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講真相 師父慈悲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講真相是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之一,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做好,責無旁貸。這些年講真相時,你說怕,也不是怕,怕了也就不能做了,但也是有一定壓力的。憑著對師父的信,就這樣走過來了。二十多年了,一直平平穩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

一次,我在公交車站點講真相。從遠處跑來一個穿制服的警察,也過來等車。當時我正在給一個路人講真相,心想:如果我停下來走開,會給人留下甚麼印象?還怎麼救人?於是我堅持把真相講完,那個人也做了三退。而那個警察在旁邊,從頭到尾一聲也沒出,也沒干擾我。

有的時候,有些事想做就去做,不要有那麼多人心,甚麼都不想,效果反倒很好。有一次,我出去貼真相不乾膠。走到一個地方,立著一個大鐵箱子,非常合適。我就堂堂正正的把不乾膠貼好、撫平。一抬頭發現附近怎麼有一輛警車呀。再一看,四週有一片警車,原來這裏是公安局。我從容的離開,甚麼事也沒有。當時如果動了人心,邪惡可能就鑽了空子。

也有危險的時候,在師父的保護下都平安無事。

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在路邊有一個人,我過去剛一提大法,他就一把手緊緊抓住了我。我立刻感到邪惡的場壓了過來,趕緊在心裏求師父:師父啊,弟子有難,快來救弟子吧。這時,同修走過來掰開那人的手,又打岔說了些別的話。那人好像喝醉了,嘴裏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然後,我就趁機走開了。

還有一次,我出去講真相,看到一輛轎車停在路邊,裏面坐著兩個人。我就過去跟他們講。其中一個人突然跳出來抓著我,亮出了證件,說:「別走了,我是公安局的!」說著就要打電話。我向下按了按他拿著電話的手,說:「大法是佛法,是被冤枉的,你別迫害大法,這樣對你不好,會影響你的福祿壽的。目前來說,對你就是個選擇……」他喃喃自語:「選擇?」我說:「對,選擇,就是選擇。」他說:「那好,你走吧。」

有一年法輪大法日的前一天,也就是五月十二日,我拿了一百多張不乾膠,晚上出去貼。結果因為那幾天是所謂的敏感日,而我所住的地方有三位大法弟子,所以邪惡晚上在我家附近蹲坑。剛出樓,就看到好幾個手電筒從不同方向照過來,有的光都晃在了我的臉上。可他們卻看不到我,互相問:沒有人呢,人哪兒去了?我一看這種情況,就抽身回去了。

第二天上午,外面下著小雨,我就又出去貼。出這個樓道,進那個樓道,很順利的做完了,身上一點沒被澆濕。

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如果沒有師父的看護,我的命都沒有了,我能做甚麼呢?到甚麼時候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是絕不能動搖的。

一次,我同兩位同修約好,一起去農村大集發真相年曆,跟資料點的同修要了三個人的量。結果到了約定的時間,那兩個同修心裏有壓力了,不去了。我也為難了:農村大集是固定的時間,這麼多資料我自己拿都費勁,更別提發放了。這時師父的法打了過來:「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1],我頓時正念十足,帶著這些資料就上路了,也沒去想怎麼發,用人的想法也想不出辦法來。

到了目地地,遇到了一個「七﹒二零」之前學過大法的昔日同修。她用三輪車幫我把資料拉到集上,並幫我看著。我拿一部份到集上去發,發完了再回到她的車上取。人們都樂呵呵的願意要,發的比平時還順利。謝謝師父,真是太神奇了!有些事情憑自己的想像根本就辦不了的,在大法的法力加持下,才能成真!回來後,那兩個同修問我:「你自己去的?」我說:「師父帶我去的!」

有一年過年前,我和同修趁晚上去貼大法真相福字。我們拿了很多張,貼到居民樓的單元門上。先刷上漿糊,再端端正正的貼上,最後再用手撫平。因為天氣非常冷,我們沾滿了漿糊的雙手都凍僵了,手指都伸不直了,但還是堅持貼完才回家。在師父的保護下,一切順利,手也沒凍壞。第二天去看,只見戶戶單元門上的真相福字非常顯眼,人們喜氣洋洋的也在貼自家的福字、對聯,一派祥和景象。

也有起人心的時候,這時往往就會不順利。唯一的辦法就是趕快去掉執著,師父與大法的法力才會展現。

一次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我出去到一個街道掛大法真相條幅。這個地方白天是個早市,人流量很大。我到一根電線下面往上扔條幅,怎麼扔也扔不上去。我不服氣的心起來了,變換不同的角度去扔,卻仍然掛不上,有時看著明明扔的很好,卻還是掛不上。轉眼幾個小時過去了,天都濛濛亮了,我一個條幅都沒掛上。

這時我明白過來了,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幫幫我吧!弟子知道了,不是我有能力,能做甚麼,都是師父在做。」接著我又往上扔條幅。這時我感覺身體好像被人扶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就站到了電線正下方。一抬手往上一扔,一下就掛上了!接著又到別處去掛,也都是一下就掛上了。師父教會了我怎樣掛條幅:站在所要掛條幅位置的正下方,不要動人心,看看風向,然後直接往上一扔,很容易就會掛上。

在這以後,再去掛條幅,師父好像給了我功能。不管是樹上或是電線上,我就站在正下方,一抬手很容易的就掛上。有時我晚上出去,一宿能掛很多,到處都是條幅。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啊!

我非常慶幸出生在與大法同在的時代,見證大法的神奇。在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中,是師父的慈悲安排,使我平穩走到今天。在我修煉的沉浮起落中,師父包容著我的無知,引領我一步一步回歸真善忍。我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好!我要精進實修,完成好師父交給我的三件事。在大法的浩蕩洪恩中,修成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弟子叩拜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正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