名用了上廁所、出去辦事等種種藉口,有的工會人員拿著表到人們家裏去相逼,弄得人們哭笑不得。也有的單位根本就發動不起來,組織者也只好弄虛作假。哈爾濱汽車電器喇叭廠,因簽名時人員不到位,有關官員見無法交待,便自己為大家代筆把所有人員的名字全簽上了,其中公出的、病假、事假及所有不在崗的也沒落下。簽名率得了個百分之百。



佳木斯副市長:拘捕法輪功學員減免一切法律程序

據市委內部人士透露,佳木斯副市長趙慶友批示:凡法輪功骨幹一律拘捕,減免一切法律程序。這就是說:政府可以無法無天,可以目無法律,為所欲為。在隨意抓捕大法弟子的時候,又來一道批示,明文規定抓大法弟子可以不講法律程序。如此為政,和黑幫有何區別?



安徽阜陽市公安逼迫乘客罵人

阜陽火車站入站口處站有公安,手拿寫著辱罵師父及大法的紙條讓進站的人念,不念就被抓走。火車臨開前,又讓乘客再念一遍,至北京站後,再念一遍方可出站。

兩會期間,為阻止大法修煉者進京,阜陽各單位都有專人負責將知道的煉功者情況,在每天上午十點、下午五點之前報出,而且讓單位負責人找其談話,通知不准出阜陽市。



香港大法弟子朱珂明的消息:已被秘密審判,非法定罪五年

今年元旦,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同進京護法,被抓後關押在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在這裏,我見到了香港大法弟子朱珂明。他向我打聽了一些情況,我就把師父講法的內容及其他事情大概地向他做了介紹。他聽後非常興奮。他向我介紹了他因控告江澤民、羅乾等犯罪分子而被非法逮捕的情況,並告訴我,他已被秘密審判,非法定罪,並拿出判決書讓我看,上面寫著所謂「破壞法律實施罪」判刑五年,沒收電腦、掃描儀等用具。

我只和他在一個房間呆了兩天,又被調到別的房間。第三天我被問話,警察要我說出地址,我堅持不說。隨後第二天我又被叫去,仍堅持不說。這時,兩個警察氣急敗壞,對我連打帶罵,大打出手。先是一個脫去外衣,對我面部猛擊,頓時我的鼻內鮮血直流,臉上、地上都是。他們停手讓我擦淨血,過了一會兒他們問我說不說,我堅持不說,他們又打了我一頓。好像打我打累了,其中一個警察到外面端來了涼水,他們逼我把衣服脫光,只剩褲衩,用涼水從頭頂向下澆。此時正是數九寒天,寒冷可想而知。他們一邊澆一邊問我說不說,可澆了很長時間見我實在不說,就讓我穿上衣服回到監房……



某鄉以入黨和提幹為籌碼勸法輪大法弟子轉化

某鄉大法弟子未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做事力不從心。97年得法後身體好了、不用吃藥了、能幹活了、脾氣也好了。知情者眾多。隨著江獨裁鎮壓法輪功的攻勢日趨加緊、手段日愈卑鄙,他的修煉環境也更加惡劣。在自上而下的強迫的、法西斯式的無論何事都要先過法輪功問題篩子的機械性套路的逼迫下,鄉政府無奈把自己心中的好人列為幫教重點進行轉化。一名副鄉長對他說:「只要你放棄法輪功,根據你的能力和表現鄉里可提你為副鄉長,並可以火線入黨」。該弟子未同意。隨即鄉里整天派人與他談(目的是看著他,不讓他進京)破壞了他正常生產生活的程序。有一位副村長見此事不公,便與這位副鄉長說:人家法輪功就是好,你看老X哪方面表現的不好,人家要上北京你能看住嗎?半夜走了你上哪抓去,你整天這樣搞是不是逼著他上北京啊?副鄉長聽此話有到理,從此再也不來打擾他了。



江蘇理工大學教授王勇被判勞教三年

從有關渠道得知江蘇理工大學教授王勇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鎮江市公安部門判勞教三年。王勇是機械工程系年富力強的骨幹教授,曾任教研室主任,是江蘇理工大學的骨幹教師,早年曾留學英國。因為他多次到北京上訪,於2001年1月被判勞教。



