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8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3月28日】 煙台懷孕8個月的大法弟子劉秋紅被強制墮胎

煙台大法弟子劉秋紅, 女, 39歲,原中策藥業公司工人,在懷孕8個月的情況下,被派出所強行從家中抓走,並被迫做了引產。孩子生下時還活著,會哭,但孩子打下來後被送走,現在生死不明。劉秋紅引產後,不讓休息,就被關在鳳凰台辦事處「轉化」班近一個月。最近又被非法勞教。

另外,近期煙台芝罘區還有13名大法弟子被勞教,其中男4名,女9名,已知有孫元華、孫月華(姐妹倆),宋玉 (女)、劉秋紅(女)、袁東 (男),其他弟子名字不詳。



宇宙之聲震撼馬三家勞教所

2001年3月22日午夜,法輪大法宇宙之聲響徹馬三家二所內外,有力地震撼了邪惡勢力;同時給予在押的堅修弟子以極大的鼓舞,引起強烈反響。

大陸弟子把高音喇叭安放在外面,在午夜11:30-1:00及1:30-3:00分兩次循環播出。播放內容包括:師父最新的三篇經文,大法弟子正告邪惡之徒的信和大法弟子寫給在押被「轉化」者的信。這次的廣播,更加堅定了在邪惡環境中仍然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對宇宙大法的信念。同時,有力地打擊了邪惡勢力的囂張氣燄,令邪惡們極度恐慌。



永定河邊飄揚著"法輪大法好"

3月中旬,北京永定河邊的松柏樹上,飄揚著"法輪大法好",耀眼的黃底紅字閃耀在黃沙飛揚的北京城,格外耀眼。


北京西單商場的大法橫幅

網上刊登了3月10日,北京西單商場二樓的平台上飄揚的一條"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馬路對面的行人不斷張望。以上就是該消息的圖片資料。


河北省某市出現大量大法標語

近日,在河北省某市的繁華地段的電線桿、牆上出現了用紅色油漆書寫的標語,寫有「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還法輪大法清白」、「真修弟子助師世間行」等,幾天之後依然保留,特別醒目。



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酷刑折磨回到大法中的學員

黑嘴子勞教所利用造謠、欺騙、恐嚇、高壓、酷刑、誘惑等手段,迫使有些學員走上了邪悟之路。有學員發現自己錯了,又重新回到正悟。勞教所對這類學員酷刑折磨。有位學員由於重新修煉被獄卒用高壓電棍電遍全身,會陰處被電成糊巴狀,僅僅堅持了兩天後實在承受不住,就又被違心地「轉化」了。據說有一部份人就是由於怕承受不住才違心地 "被轉化"。

另外,那裏的勞動強度極大,每天都工作十七小時以上。

這個勞教所曾經因迫害大法學員被曝光,然而邪惡之徒依然繼續作惡。懇請善良的人們關注在這裏被摧殘的大法學員。

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電話:總機0431-5384312



吉林市勞教所近百名大法弟子絕食

3月7日,吉林市勞教所為加緊迫害大法弟子,將非法關押的190多名大法弟子合併成立教育隊。現有近百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絕食抗議。

大法弟子潘兆文於99年9月2日兄弟二人在家中被帶走非法拘留,並被沒收了大法資料及電腦,至今未還。此後又被非法刑事拘留一次。2000年1月6日因參加法會被非法勞教一年,至今未放,家屬也沒收到任何通知書。近日,因未按管教要求上座,被叫到管教室,回來後眼角上方出血了,詳情不知。

大法弟子李文君及母親,2000年6月被派出所騙去。當日中午其母親被放回,下午四點李文君被送到看守所勞教二年。近日,李因不讓管教搜身(有資料),就說資料是自己的,被銬在走廊一天,並被用電棍擊打。

我們呼籲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們對這些絕食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給予關注。



遼寧本溪阿家嶺拘留所內40餘名大法弟絕食

本溪市阿家嶺拘留所內的40餘名大法弟子於本月20日開始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25日晚,法輪大法電台的聲音在拘留所上空響起,有力地窒息了邪惡。


據可靠消息,石家莊市勞教大隊二中隊的20餘名男大法弟子為抵制迫害,近日一直持續絕食,請各界善良人士予以關注!



