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信師信法 沒有過不去的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七日】二零一四年孫子出生了,那時候公公在炕上下不來了,兒子突然腰痛、腿也痛不能幹活了,丈夫也下崗了,兒媳在家休產假,望著這一家六口,丈夫愁得哭了。我勸丈夫說:不用愁,愁也沒有用,家裏有麥子,還有一缸鹹菜,還能餓死人?我就想這都是考驗,想起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把心一橫,就勸他們,我說天無絕人之路,這都是暫時的。

在這期間,當地派出所有六、七個人到我家來騷擾,要綁架我,丈夫和他們論理,問他們為甚麼抓人?俺老婆對公婆、對孩子,你們打聽打聽她的為人,不修大法她能這樣嗎?警察反問丈夫:你學不學?丈夫說俺家都學。他們把我丈夫架起來就往車上抬,這時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俺家來土匪了!來流氓了!

有五個警察上來拽我,沒拽動,他們打了一個電話,又來了三個人,八個人把我綁架到車上帶到拘留所。在車上我把心一橫,甚麼也不想;孫子、孫女、一個在炕上不能動的公公、下崗的丈夫、腰痛腿疼不能上班的兒子、休產假的兒媳,甚麼都不想,把一切情和牽掛都放下。

Advertisement

到了拘留所,我就天天煉功,他們不讓我煉,我說:我是煉功人,煉功人走到哪就煉到哪。他們就嚇唬我說:你知道監控線連到哪裏嗎?連到濟南。我說:「線短了,俺師父洪傳大法,洪傳到全世界!」有一次,一個警察威脅我,說我和刑事犯講真相,明天不讓我吃飯了,到了第二天,我真的不吃飯了,他們卻怕了,再也不敢威脅我了。

我反思自己,哪裏不符合法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遭到這樣的迫害?找到了很多人心:成天忙於家庭瑣事、學法煉功跟不上、守不住心性、怨恨丈夫,經常煩躁、愛面子、在家裏說一不二、不像個女人樣等等,這些都不符合法,成天被情牽著鼻子走。情就是個把人捆在這的繩子,我要那個東西幹甚麼。我想到師父的法,渾身增添了正能量。

回家後見丈夫不高興,兒媳嘴上長滿了瘡,兒子說以後不讓我和同修來往了(我家是個學法小組),丈夫也在一邊罵我,說我不讓他們得好。我就數落丈夫:你都六十多歲了還說謊?是我不想過好日子?沒有修大法,我能有這好的身體?你還有沒有良心。我對兒子說:你過著老娘的日子,你有甚麼資格威脅你娘?這是你的本事?外面在迫害我,你在家威脅我?善惡有報是天理,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我勸他們甚麼也不用擔心,一切都是暫時的,你們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甚麼坎都能過去。我問兒子:「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你也找找,在廠裏上班有沒有佔公家的便宜或者是收了別人的禮?雖然你不是修煉人,但是這個理對誰都是一樣的。」兒子說:媽,我找來找去,這幾年,覺得我在生孩子這個問題上動了利益之心。在俺那生孩子保險公司報銷一萬多,在家生是六千。我說你看看為了這一萬塊錢受了苦遭了罪。我就想順其自然把一切都交給師父,一切都有師父說了算,我一定要把握好心性,丈夫愁得直掉眼淚,我就是不動心、不上火,過一天算一天。我和師父說:我一定要過好這一關。過了一段時間,兒子的腰也好了,也有鄰居來找我丈夫去幹活了。

轉眼丈夫走了三年了,小孫子也到了上學的年齡,孫子剛上學時心裏還覺得空得慌,有寂寞的感覺。我和兒子說:兩個孩子都上學了,你負擔也不輕,以後就不用給我錢了。雖然嘴上這麼說,兒子真給錢少了心裏還有些不平衡,想想我這一生為了老的、小的我付出了全部,有些委屈、失望。一天我聽兒媳和兒子說:讓咱媽和咱一塊住吧,這樣就不用額外給媽錢了。兒子說我媽不一定能去,慢慢再說吧。我聽後就想,我家是個學法小組,我若去了,這裏的同修沒地方拿週刊和集體學法了,我也失去了學法的環境。

孫女對我說,「奶奶上俺那去住吧。」我和孫女說:「你爸媽掙錢也不容易,我去了更添負擔,我得想辦法掙錢,給你爸媽減輕負擔。」孫女哭了:你不去了?我說:「我也不想上班,我已近七十歲的人了,先別和你爸媽說,我只是有這個打算,一切順其自然吧。」晚上我給師父上香,和師父說:師父,我知道上班耽誤救人,但是我不這樣走不行,這也是個過程。這樣打算後,大正月裏就有三幫子人找我去打工。我合計了一下,遠的不行,耽誤煉功發正念;木匠鋪是丈夫以前上班的地方,心裏也不想去;還有一個就是本村做飯的工作,只有中午一頓飯而且離家也近,不知如何是好?在這期間我摔了兩個跟頭,也不會悟道。

正月十六,姪子結婚,兒子來家,兒子說回去我拉你到俺那住幾天吧,我說:「不去了,十七日我就要上班了。」兒子說:我不同意,你身體不是很好,能行嗎?你圖的甚麼?兒子哭了,我說:為了減輕你的負擔,先幹幹看看,不一定適應,幹一陣子再說,十七日非得叫上班。

上班真是個魔煉心性的地方,和老闆、老闆娘以前相處的都不錯,第一天老闆娘先讓我打掃廚房的衛生,當天和老闆訂好了工錢和工作範圍,只給工人中午做一頓飯,不給他家裏人做飯。上班後心性考驗隨之而來,我包的包子老闆的兒子說真好吃,我第一次吃有五香面的包子。老闆娘聽了一臉的不高興:而後老闆娘就和我說切菜要這樣切、那樣切,又讓我到微信裏看怎麼做菜;沒有煤氣了我讓老闆娘找人換煤氣,老闆娘說讓我自己換,也不幫我;她買來豬腸子讓我清理,我說忙不過來請她幫忙,她在那玩手機說沒時間,我就找看大門的給打個下手處理完後,請他喝了兩碗茶,第二天茶壺、茶杯全都不見了。有一天老闆和我說;以後做菜,蔥、姜、肉不用了。我說好,不用就不用,就問:叔叔,今天做魚不用蔥,也不用肉?老闆看著老闆娘說:做魚不用肉可不行。老闆娘就拎著一塊肉扔了過來,那個表情讓人看了真難受。

在這期間,我時時提醒自己我是修煉人,得忍、要修心。我發自內心的向內找,時刻提醒自己要保持一顆樂觀的態度,我要笑。我和師父說:師父,我怎麼笑不出來?修煉人遇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向內找,找到了自己有妒嫉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還有爭鬥心等等,找到一個,我挖掉它、清除它。

我要放下自己,去掉為私為我的私心雜念,同化大法。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坎。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