山東省濰坊市更多弟子被勞教

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北宮街辦、北宮派出所又要將一批大法弟子非法抓捕送往勞教所。要抓捕的大法弟子是李國貞(已50多歲)、李友燕、鄭東蓮、郭彩霞、岳霞等5人。

濰城區北宮街辦、北宮派出所早在99年底就將李培宏、王琪彩夫婦同時勞教,11歲的孩子只好寄養在親戚家。2000年國慶節後,又將丁愛麗及大女兒任素俊,辛金燕、劉月英、劉潔月等人勞教。北宮街辦、北宮派出所是濰城區勞教大法弟子最多的部門。對大法弟子及家屬的犯罪行為終將受到懲罰。

濰坊市坊子區車留鎮鎮政府至今還關押著10多名大法弟子,這些大法弟子受折磨已幾個月了,他們在陰暗的屋子裏倍受精神和肉體的摧殘,望善良的人們關注他們的遭遇,並請求國際人權組織伸出援助之手解救他們早日脫離迫害。



護法母女倆的遭遇

99年12月3日早晨我和女兒從天安門廣場路過,準備從地下道穿過天安門城樓去北海。不料卻被警察攔住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說是的。馬上就被帶上警車,在車上有的功友被強按著下跪、打頭打耳光。車開到天安門中市公安分局,我們不講姓名地址,警察就把我們兩手反銬在背後(一手從肩上下去,銬成飛機式)。我們仍不說,警察就在背後把手銬向上提,使手腕被卡得越來越緊。

隨後我們由各省公安局領到各省駐京辦,再由各市公安局和單位來人帶回市派出所和單位派出所審訊,將我們當作犯人一樣畫指紋、畫像、照相、畫筆跡、頭髮等,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由治安拘留15天。其間經常被單位派出所提審(他們要向市公安局彙報)。期滿後被送到610辦公室辦「學習」班10天,在拘留所交280元,在610辦公室辦班,本人交500元,單位交1000元。

回家後至今經常受到市派出所和單位派出所的傳訊和電話騷擾。2000年2月24日市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下文給610辦公室,對我暫緩勞動教養的建議,文中要求對我進行嚴密監控,隨時掌握情況,隨時執行。最近公安局下達各派出所:我們(包括我女兒)仍屬24小時監控之內的人。市派出所和單位保衛科經常傳訊我們和往我家打電話,使我們生活受到騷擾,精神受到折磨。

我女兒於99年12月10日去北京信訪局上訪,被非法關在信訪局大廳內,後被送安慶大廈由市公安局領回被非法治安拘留15天,現也同我一樣受到監控,長期處於被非法騷擾和精神迫害之中。



江澤民集團株連九族,給大法弟子和家人帶來巨大痛苦

一位大法弟子,得法後改變了以前的壞脾氣,家裏人都很高興。七月二十日以後,她告訴丈夫要去上訪。話沒說完,就被丈夫狠狠打了一耳光,又罵了一通。她守住了心性,沒有動氣。丈夫被感動了,說了真心話:「我知道是大法把你變好了,可我有啥辦法,我又當不了家。」

她哥哥是公安局管法輪功的,公安局長對他下了死命令:你妹妹上訪去了,你不把她抓回來,就撤你的職!在江澤民一夥的高壓下。她哥哥竟四次對她施壓,大發脾氣,朝臉打她兩巴掌,並大吼道:「你咋不喝老鼠藥死去,今天就死去吧。死了誰也不影響。你要不死,我把你腿打斷,下不了樓。我養活你一輩子,也不能讓你去上訪。」她年邁多病的父親也撕著她的嘴,說:「你再出去煉功、上訪,被抓的那一天就是我死在你家裏的那一天。」江澤民這種株連九族,挑起群眾鬥群眾的一招,真可謂是「天下一絕」矣。



