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法會|疫情三年鳴警鐘 全力救人不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七日】每次出去發資料的時候,我都想我是神,神幹甚麼都是神速,不受人的年齡限制。我把功能都集中在兩手上,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出手飛快。過程中,我不僅練就了雙手左右飄,還能上下前後飛投真相。如果車騎快了,錯過了兩家,我就一回身,「嗖嗖」兩份真相資料就像撇飛鏢一樣,飛進了院子裏。
──摘自本文

* * * * * * *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自從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瘟疫改變了世界。我悟到對大法弟子在修煉上也敲響了巨大的警鐘: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裏救度更多的眾生,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首要責任。

Advertisement

現在我將疫情爆發三年以來,自己是如何突破自我、放下人心執著、抓緊救度眾生的經歷與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瘟疫降臨 找回修煉如初

我生活在東北的一個農業縣級市,這是全國有名的魚米之鄉。丈夫是搞個體貨車運輸的,經常去鄉下送貨。以前他出車的時候,常常帶著我跟他做伴兒;看著田野上那一排排的村莊,那時我就有一個願望:將來我要走遍鄉下的每一個角落去救人。

在疫情爆發前的十多年時間裏,我們幾個同修配合,常年在大街上面對面講真相。這裏的農貿大市場、步行街和各個站點是我們常去的地方,一年四季都能看到我們的身影。因為常年的在街上講真相,有很多人都認識我們了。有一位明白真相的人還稱我們幾個是「五朵金花」。

時間進入二零二零年,當我們還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的時候,大瘟疫突然爆發。疫情傳播之快讓人震驚,我們地區也出現多個確診病例,政府迅速封城,實施封閉管理,一切都靜止下來,大法弟子能救人的環境也變化很大。

我感到時間是如此的珍貴,一下子意識到自己失責了──這一方的眾生沒有救下來。我們這裏是農業大縣,鄉下大量的眾生還沒有得救;是怕心和安逸心絆著自己裹足不前,處於等、靠狀態。我固守著自己的觀念,一直在點上看問題,而沒有從面上看問題,認為不管在哪兒,只要是救人就行了,而沒有珍惜時間儘早的突破自己。

疫情緩解後,我想我還是去下鄉救人吧,不能再等靠了。這不是說我比別人強,實際的情況是,我們這裏的同修少,面對的眾生卻多。和我配合的同修都已進入古稀之年,我五十歲,是最年輕的,我不去誰去呢?放下了人心執著,我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拿出像剛得法一樣的熱忱,竭盡全力的向前衝,鉚足了勁救人。

二、去鄉下大面積發資料 廣傳真相

疫情解封,傳播真相成了首要任務。我決定下鄉發真相資料,我想到的代步工具是摩托車。我找到會騎摩托的甲同修,跟她交流騎摩托車下鄉方便,要她帶著我,一起走出去救人,她同意了。我們倆打扮成農民模樣,這樣不招眼,先去我們市東邊的部份鄉鎮發真相資料。

去鄉下發真相資料,我的心理壓力真是挺大的。首先面對的就是怕心。這個怕心源於一次在鄉下救人時被綁架後,邪惡利用親情對我直接和間接的迫害。雖然我在師父的保護下艱難的走了過來,但卻留下了陰影。我努力歸正自己思想深處由於迫害產生的人心,擺正基點,信師信法,感覺自己心性有所提高。

開始的時候,我是在村子裏走著發真相資料。去了兩次之後,我覺的這樣發資料太慢了。一個人單槍匹馬的發資料,又慢又累,何時才能發完?而且,現在人人都有一部手機,時刻面臨著被舉報的危險;是人心把我障礙在框框裏,沒有修出智慧。我學習師父的講法,從「武術氣功」中我領會出有更好的發資料的方法,那就是坐在摩托車上,像甩飛鏢一樣的發資料。這要求要手快眼快、腦子的反應成度及協調能力。

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有了坐在摩托車這個願望,只練了一次,就會坐在車上發真相資料了,一個村子很快就發完了。我體會到了師父的加持和鼓勵。

