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舉報的人也要學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二歲,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大法給了我一個好的身體,走路一身輕。我一路走來,一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對師父很尊敬。慈悲的師父處處保護加持我,我也深深的體悟到了大法威力無邊。

一、腳骨折 一夜痊癒

二零一九年中秋節的前一天晚上七點多鐘,我下樓幫女兒搬東西,由於樓道裏沒有燈,一不小心在三樓的最後兩個台階上一步踏空,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落地時腳尖先落地,腳趾頭整個朝後,只有腳背朝前,我痛的窩在地上起不來了,雙手抱著腳,嘴裏連聲求著:「師父救我!」「我沒事!我沒事!」心想:可不能叫別人看到我這個形像,我決不能給大法抹黑。我抓住樓梯扶手爬了起來,忍著劇痛,慢慢拽著扶手回到四樓的家中,到了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幫幫我。

這時,我忽然想起了師父當初面授班傳功給大家治病時,叫大家跺三下腳。我也苦著臉、咬著牙狠狠的跺了三下受傷的腳。我又用雙手把斷了的腳趾頭按了回去,在師父的加持下,一個個的腳趾頭都歸了位。這時家裏來了位同修,我給她講了剛剛發生的事,她瞪著雙眼、張著嘴巴吃驚的看著我的腳,口裏連連稱奇:「奇蹟!奇蹟!真是奇蹟。」

等她走後,我仔細的想了想最近哪裏有做錯的地方,同時也盤上腿開始發正念。這一盤腿,剛剛按上的腳趾頭又斷開了,疼的我又趕快求師父。我嘴裏求著師父,雙手又把它們按到原位了。這會兒我不敢盤腿了,伸著腿發了三個小時的正念,到十二點半,我有些支持不住了,躺下睡了兩個半小時的覺。

到第二天早上三點起來煉功時,一條腿疼的一點不敢動了,整個腳腫的像個大饅頭。我一邊求師父幫忙,一邊用雙手扳著腳往床下放,慢慢試著下床,疼的眼淚一下流出來了,出了一身汗。我坐在床上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哪做的不好請師父原諒,弟子天亮還要出去救人呢,請師父幫我。」我又咬著牙,摁著床走到師父法像前,又使勁跺了三次腳,疼的像刀割似的。但是這時,奇蹟出現了:腳突然消腫了,也不那麼疼了。我哭著感謝師父為弟子的承受。我馬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又發了六點的正念。

早晨女兒起床後,我告訴她昨晚發生的事情,女兒一看我整個腳背烏黑一片,很驚奇的問我:摔的這麼重,你是怎麼過的這一夜?我告訴她全是師父幫忙過來的。女兒感激的趕快出去買來了新鮮的水果給師父供上。

吃完早飯後,我叫同修用電動車帶著我去趕大集。這個集是新開的,泥地上鋪了一層小石子,那個難走啊,咯的腳別提多疼了。我心裏想著:不管多麼疼,我也得救人。那天雖然人不多,但公務員不少,他們是被邪黨謊言毒害不太願聽真相的一群,我就給他們講剛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並讓他們看我的腳,他們看後都非常驚訝。那天上午我一共退了十四個人,其中八個黨員。

下午同修來我家拿週刊,都誇我真行,我說:「哪是我行啊,全是師父幫的我,如果沒有師父保護,說不定也得傷筋動骨一百天哪!」同修也感到了大法的神奇。

就這樣,我腳趾骨折後,一天也沒有在家呆,我所承擔的證實大法的幾項工作也一天沒有耽誤。弟子千言萬語也說不完師父的厚恩,只有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我雖然遭了一點罪,那也只不過是一夜之間,那要比我學大法前,折磨了我十八年的肝病、胃病、神經官能症、腰椎間盤突出、坐骨神經痛等十多種病真是算不了甚麼。在那種生不如死的、沒有盼頭的日子裏,我用遍了各種中、西藥和各種偏方,卻越治越重,最後只剩了一口氣躺在了床上苦熬著。這時我在同修的引導下,修煉了法輪大法,從此人生變了,身上的病一掃而光。

修煉二十三年來,我沒再吃過一次藥,沒打過一次針。以前經常給我治病的醫生都去世四個了,其中一位醫生叫我「活死人」,說我沒有幾天活頭了。想不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這個「活死人」不僅沒有死,而且無病一身輕,還越活越年輕。

