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誓約 九年平穩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三日】從法中我們知道,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承擔的歷史使命。三件事不但都要做,而且要做好。我和同修姐是九六年和九七年先後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姐今年七十四歲,我今年六十八歲。我倆居住在一個小區,一起堅持天天面對面講真相已九年多,無論冰雪寒天、風雨酷暑,我倆救人的腳步從來沒有停止過。

在我倆心中,既沒有節假日,也沒有敏感日。我們居住地方是一個縣級市,就那麼幾個人多的地段,我們就守住「信師信法」這一念,天天在這幾個地方講真相救人,基本沒有怕心,放下自我平穩救人。

現在我們就把在疫情期間講真相救人情況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繼武漢疫情後,我地也出現了疫情。當我聽到某某某的兒子和兒媳已住院隔離後,我的第一念想的是善惡有報,因聽說某某某本人在單位口碑不好,大家都認為她很壞。但轉念一想,我就意識到這個想法不對,現在的中國人都是被中共邪黨洗腦毒害的,是可憐的,大法弟子應該慈悲對待他們,怎麼能有這種不好的想法呢?從人的角度講,誰家攤上這事也都急壞了,都渴望得到幫助,我怎麼能落井下石呢。

我在次日給師父敬香時又動了這一念,就在當天我和同修姐出去講真相時遇到了某某某,好長時間沒見面了,怎麼這麼巧?這不是師父慈悲,把她推到我面前讓我救她嗎!我看她神情恍惚不定,心不在焉,覺得她好可憐,街上行人來去匆匆,誰能真正幫助她呢?於是我把她叫到一邊,她沒認出我是誰,我就把口罩摘了下來,她才認出我來。我給她講了真相,她同意退出中共邪黨,我送給她護身符,臨別時她拍了我兩下表示感謝。那時她已經是病毒攜帶者,第二天她就被隔離住進醫院。我和同修姐是直接接觸者,可我們回家後沒有任何反應,一切都正常,病毒對我們不起任何作用。

很快我地小區也都被封,出行困難,我倆就藉著買菜去講真相。大街上冷冷清清,買菜時也見不到幾個人,封城給常人帶來恐慌,也給大法弟子講真相帶來不便。我心裏很著急,瘟疫來臨正是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好機會,可見不到人怎麼講真相啊?後來我發現小區晚飯後有人出來溜達,於是我和姐說可以在小區講真相。姐當時有顧慮,說;「小區的人都認識,我家又是學法點。」姐家的學法小組從迫害開始到現在無論甚麼風吹草動都沒停止過,她有些擔心學法小組環境受到干擾。可是次日再見到姐時,她的心性已經提高上來,主動跟我說:「今天晚上到小區講真相去。」

看我吃驚的樣子,她說:咱不能考慮個人安危,救人急。這麼多年不都是這麼走過來的嗎?於是我倆就天天在小區裏講真相。可沒過幾天因為出來的人多,就有警車鳴叫著到處攆人,不讓人在外溜達、聚集,我倆就趁著警車不在的空當找人講。有一天我和一位中年男士講完真相後,他感動的雙手合十,千恩萬謝:「我可遇到菩薩了,得到救命的良方了。」我說「你要謝就謝大法的師父吧,是師父叫我們救人的。」

還有一老年婦女聽姐講完真相後,抱著姐親了又親,場面非常感人,眾生真的在盼得救。

小區解封最後那次過關卡時,看門的說,「你們過關了」,就是說我們沒有被疫情干擾,沒有被嚴酷的環境影響了講真相救眾生。我們又可以一如既往的到街上講真相了。一天我們看見有六個人坐在台階上候車,同修姐就去和她們講真相。由於天天到這些地方講,有一些人都認識我們了,看姐往前一去,她們就嘲笑的看著我們。姐說:「你們還嘲笑我們呢,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我師父慈悲讓我們來救你們。現在瘟疫這麼嚴重,你們還不當回事!我們這麼大歲數圖個啥呀?共產黨做了那麼多壞事,歷次政治運動害死了八千多萬人,老天找來了。瘟神有眼睛,趕快退出它的組織,才能平安。」姐說完眼淚都出來了,姐的慈悲感動了她們,她們同意退出團隊組織。姐就給她們起化名,對著一人說「你就叫長笑」,這時我跟另外兩個人講完真相後過來,接著姐的話跟另一個在那一直玩手機沒有表態的人說「那你就叫永樂吧」。大家一聽都笑了,她抬起頭來高興的答應退出了團隊組織。這樣她們幾位都退了,而且還不停的說謝謝。

