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法會|辦資料點中擺正與家人的關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家人既是我們的親人,也是眾生,而且是緣份很大的眾生。多年來,他們從正反兩個方面幫助我們修煉提高,付出很多,承受的壓力也很大。同時,他們也是來得法的生命。所以,我們一定要修好自己,使他們得救,這也是我們的使命與責任。

一、小花在風雨中綻放

Advertisement

多年前,明慧網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二零一二年,我搬到兒子工作的城市居住,結識了一些同修。我發現附近沒有資料點,所需真相資料都從別處取。於是,我萌生了我家也開一朵小花的願望。同修A大姐知道後,說她也參加。

二零一四年,我倆合資買了一台打印機,放在我家裏,由我學習打印。在中國大陸的紅色恐怖下,這不是個小事,我想應該讓家人知道。但我知道,老伴膽小怕事,可能不會同意,那我索性就不說了。我抱回打印機,請來技術同修教我,我一步步的記在本子上,很快就學會了。當我獨立操作、打印出第一本精美的真相小冊子時,心情別提有多激動了,我會做真相資料了!從此,我就頂著家庭的壓力,偷偷的做著。

漸漸的,老伴知道了我所做的一切,他沒生氣,看到了還挺高興,還誇這機器真先進。此時,我的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等都在往外冒。打印時,不太注意安全,滿床鋪的都是真相資料,沒有替老伴著想。他經常提醒我:「少打點,注意安全。」我說:「沒事,你放心。」他說:「有事就晚了。」有點不耐煩了。我一如既往的做著真相資料,並注意邊做邊收拾,保持表面上東西不多。

突然有一天,我發現電源線不見了。我心想:是老伴拿走了。你不讓我做,我也得做,不能聽你的。我去技術同修家拿了一根電源線回來,繼續打印。之後有一天,我從外面回來,發現打印機放在了門口,上面留了一個字條:「快拿走,不然我給扔出去。」

事態在逐步升級,我卻沒有一點正念,人的思維也上來了,心想先藏到大床床箱裏偷著做。我經常在發完午夜十二點正念後,做一、兩個小時的真相資料。由於偷著幹,心裏總有點緊張,也不敢開燈,擔心被老伴發現。越怕越有事。有一天晚上,老伴突然推門闖進來,嚇了我一跳。當他發現我在打印時,就沒好氣的連扔帶摔,還動手打了我,我極力保護打印機。他氣呼呼的說:「明天再不拿走,我就給扔出去摔了。」情急之下,我脫口而出:「你給它扔出去,我也出去,不回來了。」他一聽傻了,半天才緩過神來說:「求求你了,為這個家想想,為孩子們想想,別太自私了。」

這個「自私」一下子深深的觸動了我。我心想:為了救人,我頂著壓力不顧一切的這樣幹,難道是為了我自己?我錯在哪裏呢?我暈頭轉向,不知所措。我想應該暫停打印,認真的反思自己,找找問題出在哪裏。

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

我認真的向內找,找出不少人心、執著。最明顯的習慣性思維就是向外看,向外找。有了矛盾、麻煩,首先向外看,怨對方。有時雖然沒說,心裏也是強忍著。有時向內找了,也只是停留在表面。

我還發現了自己有一顆頑固的強調自我、放不下自我的心。我意識到這是自己的根本執著,表現在做大法的事時心態不純正。比如,打印真相資料,並不完全是因為想多救人,而是想做師父的好弟子,不想比其他同修差,裏面帶有爭強好勝的因素。為了證實自己而做,不為家人考慮,不在法上修,也沒有走正修煉的路,所以家庭環境長期開創不出來。

根子找到了,都是自己的心不正造成的。怎麼解決呢?我想一是大法弟子做事一定要把基點擺正,以救度眾生為重;二是把自身不正的東西在法中歸正,無條件的同化大法。

二、修好自己 學會為他人著想

這期間,老伴犯了兩次心臟病。較重的一次時,他向我交代了後事。當時我心裏有些緊張和害怕,心裏想,大晚上的,告不告訴兒子呢?師父及時點化我,這是「假相」,我心裏立刻踏實了。我開始背法,發正念,求師父給弟子做主。半個多小時後,老伴說:「好多了,你給我拍拍後背,就回屋睡覺吧。」在師父的保護下,我老伴闖過了這一劫難。

回屋後,我眼含淚水來到師父的法像前叩拜師父,衷心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同時,我想著自己的下一步怎麼走?我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自我、自私了,那會逼著家人造業甚至犯罪,最終毀了他,那就是我自己在犯罪呀。我從書櫃邊上拿起一本大法書,打開就是師父的這段講法:「不要再叫邪惡鑽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執著干擾了。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走好最後的路吧,正念正行。」[2]師父的法使我明白了,我要精進實修,要在法中提高上來。

