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有多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一一年,我因不幸患乳腺癌,而有幸得法,走入大法修煉。之後,師父很快給我淨化了身體。無病一身輕,我又出來工作了,在一家體檢中心上班。

二零二一年,我感覺工作忙了就頭暈耳鳴,持續了很長時間。單位每年年終免費給職工體檢,以前,我從不參加;我是修煉人,師父早已幫我淨化了身體,我沒有病。可去年,就有點不穩,怎麼老是頭暈?我也沒少發正念呀!

正逢大哥因腦梗去世,我媽也是腦梗去世,我二哥、嫂都有這方面的病,我怕我也會像他們一樣,又怕自己是不是做過化療、放療而貧血呀?腦中會不會有轉移腫瘤呀?

當時,我在放療科上班,隔壁就是CT室和化療室。單位年終體檢時,一天,同事們都檢查完了,都閒著,我經過一番思想鬥爭,還是去抽了血,做了腦部CT。結果,化療室同事說:你的血怎麼這麼乾淨,一切指標正常。

CT室的王主任說:你為甚麼要做CT?我說,我頭暈,怕腦梗。他說:一般人過五十歲或多或少都有不同程度的腦梗(我已經五十三),可你自己看看,你的腦腔比誰都圓、清晰,你怕甚麼?!你現在還暈不暈?我一下子反應過來了:這都是假相。頓時感覺頭真的不暈了,心裏也輕鬆了,我搖著頭,笑著說:「不暈了。」

我慚愧不已,對不住師父。自己曾經病成那樣,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還放不下生死,不信師信法,沒有師父的救度,我今天還能出來上班嗎?還能有比一般人都好的身體嗎?

為了讓我更加堅定信師信法,師尊又安排了一件對我來說刻骨銘心的事。

我婆婆因多年腰痛的頑疾,隨我走入大法修煉。八、九年了,再沒有發生過腰痛。婆婆在鄉下住,我想把她接來,一來幫我打理下家務,二來一起學法,互相促進。

可是,第一天晚上她還好好的,第二天一來,她就感到全身無力,腰痛的厲害,最後發現腰部出現兩巴掌大的皰疹。我以前開過診所,知道這病不是一般的病,農村叫「蛇纏腰」,如果發展到整個腰部,就會丟命,一般至少需要兩三個月才能治癒,而且愈後後遺症長達一年以上。

婆婆是個非常堅強的人,在農村養五個孩子,吃過很多苦,從不輕易叫苦叫累,可是這「病」來的太猛,她不能吃不能喝,躺在床上起不來,頭暈,三天時間就骨瘦如柴。

我知道這是個假相,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鼓勵婆婆說這是好事,只要堅定的學法煉功,一定能闖過這一關。

我陪她多學法,晚上煉功,她站不住,我總是先讓她喝點熱水或牛奶後,再接著煉。開始煉半個小時,後堅持到一個小時。最後她痛的實在受不了,她也動搖過:讓公公買包老鼠藥,死了算了!

我說:媽,你也知道,我們沒還完業債,早結束生命,下到地獄,也不會好過的,師父都給我們最好的安排。您腰痛那麼多年不好,師父給你拿掉了,就剩這點黑氣往外冒,不吃點苦能行嗎?!

這一說,婆婆又堅定些。公公看婆婆難受,到我伯爺(老中醫)那拿回止痛藥,婆婆只瞄了一眼:我還是要煉功,只有師父能救我。結果,不到二十天,婆婆完全好了。一家人又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婆婆的病業關讓我又一次親眼目睹整個過程,再一次讓我堅定的信師信法。每每唱《三炷香》這首歌,我都哽咽、淚流滿面,無限感恩師父的洪恩浩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