之後,師父在我的夢中點化我要廣傳真相。這樣我又找到了會騎摩托車的乙同修。甲同修和乙同修都是女同修,年齡都比我大。我們三人配合,白天在鄉下發資料。我和甲同修跑中短途;和乙同修跑長途,去偏遠的山區和鄉鎮發資料。乙同修的車技非常好,騎起車來像年輕人一樣,鄉下大部份地區的發資料都由我倆完成。

去遠的地方發資料,要了解各個鄉鎮的村屯路線。陌生的地方來了兩個外人,容易引起村民的注意,所以我要知道各個村子叫甚麼名字──如果被人詢問,就說出鄰村的名字,這樣就不容易被人懷疑。為了熟知路線,我在網上看了本市的衛星地圖,這樣我就掌握了各個鄉鎮有多少個村屯和名字了,把它們熟記在心。出去發真相資料的時候,根本不用手機導航,只憑記憶就準確無誤。同修說我是活地圖、活導航。

每次出去發資料的時候,我都想我是神,神幹甚麼都是神速,不受人的年齡限制。我把功能都集中在兩手上,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出手飛快,那些真相資料都飛快的飄進了每家的院子裏。在做的過程中,我感覺自己的手變的很長。有時院子裏站著的人正瞄著我們,我就把真相從大門底下的縫兒中飛了進去,他們卻看不見。在做的過程中,我不僅練就了雙手左右飄,還能上下前後飛投真相資料。如果車騎快了,錯過了兩家,我就一回身,「嗖嗖」兩份真相資料就像撇飛鏢一樣,飛進了院子裏。

我和乙同修去偏遠的鄉鎮村屯,每次往返二、三百里,每次帶三、四百份真相資料,最多的時候能發七、八個村子。我們就像騎著一匹快馬一樣,在各個村屯之間穿越,疾馳而過。因為她車技好,我基本上很少下車,她帶著我就能拐來拐去,一個村子的真相資料幾分鐘就發完了,我們要的就是效率。

在發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有的村子裏坐在門口乘涼的人,看見我們倆騎著摩托車、揮舞著雙手向每家院子裏「嗖嗖嗖」的飄真相資料,他們都開心的笑著,覺的這一招兒挺好;有的吃驚的看著我們快速的一走一過,再回過神兒來拿起真相看,我們已經不見了蹤影;還有的村民就像等著我們一樣,真相資料剛一飄進院子裏,他們就拿起來轉身回屋看去了;還有的鄉里人看見我們這樣快速的發真相,就說:「哎呀!這可省心了,這就是『嗖嗖嗖』!」他們都為我們高興的喝彩。

在鄉下跑來跑去的發資料真的很辛苦,二零二零年有幾天,我真的很累了,就想在家歇歇,多學學法,調整一下自己再去發資料。一天中午睡覺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大鐵洗衣盆裏裝了滿滿的一盆水,靜止不動;之後是農村的老頭和老太太排著隊向我走來,過來一位就伸手跟我說:「給我一個真相。」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不能靜止不動,要繼續發真相資料,救人急呀!疫情雖然緩解,可是又會隨時到來,一定要趕在時間的前面,把要做的事情做完。第二天,我就跟同修又出發了。

二零二零年,我和乙同修發完最後一次真相資料是十一月十四日,已是初冬時節,天氣很冷。我們倆穿著羽絨服往返了三百里地,回來的時候走到中途,忽然看見天空中出現了金色的祥雲,我倆都很激動,這是師父對我們的鼓勵呀!