浙江武義大法弟子鄭旭紅、鄭偉紅被判監禁兩年

近日,縣法院對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的大法弟子鄭旭紅、鄭偉紅(音)姐妹進行了秘密審判,她們被判刑兩年。公安部門拒絕其親屬朋友探望,據說她們的弟弟也是法輪功弟子,是一名博士研究生,但是已經被學校開除,下落不明。因為他們的家屬並不煉功,所以詳細情況還無法知道。

最近一段時間,全國各地秘密審判了大批學員,公安部門還逼迫所有在家煉的學員寫「保證書」,對還堅持煉的就送去強制勞教。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也是最基本的人權。我們再一次呼籲國際社會、人權組織能給予我們幫助,以阻止中國大陸愈演愈烈的迫害人權的行為。



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弟子李鳳霞被非法拘留

李鳳霞,女,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弟子,其子楊金因堅信法輪功,被三河市一中非法開除。 此事被上網揭露曝光後,3月20日廊坊市公安局和三河市北城派出所閆XX將李鳳霞和楊金強行抓走,非法搜家兩次,查抄大法書籍及資料。非法審訊楊金五個小時沒有結果後將其釋放。李鳳霞因多次上訪被非法勞教二年,但是因身體有「病」被送回本地。此次被抓,公安以勞教尚未解教相威脅,查問上網情況。李鳳霞目前絕食抗議,我們呼籲國內外善良正直的人們和有關機構關注此事,制止非法迫害。


燕郊開發區誘騙大法弟子進「轉化班」

在二會召開之際,燕郊開發區當局以辦「學習班」為由把學員騙去「轉化班」進行強行轉化。3月1日至3日已有15名學員被騙到「轉化班」。

在「轉化班」 裏,早上6點起床跑步(體罰),然後上自然科學課(實行洗腦、精神摧殘),穿上統一服裝(像勞改犯人一樣)給家屬規定接見日期。大法弟子的家屬們對於燕郊開發區這違背國家憲法、踐踏人權的做法極為不滿。他們紛紛表示到法輪功平反昭雪那天,他們將為自己的親人討回公道。

目前被非法關押在「轉化」班的學員:張德利、郝亞芬、蘇秀芹、荊利榮、郭X林、張立新等。



東北大法弟子的遭遇

我今年56歲,是東北大法弟子,99年9月底大法遭到迫害和誹謗。為善意向政府講清真實情況,我第二次上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抓,被非法押回五常後,被關在市第二看守所。為了證實大法,還我師父清白,我絕食了36天,同時我愛人和我一起被非法押送回來。我由於煉功先後被開除公職、開除黨籍,在我們絕食第九天奄奄一息的情況下,才放了我們,並每人交500元錢。同時在絕食中,給我們強行灌鹽水,插管。直到回家後身體才漸漸恢復。在2001年元旦前後,凡是煉功的就抓,尤其是絕食出來的,怕元旦春節期間上北京,而且公安局政保科有名單,二十九名大法弟子抓住就送勞教。其中有我們倆個,在12月27日,為了不被邪惡帶走,我們離家在外。第二天派出所就去抓人了,問鄰居哪去了,並說發現就報告。每隔一天就去一次。在這樣的亂抓,亂捕的情況下,我們倆一直在外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家中開的食雜店也由鄰居照管著。如今想起昔日的同修,倍感心酸,向我這樣的情況何止一人,比我遭受更痛苦的大法弟子很多,很多。其中一功友由於不寫出保證書也被迫離家,另一家因散發真象材料,父親被強行送去勞教所,兒子至今流離失所,下落不明。呼籲有良知的人們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劉莉、胡燕明被非法抓捕

3月25日,合肥大法弟子劉莉在回家路上被抓,現被非法關押於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其丈夫王健因上訪在2000年已被非法勞教。家裏只剩下一個上初三的孩子,無人照料。

