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是我的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五日】我從修煉法輪大法開始,每天堅持學法,發正念,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到現在十四個年頭。在這段時間裏,在師父的保護、加持、引領下,有很多經歷令我難忘。每每回想起來我就禁不住流淚,心中無限感恩師父的慈悲、偉大!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

一、難忘的經歷

一天上午我出去講真相,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後,接著去看望一個老鄰居王姨。王姨患乳腺癌已到晚期。其實,我早已給她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想是不是我講真相講的不到位,所以她還沒有完全明白真相。

我帶上西瓜、水果和她愛吃的食品去她家。因她家離我家較遠,到她家時已快中午了。王姨看我去了很高興,吃了我買的水果。我再次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講了所謂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講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一些具體事例,希望她早日康復。

我離開了她家時正是中午,驕陽似火,酷熱難耐,沿途路上沒有人。我看到路邊有一排房子,像是工房,其中一個房間開著門,我就敲了敲門進去給三個工人講了真相,送給他們真相資料,給他們起化名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出門後,我感到又渴又餓,但還得走一段路才能到車站。走著走著,看見前面有個年輕女子,我加快腳步,攆上她。我正想怎麼和她搭話,看見她手裏拎著一個網兜,裏面裝著西紅柿。我就隨口問道:「在哪買的西紅柿?」她說:「自己種的。」我說:「哎呀,自己種的好啊!」

我細看,那柿子像杏子般大,桔黃色,很好看。我說:「你自己種的柿子這麼好看。」她說:「送給你吧。」我說:「我不要,自己種的,不容易,你自己留著吃吧。」她說:「我這是去送人的,給你吃吧。」說著,就把西紅柿往我手裏塞,我說:「我不要。」她說:「反正也是送人,就送給你吧。」執意把兜子給我之後,扭頭就往前走。

我推辭不掉,就追上她說:「謝謝你!我不能白要你的東西,我給你錢吧。我是煉法輪功的,不能白要你的東西。」她走的挺快,回頭說:「不用給錢。」我又攆上她,我說:「給你真相資料看吧?」她說:「我不要。」我看著手裏的西紅柿,真好看,以前沒見過這麼好看的西紅柿。

剎那間我想起她是有緣人,我要讓她三退,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她已走出挺遠,不行,我必須攆上她。我向她快速跑去,我喊著:「喂!姊妹,等一下。」還沒到她跟前,我說:「姊妹,謝謝你!」

我拿出大法真相護身符遞給她:「這個你一定要收下。」她說:「我不要。」我說:「這是救命的護身符,你相信『法輪大法好』,危難時能保命。謝謝你送我西紅柿,我真心為你好。相信『法輪大法好』,你會有美好的未來!」她接受了護身符,我又給她講起了真相,她用化名做了三退。我在心裏感謝師父,這個有緣人得救了。

這時,我感到又渴、又餓、又累。我邊走邊拿起西紅柿擦了擦,放到嘴裏,真好吃啊,不但清爽還解渴!吃著吃著,我的眼淚流了下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看護,派有緣人給又渴又餓的弟子送來珍果。

二、疫情來了救人急

二零一九年底,武漢肺炎爆發,隨著五百萬人大逃亡,疫情蔓延到幾乎全國各地。中國新年期間到處封城、封路、封小區,人心惶惶,人們每天關注的都是疫情。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用一些虛假報導欺騙民眾,有多少人渴望看到真實的疫情消息,有多少人期盼走出劫難,找尋解救辦法啊!