現在我與同修繼續用這種方式發放明慧網發表的新真相資料,重點發放偏僻的村屯和山區。今年春天,我市又爆發了疫情,成為全國的高風險地區。解封之後,我就跟乙同修去了我市最南部的偏僻山區大鎮的村屯發資料。雖然每天往返一百多公里,但是我們一點也不畏辛苦,眾生能明白真相才是我們的心願。

第一次去發真相資料的那天,天空蔚藍,雲白風清,大地一片碧綠,生機盎然。回來的時候,看見遠處的天空中出現了無數層層疊疊的白色祥雲。我們倆駐足觀望,無限感慨,這是師父又在鼓勵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三年以來,我和同修配合,騎著一輛小小的摩托車,跑遍了我們市的東西南北。我們翻山越嶺,騎行在鄉野之間,發放了大量的真相資料。我們把一些偏僻的鄉下空白地點、犄角旮旯、只有十戶八戶人家的地方也都送去了真相資料,因為他們都是師父的親人,我們不能給落下。

我們這樣發資料,兩個人能頂多個人的力量,節省了人力物力。在騎行的過程中,常常看見喜鵲在枝頭鳴叫,有時是成群的喜鵲在前方飛來飛去的啁啾,它們也許是為眾生能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在歡呼吧。同修都感慨,我們用一輛小小的摩托車,兩個人就解決了以往下鄉發資料難的大問題。她們說,我們這樣發真相資料就是「天女散花」,而我也實現了自己的願望,走遍了鄉下的每個角落去救人。

三、整體配合 趕集救人

我以前救人的方式就是在大街上面對面講真相,近年還經常下鄉趕集講真相,因為趕集的時候人多,是個講真相的好機會。

疫情爆發後,同修們都意識到了救人的緊迫。有一位男同修主動提出開自己的私家車拉著同修下鄉趕集救人,有幾個同修配合一直在集市上常年面對面講真相。到了冬天不方便發資料了,我就自己坐車或打車去趕集多救人。

我市最南面是一個大的鎮子,屬於半山區,去那裏有一百六十多里的路程。那裏的集市我還沒有去過,趕集講真相的其他幾位同修也沒去過,我一直惦記著那裏的眾生,決定去那裏趕集救人。

鄉下是十天一個集市。十二月初的那個集,我約了乙同修一起去。乙同修家住在我市南面的一個鎮子上,距離我家有五十里的路程,是去最南面那個鎮子的必經之路。頭一天晚上我到她家住下了,準備第二天早上打車去趕集。早上起來之後,一看外面很冷,路途又遠,心想集市不一定有多少人,就沒去。我倆就在她們鎮子上講了一上午的真相。

回來之後的幾天,我就在街上講真相。又到了那個鎮子的趕集日,我還想去趕集,但又有點畏難心理:天冷路遠,還得折騰,在哪兒講真相不都是救人嗎?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早上六點發正念,忽然在天目中出現一群雞,晃盪著鮮紅的雞冠子,瞅著我歡跳而過。我一下就明白了,這是師父點化我,不能錯過機會,那裏沒有大法弟子講真相,路遠也得去呀!

發完正念,我馬上給乙同修打電話,叫她在家等我。到了她家,我倆打車去了那個鎮子。第一次來這裏趕集,集市上的人還真不少,我帶了大法真相護身符,每講完一個人就送給他們一個護身符,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眾生都樂呵呵的選擇了三退。

我問一位老人知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說:「知道。」我問:「有人跟你說過?你退了?」他說:「沒有。」我說:「那你咋知道的?」他說:「我看過發的(真相)小冊子。」再問他,他還戴過紅領巾,一講三退,他痛快的答應退了。

給他講完真相之後,我心裏一陣欣慰,因為我和同修來這裏發過真相資料,這裏路遠偏僻,來這裏發一次真相特別不容易。我們突破了人心,把這裏的村屯、林場都發到了。聽到眾生的反饋,真是高興。我和同修在這裏勸退了五十多人。

以前我不重視發真相資料。疫情的出現讓我轉變了原有的觀念,開始大面積的在鄉下發真相資料。這也是師父通過世人的嘴鼓勵我們,哪種救人的方式都不能落下,要把真相傳遍世間的每個角落。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下旬,有一位在外地打工的男同修回來了。他有私家車,經過同修與他交流,他也能出車下鄉趕集,這樣我們下鄉就有兩台專車了。我們四個同修一組,偶爾也有三個人一組的時候。兩台車各跑一個集市,每次去的時候我都帶上大法真相護身符、真相U盤等,同修有時也帶著真相小冊子──不同的人給不同的東西。司機同修把車停在外面,定好幾點集合,到時間就趕緊回來。我們四個人,多的時候能勸退一百多人,少的時候也能勸退幾十人,每次都安全的返回。

