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身體好了 大哥也變了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七日】二零零一年父親去世後,大哥和小弟把多病的母親接到市裏。因母親有多種疾病,膽囊炎、肩周炎、關節炎等,最嚴重的是腦動脈硬化。她整天頭暈腦脹,睡覺都感覺天旋地轉的,轉身不能轉急了,一急了就能摔倒。醫生說沒有好辦法,只能靠藥物控制。然後就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吃藥。結果不但沒有好轉,還把其它器官吃壞了,特別是腎臟損傷嚴重,導致小便都失禁了。

我去市裏看母親,回家後心裏特別不好受,因為看到母親病的那樣,那嘴唇、腮頭都是紫的。我就對丈夫(同修)說:如果我們能到市裏居住的話,一定讓母親跟著我們住,讓她和我們一起修大法,讓母親好起來證實大法,讓所有的親戚朋友都知道大法好。特別是大哥,因大哥是中共體制裏面的科級幹部,在部隊的時候就加入了中共邪黨,長期受邪黨謊言假、惡、鬥及無神論的洗腦、灌輸,滿腦子都是邪黨文化,只相信邪黨的那一套宣傳。

那時候是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們也是被迫害得不能在家居住。開春,我又去看望母親,小弟買了房子。大哥對我說:你們也來吧,大家幫你們買個房子。大哥看我們遭受迫害也很擔心。我說:「行啊。」心裏掩不住的高興。真是心想事成啊。心想是師父在幫我們。回去和丈夫一說丈夫也很同意。到了年底我們就順利的搬到了市裏。

我們的房子和弟弟家在同一棟樓,白天別人都上班,我就陪母親學法煉功。因母親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前的時候已經學會了煉功動作,雖然幾年不煉了但是學起來還是比較快。她不識字我就給她念書讓她聽,讓她用MP3聽法。學了不長時間母親的身體覺得舒服了,逐漸的就不再吃藥了。一次大哥給母親送藥,母親說我已經不吃藥了,用手指著桌子說:那還剩了一些藥,都退回去吧。大哥似信非信的看了看母親,但看到母親的精神狀況比以前好的多了,也就沒再說甚麼,但看得出來,心裏有點不放心。

一次,母親娘家姪子都來看母親,酒席過後,大哥借酒魔性大發:「你們倆口子混蛋!不讓咱娘吃藥,你們知道娘那病有多嚴重嗎?」我們知道是他背後的邪靈在作怪,我們也沒說甚麼,就默默的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靈爛鬼,一會兒他就風平浪靜了。可能他覺的有點失態,然後說:「煉功就是好,不吃藥反倒臉色精神都好了。」母親也接著說:「我這是給你們省錢呢。我不吃藥一年得給你們省多少醫藥費啊?以後不要說大法的壞話,你們都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從那以後母親的身體變化很大。師父多次給她清理身體,在師父的保護下,在我們的幫助下,她的關也都過去了。不知不覺中她身體上的病都好了,肩肘不疼了,關節不疼了,原來抬不起來的手也能拿起梳子梳頭了,頭也不暈了,臉紅撲撲的,身體完全正常了,八十多歲的人有一次還來了例假。

大哥和親戚朋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從心裏相信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母親逢人就說:「我的身體是修大法修好的,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謝謝師父!」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