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在幫同修維修機器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八日】我今年五十三歲了,從開始修大法到真正走入大法修煉,卻用了十多年的時間。我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有幸得到這高德大法,這是生命中的萬幸,我將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萬古機緣。下面講講我的故事。

一、一波三折終得法

初聞大法大約在一九九七年夏天,父親拿回來一本書,書名叫《轉法輪》。因為我平時對氣功很感興趣,開始以為也是一本氣功書呢。看了幾遍後,感覺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書,就把書給朋友看,朋友也覺的挺好。我和朋友一起找到了煉功點,開始學法煉功。由於對法理解的很淺白,雖然知道大法好,但沒有毅力堅持,幾個月後,我們就放棄了,但卻種下了修煉的種子。雖然不煉了,但大法書我還保留著。

師父沒有放棄我,一九九八年夏天,一天晚上,做了個夢,夢中有人說,你如果不煉了,就得把書拿走。後來明白這是師父點化,就和朋友商量,咱倆還得煉,朋友最終沒有走進來,而我又回到了原來的煉功點。

Advertisement

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我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出去洪法,到人多的地方掛條幅、集體大煉功,把大法介紹給更多的親朋好友、鄰居、同事,使不少有緣人走入大法中來。大法在我心裏紮下了根。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開始迫害,我去了市政府廣場證實大法,但因怕心最終沒有去北京證實法。由於失去集體的修煉環境,不能正常的學法煉功了,慢慢就隨著常人滑下去了,內心有時也很痛苦,就這麼活著有甚麼意義?!後來又搬家了,跟周圍的同修也不認識,接觸不上,這樣一拖就是十多年。

期間,二零零三年左右,夢見師父來了,我給師父跪下了;二零零八年,我學會了翻牆上明慧網,自己還買了一台小打印機,打印真相資料,發出去救人。二零一一年,妻子由於一個偶然機會也開始修煉;還有同修的多次勸說,都沒能使我真正走入大法中來,機緣一再錯過。

但大法在我心中紮下了根,腦中經常出現一句法:「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1]抵制了其它氣功的誘惑,時常想著還得繼續修大法,但對自己沒信心。在這期間也試著從新再修煉,也堅持不了幾天。

一直到二零一二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表示要從新修煉大法,堅修到底心不變。歷經十餘載,一波三折,這一次,我真正的得法了,成為師尊的真修弟子。

感謝師父慈悲,始終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感謝同修的堅持不懈的努力,慶幸自己最終沒有錯過這萬古機緣。

二、把握機緣法中修

十多年過去了,耽誤的時間太多,開始幾個月,每天就是抓緊一切時間大量的學法,主要學習《轉法輪》,也學一些其他的講法。感覺思想中雜念越來越少,思想比較清靜,心想如果一九九九年是這個狀態多好啊,就可以進京證實法。

心穩定下來之後,由於二零零八年翻牆時,就學了一些打印技術,就買了一台快速打印機,打印真相資料,自己出去發放。

二零一三年,我地區有了手機救人的項目,冬天冒著寒冷,夏季頂著酷暑,出去打語音電話及手機對講救人,體會著救人的喜悅與不易。從中也學會一點手機軟件安裝卸除維護技術,方便自己和大家使用。過程中,在與同修的一次次矛盾中修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與境界。

大約二零一四年,本地一負責打印機維修的技術同修因被騷擾而流離失所,導致同修的打印機無人維修,我由此開始學習打印機維修技術,也參與一些其它的技術項目,成為了一名技術同修,走出了一條適合自己的證實法、救人的路。

剛開始學習打印機維修技術時,就從基礎學起,拆殼,清洗打印機,把主要部件拆下來,重新安裝,反反復復,有不懂的地方,就去論壇上去搜索和提問,時間長了,一般問題都能處理。

由於技術同修少,去哪兒一般都受歡迎,所以和同修之間很少有矛盾,雖然這樣,也難免有一些心性上的摩擦。如教同修學習機器的簡單維護和維修技巧,如果對方不用心學或理解慢,有時我心裏就不耐煩,急躁心、怨恨心就出來了,說話的口氣就不善;修機器同修認為是有求與我,經常說一些恭維的話,有時即使我說錯了,做錯了,也不和我頂嘴,無形中,人心就被滋養出來了,自以為了不起,瞧不起別人,自認為自己總是正確。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不管做甚麼項目,共同的目地是救人,每個人都在整體之中,不是在整體之上,做技術工作與做其它項目沒有實質上的不同,就像一台機器中的齒輪和螺絲釘,缺一不可。所以要擺正與同修的關係,以祥和的心態為同修服務,做好各自該做的。而那些暴露出的各種執著心,正是我們走出人、走向神,在大法中最終要修去的東西。

同修往往認為技術同修很辛苦,有的維修完後,表示感謝,其實這都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同修讓吃飯,儘量能不吃就不吃;非要給物或錢,給錢一般都是不要;給物(一般都是吃的)個別不好意思,拒絕不了的,還有一個處理方法,就是把同修給的東西折算成錢,把這個錢用來買耗材用,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拒絕時間長了,同修一般就不再給了。

由於資料點遍地開花,有時維修的事就較多,我基本上是隨叫隨到,這樣學法就跟不上。協調同修看在眼裏,就來找我交流:不能只修機器,不跟同修交流,機器出問題了,要善意的提醒同修向內找,同修心性提高了,機器問題就容易解決,出問題也會少,可節省你的時間。再加上同修自己做一些簡單的維修,也少依賴你,這不是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開始我還不太認同,後來又交流了幾次,感到協調同修說的對,是要先修心性後修機器。採用協調人的方法後,機器出現問題了,雙方都找自己修煉上的問題,再加上和機器正念溝通,小問題同修自己學著處理,過程中確實出現了一些「奇蹟」。後來,同修找我維修機器的頻率越來越少。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讓我們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萬古機緣,放下一切人心、執著,走好最後的路,兌現大法弟子的神聖誓約。

由於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