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兼程忙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的。由於前期沒重視學法,對法理解不深,沒有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多次受到迫害,但是迫害並沒有把我嚇倒,一次次迫害,一次次更加堅定,更加成熟。我面對面發資料並講真相比較多,這幾年積累了一些經驗,拿出來和同修分享,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一、世人在等我們救度

我平時包裏總會放一些資料,不管在哪裏碰到有緣人就給,到超市、坐車、辦事或在路上走,看到人就會趁機給一份。圖文並茂的精美小冊子是救人的利器,能盪滌人們心中的污垢,清理被謊言灌輸的毒素,拿到小冊子的人都會說一聲「謝謝」。

有一回坐公交車,下車時,看到一中老年人很和善的樣子,我走近他,跟他閒聊幾句,得知他去看一個生病的朋友,我跟他說:給本書給你看吧,讓人身心受益,得福的。他拿來一看,問:是法輪功的嗎?我說:是。他說:「聽說外國有很多人煉法輪功。」我說:「是呢,已經洪傳到全球了,全世界都在讚揚法輪功。」我給他一本《天賜洪福》,他還想要。我翻一下,說:這本是講共產黨的,給你一本《真相》吧。他說:把那本給我看吧。三本他都拿走了。我要他給他朋友看,他說「好」,很高興做了三退。

有一回和母親同修到一個批發市場,市場老闆腦袋裏只想著賺錢,難以接受真相,不聽也不看。我們在市場尋找有緣人,路過一個門店時,一個幾歲的小孩過來,笑瞇瞇的拉著我母親的衣角,喊「娭毑」,我們招呼著小孩,走進門店。兩位女性在那裏,我們把真相給她們,她們很高興的接受了,並做了三退,她們說:「法輪功的人很善良。」臨走時,還莊重的合十。原來那小孩是領我們去救他媽媽的。

還有一回在街上走,一個美容店的女孩笑瞇瞇的看著我說,免費修眉,我說我不修眉不化妝的,她硬要我進去,我想也好,去講真相。我進去就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修佛的,不做這些的。她們說沒關係,免費做的。裏面還有幾個女孩,問這問那,我一邊回答她們,一邊讓她們幫我修眉,修到一半,說要買甚麼要一百多元,我繼續跟她們講真相,把小冊子拿給她們看,她們都接受了。她們說我的皮膚好,我說我就煉功,從來不化妝,不搽臉,而且五十歲了。她們覺的不可思議,我一個個都給她們做了三退,她們說,還有一個在門口,是黨員,我也喊她做了三退。她們拿著小冊子看,給我修好眉後,也沒人提甚麼要買東西的事。我才明白她們是喊我去給她們三退的。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經常會碰到人在等著得救的事,其實,這麼多年來,我深切的體會到:只要放下人心,拿著包走出家門,就能救到人,救人不是有沒有的問題,是多少的問題。而我們的使命就是來救人的。以前浪費了好多時間,現在只有抓緊這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刻,多救人,才能不辜負眾生的期盼。所以我現在每天都會騎著電動車出去,大街上每天都會有人在等著我救。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安排,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動動腳,動動嘴而已。

二、慈悲告訴人們真相

邪黨的喉舌給人灌輸了太多的謊言,相當多的一部份人頭腦裝著大法不好的念頭,這就需要肩負使命的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了。面對面的好處是能夠接受資料的人大多都會看的,發的時候,我先介紹一下。《天賜洪福》,我就講:這是上天賜的福份,趕緊接著;《希望》,我就講:這是一本希望的書,看一看吧,讓你的人生充滿希望;《明白》,我就講:看看吧,會讓你越活越明白;《真相》,我就講,明真相,得福報,看一看,讓你得大福報-----只要能接了去看,就有得救的機緣。小冊子能解開人們心中的迷惑。

有一回在市場,一對年輕夫妻在路邊,我去給他們資料,告訴他們我修大法病都好了,還有更嚴重的得癌症的,癱瘓的,念九字真言都好了。他們只笑,好像我在騙他們,男的還示意女的把資料還給我,還說:你不怕抓啊!我跟他們講:我怎麼不怕啊,我是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你真相,希望你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不需要你們出錢,只希望你們平安健康,你們能平安比甚麼都好……他們似乎被感動了,點著頭,接了資料。我講完,就離開了,離開時,淚水莫名的流了一陣。

