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疫情之謎:百年迷障的延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十六日】疫苗是個爭論性很大的問題,很多人說它既能減少染疫、防止重症,同時又不是完全有效,還有不明的副作用。好處與壞處,哪一個更大,是許多人在爭論的一個焦點。也有很多人不參與爭論,但卻在觀察身邊的事實。有位大學畢業一年多的西人女生說,我家只有我媽媽打了疫苗,結果也只有她感染了新冠,發燒,身體疼痛,在家休息;後來她把病毒傳染給了我的父親;而我,沒打疫苗,也沒被傳染。

近日有美國媒體發文,說要暫停疫苗加強針,對現有數據進行分析,看到底是好處多還是壞處多。

在很多中國人眼裏,中國大陸現在是「一個國家,兩個世界」,即,如果眼睛在醫院,會覺得疫情嚴重得不得了;如果在大街上,發現車水馬龍,景點人山人海,鬧市人頭攢動,一切似乎恢復了正常。

共產黨想的是,讓老百姓自生自滅兩三個月,就算死亡幾百萬上千萬人,也對社會沒有甚麼人人驚心的震盪。目前中國有近10億人感染,就算有1000萬人死亡,死亡率也就是1%,所以很多大陸人現在很樂觀。海外媒體著眼在醫院,覺得大陸疫情嚴重;可當他們轉眼看街頭、鬧市、景點,中國到處人山人海的,又覺得中國人生活好像恢復了正常。

然而,這些恰好是中共給海外設置的迷障,和給中國人多年洗腦的成效。在人命問題上,中國人的眼睛重點得放在看家人、看親友和身邊熟識的人,因為比看電視、看路人更容易得到貨真價實的信息。為甚麼這麼說呢?

中國人口多,從六億、七億、十億到十四億,二零二二年中國穩居世界人口最多的榜首。人口多,死一個小百分比的「路人」,人眼很難看出來。

例如,「公私合營」和「土改」,死了多少業主和鄉紳,幾十年過去了,很多人仍渾然不覺。「大躍進」之後的大飢荒死了幾千萬人,北京街頭看不出來。「文革」死了多少「臭老九」、「走資派」、「叛徒」、「反革命」,報紙上看不出來。二零零三年,薩斯讓中國死了多少人,上海街頭看不出來。江澤民下令放開手活摘器官,殺死了多少法輪功修煉者,醫院知道,醫生知道,而老百姓渾然不覺,直到自家的孩子失蹤了,才開始拼命打聽。

又如,「文革「後多少出盡風頭的肇事者被拉去邊疆槍斃,世人渾然不覺,因為大街上多一個陌生人少一個陌生人沒人在意;政府機關的辦公樓裏,當權者走了一波又來一批,走的那波如何了結的,事不關己,人們不會過多地去在意。

再說眼前的大瘟疫,死了多少人,死因是甚麼,從死亡證書上看不出來,甚至連很多死者的家屬都覺得死了也正常、死了就死了,火化、銷掉戶口,活人的日子繼續過。

對整個中國來說,中共搞運動整死數百萬幾千萬人,都是全國人口的一個小百分比;死多少人,剩下的人都是大百分比。七十多年以來,每一個殘酷無情的非正常死亡率,都未改變「中國是人口大國」的事實。陌生人的生死,民眾無法知曉真正的信息,知曉了也做不了甚麼,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成了中共洗腦的「馴服羔羊」、「忠實受眾」。

人的命,連個數字都不是。自己的命,只有一條。活著才能做活著的人想做和該做的事、愛自己想愛和該愛的人,而死了,真的就甚麼都沒有了、灰飛煙滅了嗎?千百年來,世界上各民族都相信天堂和地獄,要求自己做一個善良的好人,對家庭和社會負責。即使到今天,世界上相信天堂和地獄的人所佔比例依然不低。一九四九年以後開始上學和四九年以後才出生的中國人,真的都不相信天堂和地獄的存在嗎?

中國古老的智慧,認為瘟疫是社會整體的業力太大所致,瘟神不誤傷無辜,也不會漏過誰。疫苗和死亡的真相,眾人有著難以排除的心結和迷障,因為科學有很多侷限,商家有很多利益,現在的中國人有很多被中共灌輸的觀念。

疫情中的迷障,是中國人百年迷障的延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