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告密者的下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六日】告密,是人類最卑劣的行為之一。告密者心理陰暗,靈魂扭曲,出賣他人,以邀己功;坑害別人,以圖私利。古往今來,告密者的下場大都淒慘。秦朝的商鞅把告密法律化,最後自己正是被人告密後,被車裂而死。唐朝的周興和來俊臣,是告密的受益者,最後又毀在告密中。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告密曾經靡然成風,是熱愛中共、忠誠領袖的象徵。然而告密的後果,揭發別人的下場,可能是永遠的負罪,白日痛悔,夜間噩夢。

一九七零年二月十三日,安徽固鎮縣人民醫院副主任方忠謀一家人對「文化大革命」進行家庭討論。方忠謀說要為劉少奇翻案,還說毛澤東為甚麼搞個人崇拜?到處都是他的像。丈夫張月升說:「方忠謀,從現在起,你就是階級敵人,我們要和你劃清界限。你把你剛才說的話都給我寫出來。」方忠謀寫下文字後,張月升拿著妻子的「罪證」向軍代表揭發了她的「反革命行徑」。兒子張紅兵(十六歲)也寫了一封檢舉信。一九七零年四月十一日,在萬人宣判大會之後,方忠謀被中共槍決。

張紅兵當年告密,把母親送上了斷頭台。而今,他的懺悔也錐心刺骨。當他讀到了明代短文《猿說》,更是痛悔不已。他說:「有一種猿猴,獵人把母猴捉到了,扒了皮。小猴子看到它母親這樣的下場,抓、撞、反抗,最後這個小猴子也死了……我看到這些的時候,就在自己心裏痛罵自己:張紅兵啊張紅兵,你畜生不如啊,動物還有親情,還有母子之情,你呢,你有嗎?」「我應該背上這個沉重的十字架……它將永遠由我肩負著,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一直到我走進墳墓的那一天。」「如今我老了,每晚都在做噩夢。」

張紅兵告密的後果是母親的慘死,自己的追悔莫及。當他認識到自己的告密是多麼可恥、愚蠢與人性泯滅的時候,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了:母親不能復生,自己生不如死。

一個幸福的家庭,從親親相愛,到陰陽兩隔、精神恍惚、不寒而慄、公開懺悔──只因為一次告發。這是邪惡時代的無數的悲劇之一。而這樣滅絕人倫的慘劇,在中華大地還會發生嗎?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大法以來,中共採取了最荒謬下流的手法詆毀法輪大法,採用了最卑鄙凶殘的手段殘害法輪功學員。而法輪功學員為了讓眾生明白事實真相,頂著紅色恐怖,傳播真相。可是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人們,有的還告發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的處境更加雪上加霜。有的法輪功學員剛剛給路人一份真相資料,就被告發,隨後就被綁架。之後,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囹圄,遭受酷刑折磨,身心煎熬;有的被活活打死。這種告發的卑劣無恥,正在中華大地上演著。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湖北省漢川市法輪功學員胡漢姣,在回龍鎮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之後被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胡漢姣告訴世人避疫的良方後,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遭分水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胡漢姣被劫入武漢女子監獄的第十三天,監獄聲稱胡漢姣因病在醫院死亡。

五十三歲的胡漢姣女士,懷著悲憫,帶著悲傷離開了人間。而那個誣告她的人,如果後來得知胡漢姣因為他的告發而被綁架、被誣判、被迫害致死,他會作何感想呢?可能是百般開脫,可能是千遍抵賴,可能是萬分恐懼,可能是無限慚愧。告發者的下場絕不會好。

法輪功學員的講清真相,苦口勸告,是為了制止中共的迫害,也是為了民眾不成為暴政的打手、歷史的罪人。但是當下的中國人,有的還是被中共的謊言洗腦,被宣傳欺騙,像文革中的張紅兵一樣,以告發為榮,出賣人求榮。這樣的人,會被輿論譴責、被世俗唾棄,更會被親人鄙視。

有人說:真話,比整個世界還重。法輪功學員給予人至高至誠的真相,有人卻恩將仇報的構陷、告發恩人。這樣的生命,註定背上自己的枷鎖,在恐懼與自責中度日如年。

真相能讓你明辨是非,真相能給你帶來幸福安康。請千萬珍惜真相,請勿告發真言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