同時被抓的還有合肥大法弟子胡燕明,現情況不明。其丈夫朱明因散發真相材料已於2000年3月被非法勞教。家裏還有一個女兒,無人照料。



瀋陽雇聯防隊員非法抓捕講真相的學員

瀋陽地區各個派出所下屬每個社區,各雇兩名聯防隊員(民兵,中學生,地痞 )全天巡邏,專門負責抓散發講清真相的法輪功學員,請廣大學員注意。



黑龍江五常市公安及有關公職人員的違法犯罪行為

自99年7月20日以來,五常市公安及有關公職人員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

1999年10月,安家鎮學員徐長清、孫喜芹(拉林鎮)、周和珍、徐淑昆等人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原所長孫學本經常打罵大法弟子,並讓學員站在茅桶旁聞臭味。為阻止學員煉功,將她們用繩拴在床上,並戴上腳鐐(有的重達50斤)。

學員周和珍因堅持煉功,被施以「老虎凳」酷刑。

2000年2月,五常市19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中途被無理截回,送至行政拘留所。關押期間,幾幹警為搶大法書,將張姓學員凍傷的手指掰斷,並將其肩部扭傷。後來,又將一部份男學員送至監獄,非法關押月餘,並強行索要保證金500-2000元不等。

2000年7月,張亞麗、蔡信等因向單位及有關部門講清真相被非法拘留。刑警將張亞麗頭部套上兩個塑料袋,不讓其呼吸,在遭到反抗後,又猛擊其頭部,並惡毒的罵她。

大法弟子蔡信(男),63歲。被刑警用冷水澆,打嘴巴,還以用釘書器往身上釘相威脅。

大法弟子沈洪濤被楊松朋(原政保科副科長)打掉一顆牙,短時間失去知覺,大便失禁。

2000年10~12月,上百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和監獄裏。他們為了要求無罪釋放被迫絕食。「6.15」辦公室下令強行灌食、強行輸液。一弟子絕食期間,抽搐達3小時之久,管教問了問就再也不理不睬了。第一看守所一女警察揚言要將絕食的三名女弟子送進火葬場。「6.15」辦公室副主任劉曉玲強迫大法弟子罵師父、罵大法、踩師父像。最後,市公安局被迫放人時,又強行向家屬索要保證金500-2000元不等。

2001年春節前夕,市公安局和各州鎮派出所大規模亂抓、亂捕大法弟子,採取欺騙手段,並威脅家屬不將大法弟子送至拘留所就開除其公職。至今,已有10餘人被送至哈市勞教所,60餘人被長期非法關押,失去了基本的人身自由和生存權利。有三個女學員春節前絕食抗議,但獄方一直不放人。市委書記為這些執法犯法的公職人員撐腰,在一政法工作會議上說,對付法輪功,只讓其剩下一口氣就行。



黑龍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孫少民因散發真象材料被抓

大法弟子孫少民因散發真象材料被抓,現已被非法勞教1年,被關押在哈市塘林勞教所。該所管教人員對待不「轉化」學員強行體罰,每天面壁到半夜12點鐘,打罵大法弟子是經常事。其妻也是大法弟子,在1月份某日幾名警察非法強行砸開門,將其抓走並強行抄家,搜走大法資料並錄像在當地電視台播放。當時家中有一個上大學的女兒和一個上小學五年級的兒子。

該弟子被非法關押至今,兩個兒女無家可歸,只好在親屬家暫住。



西安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紀實

邢榮珍 女,50多歲,因在家被搜到一張光盤,被非法判勞教兩年。在收容所,和她關在一起的所謂「被轉化」的人在和她交流後,都清醒過來了。她現被單獨關押,不讓與別人接觸,完全失去人身自由。

卜江紅 女,32歲,辭職去外地工作,被公安局無理通緝,並懸賞五萬元抓她。原因怕她在外地串聯、上訪。如此無法無天,踐踏法律,這就是江氏所謂「人權最好時期」的真實寫照。

董秀芹 女,52歲,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所以一直堅持煉功,她老伴因為她煉功身體好了說了幾句法輪功好的真話,就被強制辦了三天「學習」班。今年3月15日派出所找其辦所謂的「學習」班(三個月,每月800元)。董為避免迫害,被迫離家出走。現已被通緝。

