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能證明有神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二日】科學能證明有神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看看一些科學發現。對於這些科學發現,連世界上最偉大的科學家們都感到困惑,促使他們重新思考宇宙的起源。

一、科學證實宇宙的形成有一個開端,這與東西方的創世傳說存在相似之處

在二十世紀之前,大多數科學家認為宇宙一直存在,從未有過開始。

一九九二年,美國宇航局宇宙背景探測器(COBE)衛星實驗證明,宇宙在令人難以置信的光和能量閃光中曾經有過一次開始[1],科學家們稱其為「大爆炸」。

「大爆炸」所帶來的從無到有的創世事件,與西方基督教經典著作《聖經》中關於創世的敘述存在相似之處,這讓許多科學家感到震驚。此前,他們嘲笑《聖經》只是一本童話書,認為裏面關於創世的說法是不科學的。不可知論者、負責COBE實驗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喬治﹒斯穆特(George Smoot)也承認了這種相似之處,他說:「毫無疑問,大爆炸作為一種事件與基督教從無到有的(創世)觀點之間存在相似之處。」[2]

根據《聖經》的記載,上帝用自己的能力創造了天地萬物,用泥土造人。而東方也有類似的傳說,如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

二、「大爆炸」無法產生生命,除非被精確設計

物理學家計算出,要想讓生命存在,引力和其它自然力量必須恰到好處,否則我們的宇宙就不可能存在。如果膨脹率稍微弱一點,引力就會把所有物質拉回「大收縮」中。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寫道:「如果大爆炸一秒後的膨脹速度小幾萬億分之一,宇宙就會在達到現在的大小之前坍縮。」[3]另一方面,如果膨脹速率大一點點,星系、恆星和行星就不會形成,更不會有人類。

要想讓生命存在,太陽系和行星的條件也必須恰到好處。例如,如果沒有氧氣,人類將無法呼吸,而且氫、氮、鈉、碳、鈣和磷等其它元素也是生命所必需的;地球、太陽和月球的大小、溫度、相對距離和化學成分也必須恰到好處;還有很多其它的條件需要精心調整,否則就不會存在任何生命[4]。作為不可知論者的斯蒂芬﹒霍金也承認:「這些數字的值似乎經過了非常精細的調整,才使生命的發展成為可能。」[5]

如果人類能在隨機爆炸中偶然存在,概率有多大呢?一位天文學家計算出的概率不到萬億萬億萬億萬億萬億萬億萬億萬億萬億分之一[6]。

近代最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承認,宇宙背後的天才是「一種如此卓越的智慧,與之相比,人類所有的系統思考和行動都是微不足道的。」[7]

三、DNA的複雜性遠遠超出自然原因所能產生的智力

DNA(脫氧核糖核酸)作為一種生物大分子,可組成遺傳指令,引導生物發育與生命機能運作,主要功能是儲存信息。

計算機存儲的數據是基於0和1的二進制系統,而DNA有四種鹼基(A、T、G和C),因此具有極高的存儲密度。重量不到一塊方糖的DNA可存儲世界上所有的電影。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觀察到,「DNA就像一個計算機程序,但比我們開發的任何軟件都先進得多。」[8]

即使是最忠實的進化論者也承認,DNA錯綜複雜的起源是無法解釋的。DNA雙螺旋結構的共同發現者之一、進化論者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相信,DNA不可能自然地起源於地球,他寫道:「一個擁有我們現在所掌握的一切知識的誠實的人只能說,在某種意義上,生命的起源在當時看來簡直是個奇蹟,要使它發生,必須滿足的條件是如此之多。」[9]

21世紀初,無神論的領軍人物安東尼﹒弗盧(Antony Flew)在研究DNA背後的智慧時,他的無神論戛然結束。他發現,DNA背後的「軟件」太複雜了,不可能在沒有「設計師」的情況下誕生[10]。

結語

本文列舉了天文學和分子生物學領域的三個革命性發現。或許,這些科學發現仍然難以證實神的存在,但其中包含的智慧確實遠非自然力量所能及,稱其為「神跡」也不為過。

科學難以解釋的「神跡」還有很多。法輪大法就創造了很多醫學奇蹟;有許多染疫者通過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獲得康復(見《染疫垂危 德女子念九字真言康復》)。

大疫當前,人類將何去何從?人從哪裏來,將到哪裏去?或許,我們需要重新思考一下這個終極問題。

註﹕
[1] George Smoot and Keay Davidson, Wrinkles in Time (New York: Avon, 1993), 241.
[2] George Smoot and Keay Davidson, Wrinkles in Time (New York: Avon, 1993),17.
[3]Stephen Hawking, The Illustrated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New York: Bantam, 1996), 156
[4]Hugh Ross, The Creator and the Cosmos (3rd ed.) (Colorado Springs, CO: NavPress, 2001), 224.
[5]Stephen Hawking,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New York: Bantam, 1990), 125.
[6]Hugh Ross, The Creator and the Cosmos (Colorado Springs, CO: NavPress, 2001), 198.
[7]Albert Einstein, Ideas and Opinions─The World As I See It (New York: Bonanza, 1931), 40.
[8]Bill Gates, The Road Ahead (New York: Viking, 1995), 188.
[9]Francis Crick, Life Itself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81), 88.
[10]Quoted in Gary Habermas, 「My Pilgrimage from Atheism to Theism」: Interview with Antony Flew, Philosophia Christi, (Winter, 2005).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