很快明慧網發表了A4版的相關真相粘貼,字大,醒目。《面對瘟疫 逃生有秘訣》的粘貼告訴人們:面對瘟疫,請您牢記法輪功學員告訴您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生命會因此得福報,這絕不是虛言!我們真誠希望您能平安、幸福……我下載、打印了好多份。

當時人們大多躲在家裏,路上沒有人,很多住宅小區和道路被封。我經常翻牆,爬越封小區的護欄,要不就從護欄空當鑽進去,一棟一棟的去貼。我發正念讓有緣人看到後明真相,得救度;讓不明真相的人不要撕毀,要了解真相,明真相得救度。

明慧網陸續發表各種真相粘貼,我粘貼的範圍也不斷擴大,粘貼內容豐富多樣。同時,我逐門棟發送《疫情肆虐如何自救》、《疫情兇猛 自救有秘訣》等真相資料。從《疫情週報》到《明慧傳真》每期不落。

我在一個門棟只發兩份,放到不同的地方,讓從外面進來的人能看到,樓上下來的人也能看到。我用透明塑料袋,通常裝兩期,封面朝外,折成A5大小,標題醒目,都是人們關注的話題。我堅持每天不懈的發送,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醒悟,平安度過劫難。

有一天傍晚,天下著大暴雨。我到一個小區發資料,像入了無人之地。外出和下班的人匆匆往家趕,很快街頭巷尾、樓道裏幾乎沒人。我感激師父安排了這場大暴雨,讓人們都躲在了家裏,我可以輕鬆如意的發真相資料。我的衣服、鞋子濕透了,可我很開心。

有一天傍晚,我在樓道發資料 ,從外面進來一位六十多歲的男士,我打招呼:「回來了?給你《疫情週報》看看吧。」他說:「是法輪功的吧?」我說:「是呀。」他說:「怎麼幹這個,給你多少錢?」我說:「我們不為錢,是為大家能躲過瘟疫保平安。」

他說:「現在在抓這個,你知不知道?」我說:「我沒做壞事,是讓你保命啊!你是個善良的人,為了讓你保命,我告訴你一個最好的辦法。」他說:「有用嗎?」我說:「這是大法真相護身符,誠心敬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句真言,能保命。」他接受了。我給他講三退的重要性,他退了黨。我送他真相期刊《瘟疫有眼》,對他說:「兼聽則明,回去看看吧。」他說:「謝謝!注意安全!」

三、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面對遇到的陌生人,我心態坦然,就像面對自己的親人一樣,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喚醒人們的善念,讓他們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

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一個男士右手臂掛著口罩。我主動打招呼:「真行啊,口罩都戴胳膊上了。」我倆都笑了。有了愉快的開場白,接下來的交談輕鬆自如,三言兩語過後,我直接講「三退」為何能保平安,為何相信和誦念「法輪大法好」,能躲過瘟疫。他很認同,並接收了真相期刊和護身符,並說:「謝謝!」

有一次,在街口花壇邊坐著幾個人,年齡六十多歲,顯然是退休人員。聽到他們正在談論疫情,議論病毒是美國傳來的。我走過去,和他們打招呼,我說:「你們在說甚麼呢?」我溶入他們當中。聽了一會,我避開了這個話題,我說:「你們知道嗎?李文亮被警方訓誡,當時電視播音員原話是這樣說的:『查處八個造謠份子。』現在回頭看,他們是醫生,講的是他們了解到的事實,根本不是謠言,看來警察沒有調查,就是不讓人講真話,隱瞞疫情。」他們不做聲,默默的聽著。

我接著說:「瘟疫爆發後如此急速大規模蔓延,是中共隱瞞造成的。武漢市長周先旺親口承認自己隱瞞疫情,說是沒有得到上面的授權,不能公開公布疫情。」有人認同說:「是這樣的!」我感到他們都是善良的人,只是他們沒有看到真相,也許千萬年等待只為此時,我心中感謝師父的安排。

我說:「我有真實的疫情報導,給你們看看吧。」我給他們一人一本真相期刊,有的人邊看邊議論,有的把資料裝到褲兜裏,我接著話題講大法真相。有兩個人做了「三退」。有一個人說:「我已經退了。」另一個提醒我:「你快走吧,注意安全。」

