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清零」騷擾者的對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日】我是一位在銀行工作的經濟師。一九九六年四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獲益,道德提升,各方面都出現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但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到中共的打壓後,我先後多次被綁架到當地「610」洗腦班,並被生不如死的懸吊在鐵窗上幾天幾夜,遭受了各種非人的摧殘和折魔。但始終沒能改變我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

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委、「610」又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所謂的「清零」騷擾,也就是極其荒唐的逼迫仍在堅持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他們繼續做好人的權利。

下面就是我與多次上門執行「清零行動」人員的對話。

一、和「610」官員的對話

對方:聽說你已經不煉法輪功了,我們特地上門來看看你。

我:《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了?!

對方:(翻開她手裏的經文)你們老師說不參與政治,但你們卻到處發傳單攻擊共產黨。

我:江澤民以言代法,以權代法,不顧政治局常委絕大多數人的反對,一意孤行,傾舉國之力打壓自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法輪功學員依照憲法和法律賦予的權利,告訴人們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黨是甚麼?共產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這與參與政治可謂風馬牛不相及。

至於法輪功學員苦口婆心的勸「三退」,也就是要人們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那恰恰是叫人們不要參與政治,遠離政治。

對方:你們還在海外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

我:現在地球人都知道,共產黨的官員是小官大貪,大官巨貪,無官不貪。而真正修煉法輪功的有一個貪污受賄的嗎?就拿我本人來說,當年單位按規定分配給我一套價值幾百萬的新房,我卻主動讓給了別人。所有客戶贈送的禮金和禮品,也都被我婉言謝絕。請問,你們在座的哪個共產黨員能夠做到?到底誰正誰邪,這不清清楚楚的擺在那兒嗎?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廉潔奉公,連半點惡習都沒有的好人,卻被你們「610」平白無故的綁架到洗腦班,被整的死去活來。請問,《九評共產黨》裏面,有哪一句說的不是事實?又有哪一句不是證據確鑿,鐵證如山?!

我:(他們不再插話,我繼續接著說)上學讀書後,看到報紙宣傳說「國家主席劉××是叛徒、內奸、工賊,是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鄧××是第二號走資派」。在那個年代,就連想都不敢想這會是假的。請你們用腳後跟想一想,黨內要是有這麼大的「內奸」,那共產黨不早就完蛋了嗎?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記的我們幾個小學同學,頭幾天還在放學回家的路上,你一言我一語,稱讚「林副統帥是偉大領袖毛××最最最親密的戰友」,結果,沒過幾天中共中央突然正式宣布,「林×一夥,由於篡黨奪權的陰謀敗露,乘三叉戟飛機倉皇出逃,摔死在蒙古溫都爾汗沙漠裏。」

後來,「批林批孔」和「反擊右傾翻案風」的政治運動尚未結束,全國人民又開始歡天喜地,敲鑼打鼓的慶祝「英明領袖華主席一舉粉碎了禍國殃民的『四人幫』」。讓人驚掉下巴的是,這次就連毛××的妻子和親姪子,居然一夜之間都成了反革命集團的主犯,被鋃鐺入獄。

到一九八九年「六四」時,我已經上班,開始有了自己獨立的思考能力。那時,每天都可以看到本地各高校的大學生,舉著「要民主,爭自由,反官倒」的標語在大馬路上遊行。一時間,不僅周圍的群眾包括個體戶都紛紛上街聲援大學生,甚至就連街上的小偷全都絕跡不見了。但報紙卻說他們是搞「動亂」。並出動軍隊和坦克,對這些手無寸鐵的學生進行武裝鎮壓。當時,我也不清楚裏面的真實內幕,但起碼心裏明白,趙某某作為黨的總書記怎麼可能會分裂黨呢?

我:(他們一邊聽,還一邊點頭)九九年,江澤民在法國對記者說,「法輪功是×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但這次卻騙不了我啦!因為我是法輪功的親自參與者,也是親身受益者。可能與大多數人不一樣,當時電視和報紙鋪天蓋地對法輪功所有的宣傳報導,我幾乎全都看過。但卻發現沒有一條是真的。統統都是栽贓陷害,迎合上面意圖炮製出來的彌天大謊。正因為如此,你們「610」把我綁架到洗腦班強行「轉化」時,才無計可施,拿我沒有任何辦法。

在洗腦班,我曾手指著牆上「以理服人」的鬼話,理直氣壯的說:「你們可以到我單位去調查,到我分管過的客戶去調查,也可到家裏去調查,去問一問我的同事、同學、親友,以及經常和我接觸的人。看看我煉法輪功以後,究竟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究竟給國家、社會、單位、家庭和個人帶來了哪些危害?如果你們能夠用事實說服我,我可以立即上中央電視台、上《人民日報》,公開發表聲明,說我煉法輪功上當受騙了,從今往後再也不煉了。」結果,他們一個個面面相覷,瞠目結舌,啞口無言,不知所措。

對方:你們當中怎麼還有人痛哭流涕的說被騙了?

