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師父給了我智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日】五年前的一天上午十點,家裏突然闖進八個人來,其中六人是穿著便衣的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一人是片警,一人是社區主任。四名警察不由分說把我強行弄到車上,當時我穿著涼拖鞋也不讓換。兩名警察留下來非法抄家。

上車後,我想問清原由講真相,可他們四人同時向我攻擊,根本就不聽我講的,一想:已經說不贏他們了,不講了,我把心一放,乾脆背法吧。我就開始背經文《正念制止行惡》。

他們把我帶到了區公安分局的詢問室,坐下後,其中一個自稱是分局的頭,說:大姐,我們無冤無仇,今天把你帶到這裏,只要你把我們要問的事交代清楚,你就可以回去。坐在對面詢問我的是國保大隊長,他準備作記錄,問:你叫甚麼名字?

我說:你叫甚麼名字?連我叫甚麼都不知道,就把我抓來了?他說:我們有傳喚證。我回答道:我怎麼不知道?到這裏才給我看,你們不明擺著在違法嗎?你不告訴我名字,我也不告訴你。我直視他的眼睛,說道:按照我國《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條規定,私闖民宅要判三年以下徒刑。此時我看到他們聽後渾身一顫。

在這時正好一個年輕警察送午飯進來,他大聲吼道: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這是公安局呢!我不緊不慢的答道:公安局有啥稀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頓時室內五個人鴉雀無聲。國保大隊長無奈,只得把他的工作證給我看,這樣我看清了他的名字。

他們要我吃飯,我說我不餓,你們吃,我就坐那兒靜靜(發正念)的看著他們吃。期間,大隊長接到他妻子問他吃沒吃飯的電話,他輕聲回答的好柔順。我說:從中看得出你也有善良的一面啦。

等他們吃完了,我說我已經渴了餓了。他們就給我一盒飯和一瓶礦泉水,我說:礦泉水我不能喝,喝了要解手的。他們說沒事你喝吧。結果真的在下午的詢問中,幾次中斷,要解手。其中一次我上廁所,關了門,急的大隊長猛力用腳踹門,並大聲喊叫:你關甚麼門?關甚麼門?我出來說道:我們本來就是同根生的同胞兄妹,你何必用這種態度?

在下午的詢問中,大多都是我講他們聽。給我看的照片,我說看不清;問我搭過誰的車?甚麼人到你家裏來了?甚麼時候出去過?我說:你搭車問別人姓名地址嗎?家裏本來是有人來往呀,並且我也天天出去。我只不過就是實名控告了江澤民,這是一個公民的合法權益,沒有違反國家的哪一條法律法規,而你們中的兩個某某頭,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私自把我的信拆開,威脅欺騙、兩面三刀、挑撥離間,說法輪功好你就在家煉,沒有人找你,可是你們卻不斷騷擾,沒完沒了。他們聽後還笑了。

我說你們現在就可以上網看看國務院和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種邪教中有沒有「法輪功」,你們不分青紅皂白亂抓一氣,可不可笑?對一個手無寸鐵的老百姓,興師動眾,動用這麼多人力、物力,算甚麼人民公僕?你們不為別人考慮,也要為自己的行為想一想啊!這樣他們只好在下午四點左右送我回家了。

因兩名警察在我家抄走了一本《轉法輪》、一本大法經書、一本手抄《洪吟》、一個煉功的手機。他們要我簽字就還給我手機,我不願簽,至今也沒要回來。

回家後,聽我家人說:兩名警察抄家時,我兒子出來阻止,他們說要抓我兒子,我弟媳在旁邊馬上說:那箱子裏有錢不能動,我姐她沒甚麼朋友,要想不開,出了人命,找你們算賬。兩名警察走了。

隨後我丈夫、弟媳、馬上跑到社區找主任要人,我弟媳說:她到底犯了甚麼法,你帶人抓她?她勤儉持家,尊老愛幼,勤勞致富、安分守己,你們都知道的,難道這樣做人也錯了,這是個甚麼世道?我丈夫說:今天你不跟我把人要回來,我開個鋪睡到你社區。那個社區主任很無奈,她說:她也不願做那樣的事,是區公安分局逼的:說打個電話先看看在不在家?就說她通風報信;說不去吧,是瀆職罪。我以後再也不管了(指迫害法輪功)。後來這個主任真的再沒找過我。

我丈夫相信大法好,支持我煉功,幾次遇到意外都相安無事。我弟弟結婚8年沒有小孩,由於他們很相信大法,弟媳也很支持我修煉,經常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二零一零年懷孕,生了個女兒八斤重,現在女兒聰明伶俐、活潑可愛,成績也是名列前茅。

大法洪傳世界已三十年,多麼想我的同胞都能明真相、得福報。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我慶幸自己遇到了這萬古機緣,得到了法輪大法。

初次投稿,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