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們母女 重症皮肌炎和腦血栓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日】因為家庭的變故,我自己帶著孩子在娘家和父母一起生活。天有不測風雲,二零一六年,我被查出患上了「重症皮肌炎」,而母親因為照顧我,心力交瘁,身體嚴重透支,得了腦血栓。幸運的是:就在我們全家陷入絕望時,我和母親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獲得了新生。

二零一六年初的一天早晨,我起床洗臉時,發現眼皮跟往常不一樣,紅紅的,像擦了紅眼影似的。當時也沒往心裏去。過了一段時間,身上開始癢,癢的越來越厲害。家人讓我去醫院檢查,看看是不是皮膚過敏,就去了當地的一家醫院門診。醫生當過敏治,給我打針,接連打了一週,也沒見效。

這之後,我的身體每況愈下,到了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渾身沒力氣。而且體力越來越差,開始,上樓覺得特別累,最後,一步都挪不動了,飯也吃不下。又過一個多月後,瘦得皮包骨。家人急得不行,把我送到當地最好的醫院,幾次都確診不了我到底得了甚麼病。

「病急亂投醫」,我就去找神婆子看病,找了好幾個,不僅沒看好,還招來了附體。病越來越重了,在醫院住院十三天,結果,自己是坐著輪椅進去,十三天後,坐著輪椅回到家。

回家後,吃激素和各種大劑量的藥物,但身體卻越來越糟:大小便不能自理,嘴裏的黏液需用大量的衛生紙擦,並且二十四小時需要人照顧,渾身肌肉疼痛難忍,整夜疼得睡不著覺。

家人一看不行,就連夜帶我去了河北石家莊專業醫院,被確診為「重症皮肌炎」。我當時是躺著進的醫院,經過中西醫三個月零一天的治療,坐著輪椅又出來了。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我回到家中,每天的功課就是喝大量的中藥、西藥,因為生活幾乎不能自理,身體需要恢復,必須每天慢慢鍛煉。就這樣,一天天熬著。

到了二零一七年底,我的狀態還是原地踏步走,沒有甚麼起色,覺得特別消沉,活的很痛苦,這麼年輕就失去了希望;失落、疼痛,每天伴隨著我。看來現代醫學根本治不了我這個病了,我怎樣才能恢復到以前的身體呢?這對我來說成了一種奢望。

偶然看到評論留言「阿彌陀佛」,我就想,世界上真有神仙嗎?是不是神仙才能治好我的病?上哪去找那個神仙啊?忽然想起,我病重時,舅媽給我從寺廟帶來的甚麼經書,出於對健康的渴望,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拿起來看,但裏面的意思,我看不懂,但還是使勁讀。

就在我第一次拿起那些佛教經書的當天,我的一位同學和她的母親來到我家看望我。她們母女都是大法弟子。她們溫和的問我看甚麼書?我說,我想學佛,看看這些書能不能幫助我。同學和她的母親就給我和我母親講述了她們身邊的人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重獲新生的真實例子。而且這些人都是我認識的老同學的家人,也都是曾經徘徊在死亡邊緣,修法輪大法後,神奇的康復了。

聽到這裏,我急切的問:「我的病如果修大法能管用嗎?」同學和她母親都很肯定的回答了我,並且說:「你的病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了!」我聽後,感覺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心裏一下敞亮了,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同學給我留下一本《轉法輪》還有其他大法書籍,告訴我一定要認真閱讀《轉法輪》。

我迫不及待的看起書來。《轉法輪》讀了一遍後,覺得這正是我要找的,這才是人真正應該擁有的,大法師父說的真好,對這本大法書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我接著讀了第二遍、第三遍。

剛剛看書,我的眼睛就長了癤子,這邊長了,那邊長,還有眼屎。我悟到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了,我心裏有些歡喜,師父在管我。雖然已經在看書,也知道修煉人沒有病,但是悟性還是差點,那時還是不敢全部放下藥物。

直到二零一八年六月,心想師父不斷的為弟子淨化身體,而喝藥正好和師父說的相反,師父好不容易幫我排出去不好的物質,我卻又往身上不斷的灌髒東西,真是對不起師父!於是,我果斷的把所有中藥、西藥都停了,將自己全部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安排!

就這樣,我每天學《轉法輪》並堅持煉功,身體越來越好,力氣也越來越大。慢慢的我能下樓散步了,我的心裏特別感謝師父。

修煉就會有考驗。一天,我的雙腿突然又疼得不行,倒在床上起不來了,似乎又回到以前的生病狀態:不能翻身,更不能起床,大小便需要人伺候。我的怕心起來了,於是就把一位同修請來了。她是一位老大法弟子,同修告訴我:這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的表現,不用擔心,更不要害怕,把人心放下,要是讀不了書,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吧。我很聽話,雖然身體疼痛難忍,眼淚在眼窩打轉,就堅持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到了當天晚上十一點左右,我想上廁所,不想驚動母親,就自己試試能不能行,沒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子從床上爬起來了,腿也不疼了,就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似的,真是太神奇了!法輪大法太神奇了!

興奮的心情難以言表,真是太感謝師父了!

再說說我母親,由於我以前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顧。母親就得忙裏忙外的伺候我,把她拖的身心疲憊。

真是禍不單行,突然有一天,母親說她的腦袋裏很難受,但好在很快就過去了。她就去廚房做飯。她想摁油煙機按鈕的時候,手抬不起來了,接著腿不能正常走路了,只能拖拉著兩條腿走,嘴說話也不利索。於是,我緊急打電話,叫出租車送母親去醫院。

母親被確診為「腦血栓」,住院治療了十三天,出院後,身體還是不行,走路不穩,渾身無力。她也需要人照顧了。可我還需要她伺候啊。看著家裏這麼多的活兒等著她幹,心裏急得不行。醫院醫生囑咐說,只要得了這種病,一輩子都不能停藥了,開了一大堆藥。就這樣我們母女倆都靠著一大堆藥物維持著生命。

二零一七年底,就在一位同修阿姨來教我法輪功五套功法時,我讓我媽和我一起學。我媽開始說不用,光你煉就行了,我堅持讓她和我一起煉,讓她陪我一起學法。我媽倒是沒有反對,只是為了我能儘快好起來,給我做個伴兒。

有一天,我的一個朋友來家看我,母親出去買水果,準備招待客人。在裝滿桃子的大車前,母親靠前去挑大一點的桃子,身子一往前傾,感覺身體裏有個很大的長長的東西在她腹部轂轤了一下子,當時她覺得很奇怪,身體裏哪來這麼個東西?

發生這事後的第九天,這個東西又「硌」了母親一下,還很疼,母親忍不住跟我說了事情的經過,心裏還有點委屈。

我告訴母親快去沙發上發正念。母親從來沒發過正念,只是陪我煉功。這時母親按我說的做了,求師父加持。僅僅十五分鐘後,她就高興的說:「不疼了,蹲下去擦地,也不難受了。」母親激動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連連說:「哎呀,怎麼這麼神啊!」

母親從此以後堅定的走入大法修煉。我們母女倆每天都沐浴在佛光中,幸福的生活著,我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是大法師父拯救了我和母親。謝謝師父!

修煉大法後,在我家發生的超常事還有很多。弟子無以回報,唯有勇猛精進,做好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不負師恩!師父,我也要跟您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