張榮華 女,38歲,曾三次進京證實大法,有一次被迫把小女兒放在駐京辦,自己跑出來了。第三次上訪回來,當局通過她父親騙她說回去上班、安排工作等謊言,將其騙回。於元月30日未經任何手續直接將其送拘留所非法關押。

呂XX 女,50多歲,2001年1月進京證實大法被抓,被警察扒掉外衣,只穿內衣褲,凍在外面,並向其身上、脖子上、臉上澆尿水。

張XX 50多歲,進京證實大法被抓,被捆在樹上,脫掉大衣,從脖子往身上澆涼水。

陳X 因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作廢,被派出所抓去辦學習班。

另悉,蓮湖區有九名大法弟子被辦「轉化」班,每月被迫交1200元。他們偷拍學員,在電視上放,說他們被「轉化」等等,矇蔽群眾,所謂「被轉化」的言辭都是無中生有、混淆視聽的。現在,有的辦「學習」班,強迫大法弟子先交一萬元,名曰「學費」。

據學員講,公安人員到居民住宅區打探誰煉法輪功,發現之後嚴密監控辦班勞教。善良的住宅區門衛連說「沒有沒有」。

某區大法弟子在春節期間在全市各區掛橫幅,警察為查出「幕後人」,在各處蹲坑。該區弟子仍一如既往的向世人講清真相。

某弟子在散發資料時,當發給一位老大爺時,老大爺發現是法輪功真相材料時,便跟我們弟子說:「你還有多少資料,我幫你發。」學員給他一些,他說「太少」,還向學員要。世人醒悟。



河北省鹽山縣迫害法輪功學員紀實

元旦期間鹽山縣政府、公安局、刑警隊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對進京上訪的學員更是凶殘,毒打、抄家、巨額罰款、拘留、勞教(有消息傳出鹽山縣政法委書記王太昌為迫害學員,在石家莊、唐山勞教所拒收大法學員的情況下,竟然採取送禮行賄的方式以期達到勞教學員的目的)。

  1。鹽山縣孟店派出所警察劉濤、高學武逼學員脫下衣服、鞋,用涼水往學員身上、腳上澆,並且晚上仍逼迫學員站在室外凍著,當時春節前後正是數九寒天,有的學員腳被凍爛(因至今仍被關押,學員具體姓名待補)。

  2。鹽山縣拘留所關押著50~60名學員,被非法勞教多人。其中鹽山縣城8名學員,如劉建東(城關鎮人)在石家莊勞教所一中隊……;鹽山縣慶雲鎮3名學員:杜俊青被判三年勞教(後簸箕村人)、王洪耀被判兩年勞教(中秦村人),均在石家莊勞教所,於明靜(於環珍村人)被判兩年勞教,在唐山開平女子勞教所。

  3。鹽山縣其他學員如劉景輝(南關人)、李秀梅、趙瑞鳳(均為鹽山縣糧食局下崗職工)、刑秀雲(慶雲鎮中秦村人)、於水亭(慶雲鎮於環珍村人)等10名學員至今仍被關押在縣拘留所。有消息傳出學員被迫長時間體力勞動,每晚只准睡2小時,而且面臨高額罰款,最少千元,或被非法勞教,拿不出錢的就抄家。如:呂鳳陽(望樹鎮大王堡)被非法罰款5000元;劉景輝被抄家數次,電視機、錄放機均被抄,農用三輪車也被開走,並被罰款;其他學員家有的甚至連農用水泵、縫紉機、自行車(已破舊幾乎不能騎)、糧食(僅有的幾袋玉米)、耕牛、家具、衣服、小賣店的啤酒等均被抄走,家裏被洗劫一空。

  4。鹽山縣慶雲鎮政府大院的車庫關過20多名大法學員,數九寒天,不許家人送飯、衣服、被褥,不准見家人,每天只賣給一個饅頭(10元錢一個)。學員絕食抗議6天後竟遭毒打,打人時公安關燈用手電照著,用很粗的棍子打、電棍電,有學員一夜竟被毒打3次,被打得不能走路。公安嚴密封鎖消息,並更凶殘地毒打他們懷疑可能透露消息的學員。