我:那是在共產黨的紅色恐怖高壓下,被逼無奈,違心表態。在迫害之前,怎麼沒人說上當受騙?從當初的「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三年轉化攻堅」、「又三年轉化攻堅鞏固」……再到最近的「敲門行動」、「清零行動」,等等等等。二十多年來,儘管共產黨採用集古今中外一切最惡毒的手段,包括活摘人體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來對付「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即使到今天為止,有幾個是真正被你們「轉化」的?一塊稻田和麥田,時不時冒出幾棵野草和稗子,這不是很正常的現象嗎?大法弟子真的像你們吹噓的有高達百分之九十五的「轉化率」,那今天你們也就用不著興師動眾,跑那麼遠的路,並親自登門拜訪了!

最後,他們看我態度十分堅決、果斷,只好將提來的一桶食用油和一箱優酪乳拿走了。

二、和管段警察的對話

對方:你說法輪功甚麼都好,最起碼不讓吃藥打針就不好。

我:據我所知,法輪功從未有過「不准吃藥打針」的規定。恰恰相反,在廣州最後一期學習班,我們師父還勸那些危重病人,如果覺的不舒服,趕快上醫院,可別耽誤了!現有當時的講法錄影為證,如果有時間我可以放給你看。

對方:既然你覺的好就在家裏煉,別給我們添麻煩。

我:共產黨之所以邪,就在於它通過各種利益掛鉤和獎懲制度,來迫使你們不得不出賣自己的良知,來助共為虐,來維護其暴政。原來管段片警打電話騷擾我時,我就曾明確的跟他講:「你們成天吃飽了撐不過,沒事幹,三天兩頭拿法輪功尋開心。把世界上最好的人,當作最壞的人來整。已經折騰整整二十年了,還不善罷甘休!」「共產黨才是一切不穩定因素的總根源。」

對方:那我們也沒有辦法。

我:我知道你們吃這碗飯,是被逼無奈的,但可以將槍口抬高一寸啊!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啊!告訴你,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都記錄在案。這幾天,你不是從網上看到,凡是共產黨員及其家屬(其中包括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被禁止進入美國,甚至還會被凍結財產嗎?到了《聖經》中所預言的「大審判」的那一天,任何人都難逃法網。年初這場大瘟疫就是針對那些死不悔改,一條道走到黑的人而來的。你可能還不知道,從出賣我的猶大,到出錢把我送入洗腦班的一把手,再到使用酷刑折魔我的惡人,全都相繼遭惡報死亡。由此看來,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對方:你們單位有被感染的嗎?

我:有一名確診患者,但很快就痊癒了。修煉界有句話,叫做「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凡是生活在煉功人周圍的人,只要不反對法輪功,或者已經「三退」,都會跟著受益。

對方:那我們怎麼辦?

我: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公開聲明退黨、退團、退隊。將來無論發生任何災難,都可能與你無關。

她們起身離開時,一再要加入我的朋友圈。我說我不玩微信,但可隨時免費電話諮詢。

三、和單位領導的交談

對方:國家法律規定,不是早就不讓煉了嗎?

我:你翻遍全中國所有的法律法規,也不可能找到「法輪功是X教」的條款。對法輪功的定性,均出自於江澤民個人的言論和《人民日報》的文章。那不是法律,而是在踐踏法律。

當一群好人被冤枉,被誣蔑是殺人犯、是邪教,並在有冤無處伸,有苦無處訴的情況下,公開站出來說自己不是殺人犯、不是邪教,並散發幾本講真相的小冊子,張貼幾份講真相的傳單,難道這就破壞了法律實施?就可以枉法重判,甚至活摘器官?請問,到底破壞了哪條法律的實施?又是誰在破壞法律的實施?

對方:作為一名國家公職人員也應該聽黨的話呀。

我:黨的話只有正確的才能聽,明知不對的也去聽,一旦真相大白於天下,黨是不會替你承擔任何責任的,必然會有人成為替死鬼。例如,文革中還有誰比江青更聽黨的話,在最高法院開庭審判她時,她也自稱是主席的一條狗,過去瘋狂打擊迫害老幹部全都是主席叫她做的。最後,黨並沒有因為是毛XX要她做的而對她手下留情,照樣判她死緩,甚至還差點要了她的人頭。對於那些一心「聽黨的話,跟黨走」的人來說,這難道不是活生生的教材?!

對方:現在比以前還是好多了,沒有像當初那樣對待你們了。

我:可以說,自從打壓法輪功以來,有哪一天不是敏感日子?又有哪一天不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時間最長的政治運動是「文化大革命」,那也只不過搞了十年。但對法輪功的打壓已經持續了二十多年,時間是文革的兩倍,直到今天仍看不到任何收手的跡象。

誰都知道,共產黨慣用的伎倆是「外鬆內緊」。如果繼續大張旗鼓,明目張膽的搞,不僅會引起絕大多數老百姓的厭倦和反感,同時也會遭到國際社會正義力量的譴責和制裁。因此只好偃旗息鼓,轉入地下偷偷摸摸的進行了。但從共產黨「假、惡、鬥」的本性來看,只要它一天不倒台,它就一天也不會停止對這些好人的迫害。

相信你自己心裏也非常清楚,儘管我們單位領導更換了那麼多人,而且個個都知道法輪功好,也都知道我是個好人,但背後對我的監控卻一天也從未放鬆過。

見我這樣一說,單位領導似乎有些無奈和內疚,只好結束了本次談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