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白毛女》的假和「鐵鏈女」的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九日】

一、鐵鏈女和白毛女

國內鐵鏈女的事件爆發後,徐州政府頻頻更改通告,卻難以服眾。而鐵鏈女事件掀起這麼大的輿論風浪,鐵鏈女本人獲得自由竟然仍是遙遙無期,甚至網傳有可能被中共下黑手切除腦白質,失去記憶永遠不能開口說出真相。鐵鏈女目前是下落不明。舉全國之力解救一位被發現的遭拐婦女竟如此之難,政府到底在維護甚麼,又在掩蓋甚麼?

一個女孩遭遇了慘烈的被拐生活,而被曝光竟然也可能成為另一種更恐怖厄運的開始,人們不禁要問,這是在人間還是在地獄?!或者如網友所言:「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繼鐵鏈女之後,又發現了鐵籠女、山洞女等,已邁入21世紀的今天,這些女人們的慘狀震撼人心,她們在徐州,在西安,在榆林,在中國的任何一個可能的地方。這竟是「新社會」的真實。有些人想,這是舊社會白毛女再現了嗎?

可白毛女是虛構的,那是為了中共的政治需要,為了讓人們被灌輸「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中共邏輯。

明慧網的一篇文章曾經這樣揭示:

很多人並不知曉:白毛女受壓迫是虛構的,而真實的黃世仁是勤勞本分、樂善好施的好人。民間傳說在河北省平山縣的一個山洞裏,住著一個渾身長滿白毛的仙姑。仙姑懲惡揚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間禍福,因此人們都前去上供。

在抗戰期間的晉察冀根據地,因為晚上人們常常去給仙姑進供,所以「鬥爭大會」開不起來。西北戰地服務團的作家邵子南為配合「鬥爭」需要,把村民們從仙姑廟中拉回來,於是瞎編了一個民間故事,主題是「破除迷信,發動群眾」,此為《白毛女》雛形。

1945年,經歷過延安整風運動後的延安魯迅藝術學院的一些人,在院長周揚的指示下,根據這個傳說創作出歌劇《白毛女》。1948年,周揚建議將這齣戲作為向中共七大的「獻禮」,提出要呈現「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這個主題。

當時中共高層對這齣戲非常關心。這齣戲將中國劃為陰陽兩重天,雖然神神鬼鬼,但有「生活原型」,令人真假難辨,因而被視為宣傳戰中的一顆重磅炸彈。毛澤東親自示意:戲的結尾要反映中共政策的轉變,即「土地要分掉,黃世仁要槍斃」。

《白毛女》是這樣編造的:─佃戶楊白勞因還不起地主黃世仁的債被逼自盡,其女兒喜兒被用來抵債,被迫到黃家做工,遭黃姦污,後逃進深山,以廟中供果充飢,頭髮因此變白,被村民稱為「白毛仙姑」。後來喜兒由過去的戀人,現已參加八路軍的大春救出,一起下山,召開鬥爭大會,分了土地,打倒了地主。

顯而易見,《白毛女》的主題就是要突出中共的「偉大」,一個「舊」中國結束,在共產黨領導下,一個「新」社會要開始。為了在藝術上博得人們的喜愛,《白毛女》不僅在情節上借鑑了民間文學中的冤冤相報、佳人落難以及英雄救美的模式,而且在音樂上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傳很久的民間小調,比如《北風吹》和《紮紅頭繩》便是原調抄襲。

經過藝術形式包裝的歌劇《白毛女》在中共佔領區上演後,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信以為真,充滿對「舊」社會的仇恨,對地主的仇恨。甚至出現士兵要舉槍打死舞台上的「黃世仁」的鬧劇。

中共就是這樣給人們灌輸「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很多人不知不覺地接受其謊言--儘管人們在自己身邊並沒有看到甚麼「黃世仁」和「喜兒」。

再來說說地主黃世仁。大陸某記者在對黃世仁的家鄉河北省平山縣考察後得出的結論是:黃世仁比竇娥還冤。

這名記者的調查還原了一個真實的黃世仁。黃世仁的父親黃起龍知書達理,聆聽祖訓秉承父業,低調做人。將祖上留下的田地擴大成千畝良田,並且有了名字為仁、義、禮、智、信的五個兒子。黃家五兄弟在當地名聲相當好。

黃世仁是長子,自然接了父親的班兒。他為人善良,經常周濟鄰里,行善積德,在當地是有名的黃大善人。黃世仁兒女成群,家庭和睦。

而楊白勞的父親楊洪業是當地有名的豆腐大王,人稱「楊豆腐」。楊家豆腐以質好價廉著稱。楊白勞和黃世仁自小就是結拜兄弟。楊洪業41歲去世後,楊白勞繼承父業,因不耐辛勞,加之染上了賭癮毒癮,從而使家業衰敗。當地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