吉林市昌邑區強制「轉化」班關押幼年大法弟子

吉林市昌邑區強制「轉化」班目前非法關押了30多名堅修大法的學員,其中包括三個孩子:候振龍 8週歲,趙琦女 14週歲,郭秀景,女,15歲,初中二年學生。被非法關押的最年長的大法弟子為馬爽,河灣子永吉師範教師,77歲。



理不清的邏輯

今年三月初,河北某中學在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的操縱下,召開了全校大會,脅迫全校學生教師進行所謂「崇尚科學、抵制X教」的簽名活動。某派出所民警在會上講話說:「煉法輪功不坑人、不騙人,都是在做好人,但是人家不讓煉就別煉了。」



黑龍江勃力火車站的犯罪行為

黑龍江勃力火車站把師父的法像放在入口處,有便衣輪班看著,不踩的一律拘捕。有兩個女乘客因沒踩法像,被追得到處跑。



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2000年9月份在勞教所三大隊二中隊發生一起法輪功學員被集體毆打事件。

事情經過:一個姓張的管教人員因一點小事,對功友們大打出手每人都被打得鼻青臉腫,特別是吳德修等功友竟被用刷鞋的刷子刷牙,把牙床都給刷腫了。

11月份四大隊十多人因煉功一事被管教人員一律用電棍等毒打。

2001年1月份教育隊三班因無休止地念監規,白鶴和徐豔君二名功友提出要求不想再學監規,被扣在樓道裏一宿,她們沒有穿棉衣。

2001年2月份勞教所開大會給不寫「決裂」書的人加期,最多的加了九個月,因為這事四大隊的功友絕食抗議,被關禁閉10多天,其中有劉洪偉、姜乙宏、孫鐵生、田福森。

2月中旬,教育科劉旬到教育隊二班和大家談話,功友徐志國因在劉說話時無意中笑了一下,竟被劉認為是蔑視他,把他拉到隊長室用電棍毒打了一頓。還有一天,管教人員叫大家出操卻不讓穿棉衣戴帽子,結果造成多人凍傷。

3月6日教育大隊成立,把功友的大法書給搜去,功友去要,但管教不給,100人集體絕食。



西安交通大學碩士生被騙至公安局非法關押

元月12日,西安碑林分局的兩位公安找到西安交通大學98級碩士生劉殿勛,謊說同情大法學員,要給功友們打打氣,讓其將師父新經文帶上跟他們走,至今一去未歸。我們譴責公安的欺詐行為,也關注劉殿勛同學的命運,同時也希望功友們更加理智,警惕詐騙行為。



華北油田公安為獲得授銜非法迫害大法弟子

近日,華北油田制定了65名「未轉化學員」限期4月底轉化95%的邪惡計劃,以610談話、警察搜家等方式干擾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華油技校的教師李愛華早在99年就被撤離教師崗位,改為看圖書館,現在已經有十天不能工作,天天和領導談話,每天換一位領導。並說,再不轉化就下崗。對離退休的老人,當局監聽電話,派專人跟蹤,以談話名義滋擾老人晚年安寧。由於大法弟子大多數都是中老年人,又在幾十年的生活中養成了逆來順受的習慣,所以前一段時間順從了邪惡,參加了「學習」班,搜家中未能有效抑制邪惡。通過深入學法,切磋對師父新經文的認識,大家普遍認識到,「走出人」就是走出「人的觀念」,一定要用正念抑致邪惡,在行為上,堅決抵制任何形式的干擾和破壞。有的弟子說,「他們抓我,我就大聲喊,他們不抓我,我決不參加‘學習’班。」有的說,「只要人的觀念在腦中一反應出來,我就消滅它,決不讓自己的思想造成裂縫。」有的說,「現在就是要來強硬的,不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

