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法會|師父讓我救人 我就去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九日】註﹕本文同修是位82歲的老年大法弟子,沒有上過一天學,不識字,二十年來一直堅持天天出門講真相,也帶動了身邊許多同修走出來講真相。但由於她不識字,當地同修根據她的口述,整理出這篇交流稿參加大陸法會。
* * * * * * *

我今年八十二歲了,修煉法輪大法正好二十年,我感恩師父讓我能做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非常多,現在將我的故事寫出來,向師尊彙報。

一、師父救了我全家人

我出生在農村,有兄弟姐妹六人。因為家裏很窮,我沒念過書,不識字。成家後,為了供兩個孩子上大學,我落下了一身病。三天兩頭生病,兒媳的工資都用來給我治病了。我病的要死要活的,臉蠟黃,真是苦不堪言啊!

Advertisement

二零零二年,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病全好了。從此,我再沒吃過一粒藥。原來的腦供血不足、心供血不足全好了。我的眼睛原本患有嚴重的白內障,看不到東西。我剛學煉功動作,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每天從我的眼睛裏排出一個小米粒大小的東西,硬邦邦的。一個多月後,眼睛就能看清東西了。我的身體比年輕人還好,整天出去講真相,一點也不累。

我得法的時候,中共已經開始迫害大法了。兒子知道我煉法輪功,嚇的勸我別煉了。我拿出《轉法輪》讓他看,說:「你看看裏面哪句話不好?你盡聽媒體宣傳,那些都是假的。」兒子一看,法輪功確實是教人做好人的,沒有不好的內容。最關鍵我身體的變化是最好的鐵證,家人都覺的太神奇了,也就不管我了。

我老伴脾氣特別不好,走到哪裏,就跟人幹仗幹到哪裏,落下一身病。他患有嚴重的糖尿病、癲癇病,上醫院怎麼也治不好,醫院基本判他死刑了。我和老伴不在一起住,我一個人住,他住在兒子的另一套房子裏。我對兒子說:「你告訴你爸,他那個病醫院治不了,只有大法能救他,讓他學大法吧。」兒子把這話說給我老伴聽,老伴實在是無路可走,就開始修煉了法輪功。現在他所有的病都沒有了,而且脾氣也好多了。他還對兒子說:「讓你媽來這住兩天吧。」這擱以前根本不可能。

這麼多年,孩子們看到我的變化,非常支持我修煉,都非常相信法輪大法。他們現在都事業有成,兒子、兒媳全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了。他們心裏都明白,如果我不修煉大法,早就死了。我現在這麼大歲數了,一點也不給他們添麻煩。我給兒子講真相,他就給他的朋友講真相,洪揚大法,他們全家人都沒病沒災的。這一大家子人,全靠師父保護著。

二、風雨無阻講真相

我修煉後,一心一意的信師信法,不管遇到好事、壞事,我就堅信師父。我對師父說:「我把自己交給您了。」師父讓我們講真相救人,我馬上就出去講真相,聽師父的話多救人,一直持續到現在,幾乎天天不落。

早期雖然邪惡很瘋狂,但是普通老百姓可好救了,一講就同意三退,一上午就能勸退四十多人。而且我專找黨員做三退,認為他們最危險。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無所不能,大法無所不能,所以我甚麼也不怕,就是用心講真相救人。現在我主要找年輕人講真相,因為大部份老年人都聽過真相了。像大學生、部隊的人啊,他們學習、工作環境比較封閉,很多人都不知道真相。

夏天在海邊游泳、乘涼的人很多,海灘上到處支的都是帳篷。年輕人特別喜歡來這裏,我就挨個帳篷的講。他們都比較單純,一講就退。他們都是一大幫一大幫的來海邊玩,我就一幫一幫的給他們講。

我天天出去講真相,風雨不誤。有一次,本市下暴雨,身上都淋濕了,我也不在乎。師父讓我救人,我就去做啊!超市和公園裏的很多人都認識我。

有的人明白真相後,就得福報。有個報攤的攤主收了我給的真相小冊子,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後來攤主告訴我,他的生意可好了,周邊賣報紙的就他賣的最好。這種明白真相後生意好了、身體好了,得大法福報的例子特別多。

有的人聽信了中共的謊言,中毒比較深,就得給這樣的人講明白真相。他們提出最多的問題是:共產黨給錢,你還反黨。我說,共產黨哪給錢?它怎麼不給我錢?那麼多民工,它怎麼不給他們開餉(工資)啊?它哪來的錢,不是老百姓自己幹活掙的嗎?而且我沒有槍、沒有炮,我怎麼反黨啊?我拿甚麼反啊?老百姓能反得了黨嗎?這是天要滅它,退出它的組織才能保命。很多人一聽,也是這個理,大多都同意三退。

現在老百姓被中共折騰的夠嗆。有一次,我遇到一個女士,家被封了,身上沒有帶錢,家回不了,也去不了別的地方,正著急的時候,被我碰上了。我就給她講真相,她明白後做了三退,我把兜裏所有的錢都給了她,讓她應急,她無比感激。師父讓我們做個好人,要為善,我就得為別人著想。

