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渡航出苦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多歲,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回首得法前的歲月,苦不堪言。

活著都是無盡的眼淚

我這一生經受的都是大的打擊:十六歲得了腦膜炎,生命垂危,得腦膜炎就得取骨髓,取骨髓免不了得後遺症,因我父親和醫院院長認識,他賭了一把,不取骨髓,按腦膜炎治,出問題不找他們。結果我奇蹟般的好了,也沒留後遺症;二十八歲,大地震中我的所有親人全部遇難,眼淚耗乾啊;四十八歲,我那聰明懂事的大女兒被夫家殺害,聽到消息,我當即昏死過去,我已沒有活路了。

再加上我渾身的病,從頭到腳都有病:腦神經官能症,血壓低,貧血,臉色蒼白,渾身無力,整天迷魂,一到夏天,天一熱就天天喝急救藥,否則就暈過去;咽炎,乳腺增生都到了淋巴了,非常疼痛;腿是髕骨軟化,腰椎五節增生,腿疼、腰痛,大夫說我歲數大點就得杵雙拐。月初開支領到錢,我得買一大袋子的藥,只夠半個月,到中間還得再買。大女兒去世我又得了心臟病,心跳到嗓子眼,唉,活著就是苦,就是無盡的眼淚。

無病一身輕

大女兒被害的第二年春天,朋友來我們家,進門都不認識我了,我已經脫相了,她讓我去煉法輪功,我說:「我甚麼都煉不了了,活不了了。」在朋友的一再勸說下,我答應早晨去看看。

煉功場上人很多,還有很多的年輕人,他們都那麼溫和善良,在這裏我感到很舒服。早晨煉完功,不上班的人坐在一起學法。沒想到學法煉功不長時間,我渾身的毛病竟然不翼而飛,滿面紅光,上樓颼颼的,一身輕鬆,過去自行車我都騎不動,現在自行車也抬起來了,想去哪就可以去哪了。

我每天就愛去煉功,風雨霜雪也不誤,雨淋著、雪打著也沒事,好像我這一生都沒嘗到過無病的滋味,從沒有現在舒服。同事看到我說:「你就是法輪大法好的見證,你年輕時啥樣?就跟那個林黛玉似的,整天病病的,你現在多壯實、多好。」

我和丈夫都是普通的工人,我們一塊走進大法修煉的。他那時身體也不好:胃病、十二指腸潰瘍、腰痛、腿疼,修煉不長時間全都好了,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丈夫修煉大法後把煙酒都戒了,他的工友們都不相信,丈夫的煙齡有三十多年了,酒不離桌,幾乎頓頓喝,可就是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師父講到戒煙戒酒的法,他當時口袋裏還裝著一盒煙,拿出來就扔了,「咯登」一下,全都戒了,師父的法力無邊啊。他們單位給職工體檢,單子拿來一看,工友們都說:「咱們誰也比不過老牛,人家各項指標都好,小伙子比不了他。」確實,大夥都有毛病。以後再體檢他們就不叫他去了。

修煉二十多年來,我們沒吃過一片藥,沒有過病,大法給了我們健康的身體,更告訴了我們如何做人,如何做個好人、更好的人直達圓滿境界的佛道神。這麼好的事讓我們遇到了,我們變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冤怨盡解

通過學法,我逐漸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了悟了人生真諦。我這一生就是為得大法來到世間的,生生世世的輪迴中,也造了很多的業,萬事皆有因緣,我所受的苦難都是我的業力所致,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消去業力,才能重返天庭。

以前的苦和難在修煉人來看是在消業,是大好事啊。我不再心酸,對大女兒的離去也釋然了。

師父明示:「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1]

六年後,殺害女兒的兇手被抓獲,此時我們已經修煉了法輪大法,是大法弟子了。市中院要我們去法庭索要賠償,我和丈夫商量,我們就聽師父的話。

師父說:「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

在法庭上,我們講了我們的想法:對兇手按照國家的法令來辦,殺人償命;而賠償金要他父母承擔,我們師父要我們為他人著想,我們也不想讓他父母生活陷入困境,所以賠償金我們不要了,曾經跟我們借的一萬三千塊錢我們也不要了,一世冤怨一世了,不能再增加更多人的痛苦了。

法官沒想到,還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事,要個幾十萬都不算多的,他們一再追問:「你們真的放棄了?」他們感覺到大法弟子真是不一般。最後法官說:法輪功不能給你們寫上,就寫上你們放棄賠償金了。

就選法輪功(學員)當先進工作者

我丈夫本來人就厚道,修煉大法後更是吃虧在前,享受在後。在班上幹活從來不攀比,誰愛幹啥幹啥,他總是默默無聞的幹著,天天受表揚。有的人受表揚,好多人要妒嫉的,而他受表揚,沒有一個人心裏不平衡的,工友們覺得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做不到。

一九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開始了,丈夫因為修煉法輪功,受到留廠查看一年的處罰,給他每月二百多元的生活費。他沒有抱怨,照樣該幹啥幹啥,誰不幹活他也幹。工友們憤憤不平:「牛師傅,別幹了,給你那點錢你還幹啥?」現在的工廠,當官的貪,工人們糊弄,丈夫不去看這些,一心一意的幹好本職工作。年終評先進,大夥都選他,領導說:不能選法輪功(學員)。大夥說:不選他,我們就不選了。結果法輪功(學員)當上了先進工作者,這可是名副其實的。

小女兒,謝謝你

我的兩個女兒,性情相反,一正一反,大女兒溫順,優秀,不管是上學還是上班,總給我們臉上增光;而小女兒聰明活潑叛逆,總讓我們操心,上學不愛上,上班不去,給點錢就脦瑟掉,與社會上的人吃喝玩樂,怎麼說也不聽,我們對她心灰意冷,就想放棄了。這也讓我們更加思念大女兒,也許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感覺生活的絕望。

小女兒也知道我們對她的不滿意,連離婚這麼大的事情也不和我們說,也不回家。她婆婆打來電話我們才知道。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我們聽師父的話:「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3]我們通過向內找,才發現是我們錯了,我們對孩子的要求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名利之心,而不是為這個生命著想,是自私的。

師父明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我拿起電話找到女兒:「閨女,回家吧,咱們三口子過。」女兒回來了,我每週末都把外孫接來,那時他才兩歲,聰明漂亮,很像小女兒,小女兒很開心。外孫大一點了,告訴我們奶奶家的人說我們壞話,我說:「寶貝,你告訴他們,我姥姥家的人從不說你們的壞話,都說你們好。」外孫在愛的氛圍裏成長,基本沒受到太大的影響,和女兒的關係也很好。

我變了,小女兒也變了,她去北京學了五個證件回來,甚麼營養師、催乳師等,也努力工作了,我們省吃儉用,為她租房、買車;過去省吃儉用是為了買藥,現在身體好了,一分錢的藥錢也不用花了,隨之生活條件也改善了。小女兒打工掙錢了,張羅著給我們買衣服、買營養品,我說:「我們是修煉的人,不追求這些,你開心,我們就高興。」

在我們幾次被非法關押在黑窩時,小女兒一個人跑前跑後全力營救我們,她的勇氣和擔當令我們感動,上天賜予我們的是最好的。小女兒,謝謝你。這一切全是師父賜予的。

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弟子叩拜恩師生日快樂!恭祝世界法輪大法日!謝謝師父,謝謝幫助我們的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