3月15日後,兩名發表聲明的大法弟子被拘留,兩名被軟禁起來辦「學習」班,已有數名弟子流落他鄉。大家非常不理解華油的黨委和公安為甚麼這樣做,在油田這樣的小社會互相都是朋友的朋友,同事的同事。對60多歲的老太太動輒勞教三年,相比周邊縣市重得多。現在,已經勞教十五名大法弟子,其中十三名女弟子,包括盧佔平(三年),鄭淑豔(三年),郭永貞(三年),付豔飛(三年),李靜玲(三年),李丹鳳(三年,已被邪惡轉化)幾位四十歲以下的弟子,其餘均為五十到七十歲的老年婦女(多為三年);三名男弟子,其中何慧芳(男,三年),鄔志東(三年),療有恆(二年)。

後來,大家了解到,華油的公安多年來一直是內部保安,並未授銜,數年以來,局領導和公安多次申報授銜,河北省公安廳本欲在1999年授銜。但「7-20」後,華油的大法弟子護法活動越做越成熟,逐漸強大了法在世間的體現,省公安廳便把「警銜」當做「驢前草」,迫使油田公安不斷加大打擊力度。



湖北省科技協會劉會永等誹謗大法

3月7日清晨,湖北省科技館在湖北省科技大廈進行室內反"法輪功"的圖片展後,把展廳移至其外的洪山廣場。當日清晨刮起了3-4級大風,一張張欺騙世人的展牌一次又一次地被大風颳倒,每次重新放置好後又被吹倒。

湖北省科技協會黨組織書記劉會永等人還成立所謂的「協會」誹謗大法。

劉會永的辦公電話:+86-27-87824292 宅電:+86-27-87826132



安徽省霍山公安非法抓人

安徽省霍山縣公安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為在網上曝光後,當地公安十分惱怒,懷疑是合肥市一名霍山籍青年大學生所為,將其強行抓進監獄,至今尚未放出。



這是甚麼樣的「法制國家」啊!

我今年30歲,98年9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得到了許多許多無法言表的好處,在中國政府無端取締法輪功後,於2000年4月、12月兩次依法上訪,卻被當局分別非法拘留各1個月,並被強迫交巨額罰款(4000---6000元,這對中國農民來說就是5、6年的血汗錢)、寫保證書(讓親戚做擔保人,實際是株連).....等等高壓手段剝奪公民的合法權利。現在我被他們逼得有家不能回,四處流浪,連我愛人和孩子(他們不煉功)租房都不讓租,逼著我愛人和我劃清界限(離婚),還逼我姐和我姐夫(他們是我的所謂擔保人)離婚,要不就把我姐夫抓進監獄。同時,他們為了抓到我,我的親朋好友都受到了各級政府的不同程度的威脅、恐嚇,等等。這是甚麼樣的「法制國家」啊!

大陸弟子 2001年3月26日



雞西看守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張世利

雞西市大法弟子張世利,40歲左右,於十天前被當地公安局與國家安全局逮捕,被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期間,被毒打多次,警察用"小白龍"(白塑料管)打其頭部、面部、胸部、背部等多處,傷勢慘重,被單獨關押在一牢號,並被澆冷水。希望有正義感的人士能給予關注。