  5。還有相當多的學員被迫離家出走,如:刑秀華(鹽山縣城關鎮)、劉元城(鹽山縣政府職員)、劉淑貞(鹽山縣劉紅廟村)、張玉鳳(鹽山縣南鐵廠退休職工)等流離失所至今;相當多的學員被開除黨籍、工職、停發退休金等。

鹽山縣迫害學員的犯罪分子錄:
王太昌:鹽山縣政法委副書記(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
齊開泰:鹽山縣縣長
王建國:鹽山縣公安局
張慶國:鹽山縣公安局
李金環:鹽山縣慶雲鎮副書記(610主管迫害法輪功)
劉寶亭:鹽山縣慶雲鎮黨委書記
范春田:鹽山縣慶雲鎮鎮長
王偉平:鹽山縣慶雲鎮派出所所長
鹽山縣刑警三中隊:主管抄家



吉林省白山市露水河鎮大法弟子被迫害情況

丁秀賢: 進京一次,被非法拘留15天,被非法罰款數目不詳。
何小峰: 進京上訪,在京被非法拘留15天,遣返後被非法拘留15天,被迫交保證金1500元,在押期間因煉功被上腳鐐。家人不願其受罪,花了近萬元將其保釋。
藏太太:(姓名不詳)60多歲,兩次進京上訪。第一次被關押15天,第二次15天。在學員被上電棍時,她發出正念:"我是神,你是人,你的電棍對我不好使",結果輪到電她時電棍就沒電了。
王進東: (男)進京一次,被拘15天。因撒真相傳單被勞教兩年,現被非法關押在白山勞教所。
劉鳳吉:(男)60多歲,進京上訪,被拘15天。罰保證金5000元。單位將其退休金全部扣除,反說學員連累了單位。幹了一輩子工作,竟落得如此對待。
陳樹德:進京上訪,被拘15天,被罰款2000元。
孟慶玲:進京上訪,被關6天,家人將其保釋,卻被要求交半個月的伙食費,保證金5000元。她丈夫後來幾次索要,只要回4000多元。
訾華傑: 進京上訪,被罰保證金 5000元。
馬敬元(女):判一年勞教,監外執行。
徐晶香: 進京上訪,在京被拘一個月。現在露水河拘留所。因在壓力下寫了保證書,被釋放。
項連傑: 遇敏感日,無故被拘15天。因複印機,揭露中央自焚疑點,被非法判三年勞教。現在看守所關押。
薛瑞榮:(男)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家人用錢將其保釋。
王桂榮:因警察問時回答煉功,被拘15天。
袁術芳:進京上訪後自己回家,因承認曾進京被非法拘留15天。 臘月二十七再次去上訪,至今無任何消息,生死未卜。
閩兆玲、閩兆雲、閩兆勇: 無故被抓,被拘留15天。
張順國: 在家煉功,被人舉報,被拘15天。
姜顯茹: 無故被拘留15天。
張勝啟:第一次無故被拘15天,後因發真相資料,被判兩年勞教。
孫長平:99。10。1進京上訪,在辦事處跳樓脫身後,又去上訪被抓,遣返後被罰款1500元,被非法勞教1年。因腰扭傷,監外執行。 敏感日又無故被抓。
徐紅香:進京上訪回來被勞教1年。在勞教所期間被上"死人床"10多天。因帶頭煉功經常挨打,上大掛(吊起來)、上電棍。 因看以前認為修得好的學員寫了「決裂」,也寫了,十個月後被釋放。後醒悟,繼續發真相傳單。因警察要抓她,被迫離家出走兩個月。"八月節"後回家,被抓走,被非法勞教2年。在看守所內因煉功被背銬、上腳鐐。
王安麗:被勞教,現已走向反面。
董春豔:26歲,因進京請願,在京被拘押10多天。遣返回來,被非法拘留15天,交500元保證金,被放。 索要收條時,警察支支吾吾不寫,並說法輪功所有事都不走法律程序。
谷喜榮: 因進京請願,被拘15天,罰款累計已五、六千元。