二零二一年一月中旬,我省又爆發了新一輪的疫情,各個縣市又實施疫情管控。當我們馬不停蹄的剛把幾個村屯的集市趕完之後,各個村屯就封閉管理了。好在我們搶在了時間的前面,把所有的集市都走到了。

我市雖然沒有病例,但中共實施疫情管控,把人封閉在家裏,就等於把人都畫地為牢了。剛剛開始管控時,我和同修還去了幾個鄉鎮政府的集市,看到還有少數的攤販和趕集的農民,但是已經有當地派出所警察和疫情防控人員開始驅趕人群了。我和同修趁機還是講了點真相,但下鄉救人有點兒難了。

臘七、臘八是東北一年之中最冷的兩天。臘七那天我約了司機同修拉著我和乙同修去了我市最東邊的那個鎮子。那是一個大鎮,人很多,還是出城公路的必經之路,來往的車輛還讓通行。我想去看看──臨近年關了,還是會有買年貨的人,能講真相就講,不能講就回來。

行駛在通鄉的公路上,看到路兩邊的樹上結滿了樹掛。那天是攝氏零下二十九度,特別的冷。路過的村屯已經處於封閉狀態,有人也是防疫工作人員,嚴格檢查,防止陌生人進村。

到了鎮子上,防疫宣傳的高音喇叭不停的播放著注意事項,警車和防疫車來回的巡邏著。看到街上還是有一些人,司機同修就把車停在遠處等著我倆。我和同修進到鎮子裏,尋找有緣人講真相,我倆勸退了三十多人。因為總有警車巡邏,我們就離開了。這麼難的情況下,幸好我們來了,是師父幫了我們,多難也有能走通的路。

臘八這天,我決定再去北面的一個大鎮上看看,因為那裏沒有同修。我斷定那個鎮子上人能多,去了能多講點。雖然鎮政府已經設了防疫卡點,但還可以讓農民進去買東西,我們趁機能跟進去。這次是司機同修拉著我們三個同修,我和乙同修還有一個上班的同修(那天她休息,就來了)。

這個鎮子是東西的街道,我們從東面進入,入口處已經設了防疫卡點,值守人員也沒問我們,我們把車開了進去。我讓司機同修把車開到最西頭,把車開出去到外面等我們;我們從裏往外講,從西頭講到東頭就回家。

不出我所料,鎮子上稀稀拉拉的真有來購物的人。這是一個「風吹雪」的天氣,陰冷陰冷的,風夾著雪吹在臉上,一會兒眼睫毛上就結滿了霜,帽子上也全是雪霜。我和乙同修南面一個人,北面一個人,從裏往外拉網式的講真相,見人就攔下,不錯過一個機會。疫情復燃,讓我感到眾生得救的機會越來越少,多救一個是一個。講完一個人,我就趕緊追找下一個目標。因為時間有限,就是搶人,我就像在跑著一樣的講真相,還得不時的瞅著來回巡邏的警車和防疫巡邏車,不敢掉以輕心。

那個跟我們一起來的上班族同修,因為平時沒有時間,講真相的機會少,就有點放不開。她看我像跑著一樣的講真相、不放過一個機會,受到了帶動,她也見人就講。坐在車上往回走時,她還跟我說:「我要向你學習,像你那樣主動救人。」我看著她笑了。

臘八這天的天氣雖然不好,我和同修冒著風雪嚴寒和疫情管控的障礙來到了這裏,從裏往外的走了一趟,我們三個同修還是勸退了六十人。

第二天,司機同修又拉著我們四個同修來到這個鎮子上,我們還是從裏往外講,這次我們勸退了八十人。

這三次在疫情管控期間下鄉救人,真是意外收穫。原本以為出行困難,出去也難以講真相,可是修煉就是這麼神奇,在實踐的過程中,我體會到了師父講的「做到是修」[2]的法的一層內涵。