後來,楊白勞在欠下巨額賭債無力償還時,黃世仁借給他大洋1000元,並收留了其未成年的女兒喜兒。無臉見人的楊白勞外出躲債,最終誤喝滷水不治身亡。這時又是黃世仁,厚葬了楊白勞,並收養了喜兒。

多少年來,中國的觀眾有誰會想到一出鼓吹「懲惡揚善」的戲劇背後,竟然有如此曲折的真相和複雜的政治背景呢?!有誰會想到自己作為觀眾的義憤填膺,恰好是中共為一黨之私所精心策劃和刻意操縱的效果呢?!這就是中共政治宣傳和藝術創作相結合所產生的特殊效果。這是只有深懂人性的弱點、絕無道德的顧慮、不擇手段只為奪取權力的宣傳老手才能做到的。

《白毛女》讓藝術成了中共傳播謊言的幫兇,堪稱文藝為政治服務的「傑作」。如果說中國歷史上有一個時代真正把人變成鬼的話,那也只有在中共的統治下,無數的人一夜之間被剝奪了人格尊嚴乃至生存權利,被毆打,被關押,被驅逐,甚至被殘殺。百年來,中共的屠刀從未放下過。在此意義上,《白毛女》的所謂「人變鬼、鬼變人」的主題,顛倒過來竟成了一句令人恐懼的讖語(事後應驗的話)。

這篇文章揭示了真相。原來白毛女是假的,而當今鐵鏈女由人變鬼才是真的。雖然共產黨仍不承認,仍在欺騙。

中共幾十年靠說謊維持了生存。繼而也敗壞了社會。現如今各行各業造假層出不窮,假米假油假產品,假賬假話假溫存,共產黨也是層層欺瞞,腐爛透頂。無處不假。

如此,中國人活而無趣,因為沒有人享有尊嚴和自由,有的只是精神枷鎖,這真的如同生活在地獄一般,人人都成了帶著鐵鏈子生存的人。有人在掙扎,可更多的是讓自由世界無法理解、難以相信的沉默的大多數。其實很多人像待噴發的火山一樣靜默,也有麻木消極無奈的沉默,還有糊塗的,清醒一些的也不會發出反抗的聲音。

中國人在政治上無法發聲,維權總被鎮壓,被喝茶、被精神病、被打毒針、被拘留、被冤判,甚麼呼聲都可能按煽顛罪被抓,太壓抑了,很多人想這次在婦女問題上總是可以談的吧,於是網友揪住這次中共拐賣人口惡行被曝光事件不放,不斷的質疑追討,就像揪住了中共的老鬍子,扯著它的腦袋不斷的晃盪,中共也是外憂內患,壓力山大,但還一直沿用慣例拿出流氓手段對待鋪天蓋地的網民追討。但被拘留、被禁言、被封號、被警告,不一而足。中共目前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也許在中共治下,在結果上我們真不能期待甚麼,要知道手無寸鐵的百姓面對的仍然是一個有一百種方法對付你的暴力國家機器,雖然它行將就木,可仍然在持槍掌控著人們。

二、中共之假

鐵鏈女這件事真的撼動了很多的民心,我們到底生活在甚麼樣的世界裏?

「歲月靜好」,「厲害了國」,「平安中國」,「盛世天朝」,怎麼都站不住腳了?統統都是謊言吧?這虛幻的情景好像騙不了人了,人們也許會追問,中共是行騙吧?追討一下,騙的是誰?怎麼騙的?騙了多少年?2020年疫情期間武漢居民喊出的「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至今不絕於耳,綿延到2022年。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下面咱們就來掀開中共百年矇騙社會的黑布一角。看看其「假」的具體事實:

1、抗日之假,借日本人篡政之真

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型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國軍傷亡322萬多人,共有206位國軍將領在抗戰中捐軀(中華民國國防部1946年統計),付出慘重代價,贏得了抗戰勝利。國民政府才是抗日的主力。

1937年逃到延安的中共只有兩萬紅軍,(後來還在後方種植罌粟,賣到國統區賺取銀元並毒害同胞。張思德就是燒製鴉片時意外身亡的。)而淞滬會戰中,國民黨70萬軍隊與50萬日軍浴血奮戰,粉碎了日軍三個月橫掃中華的計劃。遠在陝北的兩萬紅軍如何能主導120萬人的會戰?

毛澤東感謝日本,說的「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的話有根有據,廣為流傳。

為了欺騙和給百姓洗腦,一部部荒唐的抗日劇頻頻出現,如:「我爺爺九歲的時候就被日本人殘忍地殺害了」,「八百里開外,一槍幹掉鬼子機槍手」,「手榴彈炸飛機」等等,更讓人看到共產黨的荒誕不經。

2、民族代表之假,西來幽靈之真

抗戰勝利後,趁國軍疲憊,蘇維埃政權在中國培植的中華蘇維埃組織中國共產黨發動三年內戰,把孫中山先生建立,蔣介石先生浴血奮戰保衛下來的民國逼到台灣,自己就地封王,主宰起了中國人。可它能代表中國嗎?

