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同修緣 和同修結伴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七日】這是我在講真相中的幾個小故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和A同修一起結伴講真相、發資料、做三件事已有十幾年了。十多年來,我們都能在約好的地點準時會面。

我和A都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A今年七十三歲,我七十四歲。自邪惡迫害大法二十多年來,我們能在腥風血雨中走到今天,全憑師父的慈悲保護。每一步都沁透著師父的心血。師父在每一次講法中,都提醒弟子要多學法,遇事向內找,在實踐中我們明白了師父的苦心,真的不知道用甚麼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夏天,我騎車帶著兩週歲的小外孫去廣場講真相,A帶她的小孫女去廣場,兩個小孩在一起玩,我就覺得這個人很親熱,一開口跟她講真相她就笑了,說:「原來咱們是同修啊!」我倆自然就認識了。沒過多久A就來我們學法點學法了。更巧的是我們倆被分在一個小組結伴去講真相,發資料。她說:「咱倆真有緣啊!」我笑著說:「是大法這條線把咱們連在一起了,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

前些年,為能讓每家每戶都看到真相資料,又避免資料重發,負責人給大家劃分好各自的承包區域,家屬院和村莊,我倆負責一片平房家屬區域,還有兩個大村子。

因為農村養狗的特別多,你還沒到他家門口,狗就叫起來,一呼百應,各家的狗都叫了起來,連成一片,真是煩人。這時我們就求師父,並發出強大一念:「師父叫我們來救你的主人來了,別叫了!」還真神奇,好像聽懂了我們說的話,狗就不大聲叫了。有的趴在門口的地上,隔著門縫瞪著眼呆呆的看著我們,我們對每一戶都發出一念:請看明真相,得救保平安,不要撕,不要扔。

農村百姓大部份都很樸實善良,遇到我們還說些感謝的話。當然,也有要報警的,罵街的。我們就是不動心。每次發完資料,我們就再回來檢查一遍,有給扔的就撿回來,有時還給他們放回去。

光盤,如:《我們告訴未來》、《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還有每年必發的台曆、掛曆、年畫、翻牆的二維碼等等這些我們都是面對面發。好多年歲大一點人都愛看。有一戶姓楊的老弟,明白真相後,把他家六口人的三退名單當面交給了我們。

這些年來寒來暑往,在講真相時甚麼樣的人都遇到過。一次在一個村遇到三個婦女在一起聊天。我和A同修走上前去,給她們講真相,剛說了幾句,其中一個婦女就大聲叫喊:「我就相信共產黨,它給我錢。你們吃著共產黨、喝著共產黨還反對共產黨,真沒良心。你們講甚麼法輪功,我就不愛聽,別跟我們講這些,你倆趕快走吧。」看她那惡狠狠的樣子,就在心裏默默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A同修笑著跟她說:「大妹子,你著那麼大的急幹甚麼,別氣壞了自己的身體,你不愛聽別聽,我跟這倆個妹妹講講。見面就是緣,共產黨它既不種田也不打工,它哪來的錢呀?不都從咱們老百姓收繳的稅錢嗎?不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嗎?現在人人都知小官大貪,大官巨貪,中央好多大官,像徐才厚一貪就是多少億。」這時其中一個婦女也說:「現在的人心都壞了,甚麼官呀,都是為了個人,哪有真心為咱老百姓著想的。」

A同修又說:「現在假奶粉、毒大米、毒食品、地溝油直接毒害著咱老百姓。再說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是教人做好人的佛家高德大法,因為修煉人上億,比共產黨員人數還多很多,江澤民妒嫉,就極力鎮壓。是中共栽贓陷害法輪功,編造所謂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案件,叫全國、全世界的人都仇恨法輪功。有關情況這小冊子上都有,拿去看看就明白了。共產黨左一次運動,右一次運動,三反、五反、肅反、甚麼大躍進,甚麼『趕英超美』結果餓死百姓幾千萬,搞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學生,又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更可惡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壞事幹絕。人不治天治!現在老天要滅它了。凡是戴過紅領巾、入團、入黨的,都曾經舉手對血旗發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讓你用你的生命去捍衛它。那你的生命不就屬於它的了嗎?這可不是小事。天滅中共的大災大難來的時候可就不是你自己說了算的,你怎麼逃的過去?那些黨團隊員就得去給它陪葬,不太可惜、可怕了嗎?怎麼辦?趕快退出它的組織,保自己的平安。」

最後那個婦女低下了頭,一聲不吭呆呆的站在那裏。另外兩個婦女高興的做了三退,一人要了一份資料和一個「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並說回家好好看看資料,明白明白。

後來我們再去那個村,又遇到了那個婦女,她就主動跟我們打招呼,而且還要了真相小冊子。

現在的世人,被邪黨謊言毒害,被現代變異觀念左右,被物質利益誘惑,邏輯混亂,所以有的人說:「我就認錢,誰給我錢我就相信誰。」有一次,在一個村裏遇到了一位中年男子,我們給他講真相,他一聲不吭。我們當他不會說話呢,聽我們講了一會兒,他突然開口說:「我甚麼也不信,我就覺的錢好,沒錢甚麼也幹不了。你們這麼大歲數了,不在家看孫子,跑這麼遠,真是沒事幹了。現在政策多好,有吃有喝有穿,說句不好聽的話,你們是吃飽了撐的。」