湖北省孝感市大法弟子王新碧及親友遭受的迫害

湖北省孝感市大法弟子王新碧,現年53歲,三江航天汽車工業公司退休職工。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覺修煉後身體、精神狀況得到極大改善(其曾因患直腸癌做過切除手術)。"7.20"後於10月份進京上訪,後又於2000年4月份因在天安門證實大法被送回孝感市被非法刑事拘留100多天,後被取保候審。因其在孝感孤身一人,其及其女兒多次向孝感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政保科辛有貴科長要求與其女兒、女婿一起居住(其女兒、女婿居住外地),均被其拒絕。辛有貴甚至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在王新碧住所擅自翻查,並威脅王新碧"再煉就把你關起來"。王新碧被迫離家出走,並於2001年2月再次到天安門打橫幅證實大法,因保護橫幅不被警察搶去右手腕骨被警察折斷,後在駐京辦走脫,現不知其下落。現辛有貴為找到王新碧,攪得其親朋好友不得安寧,望善良的人們予以關注。

孝感市開發區公安分局政保科地址:湖北省孝感市文化東路開發區公安分局政保科
郵編;432100
電話:0712-2843316



大連大法弟子崔玉璋被判勞教三年

大連大法弟子崔玉璋於2000年11月被長春市公安局非法拘留,近日被非法判勞動教養三年,現被關押在長春市郊的朝陽溝教養院。



大陸山東省煙台市一功友被非法勞教

萬喜梅,女,55歲,煙台市塑料四廠退休工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2000年12月被停發退休金。2001年2月5日被單位人員伙同煙台市北大西街派出所強行帶走,進所謂「封閉學習班」,後於3月9日被非法判勞教兩年。

邪惡經辦人:
煙台市塑料四廠,張愛玲(科長)宅電:0535-6209807 單位:0535-6010804
煙台市北大西街派出所,惡警:孫浦,(單位)0535-6255110



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違法犯罪行為

近來,在四川的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為了使大法學員寫所謂的"悔過書",採用了罰站、不准睡覺、不准見親人,也不准家人為其送衣物等手段折磨她們。

希望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



大連市沙河口區馬欄村派出所警察擅闖民宅非法抓人

2001年3月3日上午8,9點鐘, 大連市馬欄村派出所警察岳某和另一警察及兩名保安,突然闖入轄區居民黃可美(修煉人)家中,不顧其躺在床上需要照顧的半身不遂82歲老母的哭喊抗議,四人將沒穿外衣和鞋子的黃可美連拖帶推拽出家門。黃要求穿衣服和鞋,警察就又入室拿出她的衣服鞋子,然後將其老母鎖在家中。當時圍觀群眾紛紛譴責他們不顧老人死活隨便非法抓人的惡行,警察自知理虧,用鑰匙開門,慌亂之中鑰匙斷在鎖中打不開,他們就強行將黃押走,黃現被非法關押在姚家看守所。後來警察著便衣用電鑽將黃家門鑽開,鄰居質問為甚麼鑽門,便衣說"有人舉報她家煉法輪功。"



瀋陽女弟子有家不能回

李慧(化名),女,54歲。99年9月21日,街道到家中敲門,不讓去北京,她說,不怪你們,你們也是上指下派,我去見你們領導。於是去了派出所,從早9點到晚5點一直未歸,後以"有進京可能"為由送往瀋陽大南遣送站。在遣送站市女秘書長吼道:"把你送到關精神病人的屋中。"屋中沒有窗戶,只能睡水泥地,三個人蓋一床被,並且每天交20元生活費,每天只能吃白菜湯或只能吃管教吃剩的食物,40個人吃15個饅頭,與精神病人同吃同住,關押了25天。出來時還要再交5000元罰款,因經濟有限交了2000元,至今未還。

99年12月,李慧同另兩位同修去一位學員家,被大東分局非法抓捕,「罪名」是三人在一起算串聯,非法集會。她們被關押在芳家欄看守所15天。

2001年3月因李慧堅修大法,家被警察無理長期圍困,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黑龍江省民航局迫害大法弟子的違法行為

黑龍江省民航局一些當權者把那些已被停發工資,沒了工作,甚至幾乎要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聚在一起辦「學習」班。由於大法弟子義正辭嚴,講清真相,拒絕辦「學員」班,該局某些領導暴跳如雷,氣極敗壞之下,失去了人的理智,以大法弟子「語言上當面頂撞領導,不給領導面子,導致領導下不來台」為由,將兩名大法弟子從家中騙出,送入市戒毒所辦的「轉化」班,並且勒索每人高達5000元的費用。

