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怨恨 闖過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二零一二年為祛病走入大法修煉的,通過一段時間修煉後,全身的病都好了。可是後來心性老是停留在一個層次中,心性沒有再提高,身體又出現了病業狀態,就是不大便,用常人的話說就是光吃不拉。問題出在哪裏了?不知道。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身體越來越瘦,飯也吃得越來越少,到了最後根本就不能吃飯了,肚子總是滿滿的。我也趕緊學法、背法、發正念,就是不見起色。

丈夫同修說:「去醫院不?」我說:「不去,醫院治不了我的『病』,我是修煉人,我有師父管。」嘴上這麼說,可心裏也不穩,這樣下去還能挺多久呢?心裏很著急。我就背法。

怕心一直不斷的向上翻,我就不斷的排斥、否定它;怕的不是我,是邪惡,是爛鬼。我的情況村裏人也都知道了,說甚麼的都有,有的說:「有病不上醫院,怎麼能行呢?」還有倆人(一個是修佛的,一個是修道的)說:修煉歸修煉,有病得上醫院。家裏的哥哥、兩個姐姐都來了,說得上醫院,這是實病。我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是堅定正念,不去醫院,因為我知道這不是病,是修煉人要過的關。丈夫(同修)也給我加正念:「咱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怕甚麼,不要有負面思維,都是好事。」

我就發正念,想著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煉人,我沒有病,是業力,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我不要這種迫害,我也不承認這種迫害,我走的是李洪志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其它任何安排我都不要。即使我有漏,有執著,也能在大法中歸正,不允許舊勢力干擾迫害。徹底解體對我肉身迫害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徹底否定舊勢力對我的一切安排,我的肉身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任何生命都不配管我,我的一切都由李洪志師父管,請師父為我做主,並加持弟子的正念。我就這樣不斷的排斥著、否定著,發正念、背法,好一些。可是不長時間怕心又上來了,我就又排斥、否定、發正念、背法,不敢有一點鬆懈。我感覺我要放鬆一點我就走了,這是到了要放下生死的時候了。

同時我也求師父加持,向師父懺悔:師父啊,弟子由於修煉的有漏,出了這麼大問題,給師父添麻煩了,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眾生。死,對我來說沒甚麼可怕的,可是眾生都在看著,我要是真的走了,就會給大法抹黑,那眾生怎麼辦?我是來救他們的,我沒把眾生救了,還把他們給毀了。還有丈夫同修,他因為我得承受多少?如果我真的走了,社會上的壓力,家庭的壓力,講真相救人得有多大的障礙?我不能就這樣走了,求師父再給我一次修煉的機會吧!

我讓頭腦中時刻充實著正念,充實著大法,思想中不允許有一點別的念頭,甚麼大便不大便的,根本就不去想。牙齦出血,嘴裏不是味,我就用水漱漱口,一口水都沒喝,就這樣過了三天,我又能吃一兩口稀粥了。不管怎樣,我就是不動心,就是背師父的法。同修來看我,也是感覺不行了,沒救了,也沒說甚麼就走了。我把家中存款的密碼告訴了丈夫。就這樣不管行與不行,我就是不放鬆正念,就是背法。

這樣大概過了三、四天時間,我的思想就穩定下來了,腦子裏也不翻甚麼了,死對我來說真的放下了,世間的一切都放下了。師父把不好的東西給我拿掉了!

丈夫說:「你出去發資料講真相吧!」是呀,我也應該出去講真相了。雖然我一個月沒大便過,飯一天也就吃那麼一兩口,儘管身體非常虛弱,沒勁,也出來了。帶上家中沒發完的資料,騎上電動車出去了,因為我放下了生死,心態很穩。

看見一個人在地裏幹活,我就奔他去了,他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我是來給你送福來了。我說:你看現在瘟疫流行,天災人禍很多,我想讓你平安度過劫難。我問他知道法輪功嗎?他說知道。我又問他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嗎?他說不知道。我就跟他說,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是千古奇冤哪。法輪功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電視上是污衊、陷害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功是讓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能提升人的道德,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輪功是佛法修煉,誰迫害佛法,迫害好人誰遭報,善惡有報是天理。江澤民迫害的,江澤民遭報,共產黨迫害的,共產黨遭報。如果你是它的一員,你會受到牽連的,你要是做了三退就不會受牽連。我問他做過三退嗎?他說沒有。我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隊。我讓他把他那個隊從心裏退出來吧!退出來你就平安了,你就能躲過大劫難。我說平安多好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來災難你就躲過去了,沒來你也不少啥。我給你起個化名叫某某退了吧,中不?他說中。我又送給他一本小冊子,叫他到家好好看看,告訴他誰看誰有福,誰看誰平安。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

就這樣轉了一圈,講了七個人,退了六個,很順利,回家後我感覺不那麼沒勁了。我在講真相的時候沒有一點不舒服、沒勁的感覺,我像好人一樣,這真的是師父在加持啊!

第二天是集體學法的日子,我就去學法小組學法了。回來後意識到肚子裏都是氣,就想有氣不就是怨氣嗎?我怨恨誰呢?丈夫天天出去幹活,家裏的活都是他幹(我過病業關根本就幹不了活)我沒怨他呀!突然我想起來了,我怨恨我的前夫(我們離婚已有三十多年了)。我馬上轉變觀念:我與他是有因緣關係。由於自己以前的執著、不善,給對方造成多大的痛苦、多大的傷害呀,想想自己以前真的有些地方做的不對,感覺對不起他,沒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就這麼一想,不一會兒感覺自己要大便,心想能不能行呢?這麼長時間了,那就試試吧。有點費勁,但是真的便出來了。我感恩的淚水流下來,這個關總算過去了。我算了算日子,有三十七天沒有大便過。

通過這次關難,我更加堅定了對大法的正信。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這次關難,不知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給我拿下去多少壞東西,我由衷的感謝師父!我以前沒怎麼講過真相,因為不會講,修不出善念來,說出的話特硬,怕心還很重。通過這一難,我不知不覺中就會講了,怕心也小了,能站在他人的角度、抱著為他好的心去講了。有時對方明真相後還會說謝謝你,我說不用謝我,你就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在救你,我只是傳個信兒。

我是農村婦女,寫作能力差,這都是我實實在在的親身經歷,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