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出正念 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一四年九月,我遭邪黨迫害出獄,因在黑窩被關禁閉,蹲小號,長時間不讓睡覺,暴力毆打等迫害,導致我身體受到巨大的傷害,造成不同程度的內傷。

在出獄的第三天,我突發嘔吐,腹瀉,沒有了味覺,吃不進任何東西,接下來持續40天高燒不退,高燒前冷的發抖,高燒後大量出汗,因為消耗了大量的體能,人很虛弱並伴有呼吸困難,40天裏很少吃東西,睡覺也很少,身體出了嚴重問題。面對這種情況,兒子及家人都很著急,多次催我去醫院看病,均都被我婉拒了,但到了第40天,情況表現特別嚴重。當時自己正念很弱,有了怕心,由於自己沒有從根本上放下生死,最後還是去了醫院。

醫生作了全面檢查後,發現內臟各個器官都有嚴重的炎症,各項生命指標都到了最低臨界值,醫生都不知道該往哪個科送更合適。最後他們商定先送到重症監護室搶救。檢查出我的肝脾有膿腫,有嚴重炎症,初診為肝癌晚期。次日凌晨急轉蘇州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又作了全面檢查,最終結論是肝癌晚期。

當時身體狀況極差,處於病危期,在床上坐起來都很難。這時我開始思考,得法前患多種疾病,煉功一月全都好了,從此無病一身輕,十幾年再也沒到過醫院看過病,身體一直很好,現在怎麼會出現這種狀態?當時我悟到了這是舊勢力等邪惡生命鑽了我放鬆了的空子,對我進行的干擾和迫害,法理我也明白,但我當時就是沒有正念和信心去徹底否定它。

十幾年來,我在師父的保護下,消去了病業,淨化了身體,拿掉了病根和另外空間的靈體,師父替我承受了很多,怎麼現在還有病業呢?迷茫,困惑,住在醫院裏這哪還像修煉人呢?!

在我住院的第12天,有一位我不認識的同修來醫院看我。到了我病床前,甚麼客套話也沒說,就直接了當的說:你修來修去修到醫院來了?你這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師父幫你承受了那麼多,就這點心性關你都過不去了,你到底還想不想修?我說肯定要修的!他說修就出院,修煉人是沒有病的。這樣一下子就點中了我的要害,當時就感到像是師父在嚴肅的棒喝我。我的那面似乎突然明白了,正念也隨之出來了,悟到了我是師父的弟子,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任何的其它安排、干擾和迫害,我都不承認,要全盤否定。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病,我出去救人,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的誓約,跟師父回家。

正念一出,全身病痛基本消失,接下來就能下地走了。決定出院後,我讓同修馬上接我回家,同時也停了每天近五千元的藥費。

出院後,家人無法接受,他們認為這麼嚴重的病,藥停了,醫院也不去了,這不是拿生命在開玩笑嘛?會有生命危險的。他們每天都催我到醫院去,特別我兒子用了很多辦法要我去醫院,我說我沒有病,我再也不去醫院了。親情的糾纏持續兩週後,他們看勸說無效,就說無論我出現甚麼情況,他們都不管了。我說不用你們管,我有師父管!我說我沒病為甚麼要去醫院呢?!可能當時我正念很足,所以後來他們也就平息了,再也不提去醫院的事了。從此,我每天在家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不管身體多麼難受依然堅持,結果我的身體一天天的好起來了,一個月後就完全康復了。他們也親眼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神奇。現在他們也就再也沒有提出過讓我去醫院了。更在神奇的事實面前無話可說了,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闖過了生死關。

按照醫生的當初診斷,我是肝癌晚期,最多活半年,醫生強調一定密切關注我的情況,特別是注意不能出現以下三種情況,否則就沒救了:(1)持續高燒。(2)腹部積水嚴重。(3)下肢浮腫。

從醫院回家後的當天就出現了39度以上高燒,燒的暈頭轉向,頭昏眼花。3天後腹部嚴重積水,肚子一天天大起來,一週後兩腿嚴重浮腫,腫的好像肉都要崩裂了一樣,疼痛難忍。當時我只有一念,我的一切全部交給師父了,信師信法到底。我這不是病,是假相,是舊勢力的迫害和干擾。師父反過來利用它對我信師信法的考驗。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沒有病,我一定要闖過去。

一個月後,我真的闖過了這次生死大關。我也悟到了,我這次問題的出現,是因為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三件事也做得不好,所以被舊勢力鑽了我不精進的空子,想毀掉我的修煉。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把我從舊勢力的手中搶了回來。我一定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結果。在今後修煉中做到靜心學法,多發正念,多救人,做好師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彌補在修煉路上沒有做好的一切,精進實修,做一個師父合格的弟子,跟師父回家。

由於學法不好,悟性差,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