師父經常點化我要多救人。有一次我在海邊講真相,海邊有許多地方有油污,我擔心油污髒了我的鞋,就想離開去別的地方講真相。剛想抬腳走,結果整個人「啪」摔在了地上。我馬上明白了,這是師父不讓我離開這,因為這裏的人多,讓我在這繼續多救人。

勸三退的時候,因為我不會寫字,給常人取了名字,就讓對方寫,有的人不願寫。後來我就在紙片上畫一個我自己知道的符號。等講完真相,就一個一個的告訴同修每張紙片上三退的名字是甚麼,同修就記錄在紙上,等到晚上回家上網給眾生三退,一點也不耽誤。

師父說:「我聽說那攝像頭,安上去一千個,五百個都不好使,(眾笑、鼓掌)剛把那個弄好了,那邊又壞了。」[1]

晚上我出去發真相資料,師父說中共的攝像頭不好使,我思想中就沒有怕的物質,就坦坦蕩蕩的發資料。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師父的弟子,有師父的保護,邪惡根本動不了我。

有一天晚上出去發資料,我揣了三十本真相小冊子出門。在馬路中央,我被一輛轎車撞了,車的保險槓被撞碎了,我穩穩當當的站在馬路中間,只是感覺後背被震的厲害。我告訴司機:「小伙,你走吧,我是煉法輪大法的,沒有事。」我繼續去發真相資料,回到家後背也不覺的震了。後來同修看我的後背,一點傷都沒有。是師父幫我擋了這一難。

我發了很多真相資料,我尋思著我發的資料起沒起到作用啊?別讓撿破爛的人收了啊。所以每次發資料的時候,我都發一念:「讓有緣的人看到真相資料,讓他們得救,沒有緣的就看不見。」有一次我看到一個小伙眼睛就往我放資料的地方瞅,我知道這是師父告訴我真相資料起到救人的作用了。謝謝師父!

三、幫助同修闖出病業關

我修煉兩年多的時候,師父把我的天目打開了。開著修,其實非常困難,如果偏一點,把握不住,就會掉層次。一般我都不講,同修問起來,我有時候會說。以後我也得更加注意,一切都得用大法來衡量才行,得修口。如果說的話不在法上,不僅影響同修的正念正行,也會給自己製造麻煩。我曾經求師父把我的天目關上吧,結果師父在我天目上放了一個望遠鏡,意思是讓我看。我得把握住:師父讓我說的時候,我就說;不讓我說,我就不能說。

有時候同修處在魔難中,特別是病業關情況危急的時候,師父會讓我看到同修處於危險中,讓我做該做的。

有一次,我在發正念的時候,看到一個擔架上抬著一位同修,我意識到這位同修特別危險。我立即又找了幾位同修一起去這位同修家,看到這位同修情況特別危急,大夥一起長時間給她發正念。沒多久,這位同修走出了病業假相,又匯入到講真相的行列中來了。

只要同修有事情找到我,我都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情,幫同修發正念,因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這些年,處於病業假相的同修比較多,有些是命懸一線,非常危險,大家集體發正念效果都比較好。我們也與處於魔難中的同修交流:一定要在法上修。假相破除了,要抓緊做好三件事,按照師父要求的做,認真對待修煉。

四、精進實修

每天晚上,我堅持整點發半個小時的正念;聽兩講師父的講法錄音;夜裏十二點發完正念,差不多是一點多睡覺;早上三點多起來煉功。我一個人住,做一頓飯吃兩天,天天時間安排的非常緊。孩子也知道我很忙,從不耽誤我做正事。我上午出門講真相,下午和同修一起學法,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

師父看我看的很緊。我要是三件事沒做好,心裏就著急。我打坐的時候,師父演化出一群非常漂亮的雞,又讓我看到一個姓霍的鄰居。這是師父告訴我,甚麼時候都不能急眼,也別發火。我心性要是守的不好,我家的「小廚寶」(小型電熱水器)就漏水,這是師父告訴我心性有漏了。

有一次,老伴挑我刺,其實是幫我提高心性。我轉頭對兒子說了這個事,結果小廚寶就漏水了。我知道自己做錯了,這事沒在法上啊,老伴給我提高心性,我怎麼說給兒子聽呢?這是不平衡的心啊。只要我做好了,小廚寶就不漏水了。

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了。發正念的時候,我自己力量不夠,有些大魔鬼除不掉,我就求師父幫我,師父一揮手,魔鬼就都被滅乾淨了。

我經常聽明慧廣播,聽同修那些讓人佩服的故事。同修們做的那麼好、那麼正,這讓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這麼多年,我還不能自己讀大法書。我有個依賴心,聽到不識字的同修一晚上師父就教會他讀大法書了,我就想依賴師父教我認字,結果這麼多年我也沒能突破。看著同修都能把法背下來,我自己也很著急。和同修比,我差的太遠了。

在今後不多的時間裏,我會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

感恩師父!
感謝同修!

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五》〈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