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蛻皮 女兒驚奇的目瞪口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二零零八年時,我在女兒家幫她看孩子,快過年了,我想回老家過年,提前三天買了車票。突然臉上起了小疙瘩,感到有點痛,用手去一抓引起半部臉和脖子都病起來了,鑽心的難受,緊接著起了一層小疙瘩,像癩蛤蟆皮一樣,黑乎乎的,皮還挺硬。

女兒說把票退了吧,到醫院看看去。我說不用到時就好了。無論到哪,我心裏都時刻想著師父,到時師父就能幫我渡過難關。到走的前天晚上,我就洗了個澡,早上起來我的臉蛻了一層皮,沒有傷痕,皮膚顯得細嫩。當時女兒驚奇的不得了,目瞪口呆地看著我。我感動的只是流淚,心想一次一次師父不知為我承受了多少魔難,無法報答師恩,只有說一聲謝謝師父。

我現在是無病一身輕,雖然65歲的人,像年輕人一樣健康。

我是一名農村婦女,從小到大沒進過學校門,是個睜眼瞎。我以前經常頭暈腦脹,不能勞動。一九九六年一月份的一天,我村裏有個朋友和我說,村裏有人在聽一位大法師父講法,聽說有人聽了渾身輕鬆、非常舒服,你快去聽聽吧。我就去了,到了那看見正在放錄像帶,我就靜靜的坐下來聽,聽到師父那洪亮的聲音非常親切,句句都說在我的心坎裏,雖然我不識字,但我心裏明白師父說的道理,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每次聽完一講,在回家的路上總感覺到渾身輕飄飄的。就這樣聽了兩三天,頭裏突然和有甚麼東西攪拌一樣,弄得頭昏腦脹,心裏想著可能就是師父說的消業吧,不長時間就過去了,過後我和他們說當時的狀態,他們說這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你是不是有頭病?我說我經常頭暈,犯了就不能幹活。修煉後,在身體上師父幫我渡過了許多關難,不知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

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我雖然不識字,但我總感覺到師父時時刻刻在我身邊看護著我。別人都有大法書,雖然我不識字,心裏也決心請書,心想只要他們讀法,有師父幫助,我跟著看一定能學會。我請來了《轉法輪》那麼厚的一本書,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和孩子的幫助下,現在《轉法輪》我能很順暢的讀下來了,並且所有的大法資料都能看。家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真是神奇。

一次,我突然感到不想吃飯,就這樣一直躺了十五天,每天只喝一口水,不難受、也不餓。家人害怕了,想叫我到醫院看看,我不去,我心裏老想著師父說的一句話,「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十五天後身體恢復正常,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時,我的身體又出現了病業狀態,這次表現很嚇人,舌頭腫的像一根棒槌一樣,不能彎曲,半邊臉也腫了起來,一隻眼像定了眼珠一樣,嘴也有點撇,從舌頭裏直出粘痰粘沫,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家人很著急,就用核桃皮煮水讓我喝,是一個小偏方,我不喝,家人說這不是藥,我就隨和喝了一點,馬上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像一股氣流湧向耳朵,從耳朵裏淌出來的是濃,我就說你們叫我喝這個有好處嗎?我已經學大法了,我有師父管我,到時師父會給我清理,結果不幾天就好了,一家人感到驚奇,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願有緣人看到我這些經歷,早日明白真相,知道法輪大法是超常的法,救人的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