我開始加強學法。我參加兩個學法小組,增加集體學法時間。同時,我開始背法,因為正念來自於法。我又增加了發正念的次數。除四個整點發正念以外,每天早晨兩點五十分起床後,立即發正念十五分鐘,然後再煉功;晚上十點鐘睡覺前,發正念十五分鐘後再睡覺;白天整點有時間也發正念,不斷的加大力度清理自己的空間場,讓甚麼不好的東西都進不來。

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3]

學法中,每當讀到師父的這段法,我心裏總有些慚愧和不安,覺的自己沒做好,對不起師父。

從法中我悟到,我必須得下決心把打印機搬出去做,既不耽誤救眾生,還能使家人得救。當我下決心要搬出去做時,在我頭腦中出現了兩個問題:一是自己長期形成的面子心、利益心、保護自己的心等等難以放下;二是為自己家人著想了,是不是把矛盾轉移給了同修及其家人?只解決了做事的問題,沒有修自己,所以有些猶豫。

我想我不但要學會為自己家人著想,而且還要學會為同修及其家人考慮,要從根本上放下自私自我的觀念,最好是一放到底。如果修出能像神一樣的心態去對待一切,舊勢力就無空子可鑽,我就能完全站在法上去證實法,救度眾生了。我把想法告訴了同修們,得到了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一位同修家中三口人都修煉,搞個體經營開飯店,想做資料,但沒有時間。同修讓我去她家裏做,而且她家離我家很近。這樣,我們一直合作到她兒子要結婚時才停止。

這時,有一位同修說她親戚在外地,房子閒著可以用,我就搬過去了。直到她親戚要回來避暑時,我才搬走。

我又找到一位做房屋中介生意的同修說了這個事,她說有一個長期沒住人的破舊房子可以用,你看看行不行?其實我們沒有甚麼挑剔,安全是第一位的。回家後我告訴了老伴,他也挺高興。他跟我一起去收拾屋子,修水管、換門窗鎖、換燈、掛窗簾等。之後他又幫我去市裏買打印紙,有時幫著運送大法真相物品。我看到了希望,看到老伴變好了。

打印機搬來搬去,反覆多次,我的心也在一次次的隨之淨化。這時,老伴也能接受了,隨著需求量的增加,技術同修又給我配了一台較新的打印機,我很喜歡。

事實告訴我,只要遵照大法去做,同化真、善、忍,有這麼大的法在,一切就非常有保障。我要修好自己,多救人,也救家裏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三、人在做 天在看

環境變了又變,但我的心沒變。多發真相資料,多救人,這就是我要做的。所以即使是疫情期間封小區,我也沒受到影響。近期,又增加了打印真相幣的項目。

二零二一年十月初的一天,房屋中介的同修告訴我,由於特殊原因,這個房子得倒出來,而且挺急的,越快越好。我回家把這個情況告訴了老伴,我倆誰也沒午睡,也不說話,各想各的。

下午兩點了,他叫我:「起來,去搬東西吧。」我問:「往哪搬?」他說:「搬回家,放你櫃子裏。」我又問:「兩個都拿回來?」他「嗯」了一聲。於是我倆各自騎上自行車,把寶貝打印機接回了家。

這朵小花終於又在我自己的家裏開放了,而且會開的更加鮮豔。不經歷風雨,怎麼能見彩虹呢?

熟悉我的同修說:「這修的,原來一個(打印機)都不讓放,現在能放兩個了。」這個結果來之不易,這個過程充滿了艱辛,師父更是為弟子付出了很多很多。走過這個過程,我放下了很多人的東西,特別是執著自我的觀念放下了。

前幾天,技術同修來我家裏維修打印機,老伴給開的門,並告訴我:「你朋友來了。」同修問我:「大哥修煉嗎?他不像七十多歲的人啊,挺年輕的。」我說:「他還沒有真正走入修煉,但他經常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說他就按真、善、忍三個字去做,他的很多病都好了。他常說,大法真神奇。」

見我倆身體越來越好,人也變的寬容和善了,兒子也知道了法輪大法好,支持我修煉。十幾年前,我就給他做了三退,但有些強為;給他講真相他不聽,還不讓講,有怕心。那個時候,我不會修,人心特重,直接導致兒子也被舊勢力操控,說了錯話,做了錯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讓他發表鄭重聲明,他也不聽,這一直是我的一塊心病。

年前,兒子單位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感到很欣慰。他部門有一位員工是女大法弟子,因為另一位同修被綁架迫害,派出所的人從手機中發現了這位同修的電話,就把她也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她沒配合,派出所就交給單位處理。兒子的處長剛來不久,覺的這事挺棘手。當晚八、九點鐘,處長把兒子叫到單位商議這件事。兒子經過反覆考慮,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姐是個好人,我們得為她保密,得保護她。處長同意了,並安排兒子具體處理。處理結果對單位、對個人都好,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兒子回家來說了這個事,我聽了挺高興,鼓勵他做對了。我說,保護好人,保護大法弟子,會有好報。我悟到,這個事不是偶然的,也許是給他提供一個選擇未來的機會。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正念除黑手〉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