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爸爸修大法受益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九日】二零二二年爸爸八十七歲了,一九九八年,曾經和媽媽一起學過大法,當時他的頭髮都變黑了,可是在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後,因為害怕他就不敢煉了。

二零二零年,爸爸和我們搬到一起住,爸爸每天一起床,就把收音機打開,聽小說。

有一天,他有點咳嗽,我就說:「爸,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爸爸說:「我一直都在念這九字真言!」我說:「那咱倆就一起學法(修煉)吧!不過,從新修煉,您得寫『嚴正聲明』。我就叫姐姐回來幫您上網寫嚴正聲明,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爸爸一聽,說:「好!」

自從二零二零年十月末,爸爸從新走入大法後,就開始每天大量的聽師父的講法,然後,再看師父視頻講法。有時姐姐也來和我們一起學半講《轉法輪》,同時我們把五套功法全部教爸爸學會了。爸爸每天堅持學法,每天晚上七點半開始煉五套功法,煉功從沒落下。

下面我就把爸爸在修煉中發生的幾件小事與大家交流一下:

1、抄法的妙處

爸爸在初期學法的時候讀法錯字、落字,我們就給糾正過來,現在讀法基本上不讀錯了。爸爸說:「就是記不住,這邊念,那邊就忘了。」姐姐同修說:「爸爸,要不你抄法吧!抄法你能靜下來。」在姐姐同修的幫助下,爸爸開始抄法了,現在已經抄了一遍《轉法輪》了。

開始要抄法的時候,爸爸感覺自己年齡大,怕看不見,怕寫不好抄到格外面去,就先在一張紙上練習寫字,練了幾次,才開始寫。一開始寫字,手也顫,眼也花,慢慢的越寫越好,手也不顫了,眼也不花了,但寫時間長了,眼睛就開始痛了,就休息了兩天,又開始抄法,也知道是師父給他淨化眼睛。因為爸爸年輕的時候是鉗工,需要平台畫線,所以把眼睛累壞了。現在可好了,抄多長時間法,眼睛也不痛了,師父把爸爸的眼睛治好了,爸爸可開心了。

在抄法中,爸爸也明白了一些法理,還能記住。有一次,姐姐回家,爸爸說:「噢,你媽媽原來是被附體了。」媽媽因為求治病,找假氣功師給看,結果招來了附體。媽媽去世後,爸爸一直對大法有誤解,這會兒明白了,高興的說:「抄完一遍,我還要再抄一遍。」

2、一次闖病業關的經歷

爸爸以前有哮喘病,每年一到過年前後就會犯病,都要住院。二零二一年一入冬,又出現哮喘病症狀,又要住院。爸爸說:「我晚上不敢躺著睡覺,一躺下就感覺喘氣費事。」我說:「那不是犯病了,其實這是好事,是因為你學大法了,師父在管你了,在給你消業,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呢!」爸爸沒再說甚麼,可是由於學法少,悟性沒上來,老感覺是病。因為消業好幾天了,睡不好覺,不得不坐著睡。

一天早上起床,爸爸說:「我要上醫院,實在受不了了,太難受了。」可正趕上有瘟疫,現在上醫院太麻煩:又要核酸檢測,又要等結果,一折騰時間也不短;還有只要住進去,陪護就不能出來。我們就和爸爸商量說:「你現在在家先聽聽師父的講法!實在不好,咱們就上醫院。」我說:「這不是師父給你消業嗎?」我問爸爸是怎麼想的?爸爸想了想說:「好吧!不去了,自己在家好好學法吧!」把上醫院的心放下了。

第二天一早上,爸爸就跟我說他昨天晚上過病業關的經過,說他夜裏憋醒了。我說:「你喊沒喊師父?」爸爸說:「我跟師父說了,我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可我還是不舒服,實在太難受了,和以前犯病的時候不一樣,這回特別不舒服,就像甚麼東西在轉,轉的實在太難受了。我把藥放在手裏從左手拿到右手,從右手拿到左手,就想:吃不吃呢?由於太難受,我就想:放棄過關,還是吃藥吧!一吃完藥,馬上就好了。」

我說:「你再堅持一會兒,關就闖過去了,師父就看你這顆心,師父在那看你著急呀!這個弟子怎麼悟性就是上不來呢?我理解剛入門有兩大關,一個是病業關,一個是色慾關。」爸爸說:「下次就是再難受也不放棄過關了。」

雖然最後爸爸吃藥了,放棄過關了,但畢竟這幾天他在承受痛苦,業力還是消下去了不少,心性也在逐漸的提高,修煉畢竟要有一個過程,其實是好事。

3、不再聽邪黨的假宣傳、上當受騙了

爸爸沒修煉的時候就有個習慣,每天早上都聽邪黨廣播,廣播裏天天宣傳賣假藥。這回聽廣播宣傳說:有一師徒挖到一對三千五百年的靈芝已經成人形的經過,後來靈芝入藥能治百病。爸爸心又動了,就天天聽,說:「這個是真的好!甚麼病都能治,喝了就好病。」我就問:「爸爸,你說病是怎麼來的?」爸爸說:「是做壞事做的,是業力唄。」我說:「是啊!是業力!喝那靈芝水就好了,做壞事就不用還了,這能對嗎?」爸爸一聽沒吱聲,一下子明白了,以後就再也不聽邪黨廣播了。

現在爸爸可好了,早晨三點十五分起床煉功,天天拿著播放器聽姐姐給下的明慧交流廣播和神傳文化,有時看師父新經文,下午聽師父講法,晚上八點半再煉一遍靜功。

爸爸修煉也就是五個月的時間,身體變化已經很大了:原來哮喘咳嗽,季節性的帶痰帶血,現在好了,走路也不累了,輕鬆了;原來晚上睡覺靠吃安眠藥,現在睡覺也好了,不用吃藥了;原來血壓高,吃藥,現在不吃了,血壓也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