白山市露水河鎮,高中、初中、小學簽名活動,部份學生因不願意簽,又迫於壓力,將別人的名字、或老師的名字簽上,說是對這件事的諷刺。組織這次活動時,有學員正告校長要三思而行。結果校長沒有主持,由一馬姓老師主持。此人前一天犯病住院,打點滴。第二次主持完後,又犯病了。



安徽大法弟子被迫害四例

1、自99年7月以來,大法弟子張永珍被非法拘留三次。第一次,因張去北京上訪,行使公民權利,被非法拘留半個月。第二次,張因煉功被關押六個半月,還被逼迫寫保證書。第三次,張永珍申明她是一個修煉的人,不參與政治,不應被政府關押,法輪功是利國利民,不應被宣布為非法組織。因此又被關押,關押期間公安強迫張及其他弟子勞動十幾個小時,過著非人生活。

2、李景山,男,32歲,2000年5月初進京上訪,在天安門被當地(合肥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2000年11月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時,又被定罪為「擾亂社會治安」,被非法拘留15天。

3、葛慧珍,女,58歲,2000年4月進京上訪,在天安門被抓,後被送回當地(合肥市)拘留15天,之後又被送進「學習班」,四天後被家人接回。

4、安徽某市張彩俠96年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原來的全身類風濕、風濕性心臟病、乙肝、多種婦科病、肩周炎、頸椎炎、四肢麻木、整夜失眠等疾病都不翼而飛。99年7月以來,因表示堅修大法,張彩俠已先後三次被非法抄家,抄家時家裏的衣服、櫃子、小孩書包,連小孩用的草稿紙都要翻一遍,牆上貼的地圖、掛的日曆全都要搜查一遍。三次被非法拘留,每一個大小節日都要被逼簽字、寫保證,不准去北京上訪,不准與煉功人見面、說話。2001年1月23日(除夕),因張不同意簽字(保證不去北京),六個警察闖進家中,在沒有任何手續和理由的情況下,肆無忌憚地將張彩俠扭抬上警車,連鞋都不讓換,穿著拖鞋帶走了。家中留下一個九歲的女兒,孤零零一人在家,靠周圍鄰居和親戚朋友的幫助,孩子才熬過漫長的春節。張彩俠被非法關進拘留所15天,直至2月7日(正月十五)才讓回家,關押期間,警察既不詢問,也不作任何解釋,15天期滿就通知回家,同時沒出任何手續。



浙江法輪大法學員遭受迫害的部份情況

桐鄉: 楊傑
諸暨次塢 : 李偉
金華: 熊偉 朱利民 朱作新
蘭溪: 邵小山
龍泉: 江家林 夏振清 華建豪
縉雲: 李建成 舒保民 陳貞洪
衢州: 祝宏萬
海鹽: 舒敏 彭曉東
樂清:(有人被勞教,但不知姓名)

嘉興: 徐建明(已釋放)
新昌:黃光輝3年 朱廣潮(時間不明)  另有三人期滿釋放
杭州:杜妙珍 3年(最近判的)
宋慧寶 2年,勞教,現因病取保候審(最近判的)
吳向冰 2年
譚湘群 因發資料勞教,具體情況不詳
鄭利敏 唐景輝 2年 龍遊十里坪勞教所八教隊,324402
金美華 逮捕待判
潘開祥 逮捕待判
王家英,2年半
王雲珍,2年半,蕭山
王藝,2年半,其母也在勞教,具體不詳
付越及其父母共一家三口勞教,付曉江(父) 1年半,付小蓮(母) 2年
朱建民(杭州市原輔導站站長)的岳母2年半
俞桂英、俞麗英(姐妹),其中一人已經被釋放。
陳君華2年 
滕丹芬2年 
餘力新2年 郭招紅2年 
潘素鵑3年 梁雲□2年
嚴素雲 2年 
美素2年 
男監50多人,女監50多人

省2監 (在臨平)關押被判刑的大法弟子

張劍波 朱利民(遼寧盤錦市人 余杭市臨平鎮502信箱801分箱)

