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在一種強大的疾病中被淘汰」

——我眼中的大瘟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七日】我是七零後,小時候常聽大人說一九九九年人類要有大災難,很多人會死去。那時由於年齡小,對死亡沒甚麼概念,因此也不害怕。大點兒時知道了唐山大地震的慘況,所以就害怕大災難的到來。媽媽安慰我說:天塌大家死,不要怕。

一九九六年年底,我姐送給我們家族每家一本書,書名叫《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書籍),並告訴我們都要看這本書,做個好人就會躲過災難。後來才得知我姐不僅把書送給了我們,就連她的左鄰右舍、朋友和熟悉的居委會主任都送了,住在隔壁單元的我同學的姥爺家也得到一本。姥爺是教師,看過書後說:這本書寫的好,深入淺出,有沒有文化的都能看懂、聽懂。

我姐煉法輪功後,很快全家搬到了另一座城市,她的心胸也變的越來越寬闊,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因為兩年後她把自己在老家住的樓房給了有房住的小叔子(姐夫的弟弟)。那時小叔子家住的是平房,條件不怎麼好,偷偷地住在我姐家。我姐發現後就把房子讓出來了,說師父要求修煉人要為別人著想。

一九九九年沒有發生人們認知的大災難,只是法輪功被迫害了。在共產黨的謊言宣傳下,數億的中國人不管主動的還是被動的,都被共產黨要求對法輪功表態。我家親人們都不相信共產黨的宣傳,因為我們都看過《轉法輪》,知道共產黨是在造謠。

然而對於我們家族來說,大災難真的降臨了。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姐夫突然打電話給我爸,說我姐丟了,沒人看孩子了。爸爸立刻叫上我趕往機場。等候飛機時,我和爸爸上牙打下牙,一直在哆嗦。不是冷,是因為不知道我姐的死活。在法輪功被迫害中,我姐被迫離婚,回到了老家。後來她被非法關到勞教所,差點死在裏面。我去看過她多次,由此知道了共產黨的殘暴。

我同學中大部份都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相聚時我也不隱瞞他們,說我姐是修煉法輪功的,共產黨對法輪功可狠了。沒想到他們都不相信,說:「不能吧,不是春風化雨嗎?」我說:「都是我親眼看到的,還帶我外甥去過那裏,做了見最後一面的準備。」聽了我的話,同學們不吱聲了。我知道不能怪他們,如果我沒有親身經歷這些,也不會相信的。

我曾問過我姐當初為啥要每家送一本《轉法輪》?我姐說剛學法輪功時,她看到師父講過這樣的法:「咱們也沒有甚麼可隱晦的,唯一存在的可能在將來要淘汰一批人,那些很不好的人,可能要在一種強大的疾病中被淘汰,這是可能的。」[1]在我姐眼裏誰都是好人,那時她想不明白「很不好的人」會是甚麼樣?於是就希望我們都知道好人的標準,從而躲過被淘汰的命運。

看到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運作鏈條,我不知道有多少「很不好的人」在其中。現在爆發的瘟疫不是無緣無故,應該就是在淘汰「很不好的人」吧。這些人的不幸也應該是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的,來自於共產黨污衊法輪功的謊言。我姐說謊言能吞噬良知、增加仇恨,而仇恨會使人失去理智,從而容易受共產黨的誘惑去做惡。

瘟疫還在繼續,法輪功學員還在講真相救人。願中國人民都能珍惜現在的時間,去了解法輪功真相,退出共產黨組織,做個順天行的人。這次瘟疫中我也「陽」了,但幾天就好了,我知道瘟疫不會要我的命,因為我是順天意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