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呆兒變成棟樑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七日】我兒子小時候磨難多多,早產一個半月,生下來只有五斤多一點,月子裏一個月都緊閉雙眼不睜開,而且嘴唇烏紫,不哭也不笑,嚇得我母親不敢給他洗澡。兒子長至一歲半時,又被醫院誤診為腸套疊做了手術,從此噩夢不斷,每個月必發燒咳嗽,要打吊針十幾天才會痊癒。很多夜晚我和丈夫都在醫院病床上陪他打吊針。

兒子長到三歲時還不會說話,那時同事們背地裏都悄悄議論,說我生了個痴呆兒。兒子上小學後因身體瘦弱經常被同學欺負、挨打。

我得法修煉後就叫兒子和我一起修煉,兒子則說等我放暑假後再煉。結果兒子放假後,在公園裏才學煉了幾天功,邪黨就開始瘋狂迫害了,那年兒子剛滿十一歲。我和兒子就在家裏讀《轉法輪》、再加上每天煉功,煉功後兒子也不再發燒咳嗽了,再也不用打頭孢黴素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放假期間,我和十二歲的兒子一起進京為大法喊冤,我倆下火車後直接去了天安門,在天安門廣場給遊客們發大法真相傳單,揭露江澤民的鎮壓罪行。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第四次進京,和同修們在天安門廣場拉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來我被邪黨非法關押並勞教。因無人照看,兒子被丈夫送進寄宿學校住讀。有一次學校讓學生在橫幅上簽名誹謗法輪功,兒子不簽名,也告訴他的同桌不要簽名。

一年零八個月後,我從勞教所、洗腦班正念回家後,驚訝的發現原先瘦弱的兒子居然長高了一個頭,而且品學兼優,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看護著他。等到兒子上高中時,身高已經長到了1.84米,兒子品學兼優,待人真誠,願幫助別人,身為副班長,班裏換純淨水、噴藥、換燈泡、搬行李等重活、髒活他都搶著幹,以致班裏女生都說,將來嫁人就嫁他這樣的人,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他。

最後兒子以優異成績考上了當地名牌大學,又讀了京城名校研究生,畢業後進入大型央企工作。

修大法脫胎換骨

因父母都在醫院上班,工作較忙,我從小就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從小我的病就很多,甚麼肺結核、甲亢、腎炎、頸椎增生、心臟早搏、神經衰弱、卵巢囊腫、子宮肌瘤、闌尾炎、鼻炎等等都得過。年輕時我每週都要去單位醫務室看病拿藥,等結婚生孩子後身體更差了,三十九歲時就病休在家呆著了。

我病休後就專職看病,心想一定能把病看好的,結果請醫院教授、專家看了三年也沒看好,錢花了不少,身體反而越來越糟。無奈之下我就經常帶著孩子去附近一家道觀裏燒香磕頭,幾年下來身體也未見好。我經常去的觀裏有位道長,曾經直言告訴我,說我前生曾多次轉生在皇宮裏當王妃、皇后,幹了許多壞事,殺害過人,所以今生才會遭罪,此為「因果病「,無藥可解。我聽了哪裏肯信,因從小早已被邪黨的無神論洗了腦,根本不相信甚麼前生今世、輪迴轉生。那時的我每天度日如年,雖然不缺錢花,但走路像踩在棉花上,隨時可倒下,不能逛商店,不能旅遊,只能呆在家裏受熬煎,看著幼小體弱的兒子,覺得自己命好苦。

一九九九年三月底的一天,我外出晨練時發現,校園裏有一群人在打坐,男女老少都有,看起來姿勢很是優雅、莊嚴。我趕緊上前去問他們煉的甚麼功,答曰法輪功。我問該功能否治病,答曰治病效果奇佳,我當時就要求學煉法輪功。這時輔導員走過來遞給我一本《轉法輪》說,你先回去看看這本書吧,覺得好再來學也不遲。當時我給她錢也不要,說先把書拿回家看,如果覺得好,再給十元錢把經書請回家。

回家後我捧著《轉法輪》看了一整天,是流著眼淚看完的,有時甚至是痛哭失聲,我非常奇怪,我從小到大看過很多書,從未因為看書而流過眼淚。連續看了三天《轉法輪》後,我就去找輔導員,要求學煉法輪功。

我煉法輪功僅僅一個月後,就把所有的藥都扔了,感覺自己無病一身輕,彷彿回到了年輕時代,覺得自己又從新活過來了,生活又充滿了希望,一切都那麼的美好。

丈夫見我煉法輪功身體好了,脾氣也好了(以前他起綽號叫我「母老虎」),也能回單位上班掙錢了,他很高興,說他以後有空了也要煉法輪功。單位的同事們也都說:「法輪功好不好,看看咱單位的『林黛玉』就知道了,現在她身體倍兒棒,心態平穩,待人溫和,萬事不爭不搶,皮膚白裏透紅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