我雖然七十多歲了,可是陌生人沒有一個人能猜對我的真實年齡,當我說出真實年齡時人們都很驚訝,每到這個場面,我就講我以前的病況,和現在對比,真是兩個人,世人看到我神奇的經歷,一般都願意三退。特別是斷了的腳趾骨一夜之間長好了,觀者都連聲稱神奇。

在事實面前,可有人受邪黨宣傳的無神論的毒害,就是不相信,覺的不可思議。但是修煉大法就這麼神奇,有多少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學大法以後好了,有多少粉碎性骨折的人沒住一天院就好了。

我認識一位七十九歲的老同修,被汽車撞斷七根肋骨,其中一根斷了兩節,一節插到了肺,當時不省人事,被人送到了醫院。在醫院裏,頭被縫了好幾針,滿身插滿了管子,醫生都下病危通知了。可是這位同修醒來後第一念就是回家,當時醫生怎麼也不同意,說人一動就不行了,後來同修家屬簽了責任狀才回家了。老同修回家後,學法煉功七天就好了,自己走著去醫院抽線時,醫生和護士都驚呆了。當老同修和他們講大法的真相時,他們毫不猶豫的集體做了三退。

同修的事例被稱為醫學上的奇蹟。這樣的奇蹟發生在大法弟子中太多太多,如果邪黨不迫害大法,很多人都會相信大法,都會得到師父的保護,同樣會出現奇蹟的。

二、要舉報的人也要學法輪功

那是二零二零年的一天上午,我在一個大集上發送真相台曆,我拿出台曆剛開始發,身邊一個七十多歲的男人,甚麼話也沒說,突然一把把台曆奪了過去,接著雙手把台曆往腿上使勁一折,精美的台曆斷成了兩截,他嘴裏還惡恨恨的大聲的罵著:你吃著某某黨的,穿著某某黨的,還反對某某黨。我知道他是被謊言毒害的人,就善意的和他講真相,可是他態度很蠻橫,根本就不聽。經他這一吆喝,周圍趕集的人都圍了上來。

我想不能再讓他胡說八道毒害人,大法慈悲威嚴同在!於是我口氣嚴肅的對他說:「你做壞事會遭報應的!我們法輪功學員省吃省喝拿出錢來救你,我一聲聲的大哥叫著你,就是為了你生命將來能有個好的未來,我也沒有強迫給你,你不要就算了,為甚麼給我弄碎了?」他一看我不讓了,就從兜裏掏出手機,說要報警來抓我。我說:「警察來了我也不怕,我沒有犯法,你得把事情說清楚。」

這時,圍觀的人中有人說:「別給人家弄折了啊!」有的說:「不要就別接。」我對著圍觀的人說:「大禍臨頭,瘟疫肆虐全球,大洪水泛濫,眾生處在危難中,大法弟子不惜一切代價,費盡精力叫眾生遠離災難,他自己不想得救是小事,他影響別人得救這是大事。」這時一個幹部模樣的男人慈善的對我說:「你說的大家都明白了。這集上甚麼樣的人都有,你趕快走吧,別再吃壞人的虧了。」我道了聲謝謝,就去了別的地方繼續講真相救人。

事隔幾個月後,我又去那裏趕集,看到了那個撕台曆的人在三輪車裏坐著,我沒理他。往前走了十多步,我突然想起了「慈悲」二字,又想起師尊講過:「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1],我想自己真心的敬師敬法,怎麼到了關鍵的時候就做不到了呢?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了,於是馬上轉身回去,走到那人車門前說:「大哥,給你個護身符,他能保你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又給了他一本變種病毒來襲如何防疫自救的書,書裏夾著四份週報和藏字石的圖片。

他不太情願的接過後,冷笑著說:「也就是你給我,別人給我,我才不要呢。」我又對他說:「咱們的年齡差不多,也都經過了多個邪黨的大、小運動,也都多少有點經驗教訓了,你不想想,為甚麼你不要真相資料呢?還不是叫電視宣傳的謊言把你騙了嗎?」我又給他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了中國五千年文明,告訴他:「哪一朝也不能永遠執政,每次的改朝換代,也不是當朝皇帝同意的,全是天意。就像有錢的大官到死的時候,不管你自己願不願意一定得死,都不是自己說算了的。你看現在的瘟疫吧,現在的科學多發達,可是病毒變種,這種病毒的疫苗還沒研究出來,它又變種了,這不是天意嗎?你先回去看看資料,你的身心會受益的。」我給他講了十多分鐘,他的表情也變了,最後他答應回家後一定好好看看。