四、心性提高後的身體變化

二零二一年我們地區製作的明慧新年台曆,是在省內兩次疫情爆發的空檔時間內完成的。說起來真的是不容易,這是一個多人配合才能完成的項目;又趕上當地有「清零行動」的騷擾,疫情管控,同修是在起早貪黑、頂著壓力的情況下配合完成的。

因為我參與了明慧台曆的製作,見證了整個過程,倍加珍惜每一本台曆的來之不易和同修的艱辛付出,所以在發放上更是嚴肅對待。除了有同修事先預訂的台曆之外,剩下的部份台曆,我和同修商量決定去鄉下偏遠的村屯發放,多拿回點三退名單。做一回台曆不容易,不能發的太隨便,否則,起不到應有的救人效果。

在村屯裏發台曆、勸三退,就像挨家挨戶面對面講真相一樣,在這方面我還沒有突破,我是有心理壓力的──就是怕心,怕被人舉報。可是修煉就是要面對現實,不斷的突破,難也得往前走。我不斷的調整自己,抑制負面思維,讓自己的正念強大起來。我和乙同修騎著摩托車,每次帶幾十本台曆進入村屯,看到家裏有人的就進院送給一本台曆,然後再勸三退。我們去的地方都是沒有其他同修去的地方,真相我們之前已經都發到了,一說是大法真相台曆,人都樂呵呵的接受,還高興的做了三退,有的一再說「謝謝」。還有的人一聽是法輪大法,就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我們每天出去都勸退幾十人。

還有兩個在山裏的偏僻小村子,有一個是十二戶人家,那裏的人們平時見不到真相,我們前年去發過真相資料。這次我們倆特意去送了一趟明慧台曆,雖然路遠村子小,但眾生都是師父的親人,有人的地方就應該不能給落下,要盡職盡責。因為路遠,騎摩托車帶的台曆少。我們和司機同修配合,開車去了兩次路遠的村子發台曆。四人兩組,發了幾百本台曆,兩次勸退了二百多人。

台曆沒等發完,省內又爆發疫情,我市又實施疫情管控。我就和乙同修騎摩托車,打扮成農民模樣,去鄉下把剩下的台曆發完。疫情一緊張,鄉下的村屯道路就看不到多少人了,冷冷清清的,給人一種淒涼的感覺。好在秋收還沒完,管的還不算嚴。

我們倆還得十分注意安全,有防疫卡點的地方就繞著走。看見人我就下車。有一位老人在路邊的地裏捆稻草,我招呼他,他就過來了。我送給他一本台曆,他接過後,恭恭敬敬的捧在手裏,認真的念到:「明白是福。」看著他的神情,我心裏好感動:眾生真是等著我們救啊!我順利的給他做了三退。

騎到南面鎮子的鎮西頭,看見有四個孩子在道上玩兒,受疫情影響,學校又放假了。我倆趕緊下車,把他們叫過來講真相,做了退隊之後,送了他們真相U盤。最後讓他們記住九字真言,他們高興的回答:「我們記住了,我們都背下來了。」那天我倆也是勸退了幾十人後回來的。

疫情管控也沒能擋住我們下鄉發真相台曆救人,發完最後一次的時候是十一月二日,天氣已經很冷了,我們這個項目也圓滿結束了。由於突破了怕心,提高了心性,發過第一次台曆之後,我出現了一種超常的狀態:身體特別輕,有一種通透了的感覺,而且走路越走越快,不累;晚上不睡覺也不睏,特別精神。同修說:是你心性昇華了,身體才有的相應變化。

結語

這是我三年來的部份修煉經歷和體會。這三年對我來說,是突破自我、邁開步子救人、向上昇華的過程。救人的緊迫,讓我感到就像一直在路上奔跑著的感覺。在這個過程當中,我體會到了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師父還在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延續著時間,願我們都能珍惜這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煉機緣,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明慧網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