所謂「轉化」班名為一個月,在這一個月中,大法學員將受到怎樣的折磨,我們不敢想像,而且一個月後將要發生甚麼,我們更不敢想像。當學員的家人向領導問起時,他們還口口聲聲說是「幫助教育」,說這些人都是真正的好同志,只要不煉法輪功,幹甚麼都行, 提拔當領導都能勝任。

我們關切大法弟子的安危,隨時準備揭露侵犯人權的行為,
民航局總機:0451---2627070
民航局辦公室 孫士彥(音),0451---2896387
周加策(音),0451---2896188
周佔武(音),0451---2896859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省民航局的非法「轉化」班

黑龍江省民航局的大法弟子在不斷的講清真象中越走越堅定,為此,該單位停了她們的工資及工作;被開除回家的弟子,單位就天天打電話,干擾弟子的正常生活,上班的,也是由領導看著。江澤民集團製造的"自焚慘案」之後,該局開始了新一輪的打壓--開辦了10天的「學習」班,第一天弟子在不知情下去了,當聽說辦班,有走的,留下來的就拿出真象材料,討論起「自焚」的可信度以及對大法的非法迫害。由於弟子的直言不諱,堂堂正正的講真象,領導見勢不妙,甩袖而去。

10天後,該單位領導孫世彥說:學員在學習班上當面頂撞領導,不給領導面子,讓領導下不來台,領導都被氣走了。其實我們這位弟子只是在會上大義凜然、堂堂正正的講清真象而已。試問,在強權控制下,同情者也是敢怒不敢言,而我們弟子自己是否應該有自辯的權利呢?可是迫害者連大法弟子自辯權都不給,採取封上嘴使勁打的手段對付這群和平善良的人民。而這些領導為了權利,為了所謂的面子,氣惱而喪失理智地決定:單位給每個弟子出錢5000元,並以欺騙的手段將兩名弟子騙出家中,強行帶走,送到市戒毒所辦的「轉化」班,過後家人問起來,卻說是幫助家裏進行教育。而且該單位還將為剩下的學員開班。戒毒所為期一個月的「轉化」中,迫害者們是不講人道的。她們採取威逼、利誘、孤立等各種邪惡手段,強行「轉化」學員,最後堅定不移者就送去勞教。

近期,在新一輪強壓下,很多單位由過去的開除、停職、不過問,轉變為現在的騙回單位強行參加單位的「學習」班,或者直接送到各地專門為迫害大法弟子而設的「轉化」班,不轉化就送勞教。我認為單位配合了公安、派出所的所作所為,相應的單位領導不能明辨是非,在這場迫害中,不去擺正自己的位置,反而為了一己私利,加重著迫害。偽善地說大法弟子在單位都是非常好的同志,只要不學法輪功,怎麼都行, 提拔當領導都行,實際行動中卻把大法弟子送入如同人間地獄的「轉化」班。我發現,單位這一環節也是邪惡的幫兇。在這樣的迫害中,有的弟子甚至認為單位也是為了自己好,其實這裏多麼可怕的人心呀?因此,我們對邪惡的每一個環節都應在法上認識,去揭露去制止。

信仰是源自內心的,是別人無法左右的,強制只能改變表面,改變不了人心,尤其對佛法真理的信仰,更是具有堅定不移的力量。否則怎麼會辦洗腦的所謂「轉化」班呢?而且不允許人說話,打亂人的真正思想和認識,這不是強加意識、強人所難的強盜行為嗎?

所以在此,我們正告各單位,不要為了自己的私利而一錯再錯,使自己在不久的將來遭到道義、良心的無盡譴責,甚至於受到惡報。世人啊,請慎重地選擇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