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故意感染病毒」試驗結果說瘟疫有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二月十六日】近日,英國公布了「故意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試驗結果,該試驗是二零二一年二月由英國政府批准,由英國政府疫苗特別工作組、帝國理工學院、醫學實驗公司hVIVO等機構合作進行的,原本擬招募90名18歲至30歲未感染過中共病毒的健康志願者,故意感染病毒,從而「深入研究中共病毒影響人體的過程」。

不過,從目前公布的結果看,只有36名18至30歲年輕、健康、而且未注射過疫苗的自願者參加了這項人體挑戰試驗。每一位受試者,都在鼻子裏噴進了相同劑量的中共病毒,這個劑量相當於一個病毒帶原者在其病毒量最高的時候從鼻子裏噴出的一滴微小飛沫。

在那些被感染的受試者當中,病毒很快就發揮威力,在短短四十二個小時之內就首次出現症狀和測得陽性確診結果。但試驗結果有些出乎人們的意料,因為只有一半人被感染,也就是說,18名受試者即便被直接噴了病毒,卻依舊沒被感染。這是不是很神奇?

因此,關注試驗的研究者都在思考一個問題:為甚麼另外一半沒有接種過疫苗,也沒有被感染過沒有免疫力的人,卻能夠抵抗新冠病毒?他們認為這將是未來研究的重點。

或許他們的研究起點可以從歷史上的瘟疫倖存者開始。古今中外歷史上,從不缺乏那些主動擁抱瘟疫但卻病毒不侵之人。

比如公元五四一年到公元五九一年期間,古羅馬帝國因為迫害基督教,發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聖徒傳》的作者兼歷史學家約翰見證了第一次瘟疫,而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四次瘟疫。他們都用筆記錄了當時的慘況,以警示後人。

伊瓦格瑞爾斯寫道:「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比如美國媒體曾報導,稱一九一八年大流感倖存者、住在美國新澤西州的逾百歲老人艾絲翠德,「健康」、「快樂」、「長壽」、「幸運」是她一生的寫照。在那場死亡超5000萬的大瘟疫中,時年僅8歲的艾絲翠德與母親倖存,而她的父親與姐姐則與她們陰陽兩隔。

而中國古代這樣的例子也不少,僅舉三例。比如晉朝有一個叫瘐兗的人,某一年,他的家鄉發生瘟疫,兩個兄長都因此病逝,二哥也病情危急。由於疫情日益嚴重,所以父母和弟弟們打算逃到外地去躲避,唯獨瘐兗不肯聽從父母之命離去,要照顧二哥。數十天後,村裏疫情漸漸消退。家人回家後,看到瘐兗二哥的病已好了大半,而他本人則好端端的完全沒有被傳染。

清代學者朱梅叔在《埋憂集》裏也記述了一地發生瘟疫時的情況,「嘗有一家數十人,合門相枕藉死者,偶觸其氣必死。」有個書生名叫王玉錫,拜陳君山為師,陳君山家染疫,「父子妻孥五人一夜死,親鄰無人敢窺其門。」王玉錫毅然說:「我怎麼能坐視老師一家人連屍骨都無人埋葬?」於是進得屋去,將死者一一棺殮之,最後才發現有個尚在襁褓的孩子「猶略有微息」。王玉錫將他抱出,找到醫生救回一命,而王玉錫也平安無事。

還有清朝道光十五年,杭州發生瘟疫,死了很多人,市中的棺材都售空了。杭州有金姓者於前一年除夕聽見門外有鬼聲,俄而又聽見有人說:「此家有節婦。」第二天大年初一打開門,見牆上畫一大紅圈,金某很詫異,以為是兒童胡鬧,也沒放在心上。「及夏間疫盛,鄰比諸家無一免者,而金姓獨無恙,始悟除夕紅圈,乃鬼神為之以識別也。」金家的節婦姓錢,是金子梅都轉的伯母,守節已經三十多年了。

這些與瘟疫擦肩而過的倖存者憑甚麼會倖存?因為他們都用善良做人生的底色。據艾絲翠德周圍人說,她長壽的秘訣就是一生「與人為善」,而瘐兗、王玉錫不正是正直善良之人嗎?而守節孝婦,從來都為神鬼敬佩。所謂「天道無親,常與善人」,這樣的例子古今中外都不乏記載。而英國試驗中,18位未感染者,很可能就是這樣的善人吧。

病毒不侵善人,證明了瘟疫有眼。事實也的確如此。古代信神的人認為,人間的瘟疫本質上都是由神根據人間善惡來安排的,有時瘟神和疫鬼的出現會讓人知曉,以加深人們對此的認知。

史載,南朝宋元嘉五年的秋天,一個「衣服臭敗,兩目無睛」的老婦人突然站在有的人家的門前,然後就消失不見。就在其出現的第二年的三月,被其光顧過的家庭都死於瘟疫。

明代,在錢希言所著的《獪園》裏記述道:湖北京山縣有戶姓蔣的人家,家中有個兒子,有一天夜裏「忽被人引出門」,見門外「數百小兒,著各色彩衣」,蔣氏子還沒看清楚,那些孩子突然一下子全消失了,地上只留下數百面小旗。蔣氏子心驚膽戰地蹲下身,俯首向小旗看去,只見上面都寫著「天下大亂」四個字。這時太陽升起,數百面小旗隱隱而沒。他反覆思忖也不知道該做何解……沒過多久,「裏中疫病流行,蔣氏家口死者數十人,方知是疫鬼所為。」

而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刊登的文章《看見瘟神》和二零二一年二月《又見瘟神》,說的是有功能的修煉人看到了瘟神布疫的情況,其對應的就是當下在世界蔓延的中共病毒,而染上病毒的都是沒有「三退」、認同中共邪黨、與中共親近之人。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這位有功能的修煉人在打坐中,看見黑乎乎的疫鬼沿著黑暗的通道向上爬,一切密閉的通道都會被突破。後來又看到無以數計的疫鬼出現,鬼影憧憧。這說明人類已經處於極其危險的邊緣。

既然瘟疫的發生皆有定數和安排,那麼當下人所施行的所有防控措施顯然都是「錯施」,是徒勞的。在瘟疫肆虐的當下,若想躲避災禍,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反思自我,找到根本原因。而中共病毒既然是針對那些相信中共並與之親近的人而來,那麼遠離中共、退出中共邪惡組織(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簡稱「三退」),將是最佳的避疫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