他說甚麼我們也不生氣,A同修就樂呵呵的說:「大兄弟,你看我們這麼大歲數了,跑出這麼遠,我們圖啥呀,就是圖讓你能夠明真相,得救度。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我們就是圖你平平安安躲過大劫難。大法師父慈悲,叫我們救你來了。如果我們呆在家裏,怎麼能遇到你?我們不是甚麼吃飽了撐的,是你有福遇到了我們,明白了事實真相。」他一下笑了。

然後給他講了中共有史以來的邪惡罪行,歷次運動中殺害死了八千多萬同胞、江澤民的罪行,講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的「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地質學家都去研究了,不是人工造的,是天然形成的,這不是天意嗎?然後講三退保平安,千萬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他聽明白了,順利的做了三退,並拿了一本《九評共產黨》和一本小冊子。最後說對不起我們,謝謝我們。我們說:「沒關係,不要謝我們,謝謝法輪大法師父吧。」他說:「謝謝法輪大法師父!」

在修煉的路上,神奇的事情很多,有一件事情使我終生難忘。

那是二零一六年夏天,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因為我們每天下午一點五十分到學法點發正念,兩點多開始學法,到了兩點半左右下起了大雨,嘩嘩一直下了一下午,大街上的水都到膝蓋深。學完法我領了一大提包資料,只好推著車子走人行道。因為我家離學法點有三里路,要過三個十字路口,剛淌過第二個十字路口,回頭一看,我車子上馱著的包不見了,當時我急了一身汗。這麼深的水,掉到水裏資料不都濕了嗎?而且已經和A同修約好明天去農村發資料呢,這可怎麼辦呀?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掉下去的,越想越急。於是急忙推著自行車淌著水往回找。這時我一邊走心裏一邊求師父,我說:「師父呀,我錯了,太大意了,沒有把資料保護好,千萬別把資料弄濕了呀,別叫人撿去呀,這些資料是同修千辛萬苦做出來的呀,師父我錯了。」大概走回二百多米,突然看見我的包在一個拐角邊上(因為路兩邊都種半人高的灌木叢,邊上用石頭砌著)的石頭上放著呢。扔下車子趕緊抱起包看,一摸包裏的資料,一點也沒濕。當時我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下來了,心裏一個勁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回家打開包一看,一百二十本小冊子,十本《九評》,二十多條不乾膠,只有一本小冊子濕了一個角,太神奇了!第二天我跟A同修一說,A同修也很感動,說:「師父隨時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我們有甚麼理由不做好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呢?」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因前三天就和A同修約好去一個村趕集講真相,就去了約好的地點。一看那天,陰沉沉的,A同修說:「今天天氣預報有雨,咱還去嗎?」我說:「你說呢?咱們可是大法弟子呀!」A同修呵呵一笑說:「走!」於是我倆騎上自行車,心裏背著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1],像飛一樣,二十里路一會兒就到了。我們先從村子的北頭往南走,見到人就講真相給資料,然後再上集市上講,面對面的發,有小冊子,有《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護身符和二維碼。有一個老鄉說:「這個天你們還在這轉,真不知辛苦。」

過了一會兒,一位婦女走到我們跟前說:「一看就知道你們是法輪功。我告訴你們要注意,前幾天我們村出了點事:有一家做氣球的,在出口檢驗時,發現氣球上有『法輪大法好』的字樣,上邊就來人把這家廠子封了,廠長被逮起來。現在正在調查這件事呢。聽說集上有穿便衣的派出所的人。」我們說:「謝謝你的好意,知道了。」我們為世人覺悟而高興。

我倆商量一下,不去集市了,仍舊一個胡同一個胡同的講真相,見人就講。沒有入過邪黨組織的,就叫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幾十本小冊子發完了,還勸退了十幾個人。一看天氣陰的很沉,好像雨馬上就要下來了,走到半路上下了幾滴小雨。等我們剛到家,一場大雨嘩嘩就下了起來。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有幾次夢中我都在講真相救人。講真相救人是自己的責任,把人救了就感到欣慰和快樂,我哪天要是不出去講真相心裏就覺的不得勁,有種空落感。只要一走出家門,心裏別提多亮堂。

疫情期間不能出門就大量的學法、背法。利用買菜的時間出去講真相(每家只限一人出去購物,限制時間)。在師父的加持和幫助下,每次出去也能遇到有緣人。這期間講「三退」,告訴人們千萬記住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疫情解封後,我和A同修又能去農村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了。

我和A同修證實法的足跡遍布我縣幾十個村莊和縣城內的大街小巷、果園、公園、商場、市場。我們能成為師尊的弟子是多麼的幸運,我們的生命就是為法而來,為眾生而來的,救人的腳步決不會停下。

精進、精進、再精進,兌現誓約,跟隨師父回家。

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