還有兩個年輕男孩,我給他們資料,他們不要,其中一人說:多少錢一個月啊,我也去發。我告訴他們:一分錢都沒有,還要自己貼錢、貼時間,他們很驚奇。我跟他們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現在的人道德下滑,已處於危險之中,告訴你真相能得福報保平安,而且我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在發的。他們聽了趕緊說:給我看、給我看。我一人給了他們一本,很遺憾當時沒幫他們三退,一個觀念擋住了我,我想先讓他們看明白,其實多講講,他們應該會退的。

前幾年,別人問我怕不怕時,我會說:不怕,一正壓百邪,現在我不這樣講了,現在我說:怎麼不怕啊?我是冒著生命危險的呢──這樣講,更能啟發人的善念,來接資料。

現在大疫當前,面對面更好發了。走到街上,看到人就講:武漢肺炎,自救秘訣,送你一本。一般人都會接,不接的跟他說,不看資料,那你要念九字真言啊,現在疫情還嚴重呢,保命要緊啊。或者告訴他,政府老在欺騙老百姓,剛開始隱瞞,現在還在隱瞞,說不定哪天會大爆發呢。我們不能靠政府,舉頭三尺有神明,老天爺會保護我們的,是黨員嗎,加入過團、隊嗎?那是無神論,退出來神才保祐的。三退保平安,退了吧,很多人都會退。然後再給資料,就會接了。

但是還是有不能救的,有一回看到一個年輕的,我給他資料他不要,我告訴他:保命要緊,現在疫情還很嚴重,你要記得九字真言。他用力喊出一個字:滾!我只好走了,感覺很難受,不是他罵我難受,是他迷的太深難救而難受。

三、「我支持你們」

邪黨已經到了窮途末路,民怨沸騰,不管它怎樣製造謊言,怎樣包裝自己,它已失去民心,這是不爭的事實。在面對面講真相中都能體會到。我通常發二十分鐘或三十分鐘的正念,解體我所要經過地方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解體所有干擾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解體障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請師父加持請師父保護。檢查自己有沒有怕心,如果感覺有怕的感覺,趕緊分辨出那不是自己,是自己空間場有怕的物質,清理掉。一到街上就彷彿入無人之境,看見誰都發都講,不會有問題。

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而且我們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迫害的,所以我天天去發資料沒有碰到舉報的,有一回有個人抓著我的手,說去派出所,被旁邊的人勸開了。

面對面講真相中,受到鼓舞的事也很多。有一次碰到一個人在路上走,我走近他給他資料,他拿過資料說:我支持你們。我問他退了沒有,他說他是黨員,不用退,支持你們。我說那還是退了吧,邪黨做那麼多壞事,你不退出來,要幫邪黨還債的,他答應退了。

有一回,一個六、七十歲的人在路上走,我喊住他給他資料,他拉著我講了好長時間,說邪黨無恥,無羞辱,他是黨員但他不是官,他做不了那些壞事,當不了官。我幫他做了三退,他對我豎起大拇指,說我敢這樣發資料真了不起。那天另一個人也是接過資料在我耳邊說:我覺的你好不錯的。有一次碰到一群農民工,我給他們資料。其中一個大個子應該是負責的。說我最喜歡看法輪功資料,你多給點我,我幫你發,你快走,派出所離這裏不遠。我真為他的善良高興。

有一回,看到一個流浪漢,我給了他一份資料,希望他能得救,沒想到確定了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就跟我講了很多,他說他是上訪的,兒子被邪黨的人害死了,他去上訪結果被抓,他不服,邪黨的人要置他於死地,他給我看他前面的牙全被打掉了。他只好流浪在外,我錢不多,趕緊拿五十元給他,他堅持不要,最後還是接受了。想想在邪黨的治下有多少人有家不能歸,有冤無處申,有苦無處訴。真的是邪黨不滅,國無寧日,家無寧日。同修們,看看受苦受難的同胞,趕緊救人多救人。

我知道正法已到尾聲,可我離師父的要求還很遠,還有沒達到標準的地方,還有沒做好的地方,今後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能放鬆自己,必須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以兌現史前的誓約。

附詞與同修共勉:

一剪梅 風雨兼程救人忙

兩個饅頭
走街串巷
美色佳餚全無心
謊言難消
惡魔當道
只盼世人明真相
一片冰心
救人重要
揮汗甩淚細思量
為誰辛苦
為誰操勞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