還有一次我看見有一輛停著的轎車,車門開著,裏面坐著一男一女,我走過去給他們講真相,那男人剛一聽就馬上制止說:「你不要講了,我今天沒穿警服,你再講我就把你抓起來。」我平靜的笑著,對他說;「你看我是壞人嗎,大疫當前只有大法弟子在救人。你也應該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了。再說看你那麼善良,你也不會做那事。」於是我就和他妻子講,他妻子很順利的就同意退出團隊組織。這時我對著他說:「你也太有福了,有這麼一位既漂亮又賢惠的妻子,家有賢妻,男人不做壞事。」我又對他妻子說回家好好勸勸他,全家平安是最大的福份。這時他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再也不兇了,是正念制止了行惡。

放下自我,心繫眾生,默契配合。首先我們認識到,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於是我們就半天學法、半天講真相,因姐眼睛看字模糊,一遇到強光就刺痛,我就一人讀、她在旁邊聽。我們利用三個多月時間系統學習了一遍大法著作。現在除集體學法外,我們每天學一講《轉法輪》。我讀法時姐就隨著背,我有時讀錯,姐還能及時給指出來。姐的這種認真學法精神,深深的鞭策和激勵著我。我們做到了學法精神集中、不溜號、不走神、學法入心。除四個整點發正念外,我們學法時遇到整點都發。另外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來不落下,有特殊情況落下,過後也能及時補上。還有我們堅持每週都聽明慧廣播,同修的交流讓我們受益匪淺,這樣給講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在此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和明慧同修辛苦的付出。

其次我倆在講真相前都在家發好正念,求師父加持解體一切干擾講真相和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在講真相時我倆有時分開給不同的人講,有時配合著一起講;互相不依不靠,但又默契配合。如:遇到一人時,就一人講、一人在旁邊發正念,看到有不安全情況就給另一人做掩護;遇到兩個有緣人時就一人講一個,這樣他們能單獨接受真相而不互相干擾。如看到有一排人時我們就一人一頭,從兩邊開始講,到中間時一人不落,總之靈活多樣。和有緣人搭話時,姐說她好像某某,我就接著說真相,這樣就能馬上拉近距離,切入主題。

再有就是克服困難,抓緊時間講真相。有一次,姐在乘電梯時在她前面有兩個人,一個大人帶個小孩,小孩不小心摔倒在她媽媽身上,她媽媽站不住,就撞在姐身上,她胳膊肘一下就挫在姐的胸前,她那麼胖又在那麼大慣力的作用下,眼看著姐就要跟著倒地,就在這一瞬間,姐被一股力量托起來了,姐回頭剛要說謝謝,一看甚麼也沒有,姐立即明白是師父用法輪把她托起來了。她不顧胸痛,馬上對那胖女人說:「今天咱倆太幸運了,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們,要不就攤大事了。」隨即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過後姐胸痛了一個多月,但她一天也沒休息。

魔難干擾不止這一次。一個下雨天,姐因眼睛看不清東西,不小心踩進了水坑,我看見後真是又心疼又後悔,心疼的是姐那麼大的歲數,那麼涼的水,灌了她一腳。悔的是自己也太粗心,沒能及時提醒她。我也出現了病業假相,就是流血。血少時像來例假,多時就是大流血。上五樓得歇幾次,渾身無力,心跳的厲害,嚴重時臉都浮腫,這個情況持續了九年。是師父時刻保護著我,才沒有出現生命危險,也沒耽誤講真相救眾生。還有一次我出現了常人所說的蛇盤瘡症狀,那真是又痛又癢,晚上痛的睡不著覺,持續了近兩個月,但是再痛也沒耽誤我學法、救人。

師父說:「懷大志而拘小節」[1]。

我們記著師父的話,在穿戴方面非常注意,要求整潔大方,給人有個可信感,因為我們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一個活的真相。很多明真相的人誇我倆說:你倆身體真好,還那麼年輕。另外我們講真相時隨身帶著真相小冊子、護身符等真相材料,隨時發放給有緣人,這樣救人的效果更好。

有時候人心上來感覺很累,也想休息一下,但一想到師父為我們、為無量眾生那巨大的承受,師父都沒有過休息,在監獄裏的同修還在遭受著嚴酷迫害,還有眾生的期盼,自己哪有理由停歇啊,就堅持了下來。

在九年的講真相救眾生當中,我與同修姐配合的非常默契,相互之間沒有隔閡,主要是因為我們遇事能向內找,互相提醒要聽師父的話。一切都是師尊在做,我們的付出其實很少。只要堅修大法,守住心性,遇事向內找,聽師父的話,就一定會不辱使命,兌現我們的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