註﹕朱利民是遼寧盤錦市人,在勞教所被邪惡用手銬銬了八個月,他都沒有屈服。強烈抗議江澤民集團非法迫害善良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行徑,呼籲國際上善良的人們給予正義一絲幫助。還法輪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肇東市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錄:

楊玉峰[肇東市公安局副局長] 辦公室0455-7786383 手機:13904507092
李 德[肇東市公安局副局長] 0455-7783708
仁建生[肇東市公安局政 保] 0455-7793110找
付長財[肇東市公安局] 0455-7793110 找
劉維忠[肇東市公安局政 保] 0455-7785554
初像國[肇東市公安局] 0455-7714110找派出所
王彥明[肇東市公安局] 0455-7713259
劉樹海[肇東鎮黨委書記] 0455-7719450
武國志[肇東市公安局] 宅電:0455-7719450
范小光[肇東市公安局]
朱 胤[yin丶][肇東市委書記]
王雲革[行政拘留所] 0455-7717196



安徽女子勞教所中部份被勞教學員名單

合肥:胡國華 李松 方斯英 王德賢 時長英 丁子清 楊依林 孫金平 胡曉慶 劉德華 李雲珍 趙榮花 李玉珍 孫嬋 張淑英 周愛鳳 蔣茂春 陳玲 蘇世珍 徐婉 王秀遠 黨麗卿 竇夢麗 鄔立芳 李群 魏開芝 孫俠 甘章梅 宋紅 徐琴 汪運珍 王月英 李士英 陳再蘭 劉明芝 許翠華 盧錦容 吳曉華 梅婷 紀廣雄 李忠蘭 塗修鳳 張傳慈 蘆道珍 曹耀秀 陶浦珠 黃桂芝 王皖玲 劉小妹 紀廣英 馬俠 余美秀 裴契雲 張瑞琳 田中鳳 夏紀珍 張蘭萍 吳偉明 陳天霞 柏雲 李梅(已被迫害致死) 張玉書 丁奇志

舒城:張振和
阜陽:張爾環 張允 李穎 史秀珍 吳玉峰 李先英 賈田新 謝從珍 劉莉萍 張瑞雪 詹同俊 倪彩蓮 湯德珩 沈哲玲 羅俊青 段金英 王捷秀 範文方 甘鴻霞
淮南:劉春蘭 張界英 洋明芳 謝曉鳳 陳士蘭 張彩蓮
黃山:鄧明珠 夏友琴 許淑榮 彭典美 程燕燕
肥西:時永玲 夏明珍
利辛:李勤 林學芝
蒙城:路翠華 邱敏 馬玉美 李芹
寧國:高世芬 孫清秀 樊影
蕪湖:俞義文
全椒:賈學蘭
太和:苗鳳英
臨泉:張紅豔
六安:彭宿芹
霍山:陳月霞 張芳鄰
馬鞍山:張翠萍 彭玉蘭

惡人榜:
安徽女子勞教所:
教育辦公室:祝紅娟 0086-0551-5312763,0086-0551-5310372轉5686
二大隊:陶幹事 0086-0551-2802895(宅電)
管教股股長:盛詩芹 0086-0551-5312769
所長:李立華 13905600882(手機),0086-0551-5310308,住址:中國安徽省合肥市鐵路新村四棟212室
合肥郊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周言成,0086-0551-5522131(宅電)
合肥市政法委書記:黃同文,0086-0551-2679396轉2099
許道明,0086-0551-2644103轉7258 (對合肥大法弟子的迫害主要由黃、許兩人指使策劃)



現世現報一則

1999年10月,當時各地的報紙都在充當《人民日報》的傳聲筒,造謠誣蔑說大法弟子泄漏國家機密(實際上是大法弟子把江澤民政府密謀迫害大法弟子的文件曝光)。結果當月,某地的一家大型報紙就神使鬼差的把當地的重要軍事目標的詳細所在地都登到報上了。結果造成了後果相當嚴重的洩密。為了掩蓋這次洩密,該家報紙還搞了個甚麼報紙回收活動。我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就是一個很好的現世現報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