且不說中共來源於德國的馬列學說,又受到蘇聯扶持,本身就不是中國本土的東西,就僅僅是它的70多年,也決代表不了中國。中國有五千年的傳統文化,這是馬列學說望塵莫及的。

共產黨這個「外國組織」要想讓百姓承認它,不得不絞盡腦汁,利用宣傳,掀起仇恨,害死能識破其真正面目的社會精英,同時大開殺戒,讓百姓畏懼噤聲,其內部也是鬥殺不斷。它的本質假、惡、鬥,偷、騙、色、痞在之後的幾十年每一方面都表現的淋漓盡致。

而且目前來說,中共政權從沒有在聯合國備案,仍然是一個非法組織。中共政權也並不是百姓選舉出來的,沒有得到百姓的真正認可,只是靠暴力謊言高壓維持,所以從這兩個角度講,它也不是合法的。中共是非法政權。

3、宣傳之假、洗腦之真

為了維持其非法統治,中共必然造假,在假宣傳上做足了功夫,極盡黑白顛倒之能事,僅舉幾例:1952年「助朝侵略」中黃繼光堵槍眼、邱少雲不合常理地「被燒死」,稍有質疑能力就辨出真假。1958年大躍進畝產13萬斤,1965年為政權需要虛構出的大地主劉文彩,被杜撰出來半夜學雞叫的周扒皮,哪個不是中共打倒萬惡舊社會、弘揚新社會的得力工具?

被刻意美化的江姐、雷鋒,被樹立起來的各個時期的模範典型,有幾個是真的?雷鋒要是真的做好事不留名,那兩百多張照片難道是攝影師碰巧路過拍照的?打著手電筒大白天看書是為了給國家節省電嗎? 汽車轂轤擋泥板裏沒螺絲雷鋒裝樣子呢?雷鋒在日記中說一天撿三百斤糞,去哪裏撿那麼多糞啊,可能嗎?稍有質疑精神就能看出破綻。其實雷鋒也是被樹立起來的「忠於黨」的一個所謂榜樣而已呀。

一直延續到20世紀80年代,「8964」中共對學生的污衊,1999年對修煉群體的迫害,2001年天安門自焚造假,2019年對香港的鎮壓和污衊,2020年對疫情的造假,中共無時無刻不在製造謊言和維持謊言中生存,一個謊言需要更多的謊言去掩蓋,就像這次鐵鏈女事件,五次官方通告,次次不同,真是難為了徐州政府了。

鐵鏈女又一次讓人看到了中共之惡,再一次深刻揭示了共產黨的偉光正是何其的可笑。看到今天的鐵鏈女,我想不少人會再一次發出心聲:好想回到「萬惡」的舊社會。可現在直面現實,很多人和鐵鏈女的距離也許只是一記悶棍。

4、抗疫之假,斂財之真

2020年疫情爆發,2月1日騰訊製作的疫情地圖,全國確診人數為154,023人,死亡24,589人,第二天旋即被修改為確診14,446人,死亡為304人,很多地方確診數字漲到35就戛然而止。疫情大潮吞沒了很多在中共國連數字都算不上的人。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說,中共對疫情的控制,其實沒有真正有效的對策,強制性的核酸檢測,是在為賣試劑的企業在創造營收。

2022年中國8家A股「新冠檢測企業」公布2021年業績預告,利潤驚人。此前,網傳哈佛學者黃萬盛的一段錄音,揭露中共權貴集團借疫情斂財,所謂的全員核酸檢測和強制疫苗接種,背後牽涉巨大利益。不怪百姓都覺得愚蠢的群聚全員檢測,中共動不動就來幾輪。

在錄音中,黃萬盛還表示,西方國家發現,奧密克戎變種病毒雖然傳播性強,但只感染上呼吸道,後果比較輕微,正是一個實現群體自然免疫的機會,因此在逐漸放開社會。但中共做法與此相反。

他說:「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在用(中共)這種方式在進行免疫,這種免疫實際上是給利益集團輸送利益。包括現在這個疫苗,強行打疫苗,三針四針都要去打,都是跟後面的利益集團有關係。」

據報導,研發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的中國科興生物公司,2021年上半年銷售額達11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暴增162倍。

北京大學教授李玲曾公開表示,2020年中國抗疫產生的經濟收益高達67萬億元人民幣。

錄音在網絡傳出後,黃萬盛本人沒有對此做出回應。但北京媒體人高瑜2月10日在推特貼出一張聊天截圖顯示,黃萬盛表示已經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逃到美國的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多次爆料武漢病毒實驗室及這次病毒作為生物武器的特點及中共的陰謀。

新冠病毒起到了生物武器的作用,成功打亂了世界的秩序,在大陸利用人的仇恨心理甩鍋美國,甩鍋世界,凝聚了愚民的民族情緒,真是一舉多得。但終究人算不如天算。咱們拭目以待,看清中共必遭清理的天意如何實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