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母子苦盡甘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和母親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後,我們一身的疾病不治而癒,從此身心健康。感恩師父的一路慈悲保護!這是我們平平穩穩走到今天的根本保障。我們用盡世間一切美好的詞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我出生時,在醫院被傳染上乙肝,經常高燒不退,肚子鼓起來老大,經常吐酸水,總是要吐血,還帶有別的炎症等。父母經常帶我住醫院治療,有時還得住特殊病房,一住就好幾個月。

我人瘦的不像樣兒,每天把藥當飯一樣的吃。醫生護士沒有不認識我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沒別的收入來源,高昂的醫藥費壓的父母喘不過氣來,就這樣維持著我的生命。

在我上小學時,我父親不幸去世。我們母子二人住在一處三十幾平方米、低矮的茅草房裏,房子年年漏雨,眼看就不能住了。父親去世後,奶奶和三叔用盡辦法,把父親留給我看病與上學的一萬多元救命錢從我母親手裏騙走。

周圍人的冷言冷語與生活的壓力,使母親得了嚴重的腎病,腰疼的直不起來,眼睛看不清東西,腦袋總疼,還有許多說不上來的病症,她只能買點便宜的藥維持著。親屬、朋友怕我找他們借錢,也躲著遠遠的不見我,都說我家是個無底洞,填不滿。

我母親帶病去上班。母親單位的車間主任看我父親不在了,重活都讓我母親一個人幹,有時幾個人的活都讓她幹。過年過節,車間主任逼著母親給他拿幾百塊錢,要不就把她趕回家。母親只好給他拿了。可他更加嚴厲的對待母親,天天如此,一時不讓我母親歇著,當天的活幹不完就扣工資。母親為了養活我與維持這個家強忍著。她幾次想尋死,因為放不下我沒有死成。這苦日子甚麼時候能是個頭啊?!那時真是度日如年啊!

一九九九年三月,慈悲的師父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把我們從苦難裏解救出來了。一天,母親從單位回來特別高興,告訴我今天上班遇見一個人上她車間辦事,就跟她聊了兩句。這個人知道了我家裏的情況,非常同情,特意回家取來法輪功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讓我母親拿回家聽,告訴我母親學了法輪大法,就有師父管了,一切都不用愁了。

我與母親連續聽了兩天師父的講法錄音,越聽越想聽,都忘記吃飯了,一直把師父的講法錄音聽完,母親就決定修煉法輪大法了。當天晚上,她剛睡下,就感到腦袋裏整個的血管都在疏通,非常舒服,血液的流淌聲都能聽見,整整一夜都是這樣。

第二天早上,母親起來上班,突然頭也不疼了,眼睛也能看見東西了,身體也不腫了,一切都正常了,真是太神奇了!她高興的跑到同修家告訴同修,同修說:「師父收你了,你好好學法輪大法吧。」同修把《轉法輪》這本寶書讓母親拿回家給我看,我從早上看到晚上,直到母親下班回來。

我是哭著把《轉法輪》這本寶書認認真真全都看完的,還捨不得放下。真是太神奇了,我一個小學沒畢業的人,《轉法輪》書裏的字我都認識,師父講的層層法理深深打動了我,我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家,就像遠行的航船終於歸航。

我哭著,對著《轉法輪》書裏師父的法像雙手合十說:「我也要學法輪大法,請師父收下我,我要永遠跟著師父。」就這樣,我也修煉法輪大法了。

第二天早上,我突然想吃麻花和油大的食物,母親說:「有師父管你,你想吃就吃,不用怕。」她給我買了一根麻花,我一口氣都吃了。不一會兒,我的肚子開始疼,疼的喘不過氣來,腫脹的肚子好像要炸了,我渾身冒冷汗。我想這不是要吐血啊?怎麼辦呢?但我想我已經學了法輪大法,生死都由師父說了算,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師父,有甚麼可怕的?

突然,我開始大口大口的吐,吐了將近五十分鐘。一看地上,吐出來的都是油水,把地都濕透了。我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濕透了。我一下子感到肚子不疼了,肚子不鼓了,而且全身熱乎乎的。原來蒼白的臉也有血色了,我感到全身特別的舒服,從來沒有過的舒服,走起路來特別輕鬆,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氣。

我高興的告訴了母親,她看到我這樣,高興的說:「是師父管你了,好好學法輪大法吧!」我與母親跪在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救了我們,我們要永遠跟著師父,直到圓滿。

我們請回來師父的法像,還有《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等寶書。在同修那裏,我們又學會了動功和靜功。我們天天看書學法、煉功。我與母親無論在家裏還是在外邊,遇事向內找自己,多為別人著想,處處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

母親單位的人都說她人變好了,身體也好了。母親說:「我和孩子是學了法輪大法,跟著我師父變好的。」同時把法輪大法的真相講給她們聽,告訴她們師父的慈悲與偉大。

三退大潮(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開始後,母親給單位的人退黨、退團、退隊。單位還有幾個同修也都在各自的崗位講著法輪大法真相。給她們單位的人做三退。

母親的單位是一個大單位,後來經過同修們一起努力講真相,單位的人多數都明白了真相,知道中共惡黨是騙人的,大法弟子講的都是真的,有的人主動的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母親單位的人也同時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師父的慈悲偉大。全單位人都說「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真好」。連廠長都說:「全單位的人要都學法輪大法就好了。」整個單位形成了一個非常好的環境,同修還有母親可以隨便的在單位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給別人做三退,廠長看見也不管,而且非常支持,至今已有很多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我和母親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知道了過去所經歷的痛苦都是在還業,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為的是能修煉法輪大法,跟隨偉大的師父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我和母親放下各種人心與想法,主動去親屬家講真相。他們看到是我和母親,就像不認識我們一樣,一臉的冷漠和不高興,可能是怕我們向他們借錢吧?於是,我就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並請師父加持我們。

母親把來意跟他們說明,先講了我們倆如何得法,師父的慈悲偉大,法輪大法的美好等真相,最後講了為甚麼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必須要三退,也給他們舉了不少明白真相得福報的生動例子,並把我們帶去的大法真相資料拿給他們看。

他們聽的很認真,真相資料看的都很仔細,最後露出了笑容。我告訴他們我的乙肝好了,是修煉法輪大法好的。我胖了,吃飯特別香,是慈悲的師父給我治好的。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能有個美好的未來。

他們看到我的乙肝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好了,也明白了法輪大法真相。他們看見了我家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跟隨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們過的越來越好。我母親漲了工資,我甚麼活都能幹了。看到我們如此巨大的變化,親屬們有的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有的還學了法輪大法。

我在同修那裏學會了使用電腦、打字;我上明慧網,能看到同修們的交流文章;我還能把自己寫的文章發給明慧網,與同修們一起交流與提高,我的心情特別激動與高興。

我是一個小學沒畢業的人,不認識幾個字,現在卻能寫文章、用電腦、打字等等,這都是師父給我的智慧與能力。我和母親還成立了學法小組。

我們母子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到現在一次醫院也沒去過,一片藥也沒吃過,身體都非常健康。誰見了我們都說,你們跟過去不一樣了。我們都說:「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是慈悲的恩師救了我家,要不我們早就死了。」同時把法輪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們聽,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中共惡黨說的都是假話,讓他們明白法輪大法真相,都能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

我家已經不住茅草房了,慈悲的師父給了我和母親兩個新樓房,都在市裏,位置都相當好,而且是正樓,非常寬敞明亮。同修們都說,這是師父給你們的。咱們都修好自己,走好師父給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圓滿跟隨師父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