下一集我去趕集,又一次碰到了那個人,沒想到他竟老遠就熱情的先和我打招呼。我過去問他:「有甚麼事?」他當著身邊的人很認真的說:「法輪功太冤了!我看完那些資料後,就對我老婆說法輪功太好了,人家法輪功講的句句在理,哪有反黨?把人家迫害成這樣,還不許人家說話,真是太冤了。」他從兜裏掏出當天一位同修給他的真相傳單對我說:「你看這個小伙子還是個工程師,叫他們迫害成了甚麼樣子?」我說:「這二十多年,被迫害的好人數不過來,你以後一定多看看這些真相資料。」

這時,他又從兜裏拿出了我上集給他的資料說:「我都看五遍了。」我說:「大哥,你是真有福啊!現在正是多災多難的特殊時期,全球瘟疫大爆發,生命處在危險時刻,你明白真相了,生命就有保障了,你花多少錢能買來?」

他又說:「我昨天晚上在家說法輪功是最大的冤案,法輪功原來這麼好,我老婆也叫我去本村法輪功學員家學法輪功,我自己也想學。」他問我法輪功的功法有幾套動作。我說:「如果你村有煉的,你就去跟著他們學學吧。」他高興的答應了。我真為這個生命的覺醒而高興,這都是慈悲的師父在做啊!我在心裏默默的謝謝師父。

三、信訪局局長的善舉

我每天出去講真相,出門前都求師尊加持弟子多救人。在師尊的保護下,我遇到公檢法的人員從不避開,想叫他們多明白一個人,對大法弟子就少迫害一分,他們就少被淘汰一個。有一天,我去趕集遇到了一位退休的信訪局的局長,我剛和他搭上話,他就開始和我講他對待法輪功學員的一些善良的舉動。

他說:「在中共剛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上邊派我去北京抓上訪的大法弟子,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不是壞人,我很不願意去幹迫害好人的壞事,但上面壓下來的命令,不去不行,我只得很不情願的去了。去了之後,我也不去天安門廣場抓法輪功學員,別人抓回來的,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只要有機會我就偷偷的把他們釋放。別人知道後,叫我不要這樣做。我就會對他們說:這些人,這麼大的歲數了,他們能擾亂甚麼社會治安?還是能奪誰的權?簡直胡鬧!我覺得法輪功太冤了!他們都不讓我說這些話,說這是中央的決定。我說:不管是誰的決定,得看這事做的對不對。我還經常和公安及其他單位的人說,抓來一個個老實巴交的人,你說他們能幹甚麼壞事?我心裏很憋屈,他們也不聽我的,照樣不停的抓人,我只好經常找藉口說家中有事要回家。他們就叫我往回拉被抓的法輪功學員,我有時就在半路把人放了。後來,有知情的朋友告訴我,說有關領導要處理我,我怕失去工作,就沒有再做。但我心裏一直為法輪功鳴不平,法輪功學員太冤枉了!我也相信法輪功肯定能平反的,我支持你們法輪功!」

聽了信訪局局長的一番話,我真心為這個善良有正義感的生命而感動,他在那麼邪惡恐怖的環境下,能幫助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相信他一定會有未來的。我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口氣和善的跟他說退黨之事,他痛快的答應退了,我又跟他講了法輪功的基本真相,他都很認同接受,我又把真相小冊子,護身佛等幾樣不相同的真相資料給他,他都很痛快的接受,並高興的說:「回家一定好好看看。」我說:「不光你自己看,希望能叫你更多的親朋好友都看看,叫他們都能明白真相得救。」他說:「我一定能做到的。」離別時,他還回首和我頻頻地道別。

如果不是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會有更多的生命學法修煉,進入歷史的新紀元。真心感謝師尊大慈大悲的洪恩救度!感謝師尊洪傳的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光芒永遠普照著善良的世人,道德回升,回歸到神聖家園!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