我面對面發真相期刊,每天遇到人我都坦然的主動搭話。有時我直接說:「給你《疫情週報》看吧。」說著把明慧期刊遞過去,幾乎每天有人會說:「是不是法輪功的資料?」我說:「是!想看疫情的真實報導,就看法輪功的資料。因為現在只有法輪功能冒著風險講真話。」這時世人會接受,而且大部份會同意三退。有時遇到的人會問:「是不是法輪功的資料?我就想要法輪功的資料。」

人真的在覺醒,我為他們高興。

有一次打出租車,我和司機談論疫情,我說:「現在病毒變異,無症狀感染者增多,挺可怕的,要注意防範。」他說:「我不怕,有甚麼好怕的?」我說:「是啊,不怕就對了。身正不怕影邪。看來,你是個善良人。」他說:「反正我也沒做甚麼壞事。」

我問他:「聽說三退保平安了嗎?」他說:「我不是黨員。」我說:「團員、少先隊也得退。」我給他起了一個化名退了團、隊。我給他大法真相護身符,他還接受了真相期刊。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相信『法輪大法好』,就會有正氣,你正氣足了,真的就不怕瘟疫了。」他高興的點頭。

有一天,我在菜市場附近遇到一個中年男士,買了好幾兜菜,可他走路顫顫悠悠,一步一步走的很慢。我迎上去打招呼:「買這麼多菜,我幫你拎吧。」他說:「謝謝!」我邊走邊講三退保平安,他同意退黨,並讓我把真相資料和護身符放到他的裝菜的兜子裏。

我一直幫他把菜拎到他家。我們嘮了一會家常。我問他多大歲數了?他說:「六十多歲了。」我說:「你不像六十多歲,挺年輕的。不過,走路挺老態的。」他說:「做手術了,身體不行了。」還說了自己患的疾病。

我說:「不要緊,我以前心臟病挺重,現在好了。十四年沒犯,沒吃一粒藥。」他問:「是嗎?怎麼好的?」我就給他講修煉法輪大法使我身心健康,無病一身輕的經歷。他說:「功法這麼好,我也煉吧。」

我給他送去了師父教功光盤,他學會了一至四套功法。一個月以後,他的氣色變的紅潤,發自內心說:「這個功法很好!」

疫情期間,我到一個樓道裏發真相資料,一進門,樓道裏漆黑。我一邊摸黑往裏走,一邊察看適合放真相資料的地方。不料,我被一節樓梯絆了一下,整個人栽倒了。可我感到自己被一種力量托住,就像電影中放慢的鏡頭一樣,我右側身體輕輕的倒在地上,摔倒後沒有一點疼痛的感覺,只是衣裙沾滿了泥土。我爬起,哪也沒摔壞,我心中感激師父的保護。想到要去掉潔癖,就撲了撲土,接著發資料。當天晚上睡覺側躺的時候,右側胯骨處隱隱的感到有點皮肉痛。

過了一段時間,還感覺右側胯骨有點痛,我才意識到自己摔的挺重。是師父替弟子承受和化解了大難,要不然這一跤摔下去,我一個快六十歲的人,體重一百五十多斤,說不上有甚麼後果。可我當時沒覺的疼,只是過後承受了這麼一點點。

每天遇到不同的人,也有不明真相的。有一次,我拿一本真相期刊送給一個男士,我說:「你好!看看真實的新聞報導。」他接過去,翻了一下,說:「是法輪功的吧。」然後生氣的看著我,邊拿手機要打電話,說:「是不是想進去?」(被警察抓走關起來)我說:「我師父沒說要進去。」他一聽,就把我給他的資料撕成兩半,使勁摔在地上,氣哼哼的對我說:「走!」說完他自己就走了。危難時我想到了師父,師父保護了弟子。

我經歷的事情很多,每天都能感受到師父的安排和慈悲加持。我每天救人雖然辛苦,但感到無上殊勝,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這是我生命的意義!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